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九十一章 大结局

作者:权心权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个小本子到手,刘敬业可以宣布这次任务圆满结束了。

    打虎自然重要,而更重要的是瓦解围绕着大老虎而形成的整条利益链,大老虎高高在上,但围绕在他身边,各个阶层的小苍蝇才是真正危害国家和老百姓,必须要除掉的害虫。

    而这个小本子上记录的就是这些真正的害虫,只是单纯除掉大老虎,这些害虫还在,那就有死灰复燃的可能。

    只有彻底连根拔除,才能一劳永逸。

    刘敬业心头狂跳,任务总算完成了,接下来只要将小本子上的信息传递出去就可以了,而此时,谭亦月一脸的期盼,刘敬业反倒有些心虚不敢看她的眼睛了。

    刘敬业的新手机是樊磊给他的,其中有定位系统以及监听系统,不过需要由他本人打开。

    他开启了监听系统,在这种情况下,刘敬业开始挨个给本子上的大人物打电话,这些人有的是京城六部九卿的高层,也有些是外省的封疆大吏,都与谭家有很大的渊源,其中很多人当前的职务都与谭家有关。

    刘敬业每联系一个,都会将他们之间的勾当说出来,貌似在提点对方,实际是将信息传递出来。

    上面一共罗列了三十六个人,遍布全国各地,朝廷各个部门,虽然仅仅有三十多人,但他们各个手握实权,联系在一起,就是一个可怕的利益链,简直就是国中国。

    刘敬业一个不落的将所有人和与谭家的关系都说的一清二楚,谭亦月也没在意,因为换了她也会这么说,现在多事之秋必须要狠。

    也正因为直接挑明了关系,这三十多个人全部答应尽力,全力帮助谭亦阳。

    随后,刘敬业又联系了自己的人脉,双方人马合兵一处,这才是最强实力。

    紧接着,庞大的利益链开始运作起来,发挥了巨大的力量,只半天的时间,谭亦阳就从协助调查的状态被解禁出来,并且回到了家中,谭亦月和刘敬业还亲自赶过去与他见了面。

    第二天,谭亦阳的调令下来了,撤销了他的军衔与军籍,转入地方工作,而且是谭亦月最希望的总理衙门办公厅。

    形式就这样发生了逆转,原本风雨飘零的谭家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谭家上下一片欢腾,谭亦月兴奋又感动,恨不得把自己的全部都奉献给刘敬业。

    第三天,在多位大人物的运作下,谭亦阳正式入职总理衙门办公厅,如此重大的调整,在绝对实力下,显得就像小朋友换座位一样容易。

    他就职于机要处,任副处长,而且他还未到四十岁,可谓前途无量。

    第四天,谭家小本子上三十六位盟友之一,朝廷宣布对其进行规定时间,规定地点进行审查,其妻子儿女也被监视居住。

    第五天,一位上本子上的成员受到了新皇陛下的接见,并且予以嘉奖。

    这一上一下把所有人都搞乱了,而这一切,都是为了给刘敬业作掩护,他成功的完成了任务,现在是该胜利撤退的时候了。

    第六天,刘敬业和心情大好的谭亦月约好了,要一起出席一个时装发布会,谭亦月准备将刘敬业介绍给全世界,并且骄傲的宣布自己要嫁人了,要成为皇后的女人。

    可谭亦月等了很久也没看到刘敬业,打电话也不同,他好像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她来到林胜男所在的酒店,酒店仍然在营业中,但林胜男一伙人也消失不见了。

    谭亦月不明就里的四处寻找着刘敬业,但茫茫人海,杳无音信,好像这个人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人间蒸发了。

    就在这时,谭亦月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大喜过望,连忙接通,只可惜,并不是刘敬业打来的,而是她的胖弟弟。

    “你为什么换了手机号,为什么换号了,而且还没告诉任何人,为什么!”谭胖子发出野兽般的吼叫质问道。

    谭亦月没好气道:“你有病吧,我换号就是不想通知你,怎么着?”

