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63.番外一

作者:粟米壳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元兴二年六月, 皇宫。

    小太监成敬在宸极殿外来回踱步, 低着头一副拿不定主意的焦急模样。成敬年岁虽小, 可却是皇后娘娘宫里头的人, 宫里头上上下下没哪个不认识他的。

    那守在殿门口的太监便忍不住出声:“公公是不是有事要见陛下?虽说陛下现在正同魏大人商议要事, 可若是皇后娘娘那有事,陛下也总是先紧着娘娘那边的。”

    成敬被人打断思绪, 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那人,心中凄苦的感慨他如何知道自己的难处。

    “要不,奴才进去给公公通禀……”

    成敬连忙挥手制止, “不用不用!”他还没思量好到底得罪皇上下场坏些,还是得罪皇后娘娘下场更坏些。

    “成公公,皇上让您进去。”殿门从里头打开, 御前服侍的李公公出来传唤。他位份比成敬高, 年纪也比成敬长,还是唤着成敬公公, 显然也是给他面子的。

    其实这全都是因着皇后娘娘而已,阖宫上下, 甚至全天下谁不知道皇后娘娘独冠后宫呢。严谨说起来,独霸更合适些。以往世人只听说过宠冠娇冠后宫,可这些都是因着比较才得出的,同许多人一起争一份恩宠即便略微多些, 也并不十分稀罕。

    可如今后宫虚置, 里里外外统共就皇后一人, 谁都不能分她半点圣宠。

    成敬见李公公还对自己做了一个有请的姿势, 只好心肠一硬,默念了两声:娘娘可不要怪罪奴才,这就跟着人往殿中去了。

    裴池正在同魏决说今年戎勒朝贡的事情,稍些了片刻端着茶抿了一口。他今日一袭九爪金龙刻丝金线龙澜常服,金冠束发,周身上下全是不可摹状的清贵。此刻搁下茶盏掀起眼帘睨了半分,这又叫人觉得他眸光深邃如渊。见到成敬进来跪在地上磕头,凝声问:“是浮光殿有事?”

    成敬低沉着头,不知如何应话。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他余光扫了一眼还美滋滋的在那喝茶的魏决魏大人,深吸了一口气回禀:“是魏夫人又入宫来了。”

    魏决被含在嘴里头的一口茶也呛得不轻,方才手一抖将茶盏里的茶水泼了半杯子在自己衣裳上。可这时也来不及理会这些,忙是将茶盏放回到了茶案上,站起身来脱口辩解了起来:“臣已经说过内人了,她上回也跟臣保证了……”谁晓得自己这才一入宫,没人盯着的何茵自己偷摸着入宫来了。

    魏决有些受不住上头递来的那道目光,他心里头也是很苦,根本闹不清这是怎么回事。要说当日,可还是皇上让他夫人常入宫陪伴皇后的,这才过了多少日,怎么就私下里不准了。魏决必须要叹一声,这可真是君心莫测呀。

    裴池看了他一眼,冷着脸收回目光,他骤然从书案的龙椅上站起了身,朝着外头去。

    “摆驾浮光殿!”李公公一愣神,一面追着一面喊道。

    来禀这事的成敬哆嗦,想着等会子自己多半要被皇后责罚了。

    而魏决则是瞪了他一眼,不解怎么他夫人刚一入宫,皇上就要火急火燎的去浮光殿了。看来的确是有事,上回何茵是没跟他老实交代。魏决心下一叹,转念想到了当初他夫人是个多贤惠的,可如今直言快语,全是变了兴趣……这完全是皇后的影响。

    所以,不让何茵入宫这事,他心底里还是赞成的。哪晓得何茵明面上答应了,私底下竟还偷偷的入了宫。

    浮光殿里,魏夫人正在侧殿坐着。这个时辰皇后还在午睡,是她急匆匆的来早了时辰。因着这一年多时常来,殿中伺候的宫娥都认得她,斟茶倒水自不说,那一应的宫娥还围着她问动问西,问的全是外头最热闹的名伶大赛。

    何氏正是说得津津有味,忽觉有些不对。她下意识的抬头,哪知道一眼就看见了从外头进来的皇帝,真是吓了一跳。何氏连忙起身请安,她身边那群宫娥也是吓得不清。

    裴池略点了下头,收回目光朝着内殿去,还未走出三两步,那里头一行人拥着个宫装的美人逶迤而出。她该是才睡醒的,脸上神色还带了两分未消散的困意,伸手捂着嘴懒懒打了个哈欠。这等有碍仪容的行径在她那,却是更显娇懒风情。

