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93章 桃李满天下22

作者:予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三月末的最后一天, 是钦天监测算的最喜庆的日子, 这一日,整个上淮城的老百姓都不由汇聚在那高高的宫城墙下。

    这一日, 是无数老百姓此生唯一一次得以仰望帝颜之时。

    数十道钟鼓响起后, 号角响了起来,整整齐齐的,向是在向上天传递某种含义一般,庄严肃穆,城墙下的老百姓安安静静的听着,无人在此刻发出丁点声响。

    号角结束,有一道彻响皇城内外的声音响起:“受封开始。”

    皇城内, 年幼的太子, 前八皇子魏唤月穿着烫金暗黑的帝服在大太监来福的搀扶下,步履沉稳的一步一步走向高台。

    那里,白太后正雍容华贵的等着他。

    匆匆三月过去, 原本身上还残留着幼稚之气的太子, 如今的新帝已是一位行事稳妥, 深得百官称赞的君王了,都道他有着宏伟壮志、凌云之才, 等掌印后定能让大魏焕然一新,开疆辟土。

    长长的阶梯终将走完,白太后面色复杂的看着这个只比他腰际高一些的稚儿,最终化为了满腔慈爱,让高台上的祭祀念完了登记诏书, 又从宫婢手上接过那王冠,给雌伏于地的魏唤月戴上。

    从这一刻起,这位年方不过十二的半大少年便成了大魏的新帝,岚帝。

    高台下,百官莫不叩首在地,大呼: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魏唤月起身面对着这一层一层,一阶一阶下跪拜的臣民,心中徒然升起了一种豪气万千,心口更是热得让他眼眶有些湿意。

    他不禁想起了前些年那些谨小慎微,那些东躲西藏,那些欺辱嘲讽,到如今登临帝位,俯览四海,手握权柄,回头再看,对于如今的他来说,以前那些仰望不过的大山雌伏在他身下,口呼万岁,脸上再不敢露出一点不屑轻视,他的一句话,便可让人生,要人死。

    所以,这权利果然如同老师说的是一柄双刃剑,能让人获得无上权利,一言定人生死,同时也因为太过高高在上,所有人都只得敬着、畏着。

    自古登上帝位者,皆是孤家寡人。

    不过,幸而他还有个倾心相授、关爱纵容的老师……

    帝王稚嫩的声音在静谧中响起:“平身。”

    “谢陛下。”

    一层一层的声音响起,随后来福搀扶着魏唤月登上那皇位,太后则隐在帝位身后,须臾,百官朝贺,四方朝贺。

    朝贺后,魏唤月又带着百官从宫中走出,坐上銮轿,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宗庙而去,外头的百姓们便是在此时才得以见上天颜,待他们一到,呼呼啦啦整个上淮城的人都跪了下去,口呼山河、君王万岁。

    震天的声音几乎快把上淮城给震破,便是魏唤月也被这声音给吓了一跳,心里还带着几分慌乱,不知何时到了他身旁的帝师郁相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低声的说着:“别怕,老师在这儿。”

    魏唤月微微侧了脸,见郁桂舟修长的身姿一副淡然的模样,慌乱的心一下就平静了下来,脑袋轻微的点点头:“朕知道了。”

    再次面对这黑压压的人群,这雌伏的震天嗓音,魏唤月轻柔的勾起了笑,抬了抬手,嗓音虽然很稚嫩,但平稳坚定,颇有威严:“平身。”

    随后有太监尖着声音颁布了谕旨,大意便是新帝登记大赦天下,减税两层云云。

    此言一出,下头的老百姓们更是争先恐后的山呼帝王万岁,在无数夸赞中,新帝带着百官到了宗庙,在祭奠了祖宗后,仪式才算结束。

    至此,岚帝元年开启。

    郁桂舟作为新任相爷,又兼任了帝师,每日在外的时日可比在大理寺任职的时候多多了,以往,糯米和圆子还能时不时见到亲爹,如今新帝即位后,便是数十日都见不到人。

    明明同在一个府邸,偏偏早出晚归到见不到人。

    于是,糯米和圆子也不跟着郁桑和丁小秋跑了,早早便上了床睡觉,就等着晚上变成夜猫子去逮那狡猾的爹。

    可惜话很用力,但现实很残酷,小孩子本就睡眠多,且白日里又跟丁小秋疯了一阵儿,晚上根本熬不住,等清晨醒来后,郁桂舟早早便去了宫中。

    一次,两次,三次……

    与此同时,谢荣也十分忙碌,身为一品诰命夫人,她每日要招待无数官家夫人、世家夫人,这些人其一是为了来刷个脸熟,其二便是为了郁桑的婚事。

    郁家只有两个男丁,郁桂舟早已成亲,且儿女成双,又一副不打算纳妾的模样,上淮的人便把主意打到了郁桑头上,希望同郁家做成亲家,至少未来几十年能借着郁家的势力得到庇护,发展自家。

