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0章 相会

作者:徐风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元宵节一过,没多久便就到了春耕节。

    春回大地,积雪消融,沉寂了一个冬季的景物在渐渐复苏。

    清晨,舒知茵闲适的坐在古海棠树下的秋千榻上,一针一线的绣着月白色素。她用的是月白色的丝线,在素帕一角绣出了‘茵茵茂庭’字样。

    昨日收到景茂庭的信笺,他已抵达江南,字里行间流淌着深沉的思念之情,并期待与她在江南相会。

    半个时辰后,舒知茵便启程前去江南。两千精锐骑兵正在往城外集结,奉皇命护卫福国公主代表荣妃去江南省亲。

    载着行囊的牢固马车,一辆一辆的出了景府,足有三十辆。百余名府中侍卫骑着精壮的马匹,先行前往城门外。

    如锦捧来帷帽,道:“夫人,可以出发了。”

    舒知茵收妥绣完的绣帕,戴好帷帽,骑上雪白骏马,身后策马同行着如瓷如锦在内的六名侍女。

    百姓们不禁议论纷纷,不知福国公主要去何处,似乎是要出远门,竟有皇城精兵护送,这阵势堪比皇帝出京。

    城外,一千精锐骑兵在前,另一千精锐骑兵在后,马蹄声骤急,数千人浩浩荡荡的南下。

    待出了京城地界,在宽阔的旷野处,队伍稍作休整。

    舒知茵翻身下马,坐进马车里歇息,取出坛中的冰镇桑葚酒慢饮。车厢外响起如锦禀告:“夫人,大理寺少卿齐大人求见。”

    齐汀求见?舒知茵道:“让他来。”

    不多时,齐汀恭敬声唤道:“三嫂。”

    舒知茵端坐着,掀开马车帘,瞧向身着官服的齐汀,他凛然而有英气,正色问道:“何事?”

    齐汀道:“齐某奉皇上之命,陪护三嫂去江南,顺便协助景兄查案。”

    “陪护我?你觉得合适?”舒知茵挑眉,“以什么身份?朝臣的身份吗?你非武官。以小叔子的身份吗?越礼。”

    齐汀耸耸肩,规规矩矩的道:“不合适。”

    舒知茵沉静声问:“既然你知道不合适,你没有告诉皇上?”

    齐汀讪讪说道:“齐某有自知之明,身卑言微,不敢告诉皇上。”

    “如果以后再有类似的皇命,请明确的告诉皇上,只道是景夫人说了‘要避嫌’,景夫人讲究礼数,不准你靠近她。”舒知茵难以置信父皇不懂得这种礼数。

    “是是是。”齐汀不得不承认,景兄和三嫂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只有深沉内敛的景兄才能驾驭得了三嫂的强势吧!

    舒知茵的目光紧锁着他,看尽他垂着眼帘的尊敬模样,漫不经心的问道:“你心仪我?”

    齐汀一怔,自然而然的承认道:“是的。”

    “你告诉了皇上,你心仪我?”舒知茵心平气和。

    “没有没有没有。”齐汀脸上一红,这个‘秘密’怎么不翼而飞了?!

    舒知茵神色如常的道:“希望你可以尽快做些什么,莫再让皇上认为你心仪我,我是景夫人,这会让景大人、我、你,我们仨人都很难堪。”

    “是是是。”齐汀明显很感觉到她的漠然,一种缥缈的薄凉感,她并不在意他是否心仪她,丝毫不在意,不喜不忧无所谓。但是,她在意的是身为景夫人的名声。

    舒知茵正色问道:“皇上都怎么交待你的?”

    “景兄此次离京的前一日,皇上交待在景兄离京期间,照顾三嫂。”齐汀如实说道:“昨日,皇上交待跟三嫂同行陪护三嫂去江南,以到江南协助景兄查案之名。三嫂要返回京时,再陪护三嫂回京,往返的途中要无微不至的照顾三嫂。”

    “你不觉得皇上别有用心?”舒知茵蹙眉,父皇此举意欲何为?明知他们的身份要避嫌,却故意让她跟齐汀多相处?待从江南归来,一定要直接询问出父皇的意图。

    “觉得,所以不敢不答应。齐某不知如何应对,已经写了密笺将此事告知景兄,与他商议对策。”

    舒知茵若有所思的道:“你觉得皇上是什么用心?”

    “不知道,齐某完全没有头绪,在没有得到景兄的指示之前,齐某只能顺从皇命。”齐汀入了官场后,更加佩服景茂庭,看着他游刃有余的应对各方势力和各种来历不明的阴谋阳谋,真是如履薄冰,太高深莫测了,在他那样的处境里,稍不留神多少条命都不够丢的。

    舒知茵沉吟道:“你这样做是比较妥当。”

    沉默了片刻,齐汀唤道:“三嫂。”

    “嗯?”舒知茵迎视着他的眼睛。

    齐汀郑重说道:“请三嫂放心,三嫂永远是三嫂,齐某对三嫂绝无非分之想,绝无冒犯之意,齐某对三嫂的‘心仪’在迅速的变成‘尊敬’,变得会越来越快。”

    舒知茵正色的道:“好。”

    齐汀问道:“三嫂有什么吩咐吗?”