    裴池自然而然就加快了脚步往她那去。

    辜七其实还未睡醒,如若今日没旁个事情,她不定还要再睡上半个时辰,听挽玉说是魏夫人来了才勉强起了身。她半着眼,见迎面而来的是裴池,心中有些意外。“殿下怎么这时候来了?”裴池白日里都要处理政事,有时中午会过来用膳,可像这等下午过来的次数实在屈指可数。

    “来看看你。”裴池低声靠近,说罢温柔缱绻抬手落在了辜七的脸侧,指腹轻轻她腮上抚了两下。如此亲昵,却是叫辜七彻底清醒了,连着脑中还剩的这两分睡意也完全消失得干净了。她的脸因为裴池的这番言语动作而着了红,眸光一转,好似含羞带愤一般的瞪了他。

    这眼神当中的意思,裴池读出了个九成九,因而朝着她笑了笑:“不碍事。”

    刚才跟在辜七身后的那一帮宫娥,早就让懂事的挽玉也带着退了下去。殿下还剩下的几个各司其职,都低垂着头没一个敢大胆偷看。说罢,裴池的手就放了下来,他将她垂在身侧的一只手给握在了自己手掌中,宽大的衣袖挡着,他却在里头不着痕迹的轻轻揉按。

    辜七很想啐他,几番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发现都无济于事,只好作罢。忽的想到了魏夫人可在侧殿等了她好一会了,她是有客人的,自然不方便同裴池纠缠,半娇半笑的开口反问:“那陛下看好了么?”再是怎么,这番开口都掩不住自己脸上的焦急和不愿应付。

    裴池如何看不出来,只觉得心口有些一堵。

    到后来,他自然没走的,就坐在辜七身边,招了何氏过来说话。

    何氏虽然是被赐了座,可帝后二人都坐在上头,再被皇上那冷淡目光那么来回一扫,她就更是坐立不安了。

    “陛下。”辜七觉得自己真是忍无可忍了,转过头看向裴池,秀美微微蹙起,带了几分恼意。

    裴池坐得闲散,身子略微倾靠向辜七的这一侧,手肘搁在小案上,“嗯?”他眼眸清亮的反望着她。

    辜七心里嘀咕他这是怎么回事,为何自己同何氏说话也要留下来,难道他今日空闲真的很多?她清了清嗓子,最终还是出声提醒:“陛下,时辰不早了。”这就是催裴池赶紧回去处理正事,省得在自己这消磨功夫。

    裴池目光一扫,跟着来的的李公公立即开口:“回皇上,申时了。”

    辜七殷切的望着他,因着有期许,看向他的时候,目光自然而然就柔了两分。

    而裴池亦是回视她,缓缓开口道:“嗯,是时辰不早了。”他的后半句话,却是对着何氏说的。何氏就算是个再怎么蠢的,也知道了上头对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屈身告退。

    看着人飞逃似得的出去,辜七侧过头圆瞪着眼盯着裴池,胸口起伏好似真是被气着了。怎么不生气,难得有个人入宫陪她说话,竟是这么给他打发走了!辜七咬牙切齿:“你很闲么?”天底下,没个比她胆子更肥的了,竟然敢如此跟裴池说话。

    裴池自然也是不恼的,像是默认了她的这话,甚至还接了继续道:“所以找你来办要紧事了。”

    “……”辜七语噎,跟着脸红得能滴出血来,目光有些闪烁,没好气道:“你一个人去办,别来找我。”

    说起“要紧事”三字,为何她这般反应大,这也实在是因为里头另有缘故。上一回是自己上了他的当,辜七可还记着仇呢!说了这话,她就起身朝着内殿去。谁知道经过裴池身边时候,却被他一把搂入了怀中。

    辜七没防备,低声娇呼。

    这样柔软温热的身躯在自己怀里头,再被近处的幽香一扰,裴池便更觉得有些心驰意动了。他压低了声音,在辜七耳边低声问:“上回不是说想试试那个么?”

    辜七被他吓了一跳,“什么、什么?”

    裴池含着她的耳垂,轻轻咬着:“别装傻——”

    不就她想来一场女土匪和弱书生么,辜七扭了扭身,叹着气很惋惜的道:“可我现在不怎么想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