    “傻叉,傻叉!”谭胖子狠狠骂道:“这两天为了找你我都急疯了,你特么就是个傻叉。”

    “死胖子,你敢骂我?”谭亦月大怒。

    “骂你,我现在都想掐死你!”谭胖子疯狂的吼叫道:“完了,谭家将要会在你手中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

    “你那个皇室后嗣未婚夫呢?傻叉,你被骗了,他根本就不是什么皇室后人,他是刘敬业!!”胖子疯狂的怒吼道。

    谭亦月一下愣住了,颤声道?:“你说什么?”

    “你那个皇室未婚夫是刘敬业假扮的!”胖子叫喊道:“我去了给他治伤的医院,找人采取了他的DNA与之前我偷偷保留的他的头发中的DNA进行了对比,他们根本就是同一个人,你个傻货,你把重要的资源信息告诉了他,我们全家都要被你害死了!”

    谭亦月一下僵住了,宛如五雷轰顶,一瞬间有种魂飞魄散的感觉。

    因为上次煤气拳王的暗杀事件,谭亦月一怒之下扔掉了电话卡,造成自己的失联状态,尤其不想让胖子找到,最算最后与谭亦阳取得联系,也是用刘敬业的手机。

    而这段期间,胖子始终在疯狂寻找着证据,想要证明皇室后裔是冒牌货,结果用最科学的手段真的得到了证明,只不过,这个过程有些缓慢,等他拿到证据,一切都已经晚了。

    现在一切都晚了,等谭亦月回过神的时候,一张准备多时的大网已经开始收缩了。

    朝廷延续了一关的套路,先从小开始,将周边小鱼小虾清理了之后,然后再对大个的开到,小本子上三十六个人,挨个被隔离,被带走,有的更是直接被宣布开除公职,可谓雷厉风行,如暴风一般横扫而过。

    谭家首当其冲的就是谭亦阳,这次彻底失联了!

    打虎行动浩浩荡荡的展开了,谭亦月失魂落魄的走在茫茫人海中,不知该何去何从,仿佛没有了灵魂。

    而此时的刘敬业正躲在朝廷安排的安全屋里,恢复了本来面目,和他在一起的还有在本次行动中露面的林胜男等人,他们也受到了保护。

    “原来是你小子!”刘敬业吃惊的看着眼前人。

    上次谭胖子要对林胜男动手,刘敬业万分担忧,后来却被人化解了,刘敬业还在纳闷,现在一切水落石出的。

    这个关键时刻出手的人,竟然是刘敬业的老搭档郑毅!

    这个被炸掉了半个身躯,拖着残躯流落街头的家伙此时重新站起来了,他已经安装了假肢,一如从前那般高大挺拔,帅气依旧,只是脸上多了几许沧桑。

    “你小子怎么回事儿,上次帮助女霸主把我推下海,窝里反呐。”刘敬业开玩笑的抱怨道。

    郑毅微微一笑,耸耸肩,道:“没办法,我也是奉命行事,反倒是你,多管闲事,哪儿都有你。”

    刘敬业哈哈大笑,现在看来,自己还真是无处不在,而朝廷原本就做了安排和部署,郑毅,樊磊等人都隶属于特勤部门,在他们的部队被解散之后,就被秘密收编,调查大老虎。

    其中重点人物就是谭家和朱静怡,而刘敬业莫名其妙卷入其中,其发挥的作用比郑毅这些特勤人员还要重大,无形中大家又在一起并肩作战了,默契与缘分的使然。

    “任务总算结束了。”刘敬业说道。

    郑毅贼兮兮的说:“卧底同志,你别忘了你还有一位未婚妻呢,怎么样,没假戏真做吧?”

    这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瞥了一眼面带微笑的林胜男,白了郑毅一眼道:“我是在执行任务,不允许你如此调侃一名深入敌后的战斗英雄。”

    “是,我错了!”郑毅立正敬礼。

    几人相互打趣,一如当年休战期一样,大家在一起享受轻松的时光。

    可就在这时,樊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众人也没在意,刘敬业仍然和郑毅打打闹闹。

    樊磊接完电话脸色凝重的走过来,刘敬业二人好奇的看着他,樊磊忽然无比正式的立正敬礼,道:“报告营长,教导员同志,红旗特种作战大队,一营集结完毕,请您指示!”

