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八十七章 创世纪下(完)

作者:恨无痕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1932年,美国第一任黑手党教父在被逮捕入狱后。留下三句被黑帮奉为黑道圣经遗言,第一,轻机枪远比突击步枪管用,第二,请保持沉默,第三,按时交税。

    这基本浓缩了地下世界的一切规则,拳头大就是道理,守得住秘密才不会成为死人,不要和国家机器作对。

    因为美国税务局的武器配置,绝对可以排进地球上所有军队的前十名,即使在黑手党如日中天的意大利,即使以墨索里尼的无能,仍能靠国家机器轻而易举的碾压这个全世界地下势力的鼻祖。

    林羽的脚步声在楼道的长廊里响起,这应该是一家艺术沙龙型的酒店,满长廊的浮世绘,他的蝴蝶刀不知道割掉了多少喉咙,虽然仅仅进来不足十分钟,高强度的袭杀需要的远超常人的体力,他几乎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甚至手法和行进路线在那些看惯赏心悦目打斗场面的普通人看来。是如此的别扭和难看。

    而在他想起这三条准则后,已经朝天空扬起了手臂,冲锋枪嗒嗒的响声马上接踵而至,林羽咬着牙撕下一片布缠好手臂,将夺来的两支冲锋枪抛在地上,静静等待了几秒钟。

    因为暴露了目标,四面八名的脚步声开始纷乱往林羽容身处靠近,枪声稀稀拉拉的响起,虽然没有经过多少正规的军事训练,林羽却明白即使是流弹,打在脑袋上都是要人命的。

    就在第一个敌人发现了林羽的踪迹,正要低头端起枪时,惊艳刀光掠过咽喉,林羽看了一眼手表上的绿色光点,将一个细小的按钮按了下去。

    空气中一道白色光影拖着长长的气尾往林羽的存身处而来,汇集了大量枪手的山本组没有发现林羽的身影,却在微微的震感后,一枚箭形的弹体破窗而入。

    林羽的身体在半空飞翔,听着火箭弹爆炸掀起的气浪将自己狠狠推向更远处,借助手中柔软的绳子荡下,后面一整栋楼垮下。

    一辆越野车长驱直入,银色轻机枪架在窗口,金色发丝飘拂,戴着墨镜的黛丽轻佻的嚼着口香糖,控制着车子急刹之后,对称得上狼狈不已的林羽微笑道:“老板,超人的感觉怎么样?”

    “很糟糕。”林羽揉揉被震得发麻的双腿。后边一栋大楼在闹市区发生爆炸的事实,可以立刻酿成最恶性事件。

    “但你还不得不做一次超人。”黛丽递过一副墨镜,将发射火箭弹的弹筒抛下,这个热情如火的金丝猫竟然没有顾忌环伺在侧的敌人,性感的嘴唇已经舔过林羽肩头伤口,痛得眉头一皱,林羽只得接受这个胆子并不小的秘书大胆的勾引,揽着极端柔韧有力的腰身扭转,低头痛吻了约莫二十秒后,端起了足够让所有美女尖叫的武器,一支六管重机枪,学名叫M134型速射机枪格林,带1000发子弹时全重三十八公斤,供特种人员使用,能够让所有人耳熟能详的原因是,他曾是施瓦辛格手中的道具。

    “这种没有技术可言的活儿交给我们最伟大的老板来干,几乎是糟蹋了,不过也只有您才扛得住了。”黛丽拿起化妆品在他脸上不住涂抹的同时,媚笑一声,“我的姐妹们想尽了办法,最终才从一队大兵手中弄到了如此利器。最终运进东京,伟大的先知说得对,控制了男人的生殖器,就控制了世界,go!go!go!”

    “我也是男人。”林羽轻声笑了笑,眯着眼看着不住转动的机枪管,为了对付自己,在这个红灯区最高档的酒店里动用了几乎是最死硬的黑道人员,甚至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用了自动武器,却连自己都没有想到,黛丽搞来了美军基地的重型武器,这几乎是单方面的屠杀,等枪声最终停下来,一栋大楼已经千疮百孔。

    “这个乱摊子不关我们的事,看来杀人最有效的方式,还是军队。”林羽摸到一支烟,在发烫的机枪管上点燃,两人轻而易举的进入了闹市区,即使爆炸震天,让所有人惊惧得以为是再一次911事件的来临,警察局的响应时间仍慢了约莫三分钟。

    在日式庭院里喝茶的大佬们已经没有了表情,这不是在美国,不是在玩末日战争,重型武器出现在东京?

