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29章 悄然而走

作者:蔡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听着王肃州的话语,聂振邦点了点头,这就是离职演说了。环视礼堂内,济济一堂的领导干部,聂振邦此刻,还真有一些要说的。

    目光低垂,看了看桌面上夏岗给自己准备的离职讲稿,中规中矩,对于自己的习惯和喜好,夏岗还是清楚的,整篇文稿,聂振邦也过细的看过,主体的思路还是贴切务实这一个思想的。讲稿内,没有太多务虚的话语,全篇文章,也没有怎么引经据典。一切都是以事实为前提,以事实来说话。换成平日,这的确是一篇高质量的讲稿。但是现在,聂振邦却不准备按照讲稿来照本宣科。

    自己在陇西的工作,是带有强烈使命感的。可以说,深受中央领导同志的信任和厚望。有一种临危受命、委以重任的感觉,再加上,这一次之后,调任中央。担任政务院副总理。即将进入九鼎核心。这一系列的事情凑在一起,这使得聂振邦有些感慨。

    环视众人,此刻,在场的每一位陇西干部都是在倾耳聆听的状态,聂振邦缓缓开口道:“尊敬的肃州部长,同志们。说实话,此次调离,我是颇为感慨的。首先,我坚决拥护中央的决定,坚决服从组织上的安排。”

    看似常规的开场白,但是,陇西省委的主要同志却是听出了一些耐人寻味的不寻常。

    在常规的开场之间,聂书记加了一句颇为感慨,体制内,千万别小看了这种字眼上的细节。在体制内甚至有一些领导干部,就专门喜欢扣字眼,但凡是领导的讲话,每一字、每一句都仔细斟酌,回味、推敲,从领导说话的神态、语气等方面去揣摩领导的心思。

    刘振涛正襟危坐,如今,对于刘振涛来说,一切尘埃落定。在之前,王肃州没有正式宣布任免的时候,或许还担心有变数。但是此刻,刘振涛却是大局已定。聂振邦话语之间的含义,刘振涛也品位出了一些味道。但是,刘振涛并不急。他在思考着接下来他的就职演讲该如何进行。

    旁边,王本昌也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但是,明显这是表象。身体的微微颤抖,已经出卖了他的内心,多年媳妇熬成婆,尽管,上面还有刘振涛,但是,终归是跨过了正部这一道坎。激动是在所难免的。

    其他人,心思不一。聂振邦的离开,对陇西来说,无疑是代表重新站队和洗牌,如果能够在站队之中抢夺先机,这是每一个人都在酝酿和考虑的。尤其是,还空缺了一个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的职位出来。不少有这个资格的人,都起了心思。

    顿了一下,聂振邦沉声道:“同志们,虽然,我来陇西工作的时间不长,但是,陇西的人民百姓,淳朴善良,陇西的领导干部,尽职尽责,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说句实话,我是舍不得陇西这一方热土的。三大项目正式动工,省委省政府班子,包括我,都为之付出了巨大的心血。在这个时候离开,我当了逃兵。”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铁打的职位流水的官。我们作为党员干部,组织纪律性是必须的。在这个基础上,一切先决条件都是在服从组织这一个框架之下的。我相信,中央的高瞻远瞩,我也相信,陇西省在刘振涛同志的带领之下,一定能取得辉煌的成绩。”

    “这短短的一年,我总结了自己在陇西的工作。有优点,也有缺点。优点是,在反腐倡廉、打黑除恶上,略有成绩。陇西省内,党员干部的工作作风为之一新,这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我也有一些遗憾。有些事情想做的,却没有去做。比如,全省贫困边缘地区的老百姓,生活还不富裕。不少的学生还在辍学。这些,都是我没有顾及到的。我相信,新的领导班子,一定会完成我未能完成的事情,陇西的明天也会更加的辉煌,陇西人民的生活,也会更加的安定幸福。”

    随着聂振邦的话音落下,全场,掌声雷动。聂振邦发自肺腑的话语,让人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聂振邦的真诚,无疑感染了全场的干部。

    刘振涛心中波澜不惊,聂副总理话语之中的意思,刘振涛是很清楚的,几次强调了陇西的政策执行。最后那一句总结,一定会完成他未能完成的事情,这一句话也值得推敲,无疑,这是在提醒自己和陇西省常委班子的领导同志。陇西省当前的政策,需要继续贯彻落实下去。

