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三章 灭城之祸

作者:不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踏着浮空而横的一层层楼梯,阿刃与林紫宁,一前一后的步入了一个神秘的世界。

    这是一个极为广阔的空间,上下左右纵横而去,不知尽头是在何处,这一行人,从高处走下,宛若自天而降。

    在这个广阔空间的正中处,灯火璀璨,左右各两盏聚光灯,在黑暗中,照出了一个巨大的光晕,光芒正中处有一人安然而立,像是舞台上万众瞩目的明星,在他背后,是一个巨大的架子,架子被白布遮着,不知其中有什么。

    从高处看去,唐天斩只是光影中的一个小黑点,可见这个空间是如何的宽阔。

    “欢迎来到四方家的禁地。”

    唐天斩嘶哑着声音,高声道,他的声音中,透着一种刻骨的阴毒,听上去仿佛是毒蛇在吐着血红的信子。

    阿刃左右看着眼前这一切,心中涌起难以置信的感觉。

    这个位于地下的广阔空间,除了没有呼啸的风声,与被囚禁的上古神针,都与医谷地下的那一个是如此的相似。

    而且,这里与医谷的地下空间一样的神奇。

    譬如他脚下正踩着的阶梯,竟然是凭空漂浮着的,一层一层的接连而下,任何一层都没有支撑物。

    毫无疑问,这无法用人类现有的知识来解释。

    走在这个悬空浮梯上的每一个人,脸上都是无法掩饰的惊讶,虽然除了林紫宁,这里都是武技高手,十几米高的距离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不算是难题,就算这悬空而浮的阶梯突然崩塌,他们也不会跌伤,让他们震惊的,是眼前这个无法解释的奇迹。

    阶梯的落地处,恰是光晕边缘。

    前方诸人踏足地面后,都垂手静立一边,等着阿刃与林紫宁的到来。

    阿刃与林紫宁携手而下。

    这一对儿,男的神态潇洒,女的气度优雅,携手而来,宛如要去参加盛大舞会,看起来丝毫没有去见一个生死大敌的觉悟。

    瞧不起他么?

    唐天斩怨毒的目光看着阿刃和林紫宁,心中浓浓的仇恨几乎化为实质,进而迸出充满毒液的鲜血来。

    “嘿嘿嘿嘿。”

    他开始阴笑。

    “何刃,林紫宁,你们真有种,竟敢下来,这里……”

    “这里就是我们的墓地,明年的今天就是我们的祭日是吧?”

    阿刃挖着耳朵,“我说唐乌龟,这词很老套,电视里的坏人都说了几千遍了,你也不嫌烦?换一句吧。”

    “你!”

    阿刃的调侃更如火上浇油,唐天斩的双目赤红,欲择人而噬。

    “别那么跟唐族长说话,弟弟。”

    林紫宁朝阿刃瞪眼睛,然后又转头向唐天斩笑笑。

    “唐族长真是好客之人啊,可惜就是让我们等得太久了,还有,这里只有族长您一个人么?还以为逆火族会多拿点诚意出来待客呢,真是有点失望啊。”

    “我一个就足够了!”

    唐天斩的语气突然阴冷下来,似乎心中早有定数。

    “哦?”

    阿刃故作惊讶,“您一个人能把他们这么多人放倒?”

    其实,每个人都知道,并且这么认为,那就是现在大家应唐天斩之邀进到这里,只不过是为了看这家伙怎么死,是自杀呢,还是大家杀了他,他死了,四方逆火就彻底的告一段落了。

    “算了,无论是单挑还是群殴,你都没有丝毫胜算,还有,您不觉得自己是应该被扫到角落里的历史垃圾么,新的一篇已经翻开了,看看,下一代的逆火族长都有人替你选好,你还是乖乖地去死吧。”

    阿刃开口劝道。

    “新族长?嘿嘿,那是谁呀?”