    “可他的绰号叫杀手之王。”人群里有人艰难的吞了口气,“这么疯狂的事情,绝对可以让新一轮恐怖主义打击活动兴起,对地下世界都将是沉重的打击!”

    “他是在拉我们一起下地狱!”有人愤怒的咆哮起来,“该死的,我们送他上天堂!”

    “慢着。”一身黑衣的首席长老照例是一脸平静。“他只是在嘲笑想出这个计策的人,对付一个杀手中的顶尖人物,竟然殊途同归的选择了杀手的行径,在他的专业领域里,谁能够击败他?”

    宽敞的庭院里一片死寂,年轻的山本脸孔涌上些红晕,生硬的回答道:“这儿是我的地盘!”

    “但日路之后,在所有的黑暗中,全是他的地盘。”刚下飞机的西莱博士面带讥诮的出现在庭院里,“亲爱的朋友们,Lin委托我这个第三长老宣布一个非常可爱的消息,三日之内,参与此事的所有的势力如果不选择将选票交给他,将接受无差别斩首袭击,作为首席暗黑执行官,即使长老席也没有豁免权,东京已经有了接近两百名一流杀手。”

    “这是威胁!”再度有人咆哮,但西莱只是扶了扶眼镜,微笑道:“在选票不能解决问题时,就靠拳头说话,是你们违反规则在先,元老院与预备元老公然勾结,已经违背议会宗旨,潘多拉之盒由你们开启。里边跑出什么魔鬼,都不在控制之内。”

    “地下第十七层。”林羽嘀咕了一声,在电梯上按了下停止按钮,走出门外,黛丽紧随其后,一名持枪黑衣人员厉喝道:“口令!”

    林羽配合的举起双手,露出微笑道:“滚你妈!”,枪口一抬,五根手指啪的一声已经捏碎了颈骨。

    收回带着手套的手掌,从黛丽手中接过黑色密码箱,将里边的计算机借口插入最后一道密码门后。随着数字不断跳跃,金发女郎露出了紧张神色,头顶天花板咔嚓一响,四杆机枪杀气腾腾的露出来。

    “老破他们还在布置炸弹,这份密码应该没错。”林羽手指有些僵硬的点燃烟头,在密码钢门咔嚓响起之后,露出了最后一层密室的全貌。

    预料之中的枪声,甚至劫持场面都没有出现,娇小的黑色人影极端敏锐的抬头,眼中全是杀气,但在发现面前穿戴白色大衣的男女正是期待了许久的救星后,黑木凰子扔下了血迹斑斑的枪口刺刀,甚至没有多看那些看守人员的尸体一眼,越过带着腥味液体的地板,不可置信的道:“这儿的危险程度绝对不亚于真正的地狱,这可是防核战争的地下密室,您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只要是人知道的地方,总有人会说出来的。”林羽若无其事的笑了笑,离刚出机场才四个小时,他的体力就已经有了消耗过度的趋势,刚才一系列的突破绝对是有史以来最艰难的一场连续杀戮。

    黑木凰子苍白的俏脸下,露出一抹惊心动魄的血色,带些妖异色彩,眼里跳动着极端浓郁的黑暗火焰,轻声道:“黑木家已经背叛了之前的约定,我被软禁在这儿半个月了,不值得您来救我。”

    “如果这一次不救你,下一次替我卖命的人会少很多,至少还活着,就是属于我的爪牙,一个都不能少,黑木家背叛不代表什么,有暗凰在,随时可以再次建立一个黑木家,走。”林羽眯眼疾奔,在贾威将引爆总线通过模块集成处理绑定在一个小按钮上之后,在地面一阵剧烈颤抖后。除了无法摧毁的永久性工事,至少不再会有一个活的牲口存在了,刚才还是一支成形的队伍,瞬间化作一滴滴的水迹,融入到了这个国际化的都市里。

    “才刚开始,似乎就宣告着结束了。”沙破天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三十分钟之后,所有人就已经衣冠楚楚,这一辆车上的人,俨然都是身价亿万的富豪级别,老大的规格果然不同,一只金丝猫,一个娇小可爱的扶桑小女郎,一副左拥右抱的架势,径直进入了一家十分出名的五星级酒店,光明正大的订好了位置。

