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84章 桃李满天下13

作者:予乔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夜深之时, 上淮城中, 已经没有人烟在外走动了,落叶沙沙的飘在地上, 偶尔还能见到几个黑影悄无声息的走过。

    郁桂舟悄悄推开了房门, 里头,原本漆黑的房间一下亮起了烛火,他定睛一看,原来是谢荣在床边掌了灯,披着外衫,想是已睡下了,这会被他的动作给吵醒了。

    “怎还不睡?”郁桂舟掩了门, 走了过去, 从她手里接了灯,手轻轻在她肩上推了推:“快去睡吧,已经很晚了。”

    谢荣点点头, 只鼻头一动, 下一刻已经捉了他的衣角, 仰头看着他:“你喝酒了?”

    郁桂舟双眸有些润,点点头, 手在她乌黑的发旋上拂过:“没喝多少,沾了些别人的酒气罢了,我的酒量你是知道的,快些睡吧,我去洗洗先。”

    谢荣这才放开他, 见郁桂舟弯腰在柜子里拿了里衣,又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坐在床榻上,她突然泄了口气儿。

    打从到了上淮后,郁桂舟每每回家的时候总是越来越晚,能见到的时候也总是越来越少,她不知道到底在忙什么,但从前些时候的刺杀事件就能看出,夫君他如今所做的事儿总归是危险得很。

    而她也每日里提心吊胆的很。

    但这份担心她又不敢表露出来,生怕影响到了郁桂舟那边,让他分了心,出了事儿,只能把自己的担忧给放在心底里,每日照顾好一双儿女,把家里里里外外的给抓好,尽量不让他操心家里。

    人人都羡慕她有个好夫君,如此年轻就成了三品大员的夫人,还被圣上给封了诰命夫人,光宗耀祖可谓是一个女人一生能达到的顶峰,如今呼奴唤婢,穿金戴银,吃香喝辣早就成了那人上人。

    谁还能记得她当日枯黄的脸,廋弱的身子骨,嘲笑她没福气?

    可她却宁愿过回以往在家中时那边,郁桂舟在外求学,而她在家里伺候好祖父祖母,和两位姐姐一起把家里里里外外收拾得利落,那时候虽没有如今的享受,但当日的那种平淡、安宁却再也回不去了。

    若是可以,她真想把如今的提心吊胆换回到从前,至少这个人她还能看到、摸到……伴随着这种忧虑,谢荣逐渐陷入了睡梦里。

    在她睡下没多久,门“咯吱”一声从外头打开,郁桂舟身上还带着些水气走了进来,他的脚步放得很轻,像是怕惊扰了床上才安眠的人,小心的把烛火吹灭,借着朦朦胧胧的夜色,掀开了床角一侧,慢慢躺了进去。

    他刚睡下,里侧的谢荣突然一个翻身滚了出来,笔直的滚进他的怀里,还用脑袋瓜在他胸口噌了噌,发出轻轻的哼睡声。

    郁桂舟面无表情的脸软和了下来,小心翼翼的抱着人,闭着眼安然入睡。

    清晨的时候,天还不过蒙蒙亮,安荣院的主屋便被人给拍得震耳欲聋,里边正好眠的郁桂舟刚清醒了点,只见外头敲门的像是等不及似的,轻轻把门给推开了一条缝,而后撅着屁股往里蠕动,顶着圆乎乎的小脑袋,前头的大孩子还忙不迭的招呼着后头动作不□□利的小孩子,等两个进了屋,蹑手蹑脚的迈着小短腿往床边扑上去时,正被一双大手给抱了个满怀。

    脸上写满了笑意的小糯米在亲爹怀里扭了扭屁股,天真的问着:“爹爹,你今日是不是不用上朝可以在家里边陪我和妹妹了?”

    旁边小圆子应景的哼唧了两声。

    郁桂舟笑了笑,把小糯米往里边一搁,又把圆圆胖胖的小圆子给抱在怀里,点头道:“是啊,今日休沐,可以在家里陪你们了。”

    小糯米顿时双眼发亮,撅着屁股往郁桂舟身上爬去:“那爹爹,待会你陪我放风筝吧?”

    郁桂舟还没答应,谢荣已经一把把人给抱了过去:“你要是还能睡就陪你爹睡一会,要不然便带着妹妹在院子里玩,爹爹好不容易休沐,让他多休息休息,行吗?”

