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一九章 红场的辉煌(大结局)

作者:懵懂的猪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在莫斯科,七月份出现细雨绸缪的天气实属罕见,不过同样的一点是,这个下着小雨的日子,对遭逢十年苦难的俄罗斯来说,同样也是难能可贵的,因为就在这一天,过去十年中一直作为联邦政治动荡与经济疲弱核心点的莫斯科红场,将正式举行一场盛大的阅兵式,这是自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联邦第一次举行阅兵式。

    对于莫斯科市民来说,这一场阅兵式绝对是难得一见的盛况,尤其是那些在九零之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他们只见识过联邦的积弱凋敝,何曾见过苏联时代的鼎盛强大?因此,这一场阅兵式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一个看热闹的机会,同时也是一个增进民族自豪感的政治课。

    作为联邦一个地位超然的政客,郭守云自然也接到了来自克里姆林宫与阅兵筹委会方面的邀请,至于说他在观阅时所站的位置,却不是顶好的一个地方——列宁墓第二层的阶梯回廊处,与联邦诸多的政界代表站在一起。而在过去斯大林所站的那个地方,除了叶老头、久加诺夫以及列别德之外,就都是来自各国的首脑人物了。

    郭守云在来红场之前,先去了一趟公墓,自从他的势力蔓延到莫斯科之后,包括谢苗老将军、维克托老狐狸在内,他们都在莫斯科公墓有了一块属于他们自己的墓地,作为他们孙女婿、女婿,他此次重来莫斯科,说什么也得到二老的墓上送一束鲜花的。

    在公墓那边耽搁了将近半个小时,等他再赶到红场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九点四十分,距离阅兵式正式开始仅仅剩下不到二十分钟,故此,他也没时间再与那些无关紧要的记者们多费唇舌了,直接便在护卫的簇拥下登上了列宁墓。

    “守云,怎么才到?”沿着阶梯一路走到二层的回弯处,郭守云正忙着与来自各方的熟人打招呼呢,穿了一身海军大将将服、胸前佩了五枚勋章的西罗诺夫将军迎头撞了过来。

    “哦,”郭守云笑了笑,同老将军握握手说道,“我去公墓看了看,你知道的,妮娜对那边的安排有些不满意,我这次过来一方面过去给二老的墓上奠一束花,另一方面也是把墓地的合同签下来。这不,来来回回将近一个小时,差点把正事给耽搁了。”

    说完这些,郭守云朝头顶上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问道:“怎么,老将军没上去?”

    “我上去干什么?”西罗诺夫显然对上面的某些人不满,他冷哼一声,说道,“别忘了,那里可是人家国防部的地方,像我这种海军部的从属将领,哪有资格站在那么显眼的位置。”

    “呵呵,老将军今年奔七十了吧?”郭守云也不接茬,他一把揽住老将军的肩膀,笑道,“都说人年纪越大脾气越大,从你身上一看,我就知道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了。不就是一场阅兵嘛,站在什么地方看不一样?你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

    “乌拉!”

    两人这儿正说着呢,墓台下的红场上,骤然响起喧天震地般的“乌拉”声,郭守云心里没提防,还真被吓了一跳。

    绕开那些政府官员们站的最密集的地方,郭守云拽着老将军来到了大理石的护栏前,然后顺着向东的方向张望过去。

    好家伙,这在下面因为有密实的人群,郭守云还看不到什么壮观的地方,可是现如今呢,登上这列宁墓,他就可以将台下整个红场的景象尽收眼底了。

    只见在此刻的红场上,从最南端的瓦西里布拉仁教堂,到北面红墙绿顶的国立历史博物馆,从东侧的国立百货,到他此刻所站的列宁墓,整整的一个红场上,列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方阵——带着绿色贝雷帽的特种部队方阵,穿着蓝色制服的内务部部队方阵,站在列宁墓下方、紧挨着军乐团的将军方阵等等等等,而在这一个个的方阵中间,红色的旌旗以及联邦各兵种、各集团军的军旗翻飞飘扬。