    “在这么多年的杀手生涯里,做什么事情,需要是雷霆一击,将胜负控制在12小时内,这和你们军队需要的快速反应部队类似,一场千人规模的战争,只需要二十分钟的时间。”

    林羽谈了这么些看法,看着这个异国城市在初开始的骚乱后,迅速的恢复平静,只是露出了些微笑,“就这样开始吧,干掉该干掉的人,自然会有人主动和我们谈判。”

    下午五点四十五分,在全球范围内,某些小型风暴开始酝酿,在舆论控制并不严密的地带,还是传出了些零星消息,不少政府议员和高官,或者是各个领域的领头人物,被偶然发现已经离开人世。

    东京今夜无眠。

    那些胜券在握的元老们都有些微微的紧张,他们的目的是将林羽引诱到东京,成为一只完美的猎物,但每个人都有家人,产业在世界各地。

    杀手是无孔不入的,无形之中,在杀手之王Lin隐居华国的两三年里,势力竟然已经渗透和发展到了如此恐怖的地步。

    “他的背后,站着华国,一个新兴的庞大经济体,对付我们的杀手,就是他们的武器。”山本放下一直研究的资料,“我决定退出这场元老争夺战。”

    “我们那么多的后着都没有开始!”埃里森不可置信的挥舞着拳头,“我们的媒体,政客,甚至各方各面的优势还没有展开,怎么可以如此服输!”

    “可他的刀子已经放在了我们的咽喉上了,死亡是最终极的恐吓方式。”山本站起身走向元老会议室,“山本家族不能在我的手上完蛋,抱歉,联盟协议作废。”

    “山本先生,那我们怎么办?”黑木正雄急步上前,他突然间明白自己的未来是什么,是废弃的棋子!

    “你需要这个。”山本将一只手枪递给面前的老人,“希望能够挽回你们黑木家全军覆没的命运,短短一个下午,我们山本家的骨干成员损失了三百多人,这几乎是一场战争造成的伤亡数字了,我们无法承受这种损耗,Lin的手下全是不要命的歹徒,可以花费几百美元就能在难民营招募得到,但他杀死我们的人,都是耗费无数钱财培养的精英,人海战术,这种可怕如蝗虫吞噬的末日景象竟然是将来黑暗议会的准则之一——里边的人比我们更头疼。”

    两天后,著名商业协会会长黑木正雄在家中自杀的新闻通过扶桑最大的电视台播放出来,随后,在公海上航行的一艘巨型豪华邮轮上,林羽已经成为一场盛大欢迎宴会的贵宾,甚至许多政府要员都出席了这次宴会。

    “我这一切,真是难以置信——”黛丽穿着数十万欧元的晚装,这名女杀手不是第一次身处这种上流场合,但这一次却是以贵宾身份出席的,看着那些堆满笑容的面孔里,大多数都是黑暗议会里高高在上的议员,终于明白了林羽很久以前说的一句话,刀子的力量在于没有出鞘的那一刻。

    “祝贺你,年轻人。”温润柔软的嗓音里,带些英国式的强调,佩戴着皇家伯爵银饰的女牧师有种令人不由自主平静的光辉,一直呆在讲坛上的玛丽夫人出现在议会上,并且出现在这名即将正式晋升元老院成员的年轻人身边,此情此景的意义,不亚于罗马教皇赐予权杖的意义。

    “谢谢。”林羽吻了吻美妇人的手背,标准的绅士礼仪已经有了准元老成员的风范,这个地下组织能够屹立千年不倒,变通能力自然是一等一的好,短短的两天时间,一个个已经带着笑容,像多年的好朋友那般寒暄了。

    “那些试图袭击你可爱妻子们的家伙,甚至还没有从香港跳入内地,就被华国政府给最严厉的手段扑灭,这让你的声望更上一重楼,因为你得到了这个地球上唯一一个没有融入西方,却需要整个西方在敌对和讨好中两难的政府支持,你的前途无量。”玛丽夫人吻了吻他的面颊,两个人在舞池里第一次如此公开的跳着舞,再也没有任何人试图去证实其中的暧昧,泛着圣洁光辉的美妇人俏皮眨眨眼,“跟我来。”

    穿行过长廊,两人进了临时休息的场所,林羽享受着美妇人贴身入怀献上的香吻,刚才看着水意莹然的眸子就知道早已经情动,手掌撩开白色长裙的下摆,别开柔软的内裤边缘,连整洁的衣饰都没有搅乱半点,便将昂然的小林羽填补了美妇人鲜花间的空虚,有些时候,爱不是说的,靠做。

