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七章 药王归来

作者:不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几天里,在宋显以及他的努力下,招降工作大有进展,其实,这些世家子弟最难扭转的就是宗族观念,现在宋显,这么一个顶着四方家族名头的领导者出现,便在大义上占据了山头,接下来,再给他们与以前在唐天斩手下时相等甚至更好的福利待遇,他们的变节,也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当然,其中还涉及到许多细节问题,哪个人容易叛变啊,哪个人容易归服啊,这些都要经过宋显与他的一个个了解,直到把这些人的脾气性格是否忠心这些属性刻到自己的脑子里。

    这是一个相当艰巨的工作。

    毕竟世上最难买到的,是人心。

    于是,楚自瑶留下的那份资料就有大用了,她在资料上一针见血的指出了许多问题与方法,经过实践,有大部分方法是可以直接套用的。

    帮了大忙了。

    这是宋显的话。

    这是谁写的,这人真是个宝贝啊,阿刃你从哪弄来的?

    也是宋显的话。

    呵呵。

    阿刃只有干笑。

    茫茫人海,她现在在哪呢?

    阿刃脑子里不禁冒出这个念头,随即又摇摇头,有缘自会再见,急不得啊。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

    四方逆火在新京市的痕迹,亦在阿刃与林紫宁的共同努力下,渐渐淡化,相信再有一段时间,这个名字将如过眼云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段时间里,阿刃与林紫宁没有见过面,不是不想见面,而是不能见面,虽然韩饮冰一直吵着要去找林紫宁一起去玩,不过,这个愿望无疑是很难实现的。

    因为,两家对于逆火所遗留下的各样财富的争夺,在这段时间,逐渐白热化起来。

    就差没有诉诸武力了。

    唯一能让大家保持克制的,是因为彼此都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去吃下对方,两方面的领导者,却都是那种谋定而后动,直击敌人最弱处,进而一击毙命的老谋深算型,因此,短时间内是打不起来的。

    而在这种敏感时刻,阿刃和林紫宁,两家名义上的领导者,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虽然阿刃知道他与林紫宁即便是再见面了,依旧是亲亲热热的姐弟俩,但是呢,他们各自的属下会怎么看?

    蓄意培养出的敌对气氛,难免会有松动吧,人心,也就散了。

    然而,在这一天清晨,阿刃起床后,便觉得有些东西不对劲,翻起刚刚收到的最终收益明细,抢劫完了四方逆火以后,天命药门两家已经分赃完毕,他手中的这个帐本,是全部的明细,这其中的数字,足以支撑起一个小国,对着这笔自己抢来的巨大财富,每一个细节,每一个数字,都应该是很吸引他的,但现在他却提不起兴趣来。

    似乎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的样子。

    此刻,日头刚从东方升起,第一缕晨光,透过窗棂,照在了阿刃的脸上,也就在这时,他的耳朵,听到了房间外,响起了一个熟悉的脚步声。

    在现在这个紧张时刻,为了保护阿刃,防止意外发生,药门弟子的防御范围已经遍布整幢大楼,虽然阿刃自信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人能在武力上威胁到他,不过,董承宗说得对,此刻阿刃身份非同往夕,全面细致的保护,是身份的象征,就像古时的帝王,虽然他们有可能身手不凡,但一朝登基之后,谁见过他们亲自与敌人舞刀弄枪的?

    因为有药门弟子的保护,阿刃并没有过于注意身边的动静,所以,直到这个人走到他的门口,才引起了阿刃的警觉。

    而注意到这个人的脚步声之后,阿刃又是一愣,这脚步声太熟悉了……

    他心头涌起难以置信的感觉,这个人,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愣了片刻之后,难以遏止的喜悦自心底涌出,阿刃一跃下床,身子在空中一个翻腾,人已到了门口,急忙伸手推开门之后,一个预料中的熟悉身影出现在阿刃眼中。

    竟是药王!

    “药王爷爷!”

    阿刃高兴的有点手足无措,他的喜悦是如此的明显,以至于药王看着他,嘴边也情不自禁的绽开了笑意。

    “好孙子,想爷爷了吧。”

    “是啊是啊。”

    阿刃忙不迭地点头,此刻,他完全像是一个看到了亲人的小孩子,急忙上前一步,搀着药王的胳膊,将药王让进室内来。

    呵呵。

    药王脸上全是欣慰笑意。

    进了室内,药王环顾一圈,看看凌乱的床铺,笑着看向阿刃,问了一句:“小冰呢?”

    啊。

    阿刃有点尴尬。

    他和韩饮冰有了关系,药王早就知道的,不过,那时候急于给韩饮冰治病,也就没有多提,此刻韩饮冰神智清醒,两人过得几乎就是夫妻生活,这个事实,被药王这么笑着一说,像是尽收眼底,阿刃在感情这方向的脸皮一向簿得很,不禁有点不自然。

    “嘿,脸红了?”药王似乎也来了少年心性,开始打趣阿刃:“这可不像是谈笑间将逆火一族飞灰烟灭的少年英杰啊,我说小伙子,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和阿冰在我眼里早就是一对了,这婚事,趁着喜兴,也就尽快办了吧。”

    嘿嘿。

    阿刃只有傻笑了。

    “阿冰还没起,我这就去叫她。”

    韩饮冰昨晚被阿刃折腾的够呛,要不然早该起了。

    “别,不用。”

    药王摆摆手,“我这次来,是有几件事要和你交待。”

    药王这么说一说,阿刃立即想了起来,刚才一直兴奋着,也就没多想,药王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从拉萨赶来新京呢,要知两地相距数千里,而且,他连一丝风声都没听到,这是怎么回事?

