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五章 阴谋论

作者:不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间临时搭就的厨房里。

    锅碗瓢盆乒乓乱响,想来便知是某个自命善于厨技的小丫头正在整治美味菜肴呢。

    一只手,推开了厨房的门。

    她进门之后,干咳一声。

    韩饮冰回过头来。

    “啊,方姨?你来了,快帮我收拾桌子,饭马上就好。”

    “嗯?哦,小姐,我来是有事要跟你谈谈。”

    “先收拾桌子啦,有什么事比吃饭更重要呢?”

    “……好吧,对了,何刃去哪了?”

    “本来说过要回来吃饭的,可刚才打电话过来,说有事,要晚点回来,我还正愁这一大桌子菜没人吃呢,方姨你就来了,你真好!”

    “哦。”

    方姨嘴边浮起一丝笑意,开始往桌子上摆放碗筷。

    几分钟后,一桌在数量上可称为丰盛的菜肴出现了。

    两人在桌旁落坐。

    “小姐。”

    方姨开了口,“你对眼下的生活满意么?”

    “有点不满意了,阿刃这两天忙啊忙的,都没时间回来吃饭了……方姨,来,你尝尝这个,我炒的珍珠翡翠!”

    “小姐,除了何刃这个名字,你完全不在乎别的么?”

    “别的?那是什么,我需要在乎么?你尝尝啊。”

    方姨脸上掠过一丝黯然,她下意识的,将韩饮冰夹在她碗里的菜放在嘴里,咀嚼几下,骤然感觉不对。

    这东西是什么……有钢铁一般的硬度,还有碳香,是碳香,不是其他什么香。

    她美丽的面孔扭曲几下,想把这不明物体吐出来,但是出于一个美丽女性自小养成的风度和优雅,还是忍了。

    “小姐,你给我吃的是什么……?”

    咽下这东西后,方姨的嗓子有点沙哑。

    “珍珠炒翡翠啊,我都说了,你看,绿色的是芹菜,是翡翠,白色的是白菜,是珍珠,你看看它们的形状多可爱……”

    “芹菜可以炒白菜么?”

    方姨愕然。

    “当然可以哦,是我发明的新菜呢,你看看,它们放在一起颜色多漂亮。”

    方姨无语,几滴冷汗悄然划下。

    即便是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可以放在一起炒,那……方姨用筷子夹起一根所谓的翡翠,也就是芹菜。

    一根芹菜,怎么可能会以这种无坚不摧的形象出现。

    这要经过多少道工序的锤炼啊。

    “方姨,你再尝尝这些菜,这个是……那个是……”

    一个个令人触目惊心的菜名自韩饮冰口中报出,还盛情邀请方姨品尝。

    呵。

    算了。

    方姨摇头。

    “小姐,我有事要跟你谈。”

    方姨打断了兴致勃勃的韩饮冰。

    “什么事哦,吃完饭再谈吧。”

    吃完饭?

    吃完了这顿饭,她还有命在么?

    “不行,现在就要谈。”

    方姨语气笃定。

    “……好吧好吧。”

    韩饮冰坐在方姨对面,双手捧脸,眼睛无辜地眨着,一副恭听教诲的模样。

    “小姐,我只问你一句话,你甘心于一辈子做何刃的玩物么?”

    “玩物?”

    韩饮冰愕然一下。

    “对,一个只能依附于他,任凭他的驱使,没有尊严,没有个性的附属品,一个玩物。”

    “一辈子?”

    韩饮冰真正在意的,是这三个字吧,重复着它们,她的眼睛,都要变成心形了。

    “我想做阿刃一辈子的玩物哦!”

    韩饮冰骤然起身,眼中全是兴奋,激动的话语,自她口中连串蹦出:“我正烦恼阿刃总在外面招惹女孩子呢,方姨你能让我跟他一辈子不分开,黏着他跟着他当他的玩物,我就太谢谢你了,方姨你真好!”

    方姨一个没坐稳,几乎跌倒。

    她把头埋在手臂里,半晌没有抬头。

    “方姨方姨你怎么了?”

    “我没事。”

    方姨抬起头,眼中是决然的神色。

    “小姐,对不起了。”

    “什么对不起……”

    韩饮冰正觉奇怪,就见方姨蓦然抬头,伸手一指便点向自己的脑袋,她愕然失色,却来不及反应。

    方姨眼中是狠厉的神色。

    小姐已经被他洗脑了,除了霹雳手段,根本就没办法拯救韩饮冰,她是这么认为的。

    这一指点下,就能唤起往日的韩饮冰。

    一指点落。

    韩饮冰惊愕的神色凝固。

    方姨眼中的决然凝固。

    接下来,场景骤然而转。

    方姨下指处,突然涌出一股巨强力道,这力道犹如九天瀑落,以无法抵御之势,飞速涌至。

    不好!

