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3章 几年后

作者:陆羽憾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林帆匆匆从火车站出来, 她刚从南方那边出差回来, 这两年不断的南来北往,有时候还要到苏联去。一出来就打车往家里走, 帝都道路上开小车的人越来越多了, 有时候还要小小的堵一下,跟当初来帝都上学的道路状况已经是大大的发生了大变化。

    林帆在一栋房子里停下, 这是五年前买的, 这家人准备出国卖了房子,被林帆知道了提前就买下,经过各种修缮, 现在外表还是古朴的四合院,但里面已经很现代了, 整合好了电线, 里面电视冰箱这些现代的东西都有。

    其实买它主要是因为它的面积发,林帆对于四合院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刚好孩子也多, 四合院房间多,加上如今开发的楼房大多是单位房,商品房也有,但不如后世那样宽广方便, 相对于大部分时间住低层又有大院子的家人来说,四合院比楼房更让他们喜欢,林帆看如此就特意选了个面积大的来买。从农村出来,又不一直住院子空旷的家, 家里人适应良好。

    林帆一下子买了好几处房产和土地,也不是特别大,是给几个孩子将来用的,将来的房子那么贵,还不如现在能付得起的就先置办下来,以后每人分分,谁也不要惦记谁的。

    从毕业后,又从孩子身上脱身后,林帆和李家宝、孙海蓝分别合作不少的生意。李家宝不愧是商人世家出身,胆子比林帆这个后世的女商人还要放得开。从跟苏联边境贸易开始,当然是从东北那边雇人力搬运货物的小生意做起,到通过运作买下火车车厢运送到边境的大手笔,都是她跟林帆决定的。林帆学的专业就是俄语,沟通以及跟当地的地头蛇接触谈判是她的工作,身边带着一些人,倒也给她们谈成了。

    原来是林帆东北那边的同学说过一嘴,说那边的生意很好做,只要货物卖对,非常赚钱。就是危险系数也大,林帆仔细跟他打听,才知道对方的一个亲戚就是做这个的,长期在边境里行走,里边的门道也清楚,林帆就记下了。前世林帆的生意其中有些也跟那边有合作,大概也知道那边国家的人的性格。

    等她们最小的孩子都两三岁后,林帆也早就毕业了,跟李家宝一提,没想到她跟林帆了解一番只考虑一天就决定找人一起去了解一下。正好内地的经济还在限制规模中,南方那边去也需要有前期资金投入。不如就先在苏国试试水。这一进去,两人这几年就赚了不少钱。

    作为商人李家宝的嗅觉非常的灵敏,有了钱,她就不只是经营她争取回来的一半茶庄,而是和林帆一起把目光转向国内的南方,企图在改革的浪潮中分一杯羹。两个女人这几年也着实很辛苦,主要是在很多方面不好找人,这时候人才挺缺,而且不好请。

    人家就算工资少也愿意去国企单位,两人为这也少不得看那些好苗子,先简单训练下如果确实有潜力,就录用,相当于赶鸭子上架。或者打听哪家工厂倒闭了,了解里面人的能力然后把人请过来,不过真有能力的自己也早给自己找好新地方了,也就漏了那么一两个,不过大多被她们两留下的人还是能当用的,毕竟那么高的工资就不怕他们不出力。

    在帝都的生意摊子倒反而最小,没法子,这里比较敏感,即使现在已经八八年了。林帆只投了个小钱,平时就孙海蓝看着也足够了。

    不过李家宝和林帆分析将来帝都会是主战场,所以两人又除了房子外,还在郊外买了一大块土地。地点是林帆选择的,保证将来无论做什么都可以妥妥升值的那种。

    “娘,你回来了?”团团已经是个大姑娘样子了,因为上学又早,现在早已经是初中生了。她抱着林帆的胳膊,个子只比林帆矮一点而已。

    “娘累不累?饭已经准备好了,你洗漱好就可以吃了。”

    林帆摸摸她的脸蛋,白嫩嫩的,不亏她这几年给她养的皮肤。

    “累是挺累,不过我闺女真能干。”

    “那是!不过王婆给我打下手的,我自己一个人完成不了那么大桌子菜。”

    “几个臭小子呢?”

    “都在呢。除了老四看电视,其他两个都在他们的房子里不知道在干嘛。”

    林帆进到客厅里果然看到老四张温正聚精会神的看电视,小小的孩子缩在沙发上,坐没坐像,还支着一只小腿,连亲娘进门都没注意。

    林帆上去就给他关电视了,“妈妈,你回来了。”正准备发火的张温一看是林帆马上顾不上电视了,实在是林帆已经离开家里块一个月了,想娘了。

    “回来了。不回来不知道你整天就看电视去了?小心眼睛变近视眼,以后要跟老太太一样带眼镜哦。”

    “没有没有,我才看一点点。”这小子说着就从沙发直接跳上林帆的后背。

    林帆反手拍他屁股,“快下来,娘都累死了,你还来闹。”

    “啊哈哈哈,我就不我就不。”

    “你怎么不出去玩,哥哥们呢?”