    作为联邦军队的总参谋长,挈廖缅科将军是今天的阅兵首长,此刻,他正站在那两黑色的伏尔加敞篷车内,一边向南行进,一边向参加阅兵的各方阵士兵行军礼,那一声整齐划一的“乌拉”声,就是他的车子行进过领袖墓地时,广场士兵喊出来的。

    “守云,”西罗诺夫将军今天的心事显然不少,他趁着郭守云朝红场上张望的时候,凑到他耳边悄声说道,“我们决定把列别德赶下他,你看看这个想法是不是可行?”

    “哦,你们?”郭守云的目光仍旧注视在红场上,同时呢,脸上表情波澜不惊地问道。

    “是的,”西罗诺夫朝旁边看了一眼,而后才继续说道,“除了挈廖缅科以及所有咱们远东出来的将领之外,现在对列别德心怀不满的人还有很多,这里面甚至还包括卡赞采夫他们一群列别德的所谓嫡系。”

    “乌拉!”

    广场上又一阵气势蓬勃的欢呼。

    “为什么,列别德将军干得不好吗?”郭守云揉搓着下巴,轻声问道。

    “他管得事情太多了,”西罗诺夫淡然道,“不说别的,就连我们海军部的内务,他都有心要插上一手,哼哼,他以为在现如今的联邦军界,谁都比不上他,谁都应该向他低头,可他不知道的是,现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他那点所谓的权威,早就已经变得一钱不值了。”

    “哎,说到底,还是因为权力啊,”郭守云叹口气,不紧不慢地说道,“算啦,我之前与米哈伊尔他们有过约定,你们军方的事情,我们谁都不插手,所以呢,你们打算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别看郭守云嘴上说的难过,其实他心里现在满意的很,列别德这个人不是不可以用,而是不可以长用,对与联邦来说,他这种强悍的军人,根本不适合出任国防部长这个职务。此前呢,大家将他推上台,那并不是单纯因为他的权威,从更多的角度来考虑,那只不过是对他的一种利用,现在好了,莫斯科的局势平定下来了,飞鸟尽良弓藏的时机也到了,列别德这个人似乎也到了正式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了。

    “怎么,守云你不赞成我们的想法?”别看西罗诺夫现在已经离开了太平洋舰队,离开了远东,可是他在心里,还是对郭守云存在着一份依赖性,因此呢,如果今天这件事郭大先生不同意,他这个海军部的总司令估计也会犯嘀咕。

    “呵呵,将军想得太多了,”郭守云笑了笑,说道,“咱们难道不是朋友吗?想出这么多年,难道你对我的性格还不了解吗?嗯,既然你们要动列别德,那就去做好了,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支持你们的。不过呢,我希望在你们正式动手之前,能够率先把一件事解决好。”

    “什么事?”西罗诺夫追问道。

    “那就是下一任的国防部长人选问题,”郭守云冷静地说道,“在我看来,这个宝座的确是炙手可热,只不过呢,它也很不吉利,任何人坐上去,都会觉得烫屁股,故此,我希望你与挈廖缅科两位老将军,都不要对那个位子心存觊觎。”

    “这一点你放心好了,”西罗诺夫面色一松,笑道,“我与挈廖缅科虽然不是很精通政治,但是这点嗅觉还是有的,那个位子谁想坐谁坐,我们是不会去碰的。”

    “那就好。”郭守云微一点头,淡然笑道。他知道,联邦的政局现在终于步上了正规,至少,莫斯科的每一步变动,都是沿着他所希望看到的那一条路线行进的。

    “乌拉!”

