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章 隐患

作者:不锈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此后的一周时间,每个人都在忙碌着。

    阿刃在忙着整理董承宗收集来的各样情报,每天不眠不休的工作着,昆达本来也有帮忙的意思,不过在他第四次睡倒在成摞的资料堆前时,阿刃一脚将他踢出了门。

    几百份资料,阿刃没办法在短短时间内将其完全消化掉,他也不善于这样的资料整理工作,做起来着实费力,他需一个助手。

    而在他身边这些人中,楚自瑶无疑是最适合的人选。

    但是,如果不想身边醋坛子打翻的话,最好还是放弃这个念头。

    虽然韩饮冰曾经过有可以在感情上后退一步的话语,但阿刃不会傻的真会相信,他对韩饮冰可说是知之甚深,明白若是真的伤害了她,她除了哭泣之外,只会用更激烈的办法来伤害她自己,作为对于阿刃背叛的报复。

    韩饮冰对爱情的偏执程度绝对是超乎任何人想像的,阿刃可不想试探她的底限。

    因为他可不想她受伤。

    可是,工程进展的报告一份份传来,挖掘工作进展很顺利,离最后揭牌的那一刻越来越近了。

    守着成堆的资料,阿刃发誓以后一定要建立一个只属于他自己的幕僚团,选几个聪明人来帮他,像昆达那种蠢蛋,只配去看大门!

    穷则变,变则通。

    逼到困境,阿刃只得另寻办法,他费心心力地说服了楚自瑶,答应了一系列苛刻条件,终于得到了楚自瑶的承诺。

    楚自瑶答应帮他审阅资料,条件是她看资料的时候,阿刃要在一边陪她。

    如果阿刃会分身术的话,这就不是难题了,对不对?

    可惜阿刃不会。

    怎么办呢?

    苦想了十分钟,阿刃终于有了答案,那就是化身成为夜行动物,白天陪着韩饮冰,晚上去陪楚自瑶。

    前两天,这计划还算顺利,除了没办法睡觉,阿刃没有其他需要克服的难题。

    但是两天之后,韩饮冰凭着敏锐的嗅觉,闻出了那么一丝诡异。

    “喂,不要趴在我身上闻来闻去的好不好啊?”

    “有点奇怪哦!”

    韩饮冰的警惕性是绝高的,虽然暂时抓不住证据,但她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这花心家伙一定是晚上出去偷腥了。

    她怎么知道的?暂且将其理解为女性的直觉吧。

    现在,为了自己的爱情,阿冰拼了!

    “阿冰……”

    “什么!”

    “你看起来,有点诡异。”

    “这是为了爱情要付出的代价!”

    一边说,韩饮冰一边把第十二个衣服卡子掐到自己的下巴上。

    衣服卡子,就是那种晾衣服时固定衣服用的掐子,这一刻,韩饮冰圆圆的小脸上掐着一圈衣服卡子。

    看起来活像一只小狮子。

    此时已是午夜十二点,以往这个时候,阿冰早在梦里和周公下棋了,此刻之所以能屹立不倒,全凭这十二个衣服卡子!

    阿刃知道自己不该笑的,所以他忍得很辛苦。

    “今天我跟你拼了!”

    韩饮冰一边立誓,一边打哈欠,看来疼痛的强度仍然不够,醒悟到这一点后,她伸手拎出一根针,瞄准自己的手,想扎下去,却又有点不敢,眼睛闭着,小脸抽搐着,一狠心,就要往下扎。

    “阿冰,别闹了。”

    阿刃拦住她的手,哭笑不得。

    “不行,我今天一定不能睡!”

    韩饮冰下了决心。

    “那你也不用拿针扎自己啊,你看你的脸,都被你弄成什么样子了。”

    “不行,不扎我就睡着了!”

    韩饮冰一狠心,右手猛落,针已扎下。

    可她皱着小脸等了好久,预料之中的疼痛亦是没有出现。

    咦?

    她犹豫着睁开眼,便看见了阿刃无奈的笑容。

    那根针,正扎在阿刃的手背上。

    “啊!”