    林帆一问这个张温就撇嘴,情绪也低落下来,“哥哥们都不喜欢我的,二哥说我会玩坏他的东西,三个嫌弃我弄脏他的地板,妈妈,我都进不了他们的房间。他们也不带我玩。”张温很伤心,哥哥去哪里都不想带他,就姐姐去哪里都爱带他,可是那些大姐姐们见他就搂搂抱抱,除了给他吃糖果,几次过后就觉得没意思极了。

    “哥哥们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你就跟王婆家里不是挺好的嘛。”

    这孩子今年也五岁了,伟人提出教育从娃娃捉起,幼儿教育所也越来越成熟,林帆看他年纪到了就送去幼儿园了,这样他可以跟一堆小朋友一起玩玩跳跳,王婆年纪大了也轻松很多。他可比哥哥姐姐过得好多了,无论是经济条件还是教育的。

    他的三哥四斤因为长得瘦小,七岁了达到小学最低入学年龄人家学校才同意收他呢,好在那小子聪明也没有留级过,一直都往上升,现在都三年级了呢,不像小再读书早,但一年级就留级两年才升二年级的,现在才读五年级。说这么多就想说因为生在后头,家里生活和社会设施更好了,所以五岁的张温在学校里也过得精彩着呢。

    这小子长得比所有兄弟姐妹都好,学校里人缘也不错,又是取代了四斤成为最小的,从四斤上学后王婆的心思又重点放他身上了,林帆又经常从香市那边掏回来不少漂亮衣服给孩子们。从会说话会走路开始非常受欢迎。

    家里孩子都叫林帆和张爱国爹娘,这小子不懂的时候也这么叫,等到上了幼儿园,人家都有新奇的叫法“妈妈和爸爸”。后来他知道两种叫法其实是一个意思,他于是就觉得这个新叫法真好,觉得自家叫法太奇怪了,有一天他就擅自叫了林帆“妈妈”!

    当时可把林帆给惊呆了。多少年孩子们都叫娘,突然听到小儿子换个称呼还是吓一跳的。这小子从那以后就不爱喊爹娘了,林帆也随他去,几岁的孩子正是性格爱好不定的时候,纠正也无意义。

    林帆把小儿子放下来,进卧室里找衣服准备洗个澡。等她出来的时候家里的人都在客厅里集全了。

    “娘!”

    “娘!”

    林帆走过去摸摸两个儿子的头,“都忙什么呢,回来没见你们。”

    “无聊,睡觉了。”小再无所谓的回答。

    “看书!”四斤的爱好就是看林帆给买的各种书籍。

    林帆说话的功夫,张温又趴过来了,张再看了不在意,他现在除了成绩还是一般般就是喜欢装大人,整天说话做事爱学他爹张爱国,也喜欢追武侠剧,院子里的有他的“练武场”。

    四斤一看张温就邹眉,这小子还是一样让人讨厌。看看那臭美的衣着,这个弟弟他怎么看怎么不喜欢,一点不可爱!

    “四斤啊,有时间不要老看书,找找同学玩不是挺好的嘛,学习的事又不着急,人一辈子那么长呢。”

    “就是就是,你才读三年级着急什么,不要又去我那里拿我的书看,老师又不给你跳级,我自己都没怎么看呢……,哎哟!”没说完,林帆就给他额头一个脑瓜崩。

    “你好意思说吗?别下次语文又不及格,作文写得乱七八糟的,成语都不会用,不想毕业要留级到长白发吗?好歹用点心到书本里吧,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成绩不好还想挨你爹的揍吗?你想当大侠,当大将军,难道文盲就好听了,让人叫你文盲大侠吗?”

    “哇咔咔咔,文盲大侠,吼哈吼哈!”张温还在那里比划起来。

    “老四你闭嘴,以后老三不带你玩别挨着我屁股后面。”

    “说这个你就说那个!”林帆受不了二儿子的破烂成绩单,简直没法看。

    “吃饭了娘。”团团在饭桌那边叫人,大家都呼啦啦的过去,找着自己的位置坐下吃饭。

    “来,四斤,今天有你喜欢吃的海虾。”王婆笑眯眯的给四斤把他爱吃的菜放他前面,主要是四斤长这么大还特别挑食。爱吃的食物不多,其他人基本什么都吃,相比就好养太多了。

    “我也吃,婆婆给我,给我。”张温站在凳子上双手撑在饭桌上探过来身子来,直接要趴上面了。

    “吭”

    四斤给张温一个脑瓜崩,“吵死了!”

    张温楞了一下,哇就哭出来了,嘴巴里还有没咽下的米饭,眼泪一颗颗扑漱扑漱往下掉。

    “老三又欺负老四了,嘿嘿!”