    “集结?再集结?”刘敬业和郑毅面面相觑,眼中闪烁着压抑不住的光芒。

    “三排长樊磊同志,请你把话说清楚!”教导员郑毅命令道。

    “是!”樊磊郑重其事的说:“刚刚接到最新消息,谭家在面对这次清网行动中,已经彻底被瓦解,相关人员全部被掌控,可出现了一个意外。”

    “什么意外?”刘敬业吃惊的说。

    “谭亦星跑了。”樊磊说道“而且把谭家那位老祖宗也带走了!”

    “什么?”刘敬业大惊失色:“去哪了?”

    “根据情报显示,他们应该去了西南边的越国或者缅国境内,也就是那个混乱的黑三角地带,应该是有人在那边接应。”

    “怎么会这样?”郑毅不解道。

    “朝廷并没有对谭家进行一次性处理,而是分开处理,尤其是谭亦星并没有直观证据能证明他直接参与谭家背后的勾当,所以暂时没有对他动手。

    没想到他竟然到总医院,说是带老爷子出去散散步,老爷子也确实喜欢这个胖曾孙,就和他一起出去了,医护人员表示,老爷子身体极度虚弱,时日无多,享受一下天伦之乐也可以理解,就没有太过在意,毕竟针对谭家的行动医护人员也不知道。

    结果,谭老爷子就这样被谭亦星带走了,他们是乘坐私人飞机直飞西南边境的,然后直接进入了十万大山深处……”

    “又是那儿!”刘敬业和郑毅异口同声道,那里是他们心中的一个死结,几次都没有闯过去,无数战友牺牲在那儿,郑毅更是留下了一半身体。

    “显然对方有人接应他们。”樊磊凝重的说:“上级命令,要求我们立刻重新集结,立刻展开追击行动。”

    刘敬业和郑毅都清出,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朝廷担心的是谭老爷子,这老爷子是开国元勋,随太祖爷定鼎江山,后来又陪太宗治理江山的人物,他亲手组建了多个一线部队,又主抓建设了无数个军事设施与秘密基地,是我朝军事资源的活资料库。

    虽然他们都相信,这样一位开国的老将军,是绝对不会背叛他的祖国和他的信仰的,因为这是用他的鲜血拼出来的。

    可是,毕竟老爷子年事已高,思维不是很清晰,身边又有一个最疼爱的曾孙子,若是胖子哄骗他,没准老爷子会说出什么,一旦有机密泄露,那对我朝将造成无法想象的严重后果。

    “领导什么意思?”刘敬业兴奋的说。

    樊磊也笑了起来:“领导让我们重新集结,说全世界都没有人比我们更了解那片大山了,给我们一次报仇的机会,无论如何也要突破那片雷区,穿过山林,尽可能将谭老爷子安全带回来……”

    尽可能?刘敬业立刻听出个中关键,心里有些无奈,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演变成这样。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郑毅急切的问道,他恨透了那十万大山,尤其是那片雷区。

    樊磊道:“马上就出发,组织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装备,还特派了一队工兵,配备了最简单的扫雷装备。”

