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九章 不如归去(大结局)

作者:不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又是一年过去,再度的迎新贺岁之日。

    偏远的药谷之中,一片喜意洋洋,远在世界各地的药门嫡系,都已在这几日归来,能容纳数千人的药谷,在此刻,却变得异常拥挤,侧耳细听,到处都是贺岁声爆竹声,大红的春联,贴遍了每一处可以看见的地方,每个人,都是高高兴兴的。

    然而,在这喜庆的气氛之中,却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会偶尔响起。

    “去,别烦我!小心我杀了你!”

    “这就是你对母亲的说话态度么,你这个逆子!”

    “逆又怎么样,我还逆天呢,就逆了就逆了!”

    “你、你气死我了!”

    以上的争吵,来自于两个像姐妹多过像母女的二人,今天她们争论的主题,是有关于女大当嫁这四个字的。

    “来,乖女,你就看看这些照片么,你看这个男孩子多帅,他可是洛克菲勒家族的继承人啊……”

    “不喜欢红毛鬼子!”

    “那这个,这个是纯版国产的,淮南季家的公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我样样都不精通,没共同语言!”

    “那这个行了吧,运动健将,身高二米一零,大字不识几个,和你一样不学无术……”

    “二米一零?拿来当柱子啊!”

    “……我不管你了!你一辈子嫁不出去才好呢,当老姑娘好了!”

    皇甫嫣然被气得一摔手中本子,转身去了。

    皇甫歌对着自己母亲的背影扮鬼脸。

    真是讨厌,皇甫歌闷闷的踢着眼前的柱子,过了年,她也就才二十五岁,怎么所有人都开始着急了,好像她已经是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一样。

    讨厌讨厌!

    这世上的男人都是那么讨厌,哪有几个值得喜欢的!

    “男人,都去死吧!”

    挥舞着小拳头,皇甫歌恨恨出声。

    “哟,谁惹我们丫头生气了啊?”

    一个声音,在皇甫歌背后响起。

    “用得着你管!”

    皇甫歌的语气,因为这几天的相亲事件,异常的暴躁,见有人搭话,劈头盖脸的便是一句训斥。

    不过,骂完之后,却骤觉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似乎是,似乎是……!

    皇甫歌骤然转身,便看到了一张带着可恶笑意的脸。

    “啊!”

    她张大嘴,愕然失声。

    “呵呵。”

    阿刃笑着,看着皇甫歌失措的样子。

    “死家伙!”

    不过皇甫歌就是皇甫歌,失神了几秒钟之后,当即身形一纵,活力平添十倍,扑了上来。

    “喂!不许打人!”

    前次多年之后相见的惨痛回忆,还在记忆里,阿刃知道眼前这丫头在激动的时候手脚就开始痒,为了防止再重蹈上次的覆辙,阿刃急忙以手抱头,护住要害。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次皇甫歌却没有动手动脚,而是一把扑到了阿刃的身上,双手死命的扣住阿刃的背,用力之大,令人愕然。

    “丫头,你转性了?”

    温香软玉在怀,阿刃却觉得有几分不真实,这还是那个丫头么?于是,他小心翼翼的问着。

    “我想明白了!”

    皇甫歌在阿刃耳边大吼。

    阿刃被震的耳膜嗡嗡作响,他‘啊’了一声,不满地叫着:“你明白什么了啊?”

    “我明白了如果自己喜欢一块木头的话,就要努力去追,否则木头是不会来追我的!”

    哦?

    阿刃愣了一下,接着,他歪过脑袋,让自己的眼睛对着皇甫歌的眼睛。

    看见的,是一双充满了执着的眸子,这双眸子像星星一样亮。

    “丫头,你想好了?”

    “废话!”

    皇甫歌骂了一声,随即便把头凑上前,对着阿刃的嘴巴一阵乱啃。

    阿刃急忙退后,挣扎了好半天,才挣脱了皇甫歌的魔爪。

    “笨蛋,接吻不是这么接的!”