    小糯米不过偏了偏头的功夫就定了下来:“那我陪爹爹睡一会。”

    谢荣便把他和小圆子放在了郁桂舟的身边,自己穿了衣衫出去了。郁桂舟确实许久没有歇息好了,这会难得的放松了神经,一下睡意就涌了上来。

    小糯米也没闹,就这样爬在他身上在郁桂舟脸上看来看去,又带着小圆子指指点点,然后一个人在那儿捂着嘴不知笑甚,倒是惹得小圆子不住的看向他,眼里十分疑惑。

    不过辰时,郁桂舟就清醒了过来,他醒的时候,两个小孩正爬在他身上睡得脸蛋红扑扑的,小娃独有的奶香味儿沁入鼻尖,让他下意识的伸手在两个孩子肥嘟嘟的脸色捏了捏,正笑着,谢荣端了水进来,瞧见这一幕,也跟着无奈的笑了笑。

    等把水搁在一旁的架子上,谢荣正要伸手把郁桂舟身上爬着的两只小东西给抱到一边时,小糯米倒是警觉得很,睁开了睡意朦胧的眼瞅了瞅谢荣,眼咕噜一转,又转到了郁桂舟身上,见他含着笑,顿时就清醒了过来:“爹爹!”

    郁桂舟被吓了一跳:“爹听到了儿子,你小心点,妹妹差点被你给吓醒了。”

    小圆子只眼睑颤动了两下,又皱着小鼻子陷入了沉睡里,小糯米不满的嘟囔道:“妹妹太能睡了,每日都是我叫醒她的。”

    “谁让你叫她了,妹妹还小正该睡觉呢?”谢荣没好气的说了句,动作轻柔的把他给抱了起来,拍了拍他还有些不安分的小屁股,把鞋袜给他套上:“快去厅里吃早饭,你爹洗漱完了就过来,待会就能陪着你放风筝了。”

    “真的?”小糯米有些高兴,但还是磨磨蹭蹭的在原地问道。

    “嗯,那可不!”也不知道这孩子随了谁,性格也太调皮了点,每日里让他读书的时候倒不见这么积极,一听玩的就来劲,一个风筝都玩了快月余了还没腻味,也不知哪儿来的这般大的精力。

    说着,又把小圆子给抱到了一边,这小姑娘好哄得很,手一撒,就自己滚在被子里去了。

    “那我走了!”小糯米得了保证,丢下一句就哒哒哒的就跑出去了,带着守着他的下人们走了。

    “这小子也不随了谁?”谢荣感叹了两句,一边给郁桂舟理了理衣摆,突然有些迟疑的说了起来:“糯米年纪已经不小了,是否要送到外头的书院里去读书?”

    这其实也是郁桂舟在考虑的问题,诚然家里他和郁桑都可以给孩子启蒙,甚至可以教导他读书习字,但他还小,总不能一直被关在家里,总的要出去同别的孩子一起学习、磨炼,甚至是一步一步的发展自己的关系网才是,可郁家如今的情况却由不得他不做更多的打算。

    郁家根基不稳,他如今这个位置又得罪了大批的人,这些人平日里找不到地方朝他下手,也定然会朝他的家眷下手,防贼总没有千日的事儿,要想钻空子,那机会多得是,他不能给旁人一丁点能伤害他家人的机会。

    何况,还有个不安分的七皇子……

    想起七皇子,他就不由得想起了昨晚那场鸿门宴,自古这种宴无好宴,何况他前脚才把七皇子的小舅舅给抓进了大理寺的牢狱里打了一顿,这时候请他喝酒,自然是心无好心。

    那宴席上,七皇子不停的灌他酒,又不停的说了一通似是而非的话,其说白了,无外乎是叫他不要多管闲事,站好队,以免下场凄惨。

    而站好了队,不仅仅可以升官发财,还能光宗耀祖,一辈子荣华富贵呢,若是郁桂舟还没有踏入上淮这一干子泥潭里时,他也许还有几分忌惮,毕竟帝后和谐,太子仁慈,做了储君之位这么多年,往后那高高在上的位置唾手可得。

    这一切,都局限于在入这上淮城前。

    七皇子以为灌醉他就能从他口中得到消息?天真!

    他向来有千杯不醉的雅称,两人你来我往在桌上相互试探了许久,七皇子没从他嘴里得到一句实话,而他也没从那七皇子处得到有用的消息。

    只唯一能肯定是大理寺如今被关着的那个人绝不仅仅是跟□□有关,或许背后还有其他的势力,几股势力都交织在一个人身上,而此人嘴里所掌握着的秘密,恐怕也是惊人得很。

    也幸好有这几股势力在纠缠,所以那个人到现在还能完好无损,不过若是时日一长,等那几股势力重新达成了安排,恐怕……

    放下了官场的事儿,郁桂舟叹道:“先不急,左右桑儿如今在府里,便让他先把糯米辅导一下吧,待过了年后我再看看。”

    谢荣点点头,两人刚携手步入前厅,等不及的小糯米已经迎了上来,嘟着嘴说道:“爹,糯米都等你好半晌了。”

    郁桂舟失笑,牵着他进屋,给郁老祖老两口和郁当家请了安,刚落座,郁桑就“噗呲”一声笑出来,指了指小糯米独有的碗筷,道:“小侄儿,小小年纪可不许撒谎,你瞧你,这早饭还没吃上两口呢,怎么叫等半晌了?”

    被揭穿的小糯米脸一怔。

    随后,屋里哄堂大笑。

    作者有话要说: 唉,我能不能停更一天出去玩玩啊,嘤嘤嘤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