    “好,这就出发!”郑毅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报仇雪恨的机会总算来了。

    “我们走!”刘敬业振臂一呼,气势十足,他也是兴奋莫名,可刚一迈步,忽然看到了林胜男水汪汪的大眼睛。

    刘敬业一下愣住了,是啊,现在不比从前了,他有了太多的牵挂,不能说走就走了。

    “去吧,早去早回,我等你。”林胜男温柔的说,虽然是鼓励,但却透着不舍与担忧。

    这是刘敬业从未经历过得事情,都说送别的场面是最难受的,以前没体会过,此时这心酸的感觉难以言说。

    而且这一去,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来,美人恩重,如何能辜负啊。

    他看着林胜男,刚才还坚定而温柔,此时已经热泪盈眶了,晶莹的泪珠在美眸中打转,刘敬业的心一下就融化了,感觉双腿好像生了根,一步也迈不动了。

    就在这时,郑毅的电话响了起来,上级正式下达了出征的命令,并且要求郑毅以军事主管的身份亲自带队,领导并没有提及刘敬业的名字,也就是说,他可以选择不去。

    郑毅看了看刘敬业,又看了看深情款款的林胜男,他苦笑一声,心中暗道,英雄气短,儿女情长,最怕就是离别呀,不过这样也好,刘敬业不去的话,最起码能保证他的安全。

    郑毅悄悄摆手,没有打扰刘敬业,想和樊磊偷偷溜走。

    “站住!”身后忽然传来刘敬业的一声大吼,他歉意的看了林胜男一眼,坚定的转过身,对着郑毅说道:“老子才是真正的军事主管,凭什么让你一个教导员带队!”

    郑毅一下愣住了,林胜男立刻转过头,泪水瞬间滑落。

    刘敬业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和战友们再次挑战那堪比地狱的雷区,还要把谭老爷子好好的带回来,更要消灭雷区对边的敌人。

    那时三国交界处,是多管地带,也是三不管地带,气候温热潮湿,最适合可怕的罂粟生长,毒品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他们开始武装自己,还有他国朝廷的暗中支持,对全世界都形成了巨大的危害。

    若在不正式开战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对他们展开空中打击,而且这其中涉及到了巨大的利益,波及全世界,根本不会,也不可能对他们开战。

    唯有悄悄的进行,对他们进行歼灭,而最有机会的就是与之相邻的我国,只是十万大山成为了天然的防御,其中的雷区更是宛如阴阳界一般。

    刘敬业深知责任重大,这次任务于公于私他都要参加,只能告别心爱的姑娘了,把一切交给命运。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那就不要拖拖拉拉,刘敬业大步朝门外走去,头也不会,林胜男也背对着他,双肩在剧烈的颤抖着,泪珠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刘敬业没有回头,先有国后有家,随时等待着祖国的召唤,因为,他是一个兵!

    郑毅与樊磊连忙跟了出去,他们最了解刘敬业的脾气,只要他认定的事儿,谁也无法更改。

    一路上谁也没说话,都很了解刘敬业现在沉重的心情,有家有口的人了,再也没有了往日说走就走,置生死与度外的豪情,不过多了这一份牵挂,也让他多了一份沉稳,这也给郑毅两人带来了极大的信心,有这样成熟的指挥员,加上以往的经验,成功的几率更大了。

    他们接到命令,让他们直接去军方最高机构驻地,八一大楼,全员在那里集合。

    当他们来到最大的会议大厅时,里面已经站满了人,全都是熟悉的面孔,彼此一见面,瞬间鸦雀无声,全都眼含着热泪看着彼此,满满的战友情让旁观者都为之动容。

    能活着见面真好!

    钢铁打造的战士们在这一刻真情流露,为彼此还活着,也为那些死去的战友。

    刘敬业走到队伍最前面,全员自发的排好队,郑毅站在队伍的最外侧,等大家站好,刘敬业目光扫过,所有人都如标杆一般挺立,英姿勃发,刚毅的神情说明他们是一只真正经历过战火考验的部队。

    郑毅从队伍外侧跑过来,对刘敬业敬礼,朗声道:“报告营长同志,红旗特种作战大队,一营全营集合完毕,应到四百八十人,实到……”

    郑毅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声音有些哽咽的说:“实到三百七十五人,未到者因公牺牲,请您指示!”

    郑毅的话说完,所有人的眼圈都红了,但没有一个人真正让眼泪落下来,大厅里鸦雀无声,钢铁铸就的战士们,忍着极大的悲痛,等待再次出征的命令,心中鼓动着巨大的战意与仇恨,要去为那些牺牲的战友报仇雪恨。

    刘敬业刚要开口,忽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刘敬业,你现在好像没资格下命令吧?”