    “阿刃,逆火这件事,你做得好。”

    药王面容一整,进了正题。

    一听药王这么说,阿刃便笑了,笑得有点狡猾。

    “此事孙儿可是不敢居功,这事儿里最大份的功劳,还是您的。”

    哦?

    一听阿刃这么说,药王抬起头来,眼里有惊讶,亦有笑意。

    “你知道了?”

    药王问得莫名其妙,阿刃却知道他在问什么。

    “是,我知道了。”

    药王坐在沙发上,阿刃恭立一旁,祖孙二人相视而笑。

    笑什么呢?

    “您这招真够绝的,釜底抽薪,一封假信就灭了逆火,厉害,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阿刃朝药王竖起大拇指。

    逆火覆灭的命运,要追溯其源头,当然是因其在八道聚会上的胡作非为,而策划那次爆炸,不但对逆火族没有任何利益,还将其推到了极为危险的境地,这样愚蠢的举动,在当时,便让阿刃觉得不解。

    而在近日从唐一口中得知,他那愚蠢的破坏行动是因为一封伪造指令之后,阿刃便对整件事情,有了一个大概的推测。

    这世上,手中掌握着足够的资源,并且有本事策划出如此精密的布局的,没有几个,林成一算一个,皇甫超尘算一个,然而最有可能的那个,却是药王皇甫涤寰。

    再记起事情发生后,药王关于让他接掌药门的指令立即到达,此事究竟是何人所为,更是一清二楚。

    此刻,一翻言语试探,也是证明了阿刃猜得没错。

    “好小子,你果然猜到了,爷爷事先没有告诉你,你不怪爷爷吧?”

    “我猜爷爷是想考验一下孙子吧。”

    阿刃再提出一个猜测。

    “你又猜对了。”

    药王望着阿刃的眼神,很是欣慰。

    “我虽然喜欢你,但药门的基业,绝不能交给一个无能之辈,如果此次的机会你不能把握住,你就不是我期待的那个接班人,事实却证明了,我的眼光果然没有错。”

    药王哈哈一笑,极其欣慰。

    “我要谢谢您给我的这次机会。”

    阿刃一弓身,他对药王的尊敬,是刻在骨子里的。

    “以后,我皇甫涤寰的一切,都是你的!”

    药王盯着阿刃,字字有力:“你就是下一代的药王,我没有实现的愿望,你都会一一将其实现!”

    “是!”

    阿刃也看着药王,回答的铿锵有力。

    一种令人心神震憾的霸道气息,在新老两代药王之间荡漾着。

    看着阿刃,药王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年少轻狂,看到了自己的英气雄心,心中感慨万千,眼神逐渐热烈,正要开口一抒胸臆之际,猛然间,胸口一阵烦闷,情不自禁的大声咳嗽起来。

    “药王爷爷!”

    阿刃急忙上前一步,手抚药王的腕间要穴,一股精纯的内息,便透了过去。

    “不要阿刃,爷爷这是老毛病了,不要浪费你的内气,没用的……噫?”

    药王老毛病发作,阿刃替他过渡内气,在这之前,已有无数高手用这种方法为药王制病,然而全都是制标不治本,平白浪费了这些高手的多日修为,就在药王想要制止阿刃之时,却觉阿刃透过的内气犹如三月春风,一瞬间便抚平了心底的烦躁,片刻之后,已是心神通泰犹如重生。

    这种心无负担之感,药王已然数年没有体验过,惊讶之余,心底更是欣喜,他不禁望向了阿刃。

    阿刃嘻嘻一笑。

    “您孙子现在的武技修为,已经达到了您从未听说过的境地,嘿嘿。”

    药王一听,愣了一下,继尔神情中全是兴奋。

    “难道是传说通神之境中一身可化万物的化蝶!”

    阿刃笑着,点头。

    药王霍然而立,手抚阿刃之肩,似有万语千言,却是一句也无法脱口,眼神中,热烈的似是点燃了两团火。

    “好!好!……”

    只有一个好字能表达药王现在的激动之情了。

    “您不要激动,还有一个好消息,孙儿已经有十万的把握,可以施展换日之法,将您身体中的痼疾一驱而清,再配合几套功法,甚至有可能再让您活上一百岁!”

    阿刃语气中,也满是兴奋。

    他说的是实话,用换日之法配合天命林家密传武技,的确可以达到这种效果。

    啊?

    药王看着阿刃,眼中有种难以置信般的欣喜感,不过,片刻之后,这欣喜却又褪去。

    “呵呵。”

    他笑了,重新坐回沙发上。

    “爷爷已经八十有余,早过了知天命的岁数,拖着这副身体,能过上这些日子,老天爷对我不簿,临死之前,更有你和阿冰在身边侍候,还要求些什么?算了算了……”

    “爷爷!”

    阿刃却是急了。

    “你不能这么想!这世上还有很多事等您去做,一统三界五流,这个志愿您完成了么?还有,难道您不想看着我和阿冰生儿育女,难道您不想看着一堆儿孙在膝边环绕?”

    “不论您怎么想,我都会替您治病的!”

    最后,阿刃已然不想再劝,他顷刻间便打定主意,无论药王是否同意,他都要为药王施针,反正这世上也没人阻止得了他。

    “你这孩子啊……”

    药王看出了阿刃眼中的坚决,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我是担心你啊,逆天续命,这事有违天道啊……”

    “我不怕!”

    阿刃狠狠言道。

    “我不信命,也不信天,武者的天道就是我自己,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能惩罚我!”

    药王与阿刃对视一会儿,或许是看到了阿刃的坚持,他终于点头。

    “好吧,难为你了,孩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