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四章 致命手段

作者:不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呼。

    看到宋显来到,阿刃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心中悬着的大石砰然落地。

    他上前几步,握住林紫宁的小手,将她拉了回来。

    林紫宁回首看看他,眼中亦有轻松之色,她的手心,全是汗渍。

    谁能轻言看透生死?至少林紫宁觉得自己不能,她喜欢活着,无论生活有多少磨难,她也从未想过要去死,因为她珍惜自己的每一个经历,即便是那些苦难。

    “干得好。”

    阿刃在她耳边轻声道。

    “希望你的棋子能解决问题。”

    林紫宁回首看看阿刃。

    “他能的,要不然岂不是枉费我们的心机。”

    阿刃咧嘴一笑。

    事实上,刚才那一刻,无论是阿刃表演的神奇武技,还是林紫宁大义凛然的舍身赴死,都是演戏,都是在拖延时间。

    这是阿刃偷偷在林紫宁耳边说出的计谋,他说他有一只棋子,可以彻底击垮唐天斩,要他束手就擒,唯一缺的,只是时间。

    林紫宁的表演很精彩,完全震慑住了唐天斩,如果需要的话,她还可以拖延一些时间,可是已经不需要了,因为主角已经到来。

    “如果事有万一呢?”

    林紫宁低声问着。

    “如果有万一的话……姐姐,你刚才所说的话,那么真,不是因为你真的那么想吧?”

    “也许那是真的呢。”

    林紫宁嫣然一笑。

    “不。”

    阿刃摇头,嘴角虽然仍有笑意,但他的目光是认真的。

    “我不是英雄,也不希望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去做英雄,假如你真的想为了那几百万人放弃生命的话,我不允许。”

    “我宁可背负几百万人的生命,也不要你去死。”

    阿刃的喃喃低语,拨动了林紫宁心底的某处柔软之弦,她看了阿刃一会儿,突然扑哧一声笑了。

    “傻弟弟,你姐姐我贪生怕死,才不会抢着去做烈士呢,你放心吧。”

    呵。

    阿刃也笑了。

    这时,唐天斩已经从精神上的震惊中缓解过来,他整整衣衫,似乎想重现昔日逆火族长的威严。

    不过,显然这并不太可能。

    在地底被困了将近十天,没有换洗的衣物,也没有东西来清洁面容,唐天斩现在的状态,很狼狈。

    更沉重的恐怕是精神上的压力,这种压力,几乎完全压垮了这个昔日位高权重的显赫人物,要不然他也不会做出这种同归于尽的亡命之徒,只有被逼到了绝境的野兽,才会有这样的做为。

    在他亡命时,还能显示出令人心惊的野兽气息,毕竟是身历百战的铁血人物。

    但是当有人提醒了他,你曾经是一个主宰者,你不应该这样的时候。

    那股野兽般的气息就消失了,现在只是一个妄图重拾昔日威名的潦倒者。

    “那时,你拿走了我的一条腿,和我的脸,你说因为我们是朋友,你给我一个机会,对吧?”

    乓、乓。

    是拐杖触地的声音,宋显,这个与唐天斩年龄相仿的昔日朋友,倚着拐杖,一步步的走近唐天斩。

    “你许诺过什么?”

    宋显有一张残缺的脸,这张脸上,伤痕纵横交错,最深的一条,从左眼角划下直至下颌,当这张脸从黑暗里走出、迎向光明的时候,有种令人触目惊心的恐怖。

    宋显走的越近,唐天斩就越显慌张。

    “你说,当有一天,我能让你跪到我面前的时候,就把一切还我。”

    “现在,你看看你的样子,你连狗都不如,如今我就站在你面前了,你怎么还我?”

    宋显笑了。

    笑容让他的面容扭曲,扭曲到令人不敢目睹的程度。

    “你怎么还我?嗯?宋氏上下三百余口,我的父亲、妻儿、同族,都因为我的轻信而死,二十年的痛苦煎熬,日日午夜的愕然惊醒,每时每分都有人在我耳边嚎哭着讨命,你怎么还!”

    宋显仿佛一个厉鬼,步步趋近唐天斩。

    从他的话中听出,这又是另一个关于背叛的故事,每个世家,几千年中,这样的故事无疑都是很多的,但是在落魄之际又恰逢冤鬼讨命的,似乎只有唐天斩一个,失败到这种程度,不死都不行了。

    “划破我的脸,割断我的腿,把我扔在全是毒蛇的沼泽,这就是你对朋友的仁义,嗯?还有你的大方,你的誓言,是不是该到了偿还的时候了?”

    “啊!”