    众人一愣,刘敬业是这个营的营长,标志性人物,是灵魂所在,他没资格,还有谁有资格呢?

    众人转过一看,只见一个身材高大,年月六旬的老者龙行虎步的走来,他穿着军绿色的将军服,肩膀上将星闪烁,是这个国家,这支军队的二号大人物。

    谁也没想到这么大的首长竟然亲自来了,刘敬业立刻跑过去,立正敬礼:“首长好!”

    首长微微一笑,道:“刘敬业,你这样可没资格给我敬礼,更没资格指挥作战。”

    刘敬业皱着眉头不明所以,只见首长一摆手,一个警卫员手捧一套深绿色的军装走了过来,首长亲手将军装交给刘敬业,并且将一对上校军衔亲手按在他的肩膀上,随后,对刘敬业回以军礼,道:“刘敬业上校,我代表朝廷兵部命令你,执行代号为‘躲猫猫’的任务,有问题没有!”

    “坚决完成任务!”戎装加身,刘敬业整个人,整个灵魂都一下子回归到了军人的状态,他身姿挺拔,目光坚定,大声的喊道。

    “好,由于时间紧迫,誓师大会就免了,但我会准备好庆功酒,等你们荣归!”首长大声道。

    全营三百多名战士齐齐敬礼,用震天的吼声回复道:“坚决完成任务!”

    首长说完就走了,没有誓师大会,但时间留给刘敬业,有什么话,他们自己家人说最有效。

    而刘敬业看着眼前亲如手足的兄弟们,只说了一句话:“兄弟们,报仇雪恨的时候到了!”

    “报仇,报仇!”震天的喊声让整栋大楼都在摇晃,无敌的气势蓬勃而出,刀锋所指,所向披靡!

    上午十点钟,他们坐车来到了军用机场,登上了专机,飞机上已经准备好了所有武器装备,今时今日,我军也具备了武装到牙齿的水准,而且全都是现代最现今的尖端武器,除了他们之外,恐怕还没有人使用过。

    刘敬业坐在窗口边,看着下面锦绣山河,为国出征的荣誉感填满了胸口,更让他心中的牵挂更强烈了。

    隐约间,他仿佛看到了一座医院大楼上,马永甄正沐浴在阳光中,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青山绿水间,陈雨欣正挺着肚子,和宝宝说着悄悄话,林胜男双眼含泪,凝望着高空,袁笑盈正参加警察学院的毕业典礼,头上的国徽闪烁,女霸主朱静怡坐在她的龙椅上,仍然谋划着如何东山再起,‘殇’将狙击枪里的子弹逐一退了出来,放开怀抱享受和平。

    他仿佛看到了李妍大姐在跳着广场舞,还有魏晓柔,在温泉度假村中忙碌的身影。还有唐诗雅,美女明星巨大的海报仿佛近在眼前。

    还有……他仿佛看到了茫茫人海中,有一个失魂落魄的身影,正漫无目的的走着,家破人亡,她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如何,是爱是恨还是利益的趋势,还是家族带来的沉重包袱,她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以后又会如何?

    刘敬业的眼睛有些湿润,情绪纷杂。

    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他们再次来到了十万大山面前,崇山峻岭,巍峨雄壮,但在这些所向披靡的铁血军人面前,连大山都显得很渺小,他们展现出的气魄,仿佛能将大山铲平。

    战场就在前方,刘敬业立刻摒弃了所有情绪,眼中只有浓浓的战意,看着眼前众人,他朗声道:“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毕竟大家都不是第一次,它就像一个心机婊,总是和咱们若即若离,不过这一次,说啥也得把它干了!”

    众人哈哈大笑,这才是刘敬业的风格,越是大战临头,越要保持放松的心态。

    众人就地扎营,开火做饭,一个小时后,下午一点十五分,所有人整理完毕,武装起来之后,刘敬业大手一挥,道:“出发!”