    而在那间盛大宴会的隔壁,系着一条金色缎带的少女穿上来自古罗马的华丽长袍,像一颗大西洋最璀璨的珍珠,高高站在单膝跪地的人群中央,旁边与她面孔十分相似的玛莎捧着一个盘子,上边是十二枚金光闪烁的黄金匕首。

    “奥丽黛儿公主,您将成为继承前一任教父所有权力和资产包括天空和地面,河流和海洋的唯一继承人,你愿意接受他们的效忠么?”一名红衣主教苍老的声音响起。

    “我愿意。”奥丽黛儿高挺的鼻尖映着华丽的灯光,微微低下头,在黑色长发上罩上一个精致的王冠。

    “您将赢得一部分犹太财团的权力支持。”一名老人亲手将一份法律文件递给了这名年轻的地下领袖,这份文件的财富可以颠覆一个国家。

    “我需要的是他们的忠诚。”奥丽黛儿眼神恬然的看着老人,轻轻抬了下手臂,环目四顾,并没有看见希望看见的人影。

    “他不会出现在这儿的,这是你的王国。”玛莎知道自己女儿的想法,她对这个位置也有继承权,之前十几年想的都是如何得到,但在这一刻,看着自己的女儿得到时,竟然没有半分失落感觉,也许那个正在和自己姐姐鬼混的家伙说得对,作为一个母亲,是奉献的快乐,是给予的快乐,并不是只有占有才叫快乐。

    “可从这一刻开始,我的所有权已经是他了。”奥丽黛儿翘起嘴,显得自己那死去的父亲拿自己当佣金是多么的不人道,但微笑的眼角却出卖了她的内心相反,正是签订了这份合同,不论如何,林羽都没法拒绝了。

    “那我们去找找他?”玛莎摇摇头,等会你瞧见的时候,肯定会鼻子冒烟,等冗长的加冕仪式结束,奥丽黛儿快步走出这艘属于她的油轮中间大厅,却发现那个日思夜想的家伙,就在门外,等待自己。

    “祝贺你,可爱的小公主终于得到这一切。”玛丽夫人朝自己的妹妹递过一个温暖眼神,搂着少女的身子轻轻吻了下额角,然后在那无奈的摊开手微笑,这乱七八糟的关系可真够乱的。

    “今晚你是我的。”奥丽黛儿咬着唇,步步逼近,让林羽有种沉重的无力感,老天,自己怎么跟一饱受摧残的妇女似的,在这艘邮轮上老是贞洁不保。

    “亲爱的BOSS,不要忘了我。”黛丽及时出现,堵住了林羽后退的步子,顺便从背后拉来一个遍体黑色晚装,清媚可人绝没人认为是杀手的黑木凰子,“这儿也有一位漂亮的小处女等待你的宠幸哩。”

    林羽的脸一下苦了起来,举手道:“我媳妇回家会罚我跪洗衣板的。”

    五个风情各异的女郎媚眼乱抛,笑做了一堆,玛莎拉着自己姐姐的手,摇头笑道:“Lin,能做你的情妇,就能得到世界上最安全的保证,连我都有这心思了。”

    “我这次出来,受伤严重,得先休息才行。”林羽试图找路逃走,但腰部一紧,便被华贵不可方物的少女缠住了,柔软饱满的乳房贴着后边,娇声道:“这次航程有三个月之久,需要你处理大量的事物,谁也不会责怪的,以主的名义,你逃不掉的。”

    林羽思考了约莫半分钟,这个没有被联手打败的杀手,第一次被五个女人的联手打败了,也许,做匹英格兰种马的航行也会不错。

    “我投降!”他举起双手,俨然夜晚君王。

    在整艘邮轮的最上方房间里,华丽的地毯铺满了整个船舱,若有若无的娇细喘息犹在哀鸣,风情各异的女郎在房间里都有些精疲力竭的满足,林羽靠在沙发上,享受着小女仆用心的服侍,手里满满是她娇弱却显得十分玲珑的雪乳,回头看着快乐中夹带一丝痛苦的小公主,套着不透明黑色长袜的双腿正盘在自己腰间,柔软的滑腻处毛发稀疏,却惊人的容纳了自己,那份满足的光泽让他不由微笑起来,拍拍凰子停下,吻了她一下,微笑道:“如果我给你两个选择,去领导黑木家,或者和我去华国,做个普通的女孩子,像你以前说的那般,想做个幼儿园老师,你会怎么决定?”