    而随着郁桂舟相爷之名名扬天下,曾经的各种沾亲带故或者隔了老远的认识的不认识的也送了不少礼来,言语中各种需要照拂帮衬等等。

    这些谢荣没理会,只让人备了同样的礼送了回去,至于到现在都同郁家有着生意往来的大河村赵昌一家、谢家村石头奶奶一家、下河村的屠娘子一家、大古镇的丁家等等这些便是谢荣亲自挑选的礼,还写了信回去,不止她,郁桑和丁小秋对赵禾和石头也格外想念,只是如今在上淮安了家,一时半会的也回不去,还在信中约定好待科举之时一叙。

    这其中石头和石头奶奶两个最让人担忧,石头还小,而石头奶奶年事已高,虽说谢荣分了面膏的一些生意让他们做,让石头家不再为银钱担忧,石头也能安生在镇上读书,但到底不是长远之计,郁桑二人过来时,郁桂舟还提议说把石头奶奶两个接来,只是被石头奶奶给回拒了,说已经麻烦他们太多,再不敢想其他,且赵昌家的与石头家的往来得密集,也承诺会照看那婆孙二人,还说赵禾和石头两个关系好,一起上学读书也有个伴,至此,他们才放了心。

    如今连郁桑的婚事都被提上了日常,对比还年轻的郁桑,郁家老两口和郁当家更是担忧起郁竹姐妹。

    翻过脸,便是三十的了人。

    俗话说,过三十,便是徐娘半老了,哪怕这些年吃穿得体,又再无旁的压迫,二人保养得宜,那也比不得年轻姑娘了,为此,又苍老了些的庞氏没少念叨。

    但无论她如何念叨,姐妹俩都打定了主意不再嫁人,说要守着他们,态度坚决的让人叹息,老两口和郁当家都奈不何,谢荣和郁桂舟两个小辈更是奈不何了,好在他们膝下有一双儿女,便是待老了身下没个人,相信糯米也不会不管两个姑的。

    依旧是明正宫里,新帝坐在龙案后,帝师坐在他身边,问道:“陛下可知为帝者要如何御下方可让朝廷平稳?”

    彼时,新帝正在细细读着书,闻言抬头神态恭敬的回道:“老师,可是需平衡之术?”

    年轻的帝师神情慵懒,靠在椅上,摇头:“非也,帝王之术虽在乎平衡,但纵观历史,所有的平衡在每一个王朝百年之后都掀起风浪,若说需帝王之术,臣更倾向于御下有道。”

    “御下有道?”岚帝有些疑惑。

    帝师微微一笑:“是的,帝王之术是以平衡为主,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可以平衡各方势力,坏处便是身为高高在上的王,一样也要被它所牵制。”

    见新帝不懂,他便举了个例子:“比如过几年陛下要选秀充实后宫。在微臣看来,这选秀,选的

    乃是陛下的一个心意,后宫乃是陛下的后院,所有的嫔妃皆是您的妻妾,端看您的意思不是,可若用了帝王之术,便是在一个简单的后宫之中,你也得顾忌着各方的势力,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意选,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意册封,不是吗?”

    魏唤月若有所思,半晌才点头:“老师说得有理。”

    他问道:“那这御下之术又当是如何呢?”

    郁桂舟便道:“功则赏,过则罚,国强则民强,民强则四海强,四海强则少年强,少年强,则国强,权则统,旨则领,完则交,君爱民,则勤奋,勿听言,礼下问,是为御下之术。”

    魏唤月陷入沉思,郁桂舟见此满意的点点头。

    他刚伸手,小和子已经谄媚的把旁边的茶盏给他端到了手上:“相爷,你请。”

    郁桂舟看得好笑,拍了拍他的小肩膀,轻声问道:“最近跟在来福总管身边学得如何了?”

    小和子机灵,又是魏唤月自小的身边人,只是他还年幼,宫中的关系又错综复杂,便先让他跟在来福身边学一学,等学完了便要正式上任做一个大总管了,只平日里的伺候还是他,而魏唤月也习惯了有小和子的陪伴。

    小和子闻言,认真的点点头:“大总管对奴倾心相教。”

    说话间,魏唤月也回了神,郁桂舟便对他二人道:“来福大总管跟随了华君几十载,他的思想多是受华君影响,小和子跟着他学一学那些侍监之事便好,其他的可问但是脑子里得多想想,因为每个人的想法都不同,见解也不同,有时便是一点意思不到,所造成的后果便是失之千里,而生而为人,行不错,踏不错一步那都是不可能的,勿要要求太多。”

    魏唤月和小和子都点点头。

    郁桂舟见他们是真的明白,便起身对魏唤月行了礼:“既如此,那微臣这便先回府了。”

    这些日子他大半时日都在宫中,这会也是格外的想念家中亲眷了。

    魏唤月听说他要回家,脸上也露出了两分向往,但是作为一国之君,他身上的重任之大使得他根本不能肆意妄为,只得让郁桂舟带话给糯米,说等他得了空便去郁府玩。

    郁桂舟应了下来,出了宫门,他抬头看了眼天空。

    万里无云、光芒四射。

    十年后,魏朝四海太平,外族来贺络绎不绝,百姓安居乐业,这样的好日子被人津津乐道的称为了“岚帝盛世。”