    事实上,刘振涛之所以如此淡定,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刘振涛根本就没有想过其他,事实证明,聂振邦所制定的这些政策和发展计划,都是贴切陇西省发展的优势项目。刘振涛还没有那么傻,就因为要体现一朝天子一朝臣,就去中断。能够树立威信的机会多得去了,完全没有必要冒着被聂振邦记恨的风险去中断。聂振邦和其他人不同,大部分的领导,离任之后,要么是退二线,要么就是退休,稍微好一点的,调任部委或是其他省份担任一把手。而聂振邦不同,一步到位,担任副总理,在下半年又将入九鼎,这是红人,哪怕就是去了京城,聂振邦的震慑力反而更强了。

    随即,王肃州开口道:“下面,请刘振涛同志发表就职演讲。”

    刘振涛站了起来,深深鞠躬,随即道:“尊敬的王肃州部长,聂副总理,同志们,首先,我坚决拥护中央的决定,坚决服从组织的安排。感谢组织上对我的信任和关怀。让我接任聂副总理的职务,担任陇西省省委书记一职。我一定不辜负组织上对我的期待,不辜负聂副总理的推荐,兢兢业业,恪尽职守,努力工作,踏实进取。做好陇西的各项工作……”

    一开口,刘振涛就喊了一长串的口号出来,虽然没有营养,但是意义却有,有的时候,喊口号还真就是实际。

    就拿刘振涛来说,作为陇西省的新任一把手,当着全省党政领导干部的面。喊出这番口号,殊为不易。无疑,这也表达了一个意思,陇西省的政策将会保持过往的延续性。

    随着领导干部会议结束,陇西省常委班子所有人都围拢到了聂振邦这边。

    刘振涛微笑着道:“聂副总理,肃州部长,省里,已经准备好了午宴。两位首长就留下来吃饭吧。”

    王肃州此刻呵呵笑着道:“聂副总理,你的意思呢?”

    聂振邦沉吟了一下,微笑着道:“盛情难却,就吃饭吧,陇西省的同志,我是了解的。规格上,请肃州部长放心,绝不会有半点的逾越。”

    这边,其他的领导,王本昌、罗秋良、张放文等人都纷纷迎了上来。和聂振邦道喜也是道别。

    聂振邦此刻却是面带微笑着道:“同志们,今天是陇西省新的常委班子出台的日子,大家就不要管我和肃州部长了。去迎接人民和干部的检阅吧。以后的陇西,可就靠你们了。”

    在省委宾馆贵宾楼宴会厅。席开八桌,陇西省四大班子领导成员。省内退休老同志,老领导悉数到场。一顿午饭下来。可谓是宾主尽欢。

    此刻,刘晓敏也走了上来,微笑着道:“书记。”

    刚开口,刘晓敏却是马上反应过来道:“哦,不是,聂副总理。马上,您就要离开陇西了,您看,省内不少的领导干部都等候在外面,您看,是不是开一个道别会。”

    听着刘晓敏的话语,聂振邦也笑了起来:“晓敏同志还未上任,最后履行一次秘书长的职责,这也是可以谅解的嘛。”

    说到这里,聂振邦话锋一转,却是缓缓道:“不过,道别会、欢送会什么的还是别召开了吧,我来陇西赴任的时候,我是一个人悄悄的来的,当时,也是肃州部长护送我来上任的,如今,我即将离开,也让我一个人悄悄的走吧。在陇西的工作,我还有很多欠缺和不到位的地方。就不要大张旗鼓了。等下,我和肃州部长就在贵宾楼后面上车,我们直接去机场了。”

    随着聂振邦的话说完,旁边,刘振涛也迎了上来,一脸为难道:“聂副总理,这样怕是不好吧。”

    聂振邦摆了摆手,刘振涛的意思,聂振邦是清楚的。领导离任,就这么悄然而走,似乎有些不太好听。但是,对于这些,聂振邦是不怎么在乎的。微笑着道:“振涛书记,那些虚的,就不必再说了。如今,最重要的是,陇西的发展,从今天开始,可就看你的了。以后,有什么需要我来帮忙的,你尽管找我,虽然我不在其位了,但是,能帮得上的,我是绝对不会拒绝的。迎来送往的那一套,就免了。一方面,中央三令五申,严禁地方上搞这一套虚礼。另外,也没有什么好送的。借用一句诗,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如果能够给陇西留下一些东西,我就知足了。就说明。我在陇西的工作没有白做。”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