    “那你教我……”

    皇甫歌出乎意料的虚心。

    “嘿嘿,当然好了。”

    阿刃上前一步,轻轻扶过皇甫歌的头,把唇凑了上去,一时间,春意无限。

    这时,一颗巨大的礼花,爆响在半空中,五光十色的光芒,把这个大年之夜,映得无比灿烂。

    巴黎。

    那座世界闻名的铁塔之下,无数游人在这里流连,有两个相伴而来的情侣,看样子似乎是中国人,他们拿着手中的相机,想找一个人帮他们合影,这时,一个身形高挑,头脸都被包裹在围巾中的女孩自他们身边经过。

    “Please?”

    男子拦住了这个女孩,举着手中相机,善意的微笑着。

    那女孩一愣,也笑了。

    “中国人吧?来旅游的?”

    女孩的声音,很有音乐感,说出的话犹如唱歌一般,让人听了心神一荡。

    男子一愣,随即脸上浮现出喜色。

    人在他乡,遇到同一个国家的人,是非常令人高兴的。

    “是啊是啊,你也是来旅游的么?”

    “呵,算是吧。”

    女孩帮着这对情侣合了影,拒绝了二人一同吃饭的邀请,虽然男子极力推销他从中国带来的元宵是多么的好吃,但女孩还是拒绝了。

    “正月十五了啊。”

    女孩望着零星小雪飘落而下的天空,叹了一口气。

    这个节日是父亲最为重视的呢,不知道他们什么样子,父亲,哥哥,还有他。

    值此佳节,人却在异国他乡,虽然是为了躲避那么世俗的烦扰,但是,的确有点孤单呢。

    如此想着,心头就有点发冷,女孩紧紧身上的衣服,正欲快步离开之时。

    一只手,拿着相机,伸到了她的面前。

    “Please?”

    这声音有点熟悉,女孩转过头去,便看到了他。

    “是你?”

    “是我。”

    阿刃笑着点头,他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她,好像又瘦了。

    “你终于来找我了,我留下的信息,你全收到了吧?”

    楚自瑶情不自禁的微笑着。

    “你还敢说!”

    阿刃无奈摇头,“三十六条谜语,还条条都是那么难,为了解开这些鬼东西,找到你的落脚处,我都快把头发熬白了,喂,楚自瑶,你虽然聪明一点,可也不能仗着聪明欺负老实人啊。”

    “哈哈。”

    楚自瑶掩嘴大笑。

    “追女孩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哦,你早该有心理准备了。”

    “可我现在追到你了。”

    阿刃凑前一步,极具侵略性的眼神,盯着楚自瑶,“你是不是该付出点什么代价了?”

    “我呀,把自己赔给你,你敢要么?”

    楚自瑶挑衅似的看着阿刃。

    “当然敢。”

    阿刃张开双臂,将楚自瑶搂在怀里。

    此处。

    是整个城市的最高层建筑物,八十层的建筑高度,足以让站在这里的人,俯览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

    像父亲一样,林紫宁喜欢站在高处,向下俯看,这能让人感觉到力量与压力。

    力量是因为站得高,压力也因为同样的原因。

    “小姐。”

    一个林家弟子悄步上前,低声道。

    “什么事?”

    “家主的电话。”

    “嗯。”

    林紫宁接过手机,林成一的声音,便从手机中传了过来。

    十分钟以后,林紫宁将手机放下,神色间,却有了疲惫之色。

    情势不妙啊。

    药门已与济世医家联合,隐有合并之像,多方面对林家施加压力,林家的事业处处受阻,大战一触即发。

    这次是生死之战了。

    肩上负担着这么多东西,真的好累。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

    林紫宁嘴角浮现出一丝苦笑。

    自己又不是那个没良心的臭小子,可以不管不顾的一走了之,继续担着吧。

    既然非打不可,那就占据主动,林成一也是这样的意思。

    那就开打吧!

    林紫宁的眼神里,透出凌厉之色。

    是夜,混战开始。

    无法说这场战斗消耗了多少的资源与性命,只知道这场持续了半年的战斗结束之时,这几个家族,已经有近乎一半的名字消失在宗族谱里。

    林家败了。

    败在了皇甫超尘皇甫涤寰这对兄弟的手里,没想到药门真下得了决心与济世医家再度合并。

    林成一败得无话可说,在一次孤掷一注的战斗中,林成一战死,天命林家,再度开始了有关另一次重生的等待。

    而林紫宁,在林成一率众出击后,便知道了最后的结果。

    这样孤单的夜晚里,如此的寒意入骨啊。

    仍是那幢高楼之上,林紫宁却如同立于无底深渊之前,往前一步,便是万劫不复吧?