    岚帝魏唤月于十二岁登记,如今不过堪堪成年,却是一位饱读诗书,胸有大才的贤德帝王,他开创了许多创举,且爱民如子,为人英俊不凡,又风度翩翩,深得百姓喜爱,且更深得女子们如痴如狂。

    但岚帝却从不沉浸在儿女私情上,相反,他礼下好问,一心一意治理魏国,让无数女儿破碎了心。

    岚帝有如此卓然不菲的成绩,委实跟他的帝师郁相有很大的关系,都说年少帝师,年少帝王,上一任华君也是一位名君,他的言行便很受颜相的影响,而如今的岚帝一言一行中,难说没有受到郁相的影响。

    早朝时,已近不惑之年的郁相提出了辞官归隐。

    辞官一事,在朝中掀起了轩然大波,连岚帝也没提前得到消息,早朝时十分失态,而后,早朝后,郁相便被请到了明正宫。

    明正宫几十年如一日,候在外头的小和子见到他未语先笑:“相爷来了,陛下等了好一会了,这会正在发脾性呢。”

    郁桂舟笑着摇摇头,忙进了宫中,一眼先望见的便是龙案上的岚帝难得小孩心性的鼓着脸颊,一副不高兴的模样。

    “陛下。”

    郁桂舟施了礼,却听闻上头冷热的哼了一声。

    他正要说话,岚帝却先开了口:“老师,你真要辞官归隐?”

    郁桂舟点点头,含笑看着他:“微臣年事已高,陛下如今已成年,在大魏呼声无人能及,且行事已成熟,微臣自然可以放手了。”

    魏唤月十分无语:“老师正值壮年。”

    言下之意便是还年轻着,用不着辞官。

    郁桂舟摇摇头,正色的道:“陛下的心情微臣能理解,但是,如今朝廷上年轻者占了多数,他们与陛下思想更合拍,而臣,已经把陛下引导到如此地步了,何必还掺和到年轻人之中呢?”

    何况,郁家在他之后,还有郁桑入了朝堂,便是朝昔过两年也要步入官场了,这个天下,终究是年轻人的天下,他更希望这群魏国有史以来非常年轻的官员们能发挥自己的才智,把大魏推向另一个顶峰。

    魏唤月是他的学生,如何不明白老师的想法,在沉寂了半晌后,才道:“那老师,待你辞官之后打算做些什么?”

    这一点,郁桂舟是早早就想过的,回道:“陛下知道郁家是分了三房的吧。”

    等岚帝点头,郁桂舟顿了顿接着道:“郁家大房在亡山,如今也有两个子弟出息,过两年便能同朝昔一般入朝堂为官了,三房那头一直在淮南开书院,育人子弟,微臣也想效仿三房,回家乡开个书院,为咱们大魏培育出更多的有才学的子弟。”

    岚帝却是被他说要回家乡的事儿给惊讶住了,张口便问道:“老师若是回了家乡,那朝昔和圆子可咋办?”

    郁桂舟毫不在意的摆摆手:“朝昔都多大的人了,便是没有爹娘在身旁那也是好生生的,至于圆子,看她的意思吧。”

    这话里话外都透着甩手掌柜的模样,岚帝喉头一梗,也不知该是表示同情还是表示同情。

    事实上,郁桂舟有这种意思早在前两年岚帝成年便有些苗头,何况,前两年郁老祖老两口也回了乡,郁当家和郁竹姐妹俩都跟着回去照顾了,可是老两口毕竟年事已高,精力早便是大不如前,此次回乡,也有侍奉二老的意思。

    最终,岚帝还是批了郁桂舟的辞官,只为了补偿他这些年来的教导,特意下旨封了郁府为一品忠泰侯府。

    从文官变成勋贵,郁家人都没多大的变化,该如何还是如何。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郁桂舟带着谢荣,几个家丁护卫在朦朦胧胧之际乘风而去,马车上叮叮咚咚的铃声越走越远,送行的郁朝昔带着圆子、岚帝这才返身。

    “走吧,老师为大魏鞠躬尽瘁了几十载,如今能做喜欢的事儿了,咱们都要为他高兴才是。”

    “陛下说的是,爹如今总算可以同另外三位叔叔聚在一块儿,重拾旧日四公子之风光,以他四人的文采,假以时日,定有许多才俊们涌出。”

    “那时,咱们就给圆子挑个一心一意的夫君。”

    “你们讨厌,什么夫君不夫君的,哼……”

    随着这些笑闹,天儿渐渐开始亮了起来,渐渐的有人影开始走动,慢慢变得热闹非凡,做买卖的,赶路的交织成一幅幅盛世景象。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

    其后或许会有修改错字等等。

    但番外,目前是打算没有的。

    本书从开篇到如今也好几个月了,终于落下了帷幕,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无论是你们送的地雷还是营养液以及打卡评论,都由衷的让我觉得很快乐。

    真的,爱你们,谢谢……谢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