    “跟着林羽才好。”凰子甜甜的微笑,两个小酒窝里染些酡红,回吻了一下男人的下颌,“您呢?”

    “我?”林羽陷入了沉思,却呵呵笑了起来。

    三年后。

    在京城郊区并不太繁华的一角,背后有一公园的绿荫和鲜花,一个火锅店的生意分外红火,既然是这种需要一边流汗一边大块朵颐的餐馆,对时尚的职业女白领来说,本是需要禁止的地带,但这家名为杀手火锅店的情况比较反常。

    在下班后,总会有许多花枝招展的靓妞涌入这儿,也只有这个时候,那位在附近写字楼口耳相传的老板才会懒洋洋的出现,帮忙端菜跑堂,这个家伙二三十岁的模样,并不如那些选秀节目里的花样男生那么英俊帅气,甚至有些民工的淳朴和狡猾合二为一的味道,笑容里除了些油滑外,即使在入冬的季节里仍能暖融融的,泛着胡子渣的下巴总会叼着一根烟,但玩弄打火机点烟的姿势,总是许多哥们争相竞效的招牌技能。

    “我接小丫去,店子照看好。”林羽接受了一个小白领抛来的媚眼后,只是懒洋洋的一笑,换来那边一阵失望的哀叹,这老板也太难上钩了吧,老男人了还这么老实,将一大串钥匙垂在沾了些酒水的屁股后头,跳上门外的车。

    火锅店离木秀幼儿园只有二十分钟的车程,林羽惬意的看着街边风景,觉得这样的日子过得真是舒坦,撒手掌柜做得挺欢,只有下班这段时间才比较忙。

    在园门口停下车后,一个粉雕玉琢的奶娃儿正被人抱着在那张望,老远就在那奶声奶气的叫唤,“老爹,老爹。”

    林羽哈哈大笑着一把接过,拿着胡子扎得这丫头咯咯笑着,白衣白裙的凰子长发垂肩,微笑道:“林小丫同学今天好乖的,得奖励她好多好多玩具和零食才行。”

    “是嘛?告诉你老爹,有没有这么乖?”林羽将小丫头放到副座上,看着恬静的幼儿园教师站在门口,吹了声口哨后,女孩儿才醒悟过来,拉开车门坐了进来,奶娃儿爬上她老爹的膝盖,嘟着嘴道:“快去接璐璐阿姨,不然塞车的话,给我买的冰激凌又会化了。”

    “你要接的阿姨也太多了。”凰子打趣了一句,轻轻靠着林羽的肩头,看着林小丫同学很认真的抿着嘴,掰着手指数着,“我的白亲妈咪,陈大妈咪,陈小妈咪,周大妈咪,小夏妈咪,璐璐阿姨,乔阿姨,小沈阿姨,喔喔,还有凰子老师,加上我家老爹,都够组建一个足球队了哦。”

    “哼哼,某人呀,估计可以组建一次足球对抗赛吧。”车窗外传来清脆的声音,一对相貌八九分相似的姐妹站在街边,但有些像母女,林小丫顿时撒着脚丫子跑了下去,抱住女孩儿的裙子嚷道:“璐璐姨,我要冰激凌。”

    “叫我声亲妈就给你买。”陈璐逗着小不点儿,小家伙果然受不了美食的诱惑,嘻嘻叫了声,一大一小两个孩子跑向冷饮店,林羽却凑上前,死皮赖脸吻了陈兰影一下,不顾公司门口的陈氏员工,果然耳朵被轻轻咬了下,女人悄声埋怨道:“注意下影响。”

    等车里挤满了之后,陈璐突然发了下感叹,“林大混蛋,我觉得你最后买个中巴车才行,以后好接娃儿上学——”

    “你们都有了?”林羽轻飘飘的抛出一句话去,一贯的无赖风格惊得车内的女人脸颊绯红,倒真有些扭捏的低头默认。

    “我——又被家里那几个老头子给坑了?”林羽吃了一惊,几个老头子成天下下棋,不干正事,觉得小丫一个不够逗弄了,前阵子还暗示将TT戳个洞就行,这不,果然都执行了。

    “——咯咯。”车窗里突然飞起了笑声,林羽幸福又烦恼,原来对一个杀手来说,最需要浪费精力的永远不是杀人,而是怎么处理男女关系……

    (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