    “妈妈,哇哇妈妈,哥哥打我,呜呜呜!”林帆头痛死了,吃个饭都不消停。

    “好了好了,哥哥打你不对,一会让哥哥道歉,但是你也不能站凳子趴桌子上玩,来坐娘这边来。”

    张温就“呜呜呜”的抹着眼泪,扑到林帆哪里找温暖去了。

    团团给三弟翻白眼,真是翻脸无情,四弟那么小呢。这小子就是龟毛,不合他心意就甩脸子,也没有耐心,真不知道这样的竟然还有朋友?好吧,实际上四斤还真有朋友,还不少,交朋友的能力跟小再比也不差,他现在就是班级里的中心,同学们挺信服他的,而且还挺受各科老师喜欢的,老师就喜欢学习成绩好的学生嘛,她理解的!

    “别老欺负老四,你以前小的时候我们两个可疼你了,都不让人欺负你的,对吧小再?”

    “没错没错!”边猛吃边点头。

    “哼,以为我不记得呢,别人欺负你们当然要帮了,但在家里你两经常一起合起来揍我呐,也没见你们因为我小就手软啊。”

    “怎,怎么可能?”团团讪讪的反驳。

    “嘿嘿,你小子太欠揍了呗。”大个子张再无所谓的说。

    “是,到时候别找我帮你做作业就行。”

    “那现在不是不揍你了么,你看你刚才欺负老四我都没说什么,对吧,咱还是好兄弟呢!”

    林帆这边把小儿子哄好了,发现自己平时真是太忙了,这些孩子不会长歪了吧,看到弟弟哭还都呵呵直乐。

    于是林帆就板起脸来,训斥他们一顿,一顿饭吃了一个小时去。

    几个大的吃完饭就灰溜溜的回房间了。

    张温吃了一顿混合着眼泪的午饭,被亲娘拎去洗澡,因为哭得冒了不少的汗。然后理所当然的跟近一个月不见的娘睡午觉了,躺的时候还打哭噎呢。

    林帆在家里休息了几天,孙海蓝知道她回来了就找上门了,“最近都不用出差了吧?”

    “嗯不用了,下次轮到家宝去,她最近也忙新茶的上市呢。”

    “休息下也好,顺便对对账本,还有咱们上次招的几个人中留下了三个,还有一个不错的不过我觉得咱们店还小,感觉他没发挥出来完才能。我就想如果你那边需要,你带过去上次我记得你说现在找财务和业务的不好找?”

    “没错,特别是有资历的财务不好找,如果你说的这个确实不错,可以试试。这边就辛苦你了。”

    “辛苦什么啊,两个店都招人了,别的事都有人做,我只要监督就行,也没那么忙的。”

    “咱们目前不好在内地扩大生产和店面面积,我想了下,我跟家宝准备做一家食品方面的公司,到时候会有自己的工厂,刚好你这边也知道很多的配方,到时候那边都到位了。我想问你愿不愿意去那边帮我们把这一块做起来,到时候你这里以技术入股,加上前期的培训和监督?”

    “这个,这个怎么使得,饼干配方你自己都懂啊。”

    “我是知道几样但是要试着做那些可以大量生产的,到时候就担心有口味方面的变化,而且到时候还有新产品的开发,我在这方面不如你,好的师傅也不好找。”

    “那咱们帝都这边的两家商店怎么办?”

    “现在才刚筹备呢,这段时间可以培养一个店长出来,你长期接触应该明白哪个人比较适合。不拘什么出身,只要有这个能力胜任就行,再说咱们商店以后的关于这方面就不再自己小作坊生产了,直接从南方工厂里调货。又快又节省资源。”

    “行,你们要觉得我行我就干”!

    “刚运转的食品工厂,咱们到时候得在那边呆个两三个月,多则可能半年。以后还要常常开会出差,你得安排好家里。”

    “现在家里也请了保姆,小悦也大了,不用我时时在家里看了。”

    林帆点头,其实孙海蓝在吃的方面很有天赋,食品种类开发前期可以她来。最有天赋的是白棠,她还可以做不少各种口味和配方,随意变化。不过白棠毕业后选择当老师,经商她在生活拮据时是可以为的,但是一旦有“正经”的工作单位,她就会放弃做生意,而选择勤勤恳恳的按部就班,哪怕月工资不如她做生意一个星期收入还多。

    不过人各有志,当老师又是她一直的心愿,现在她就当得挺开心的,还选了驻地的省会城市当中学老师,也是正经的“国家饭”了。

    林帆等李家宝从西南的茶庄回来,就电话跟她说孙海蓝的事,毕竟是合伙人,细节方面还要沟通的。

    “我过两天去你那里,咱们再详细说。”

    “这个不急。按照计划还有几个月,全部流程审批下来,加上前期的筹备工作,你可以先休息几天。你家的金宝好久没见你了,你多陪陪他吧。”

    “这个倒没事,家里人多呢,轮不到我带他。”不过最终李家宝还是留在家里休息几天,陪她那个宝贝儿子买买买。在外面那么久也是想儿子的,只不过儿子太调皮了,几天时间李家宝就被气的青筋直跳三次。

    见林帆后就直抱怨家里的老太太老爷子太宠儿子了,简直调皮得很,还好他还是怕他爸爸,也能听她的话的,不然真是无法无天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