    最后一声“乌拉”在红场上空响起,伴着这一声欢呼的结束,军乐团的号声响起,威武雄壮的前苏联国歌《牢不可破的联盟》,时隔十年,又一次响彻整个红场的上空。就在这气势恢宏,且充满着节奏感的乐曲声里,一列整齐的白马旗队,绕过红场南侧瓦西里布拉仁教堂门前的弯道,快速地出现在红场上。旗队最前面的一位士兵,手里举着的是三色的俄罗斯联邦国旗,而紧随在他后面出现的,便是一面大红色带镰刀锤子标志的前苏联国旗。

    看着那一面面快速向前移动的旗帜,郭守云的脑子里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他觉得自己恍惚间又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了刚刚进入远东时的情景。

    “嘿,知道嘛守云,自从近五十年前刚参军的时候,我就梦想着有一天能够站在这个位置观看咱们红军的阅兵式,”西罗诺夫这时候扭过脸来,笑道,“只不过后来的一切并不如人愿,更多的时候,我只能站在下面那个队列里,等候着别人来检阅我。”

    郭守云笑了笑,没有接口。

    “对啦,你知道在咱们苏联解体之前的二十年间,你现在站的这个位置是属于谁的吗?”西罗诺夫继续说道。

    “谁的?”郭守云心不在焉地问道。

    “呵呵,这是属于苏斯洛夫同志的,”西罗诺夫笑道,“如今看起来,你与他还真有一些相似的地方。”

    “哦?”郭守云愕然。

    后记

    2005年3月25号,河北保定三丰中路玉兰香大酒店。

    朦朦的细雨中,一辆黑色的帕萨特轿车缓缓地停靠在街边,不一会儿工夫,一个相貌英俊的小伙子熟练这一部手机,一边通着话一边从车里钻出来。

    “陈行长啊,我房间都订好了,你到现在才跟我说来不了,这有点不合适吧?”年轻人的相貌虽然很英俊,但是面色却不怎么好看,从那两道攒起的浓眉上可以看出来,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

    “那要不这样,”电话里那位陈行长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总而言之,年轻人的脸色显得愈发难看了,他将手机换到另一个手上,犹豫着说道,“你再订一个时间,我去……喂,陈行长?喂……”

    电话里的忙音滴滴乱响。

    “王八蛋!”脸色在一瞬间变得铁青,年轻人用力捏着自己的手机,抬腿在轿车轮胎上蹬了一脚。

    “请问是郭守云,郭先生吗?”就在年轻人怒火高涨的时候,一个轻柔的声音从他背后传过来。

    “啊,我是,你是……”年轻人转过身,一脸疑惑地看着身后那位美的令人心驰神摇的年轻姑娘,犹豫着问道。

    “我是京远公司的总裁助理,郭先生……”美女面带和善的微笑,柔声说道。

    “哦,你是要跟我说车的事吧?”年轻人脸色尴尬,他揉揉鼻子,说道,“我不是租了三天嘛,今天应该还有一下午呢,怎么,你们就要收回去?”

    “郭先生误会了,”美女看了一眼旁边那辆崭新的帕萨特,摇头笑道,“其实……如果你喜欢的话,这辆车我可以替公司做主,将这辆车奉送给你,呵呵,就怕先生看不上眼。”

    “你,你说什么?送给我?”年轻人半天都没反应过来,“你不是开玩笑吧?”

    “怎么会,”美女笑得很妩媚,她似有意若无意的回头看了一眼,而后上前一步,轻轻挽住年轻人的胳膊,压低声音说道,“对啦,郭先生,刚才你是在与建行的陈行长通话吧?其实呢,有些事按理说我是不应该多嘴的,只不过咱们都是朋友,所以我觉得有必要给你提个醒,这个陈行长啊,他已经没有几天好日子可过了……”

    年轻人显然不是个傻子,他看得出来,这个到现在都不知道她姓什么叫什么的美女,明显就是在跟自己套近乎,可现在的问题在于,自己只不过是毫无名气的小骗子,她这么一个大公司的总裁助理,有必要来跟自己套近乎吗?