    唐天斩笑着,眼睛在场中诸人面上巡视,片刻后,他找到了正主儿。

    “是我,父亲。”

    唐一知道这一关他躲不过去,干脆上前一步,低声道。

    “哈哈哈哈。”

    唐天斩一见唐一,便哄然大笑。

    “你?哈哈,你配么?你这个无能之辈,谁选了你的?哈哈。”

    笑声中,唐一沉静的声音直透出来,他的声音显得沉稳而内敛。

    “父亲,就是因为我的无能,她才选了我。”

    笑声戛然而止。

    唐天斩的目光,直视着唐一,那目光狰狞中透着一丝讶异。

    “我一直小看你了么?你永远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是的,父亲,我知道。”

    唐一应声中,步步趋前,一直走到唐天斩近前。

    “现在我只缺一样东西,父亲可以借我么?”

    唐天斩看着自己的儿子,突然诡异的笑了一下。

    “我的好儿子,你是想借我的头吧?”

    “是的,父亲,儿想借头一用。”

    这幕父子相残的戏码,看在眼中,是会令许多人不舒服的,阿刃就有骨鲠在喉的感觉。

    “姐姐,你好像选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呢。”

    他在林紫宁耳边低声道。

    “我喜欢了不得的人物。”

    林紫宁唇边浮起一抹微笑。

    “希望你永远能把他握在手心里。”

    “我会的。”

    三言两语后,恍惚间,两个人听到了一个东西的碎裂声,那是他们那纸脆弱的联盟。

    “哈哈,乖儿子,你想借老子的头,先要问问它同不同意!”

    话声中,唐一蓦然一挥手,一张巨大的白布掀起,而原本被白布覆盖着的东西,便显现在所有人的眼中。

    将近十对眼睛看着它,得到了将近十份的惊讶与恐惧。

    阿刃原本以为接下来的戏码会是老子持刀砍儿子,然后老子被乱刀砍死的场景,可是他还不想让唐天斩死,正准备去阻止时,便看到了唐天斩的最后手段。

    下到这里之前,阿刃也曾经预想过,预想唐天斩会拿出怎么样的犀利手段,毕竟他是精于暗算的四方逆火啊,原本曾经屹立在这里的古旧老楼里,那些能杀死通神高手的陷阱还历历在目。

    而天命林家却好像没有这个担心,虽说是加了几个护卫,却仍然让身娇肉贵的林紫宁亲自下来。

    为什么呢?不怕林紫宁受伤么?

    这个疑惑,在看到唐一的那一刻得到了解答,唐一是唐天斩的儿子,在四方逆火内地位超然,眼前的这处乌龟壳内,恐怕是经过了唐一的确认,保证其中没有致命陷阱与埋伏,所以林家才会放心。

    为了证明唐一的话,恐怕还要经过测慌仪自白剂等手段吧。

    总之,是确定了这其中没有任何陷阱,才敢放林紫宁进到这里来。

    来到这里后,果然是没有陷阱。

    嗯,没有陷阱,只有一枚大炸弹。

    此刻,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在唐天斩背后的东西上。

    那东西长约五米,被大架子架在半空,金属的光芒在其上来回滚动,任何一个看过战争电影的人,都会认得,这是常被恐怖份子拿来威胁某某国家的东西。

    导弹。

    “嘿嘿嘿。”

    感觉到了大家的惊讶目光,唐天斩得意笑了。

    “不用担心,这大家伙只是个空壳子,真正的好东西,在这里呢。”

    说着,唐天斩自架子下面,拎出一个小黑箱子,这东西不大,不到半人高,似乎挺重,唐天斩拎着有点费劲。

    哦。

    这还好。

    阿刃见这东西的体积比那个大炸弹小了无数倍,有松口气的感觉。

    不过,他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

    就是几个人在一齐倒吸冷气的动静,阿刃奇怪转头,看到了一张张扭曲的不像样子的恐惧面孔。

    “X13……”

    一个黑西服喃喃自语,听着他的声音,你会以为他看到世界末日了。

    “X13?”

    阿刃有些奇怪,他不理解那是什么,他曾经错过什么有趣的东西么?