    唐天斩终于忍不住厉声吼着。

    他猛退一步,撞在了装着毒气的黑箱子上,黑箱子晃了晃,几被撞倒。

    这时,一只手扶住了这个危险物品。

    是阿刃。

    他一只手扶住箱子,另一只手,在精神几乎崩溃的唐天斩面前一划,那手上是某种奇怪的手势,将唐天斩的目光吸引过来。

    阿刃看着唐天斩,瞳孔中闪着奇异的光。

    “睡吧。”

    短短的两个字后,唐天斩砰然倒地。

    可怜的家伙。

    阿刃俯身看了一眼这个在身体上与心理上都被完全击垮的逆火族长,目光中闪过一丝怜悯。

    “谢了。”

    阿刃对宋显笑了笑。

    “阿刃,我应该谢你才对,二十年前的灭门之仇,终于有了个了结。”

    宋显一只手在脸上摸索了一会儿,撕下来许多胶皮状东西,那纵横交错的伤疤,竟只是一个伪装,而伪装之下,是一张苍老的脸。

    “还要谢谢药王他老人家,那天若不是他的搭救,我早就命丧黄泉了,还承他老人家的盛情,用珍贵药物将我脸上的伤痕除去,这恩德,形同再造啊。”

    “可惜的是,断肢不能重续……”

    “还有什么可求的,我能活到今天,能看到仇人在我面前授首,甚至能重归逆火一族,老天待我不簿啊!”

    宋显仰天长叹,沉寂了二十年的怨气,一朝吐出,有再世为人之感。

    “唐一恭迎宋前辈重归四方逆火。”

    说话的,自然是唐一,此刻诸事已定,唐一立即显示出了他的机灵。

    “唐一?是唐天斩的儿子吧,你老子说要把一切都还给我,你有什么意见?”

    宋显似乎性格颇为豪放,当面的质问起了唐一。

    若是普通人,面对一个刚刚逼疯自己父亲的人,当面这样的质问,不是愤怒,也会有点情绪波动吧。

    可唐一没有。

    他只是笑了笑。

    “宋叔您与我父亲的恩怨,身为后辈,我没资格过问,宋叔可以与我父亲商议,只要他老人家发话,我这当儿子的,自然惟命是从。”

    这话说得天衣无缝,可唐天斩现在这种状态,即便是能醒来,恐怕也是个半疯,谁能从他口中得到承诺?

    “很不错,和你老子一样的无耻,哈哈,非常不错。”

    宋显哈哈笑着。

    “前辈过奖。”

    唐一似乎真认为宋显是在夸他。

    阿刃在一边,捏着下巴研究着唐一这小子,以前接触过几次,还真是没看出这小子脸皮这么厚啊。

    这小子将来一定有出息。

    唐天斩刚刚授首,代表着天命林家与隐世药门在逆火族利益的两个人,已经开始唇枪舌剑。

    联盟,也该在此刻彻底破裂吧。

    这时,忽闻头上一连串的脚步声响,抬头望去,只见十余个黑西服自浮梯上鱼贯而下。

    下到地面上,他们便开始忙碌起来,忙着解除炸弹。

    这似乎是个挺麻烦的活儿。

    “姐姐,我们应该说再见了吧。”

    阿刃看着林紫宁。

    “嗯,再见。”

    林紫宁眨眨眼睛。

    “这一局,算是平手吧。”

    “不,你赢了,我欠你一个人情。”

    “那么,这样吧,把你手里的一百多逆火门徒分我一半,就算还了我的人情了。”

    阿刃无耻的要求着。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两方面各掌握了一面旗帜,林家那边是新任的正宗的逆火族长,阿刃这边是重新归来的逆火族正主儿。

    只要掌握好这面旗帜,再通过洗脑等各样手段,谁手中控制的逆火门徒,都有九成的机会能被说服叛变。

    “想得美。”

    林紫宁调皮一笑,“而且,这也不够你的人情,我要还你的是……”

    她来到阿刃身边,踮脚,昂起头,在阿刃的脸上留下了一个吻。

    “作为你可以为我杀掉几百万人的奖励。”

    阿刃感觉着脸上的温柔触感,愣了一下,然后呵呵一笑。

    “姐姐,我还有另外一件事需要你的帮忙。”

    “哦?什么事?”

    “小事而已……”

    几分钟后,林紫宁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了。

    阿刃也走了。

    昆达被留在这里,因为他有一个任务。

    保证唐天斩不能活着离开这里。

    现在对于两方面来说,唐天斩是一个不得不死的人。

    他有用,他必须死。

    因为只有一个唐天斩,两方面不可能同时得到他,所以只有消灭,还是彻彻底底的消灭,阿刃清楚的告诉了昆达这一点,割下他的脑袋,保证他死得彻底。

    昆达答应的没有犹豫。

    阿刃很满意。

    昆达应该是一把刀,有刀背有刀锋的刀,某些方面,他可能并不擅长,但当他亮出刀锋时,应是闪出令人胆寒的光。

    攻略四方逆火这件事,到了现在,应该算是尘埃落定了。

    剩下的,只有收拾残局,和一点余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