    年轻人想得不错,这个美女的确在跟他套近乎,至于说她……准确的讲,应该说是京远公司所贪图的,自然不可能是他的相貌,也更不可能是他那所谓的才能,而是一份合同,一份在未来两年内,保守估计可能会产生一亿八千万人民币以上巨额利润的合同。这份合同的一头,连着远东著名的郭氏集团共青城高新科技产业基地,另一头则连着北京外交部、商务部以及国防部等若干国家机构,至于说这最后一头嘛,则连着国内大大小小二十余个企业的切身利益。

    如果放在过去,谁都不会将这个名叫郭守云的年轻人放在眼里,但是现如今呢,北京那边传来的消息,郭氏集团的谈判代表人明确提出一个要求:实际参与招标的中国民营企业中,必须有一个出身保定、法人代表名叫郭守云、公司名称为腾飞经贸的小公司。至于说为什么,郭氏集团的谈判代表人也不清楚,他只知道这是集团董事会提出的明文要求,如果中方的谈判代表无法接受这个条件,那么这一项涉及到俄罗斯重工机械技术转让的合同,就会彻底流产。

    京远公司的背后,有很深的政治根基,说白了,他们在上面有人,因此呢,这方面的消息他们抢先一步得到了,在过去一周的时间里,他们都在酝酿着同这个郭守云接触的计划,只不过那时候安全局方面也正在对这个年轻人展开调查,所以他们不敢公开采取行动,仅仅是以租车的名义,与这个郭守云接触了一次。现如今,安全局的调查结束了,他们在得出一系列无关紧要的结论之后,顺道也将一些贪腐的官员纳入了视线,故此,京远方面也开始正式动手了。

    就在美女与莫名其妙摊上狗屎运的年轻人大套近乎的时候,一辆看上去平平无奇的金杯面包车从酒店门前的公路上缓缓驶过。

    在车上,来自远东的郭守云默默地坐在左翼内,透过茶色的车窗静静地看着那个正在与美女勾勾搭搭的年轻人,在这一刻,他的心里既没有喜也没有悲,更没有半点的感慨,或许对现在的他来说,感慨这个东西已经无所谓有无所谓无了。

    “哥,你为什么要来看这个人啊?”在郭守云的身边,紧紧挨坐着曾经憨憨傻傻的小维克多,只不过与当年相比,这个小姑娘现在已经彻底的成熟了,除了说话变得流利之外,她那俊俏的眉宇间,也多了很多喜人的英气。

    “因为我和他有缘。”郭守云的目光流连在窗外,同时心不在焉地说道。

    “你真够可以的,”坐在另一侧的孙红羽苦笑一声,说道,“就因为和你一个名字就是有缘了?那可不巧,就我所知,在中国的地面上,就这个名字的人就算没有几万,估计也得有几千了。”

    “呵呵,我是说我和他有缘,不是说和叫我这个名字的人有缘。”郭守云轻声说道。

    “算啦,懒得和你较真,”孙红羽自然不能领会男人的意思,她撇撇嘴说道,“你看,现在人你也看到了,该帮他的地方你也帮到了,咱们是不是该回北京了?别忘了,今天晚上还有一场重要的宴会等着你呢,再者,这次也是弗拉基米尔入主克里姆林宫后第一次出访,你这个又是央行行长又是杜马主席的人,岂能不在一旁为他撑场面?”

    对女人的话,郭守云并没有理会,他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语气平静地问道:“你看这个年轻人怎么样?有没有化鱼成龙的可能?”

    “要听实话?”孙红羽也跟着朝窗外看了一眼,转而笑道。

    “当然是实话。”郭守云笑道。

    “那你恐怕听不到什么好话了,”孙红羽撇撇嘴说道,“在我看来啊,这个人跟你根本就没有任何缘分,如果不是这次你在背后挺他,那类似他这样的人,恐怕一辈子……嗯,应该说几辈子都翻不了身,小混混,小骗子,谁还能指望着他玩什么化鱼成龙啊。”

    “你……”郭守云脸上的笑容不减,他淡然道,“你的眼光很准,走吧,咱们回北京。”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