    “X13是这枚导弹的名字。”

    林紫宁解释着,她的语声很平静。

    “半年前某国某基地曾丢失过一枚导弹,这个新闻虽然被淡化处理,但在知道内情的知情者眼中,这比丢了十枚原子弹都更让人恐惧,某国差点为此向另一个国家发动战争……”

    “威力大于十枚原子弹,听起来蛮吓人的,里面装的什么啊?”

    “十公斤液态物质,每一滴这样的物质气化在空气里,都能在半小时内通过空气传播,杀死一座中等城市的所有生命。”

    “哦。”

    阿刃摸摸鼻子,真是,挺厉害的样子。

    “算算的话,十公斤全部爆开的话,不是整个亚洲都要成无人区了?”

    “不会的,毒气毕竟是通过空气传播,化开十公斤,和化开一滴,从传播范围上来看,区别并不大,只不过在污染程度上轻重不同,十公斤都在这里散开的话,这个城市,在一百年内都会成为所有生灵的禁区,踏足即死。”

    “哦,那我有一个问题哦,既然这样的话,为什么不把一滴装成一枚导弹,而是要把十公斤装在一个导弹里呢?太浪费了吧?”

    “这是一个试验,试验它究竟能造成多重的污染。”

    “对了,我还有一个问题……”

    空荡荡的巨大地下空间中,只剩下了林紫宁和阿刃的谈话声,阿刃像好奇宝宝一样,不住的询问着各样问题。

    一问一答,一问一答。

    两人异常平静的声音回荡着。

    慢慢地,所有人悬着的心被缓缓放下,沉静是一种能够传染的情绪,特别是,能迅速的从领导者身上传到下属心里。

    啪啪啪。

    唐天斩鼓起掌来,他此刻正靠在那个可以瞬间杀死一个城市的黑箱子旁,用欣赏的目光地看着林紫宁和阿刃。

    似乎是自认为掌握了所有人的生死的缘故,这让他暴躁的神经缓和下来,甚至有心情去欣赏两人的沉着。

    “少年英杰,少年英杰,我唐天斩这辈子阅人无数,但在青年一辈中,还从未见过像你们这样的人物,天命林家与隐世药门出了你们这样的人杰,也真是中兴之兆。”

    “可惜的是,你们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不知道皇甫寰宇和林成一,知道了这个消息,会不会哭死?哈哈哈哈!”

    “纠正你一个错误。”

    阿刃举起一个手指头,“你杀不了我,无论是十枚原子弹也好,还是能一百次杀死这个城市的毒气弹也好,都杀不死我。”

    “哦,这要试试才知道。”

    唐天斩当然认为阿刃是在吹牛。

    阿刃摇头笑笑,上前一步。

    “唐门主,你也是习武之人,当然知道武技之上有若干不同的境界。”

    哦?

    无论是唐天斩,还是其他人,都疑惑地看着阿刃,不明白他为什么在这种紧张关头,讲起武者境界来。

    “养精练气这两重境界就不说了,你正处于练气这层的顶端,想来也知道在练气之上,更有通神。”

    “按照通俗的说法,通神也有三种境界。”

    “第一层,名为山水,此层中亦有相依、望断、皆非三种境界,取的是佛教中是非是三层禅意。”

    “在相依之境时,体内气息可通天地,放出体外,化为万物之像。”

    阿刃伸手,虚虚的当空一握,握手处,一点微风乍起,继而四散而去,吹拂到众人脸上,让他们都感觉到了一丝凉意。

    “望断是为第二层,寓意为非,什么是非,就是怀疑,因此,凡事求诸已身,世间一切不足为凭。”

    他再度伸手,一抓一放,摊开手掌时,已有一个小小的微型旋风在他掌中旋转,旋风虽小,但散出的气息却直达四野。

    “到了皆非的一层,便不再局限于内外天地,可内可外,可小可大,视万法归一,视诸源归宗,一切有为法,皆在我掌中,此刻唯一的局限便是自身这副躯壳,那就要涉及到这之上的化蝶之境了。”