    林家的骨血,已经散到世界各地,天命之家是永远不会灭亡的,只有一个又一个有关生与死的轮回。

    林成一曾经要求林紫宁一同避居海外,不过,林紫宁拒绝了,在她看来,与其茍且偷生,不如一战而亡,林成一也没有多劝,对于失败,他甚至没有多少愤恨之色,也许在他看来,胜负得失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向权利之巅迈进的过程吧,只要是走在这条路上,便是此生最为满足的事情,即便是失足跌落,也是一种莫大的荣耀。

    因为,他这一生,没有白费。

    林紫宁呢?

    “我只是一个附带的祭品。”

    “父亲向权利迈近时,我跟在他身边,父亲死亡时,我也一同死去,只是一个祭品而已……”

    林紫宁低语着,对于自己的生命,她早已绝望。

    绝望得心底发冷,身子,也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

    一件衣服,忽然的,披在了她的肩上。

    林紫宁没有回头,她知道站在自己背后的是谁。

    “你果然来了。”

    “我说过,我会来接你走的,姐姐。”

    阿刃在她耳边低语着。

    “为什么要跟你走呢?我已经死了……”

    林紫宁喃喃自语着,她的生命,已经与林家的荣耀结合在一起,林家荣耀一灭,她应该也在同时死去。

    “姐姐,你中义父的毒,中得太深了,这世界上还有许多值得注意的东西,在余下的半生里,我会带你一一欣赏它们……”

    两人正在切切私语之时,一声轰然爆炸,在他们背后响起。

    这间厅堂,算是林家的最后一个根据地,此刻,厅堂的大门在爆炸中轰然倒地,冲进来的,是许多个欲将林家最后一点骨血根除的人。

    为首的那个,竟是昆达。

    “林紫宁……!”

    昆达高声叫着,然而,在他看到阿刃的身影时,却是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来。

    “小、小师弟,你怎么在这里?”

    “大师兄,一向可好?”

    阿刃冲昆达点头微笑。

    “还好,小师弟,你在这里,不是想维护这个女人吧?”

    昆达沉声问道。

    “如果我是答案是肯定的呢?”

    阿刃颇感兴趣的望着昆达。

    “那么,我只好……”

    昆达眼中现出凝重的神色,像是要动手,不过,说出的话,却是令人一愣,“我只有装作没看见了!”

    昆达的回答,让所有人均是一愣,阿刃的一愣之后,却开始哈哈大笑起来,昆达果然还是昆达,那个热血汉子。

    “这不行!”

    几个随在昆达周围的人,顿时高声叫了起来。

    “嗯?”

    昆达看着他们,眼中凶色顿显,“这是我的小师弟,师父最喜欢的徒弟,你们曾经的老大,别说他现在只是要保个女人,就算是他说要你们这帮无情无义家伙的人头,老子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那几个人顿时噤若寒蝉。

    “哈哈,大师兄,你的这份情,我领了,就此别过。”

    说着,阿刃扶起林紫宁的腰,身形向后猛退,眼看就要撞到那扇偌大的玻璃窗之时,他与林紫宁,却像是融入大海的水滴一般,融进、并且透过了这扇玻璃,然后,两人一个旋身,就这么脚踏虚空,飘然而去了。

    啊!

    这幕类似神迹的场景,让在场众人目瞪口呆。

    “傻子们,老子是在救你们的命啊,看到了吧,老子这个小师弟已经不是人了,他要是发起飙来,你们的小命要都要撂这!”

    昆达喃喃自语着。

    在某个遥远的地方。

    有个天堂。

    那里住里一男四女,这样的搭配,男的看似享尽齐人之福,然而,确实如此么?

    “喂!小三又尿了,快来换尿布!”

    “老婆大人,俺正在洗衣服,劳您玉趾,稍稍的离开一下麻将桌……”

    “别废话,老娘打麻将的时候最烦别人唠叨了!”

    “哦。”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