    舒知茵想了想,道:“你带着几十名侍卫,先行去江南找景大人,询问他处理皇命的办法,通知他我随后就到。”

    “是是是。”齐汀也正有此意,他可不能陪护她照顾她,她不会接受,景兄更是不准。

    “江南见。”舒知茵在放下马车帘之前,语声关怀的叮嘱道:“路上多加小心。”

    “谢谢三嫂。”齐汀拱手告退,策马而去。

    队伍继续向前,白天走的是官道,夜晚下榻官驿,二十余天后顺利安全的进入杭郡境内。

    江南已是暮春三月,春风轻柔。

    景茂庭在江南查案的消息不再是秘密,引起了不少的轰动,而舒知茵阵势浩大的去江南省亲,也传得沸沸扬扬。

    这晚,舒知茵浴身后,早早的躺着睡觉。再有两日的路程,就能和景茂庭相会了。

    门外响起如锦喜悦的语声:“夫人?”

    “何事?”舒知茵刚有睡意。

    如锦道:“景大人来了,在驿站外。”

    舒知茵一颤,下意识的坐起身,拧眉道:“需要通报?怎不让景大人进来?”

    “精兵在外值守,任何人都不随意放行,道是需经得公主的允许。”如锦说罢,转首对楼下的精兵道:“公主有令,快请景大人。”

    随着沉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舒知茵不由得笑了,心跳的怦乱,呼吸软软的。

    “大人。”如锦行礼后,很有眼力见的带着侍女退至楼下,去备热水。

    景茂庭推门而入,再随手将屋门闩上,情不自禁走向朝思暮想的美人儿,张开臂弯,急切的把暖香娇躯拥入怀中,深情而思念的低呼:“茵茵。”

    他的怀抱一如既往的灼热,胸膛依旧强健,紧紧的包裹着她,让她心安踏实。她嗅着他干净的雄性气息,情动不已,藕臂像藤条一样攀缠住他的脖颈。

    下一刻,就在他忍不住要俯首去吻她时,忽然体会到脖颈处湿湿暖暖的,是颤抖的吻正沿着他的喉结向上,吻着他的下巴、脸颊,仔细描摹着他的轮廊。

    景茂庭低低哑笑,胸膛炽热,用唇捉住她的唇,热情的回应以吮吻。

    他们的唇舌亲密相缠住的瞬间,欲火一触即燃,瞬间燎原至全身,乃至灵魂也跟着颤粟,每一寸感官都在叫嚣着纵情投入。他处于主动的倾身将她压在身下,迅速的褪去二人衣物,极为渴求的去要她。她同样满怀渴望,完完全全的打开自己,迎着他的需要,亦满足着自己的需要。

    在爱情的浸润下,他们沉醉于甜蜜的情爱里,用行动诉说着思念,紧密的在一起缠绵缱绻。

    良久,良久。

    景茂庭从她背后搂着她软绵无力的身子,停歇着,仍与她相连,温声道:“感觉好吗?”

    舒知茵倦倦的闭目,偎着他强壮的体魄,很满意的轻道:“好。”

    怀抱紧了紧,他长长喟叹,道:“舍不得再与你分开。”

    她隐隐笑了,道:“不分开。”

    “茵茵。”他轻擦去她额头的汗,将湿发捊至她耳后,疼惜的叹息道:“你明日就要返回京城。”

    舒知茵的身子僵了僵,“为何?”

    “江南的形势远比想象的复杂,据我初步调查,此案关系到你母妃的田家。”景茂庭道:“十日前,杀死杭郡郡守伪造成其畏罪自杀之案,与他有关,我正在查他。”

    舒知茵惊问:“舅舅他参与了?”

    “对,不仅是他,田家族人也有人参与。”景茂庭笃定的道:“数月前,上缴到国库的贡银被劫,与他有脱不清的关系。”

    舒知茵的眸色一沉,“他太过无法无天了,这是灭族的大罪!会连累母妃!”

    景茂庭坦言道:“有流言蜚语在盛传,这些年,田家仗着福国公主的势,大肆攫取财富,与官商勾结,有恃无恐。”

    “仗我的势?简直可笑。”舒知茵不可理喻的挑眉,道:“我跟舅舅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说过的话更是屈指可数,怎是仗我的势?!”

    景茂庭道:“我知道你跟你舅舅并无往来,但你实在风头极盛,民间不免揣测。”

    舒知茵可想而知的道:“当你调查案情期间,我如此‘大张旗鼓’的来江南,倒有为他助阵之嫌。”

    “对。”景茂庭冷静的道:“你在停留江南一日,百姓的揣测会加重,谣言会加俱,于你不利,于案情的真相不利,于田家不利。”

    舒知茵拧眉,道:“我母妃不许田家人进京为官,田家怎能在江南堕落至此。”

    “此案盘根错节,尚未水落石出,我已经请旨名正言顺的彻查。”景茂庭吻着她的发丝,道:“你回京等我的消息,我会尽快调查出真相,回京与你团聚。”

    “我天一亮就回京。”舒知茵的心中泛疼,问道:“真相明朗后,田家罪大恶极,你会怎么做?”

    景茂庭沉默,半响,道:“当务之急,是查明真相。”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