    “不过,跟你谈用不着那么高深,你只要看看皆非这一层就好。”

    说着,阿刃右手举天,猛然握拳,口中轻叱出声。

    一缕微风凭空出现,打了一个盘旋后,已然纠集起所有的不安因子,风势由小而大,顷刻间,已有一团直径超乎一米的旋风在他头上盘旋。

    猎猎风声,凭空舞动。

    所有人都在抬头望天,脸上目中,皆是迷幻一般的色彩。

    都是世家子弟,都听闻过武技达到极境时的超凡境界,都曾经在年少时梦想自己拥有那种神奇。

    可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自己在武技道路上的一路坎坷,有多少人放弃了梦想?

    如今,传说中的神奇就在眼前,怎么能不令他们目眩神迷。

    呵……

    唐天斩是最早醒来的,他干涩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呻吟。

    “老天爷真不公平……”

    他低声叹着,“他把一切东西都给了你,这世间,还有谁能胜过你?”

    “不。”

    阿刃摇头,“如果你明白我经历过的苦难与付出的努力,你就会知道这一切都不是白来的。”

    “通神通神,武可通神,你已经是神了么?嘿嘿,可即便你是神,除了救自己外,你还能救得了谁?”

    阴翳,又在唐天斩眼中浮现。

    “这里的十个人,你救得了几个?嗯?我唐天斩即便是死,也要找点人来陪葬吧!你阻止不了我!”

    “你真要一意孤行的话,我倒要谢谢你了。”

    阿刃笑了。

    “她。”

    阿刃指着林紫宁。

    “是天命之家的继承人,你杀了她,林家实力大损,我是不是要谢谢你?”

    “你的儿子。”

    阿刃指着唐一,“林家将要扶持的傀儡,他们打算要他代替你的位置,然后慢慢地将逆火收归已用,你杀了他,我也谢你。”

    “这位,林宇。”

    阿刃指着林宇,“通神武者,每个通神武者对于世家来说,都是一笔最宝贵的财富,我非常希望你杀了他……”

    阿刃说到这,林宇恶狠狠地瞪了阿刃一眼。

    “可惜的是,通神武者的生命力都很小强,你真是未必杀得了他,不过事有万一,如果他死在毒气下的话,我更要谢你。”

    用手指点了一圈之后,阿刃做了总结发言。

    “鉴于逆火族长唐天斩死前还为我隐世药门做出如此巨大的贡献,我会追封你为烈士的。”

    “你觉得怎么样?”

    “哈哈哈哈。”

    唐天斩仰头大笑。

    “你说得对,非常对,我杀了他们让你跑掉的话,药门可就赚大了!”

    阿刃朝林紫宁挤挤眼睛,林紫宁还他一个微笑。

    “可这一切都是谎言!”

    笑声止,唐天斩说出了令人惊讶的话。

    “如果你这么狠心,根本就不会说这些话,更会在第一时间抽身而退,你没走的话,只说明一件事,就是你太在意这里某一个人的性命,在意到可以不顾自己性命的地步!”

    “我说的对吧?”

    唐天斩微笑着看着阿刃,阿刃却笑不出来了。

    “何刃,我承认你无论是实力还是心机都让人惊艳,可是你也有致命弱点,总是对女孩子心软的领袖,早晚会被人推下王位的。你记住我这句话,我会在地狱里看你怎么失败!也要看在这个女孩子死掉后,你会如何的伤心欲绝!哈哈!”