    韩饮冰比扎到自己的手还要心疼,“啊!怎么扎到你了!疼不疼!流血了啊,都怪我都怪我!”

    一阵手忙脚乱的慌张之后,韩饮冰终于把阿刃的手包扎起来,之后,她又睡又困,略一闭眼,便睡在了阿刃的怀里。

    “呵呵。”

    阿刃轻声笑着,这种办法对付韩饮冰是最有效的。

    该去找楚自瑶了,今天再努力一点,所有的资料都能整理妥当。

    阿刃轻轻的,将韩饮冰放在床上,再为她除去鞋祙盖好被子后,悄悄地走出了门,径自去了楚自瑶的房间。

    而在走廊的角落里,一双眼睛,注意到了这一切。

    待阿刃进入楚自瑶的房间后,这个人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来到阿刃的房间前,推开了门。

    黑暗中,她穿过大厅,进了睡房,来到了韩饮冰床前。

    床上,韩饮冰正睡得香甜。

    她悄然坐下,伸出细长的手指,在韩饮冰额头上轻轻一碰,一股凛冽内息涌入韩饮冰的体内。

    韩饮冰微微一动,自睡梦中醒了过来,朦胧睡眼睁开,看到了正坐在她床前的人,不禁有几分愕然。

    “方姨?你怎么在这?嗯?阿刃呢?他去哪了?”

    见韩饮冰开口便是阿刃,方姨的脸上现出一丝落寞。

    “小姐。”

    方姨开口,她的眼神带着许多悲哀:“你的心里就只有那个何刃么?其他的事,你都不在乎了?”

    “其他事?什么事啊?”

    “当然是复兴四方之家!小姐,你忘了么?”方姨眼中有几分狂热,这张美丽的面孔,被黑暗映出了令人有些心惊的光芒,“小姐,这世上只有你一个人有资格领导四方之家,只有你能让四方这个名字在世上重现光辉!”

    韩饮冰被方姨弄得有点害怕。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唉。

    方姨叹气,她盯着韩饮冰。

    “小姐,我知道,你把所有不愿意记得的事情都忘了,可是,这件事你不能忘,我们当年苦心经营好几年,究竟是为了什么!你忘了?你忘了你在四方家祖先前立下的誓言么?你忘了你的母亲么?你能忘么!”

    一连串的逼问,像是要把某个带着黑色的真像从韩饮冰的记忆中找回,韩饮冰愣了一下,眼中的天真渐渐消失……

    方姨现出满意的神情。

    而就在这时,韩饮冰猛得一声尖叫,她开始拼命摇头。

    “我不要记得,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方姨一惊,身形如一缕轻烟般向外逸出,顷刻间消失在黑暗里。

    而在下一刻,阿刃的身影乍然浮现,他似乎穿越了空间,凭空浮现,正立在韩饮冰床前。

    “阿冰,你没事吧!”

    阿刃一把抱住仍在拼命摇头的韩饮冰。

    过了好一会儿,韩饮冰才安静下来,她喃喃说着话。

    “我好怕,我做了一个噩梦,梦里有个妖怪要把我拉到一个很黑很黑的地方去,我不愿去……”

    “好了,别怕阿冰,有我在,妖怪不敢来的。”

    阿刃安慰着韩饮冰的,他知道,刚才离去的那个人是方姨。

    天眼之下,一切纤毫皆现。

    这个女人,与阿刃本是仇敌,若不是在亡意偷袭时她救了韩饮冰,阿刃是不会允许她留下的,而方姨也没交待为什么在留在这,但她的举动与观注对象,都表明,她是和韩饮冰一起来,也是为了韩饮冰才留下的。

    她想从韩饮冰这里得到什么?

    她说了什么才把韩饮冰吓成这个样子?

    阿刃若有所思的目光,投向门外,此刻站在门口的,却是另一个女孩的身影。

    楚自瑶。

    看着阿刃怀抱韩饮冰,楚自瑶脸色一黯,随即又咬咬嘴唇,转身走了。

    阿刃正欲去追,却觉衣襟一沉。

    “不要离开我……”

    这边,韩饮冰又抓住了他的衣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