    方姨愕然心惊,心知何刃在韩饮冰身体中布下了陷阱,这个念头刚刚掠过,她的整个人,已被这股力道击飞,向后直飞而出。

    砰!

    一声闷响。

    方姨撞在了墙上。

    强忍着肺腑中犹如被大锤击中般的气血翻涌,方姨自墙上划落之后,翻身,站起,脚下猛得发力,便要逸走。

    可惜,已经晚了。

    一个身影正在门口等着她。

    方姨不知道这个人是何时出现的,她甚至没有感觉到,直到此刻向外飞逃,才看到了他。

    那个身影悠然伸手,方姨的飞掠之势,正往他的手掌撞去。

    这人出现的时机如此巧妙,就好像方姨要把自己送到他手上一样。

    嘿!

    方姨一声轻喝,她的身影,便如断线的风筝一般,以不符合物理定律的轨迹,划下了一个休止符,在空中骤然而停,飘然落地。

    “好一手‘浮云落’”。

    那人鼓掌。

    “何刃。”

    方姨眼中全是戒备之色,认请了这人是谁,她的心中便是一沉,以他的身手,估计自己是逃不走了。

    “你为什么要拦我?”

    恶人先告状?阿刃感觉这事情开始有趣了。

    “你为什么要逃呢?”

    阿刃反问方姨。

    “我在练习武技,这与你何门主无关吧。”

    “无关倒是无关,那能不能再请问一下,你为什么会撞到墙上呢?”

    阿刃嘿嘿笑着,这方姨一向是沉稳冷静,计谋多出,倒要看她怎么解释。

    “我……我倒要问你,为什么要在小姐身上留下伤人内气,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还真敢问啊,你如果不存伤人之心,那内气怎么会伤你。”

    阿刃摇头叹气,“我不是个讲理的人,对我来说,只要是有威胁的存在,都应该除去,所以,你不用跟我强辨了,你口才好可以舌灿莲花这我知道,可是,没有用。”

    “小姐。”

    方姨开始找外援了,她略有些畏缩的来到韩饮冰身边。

    “阿刃……怎么了?”

    韩饮冰仍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阿冰,来,到我身边来。”

    阿刃没有解释,而是伸出手。

    韩饮冰没有丝毫犹豫,向阿刃走去,在这一瞬间,方姨蠢蠢欲动,不过,她没敢动。

    因为不论她想用哪里出招,手,或者脚,阿刃的目光总会先一步盯到那里,她绝望了,感觉自己像是被逼到陷阱里的野兽,根本没有出路。

    “去外面等一会儿,我和方姨有事情要谈。”

    阿刃对韩饮冰言道。

    “不要!”

    方姨大叫,“何刃想杀我!小姐你不能走!”

    “啊?”

    韩饮冰掩住了口,难以置信的眼神。

    “我不会杀她的,听话,快去。”

    “……好吧。”

    韩饮冰一向是很乖的,只要不涉及到女孩子的事,阿刃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此刻,室内只余阿刃和方姨两个人了。

    方姨的神色,已经没有了慌张,看来刚才假腔作势的慌乱,只是为了赢得韩饮冰的同情,以及由韩饮冰同情而衍生出的阿刃的一个保证。

    不杀她。

    “说吧。”

    阿刃拎过一把椅子,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说什么?”

    方姨双手抱胸,美丽的脸上,全是敌意。

    “说说你都干了些什么,谁在背后指使你,你有什么目的等等,作为一个失败者,你有义务向胜利者坦白。”

    “哼!”

    方姨冷哼。

    “我的确是答应过阿冰不杀你,但是,我可以摘掉你一只胳膊或者一条腿,哦,更容易的,是在你脸上划上几刀,似乎女人最在乎的是那张脸吧。”

    “哼!”

    方姨继续冷哼。

    “方祈,他长的真像你。”

    阿刃又道。

    方祈。

    听到自己儿子的名字,方姨的冷静顷刻间荡然无存,她眼中的恨意如果能化为实质的话,阿刃理应已被千刀万剐了。

    “胜者王侯败者贼,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的,你不服输,你来报仇,其实这没错,同理可证,我如果放了你,那就是我的错了,放虎归山,然后自己反遭虎噬,你看我像是那么蠢的人么?”

    “虽然我答应过阿冰不杀你,可是,杀一个人的办法有很多,并不一定要他立即死亡。”

    “你看。”

    阿刃用中指敲敲自己身边的一只花瓶。

    “想像一下,它是你的心脏。”

    然后,阿刃数起数来。

    “一、二、三、四、五……”

    数到十的时候,那只花瓶‘砰’一声爆裂开来,散成了满地的粉末。

    在这一刻,阿刃敏锐的注意到,方姨的瞳孔,猛地向内一缩。

    她害怕了。

    “好了,我看我们现在可以推心置腹的谈一谈了。”

    “首先,回答我这个问题。”

    “你是怎么联络到伤逝亡意二老?怎么得到我的具体位置?为什么要让他们来埋伏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