    说着,唐天斩回身在那个黑箱子上一按,出现了一个电子屏幕。

    那上面用数字显示着时间。

    二十分钟。

    “你们还有二十分钟,研究一下来生怎么相见吧。”

    唐天斩回头笑着。

    “不要想跑。”他扬了扬手,掌中有一个带着按钮的小小盒子,“我按了它,同样会爆。”

    “也不要想从我手中夺走起爆器,我知道你武技通玄,看到这个没有。”唐天斩掀开衣领,他颈子上套着一个白色的东西,“感应器,假如我的心跳停止或者活动频率超过某一范围,还是会爆。”

    “……你还真是准备周到啊。”

    阿刃笑着赞了唐天斩一句。

    如他所料,唐天斩果然有所准备,没用暴力是对的。

    “何刃。”

    这时,林宇凑到了阿刃身边。

    “我一动,你立即把小姐带走,越快越好。”

    关键时候,这个林家长辈终于选择了相信阿刃,并且也选择了牺牲自己。

    阿刃看着他的神情,明白了他的用意。

    “你想自杀啊。”

    “就算炸弹爆炸,我也可以控制毒气三分钟左右,相信那个时候你一定可以将小姐安全带走,拜托你了……”

    一边说着,林宇眼中现出了坚决的神色,就要上前去完成他的牺牲计划。

    这时,阿刃做出了一个他预想不到的动作,他狠狠的,抬手,用中指敲在了林宇的脑壳上。

    哎哟!

    林宇全部精神都集中在怎么在最短时间制住唐天斩,怎么舍身控制毒气外泄上,阿刃的这一下,他没想到,也没躲开,不禁被打的一声痛叫。

    “你是猪啊!”

    阿刃指着林宇高声叫着。

    “就算你能拖到我把姐姐安全带离,那你想没想过这个城市的其他人怎么办,三分钟加半个小时,有多少人能安全撤离?一个都没有!这个城市会在瞬间变成一个死城,几百万的性命,都会死在你的冲动之下!你想没想过这样的后果!”

    “……”

    林宇被阿刃的指责弄得无言以对,他的确是没想过,在他眼中,只要林紫宁能够安全,牺牲多少人都无所谓,可是这样的心思,又怎么能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怎么能够说得出口。

    “阿刃说得对。”

    林紫宁开口了,她上前几步,站在唐天斩面前。

    “你赢了。”

    她这么说。

    “既然你只想要我死的话,就来杀了我,我不反抗,但在这之后你要解除炸弹,成交么?”

    她的语调平静,她的身影弱质纤纤,越是这样,她说出的这样要去慷慨赴死的话,更让人觉得震撼。

    在这一瞬间,她表现出的气势远超唐天斩。

    唐天斩,一个武技高强身经百战的强者,在林紫宁面前,竟然觉得有点畏缩。

    “小姐!这不行!”

    林宇惶急至极。

    “宇爷爷,我知道按照您的计划,我能活着离开,但离开之后,我就要背负几百万条无辜性命来生活,我知道自己担不起,真的,我担不起……”

    “唐天斩,你不觉得惭愧么?我知道你是铁血主义的奉行者,但是,你心中仍有点良知吧,你惭愧么?”

    阿刃低语着,声音却直入唐天斩的耳朵。

    “哈哈,我有什么好惭愧的!这世上的人都是土猪行狗,都可以杀!我唐天斩一死,当然要由他们来陪葬!”

    “那么信义、盟约、誓言,你也从不在乎么?”

    阿刃继续低语,唐天斩却听得真切。

    “你说什么?”

    唐天斩喝问。

    “我想问,你是否记得曾经的一个誓言,在那天,你是胜利者,他是失败者,胜利者像失败者发誓,或者说是炫耀。”

    “他说,如果有一天你能让我像丧家犬一样跪服在你面前,我就把从你身上夺走的一切都还给你。”

    “你还记得么,胜利者。”

    这几句话,犹如晴天霹雳,霹在唐天斩头上,唐天斩当时就愣了,半晌之后,他才开始喃喃自语。

    “他……他也在这里?”

    “没错,我在。”

    一个声音,自上方传下,与声音相随的,是两个人的影子,这两个人从那座浮空的阶梯上缓缓而下,几分钟后,来到了众人面前。

    这两个人,是昆达和一个只有一条腿的中年人。

    “唐天斩,好久不见了。”

    中年人朝唐天斩微笑着。

    “宋……显?”

    “是的,我从坟墓里活着回来找你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