    简单的两个字,却唤起了所有人无敌的战意,一行人浩浩荡荡,紧张有序的开始潜行,很快就消失在丛林中,迷彩的军装让他们与大自然融合在了一起。

    他们这次的任务非常艰巨,最大的困难就是那片死亡雷区,在刘敬业的带领下,他们退进的速度非常快,但在靠近雷区的时候,速度骤然慢了下来,前面是死亡地带,危机四伏,必须要重新调整情绪和体力。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还进行了一些热身活动,在丛林中抓住了一队带有武器的走私分子,其中有毒品和武器零件。

    双方遭遇,对方竟然还开火还击了,这让刘敬业全营战士笑的合不拢嘴,对他们来说,这就像搂草打兔子一样轻松,就像野游。

    七个走私客当场就有无人被击毙,另外两人被击伤,这边毫发无损,并且没浪费一颗子弹。

    被抓住的走私客无语的看着这一群穿着迷彩装,彪悍到无法言喻的队伍,绝望的说:“我们就是走私点毒品,不至于出动特种部队抓我们吧?”

    “你也配!”郑毅没好气的说:“把他们俩捆在树上,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他们没空理会小小的走私客,但对方放下了武器,他们也没资格处决他们,听天由命去吧。

    小小的热身赛之后,开了枪,见了血,闻到了火药味,所有人的战意更浓了。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不过对他们来说,这里林深茂密,本来就黑漆漆的,白天和晚上没有区别,而且这条路他们走得比自己回家的路还要熟悉。

    简单的休整之后,他们继续上路,面前一片漆黑,仿佛是通往死亡世界的路过。

    这里一片狼藉,碎石遍地,甚至还有刺鼻的血腥味,这里原本就是雷区的一部分,不过被他们之前几次而破解了,地雷已经被排除,脚下的砂石泥土中,到处都沾染着那些死去战友的血。

    这是他们用鲜血铺出的道路,刘敬业一行人的心情顿时沉重起来,正因为如此,这次任务更不容有失了,不能让这些战友的血白流。

    “停止前进!”郑毅忽然发出命令,所有人停下了脚步,郑毅道:“樊磊,那地图来。”

    樊磊打开军用地图,上面用红笔勾勒出了很多圈圈地带,郑毅对刘敬业说:“这最大的红圈就是我们上次突击到的地方,就在前方不远处,纵深超过五公里的狭长地带,有地雷,悬挂式步兵雷等等,星罗密布,是最危险的地带。

    所以我建议,我们临时组建一支突击队,由我带队,进行突击,你们在安全距离外跟随。”

    “你少废话。”刘敬业没好气道:“就你这腿脚,还由你带队,你给老子好好在后面做接应吧。”

    “刘敬业!”郑毅忽然大吼一声,把刘敬业吓了一跳,只见他红着眼睛,道:“你他娘的少跟老子废话,老子说去就去,我是唯一一个从那片雷区中活着出来的人,你们谁也没有我熟悉地形。”

    “你……”

    “别跟我婆婆妈妈的,时间紧急,现在谭亦星没准已经带着谭老爷子到了敌国,若是再迟,可能就会出大事儿。”郑毅说道:“这片区域我非常熟悉,这段时间我做梦都在想着它,这一次我有信心能穿越他。

    还有,你刚才也说了,我们这次行动就是为了报仇雪恨,难道你不想让我亲自报仇吗?”

    郑毅的话让刘敬业无从拒绝,但他没来由的一阵心惊肉跳,看着郑毅刚毅的脸,他却有种不祥的预感。

    刘敬业果断的说:“我和你一起去。”

    “放屁!”郑毅一把将他推开,道:“你是我们的指挥官,你去了,谁带队?而且那时一条大纵深的狭长地带,步兵雷弥补,去的人越多反而越危险。”

    刘敬业无语了,郑毅所说的无疑是最正确的方法。

    他深吸一口气,拍了拍郑毅的肩膀,道:“小心点。”

    “别废话了。”郑毅无所谓的拨开他的手,转身点将:“工兵排派出三个人跟着我,樊磊,邓明,你们殿后。”

    郑毅点齐人马,立刻出发,看着他们的背影,有种惨烈而悲壮的感觉,刘敬业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心情复杂之极。

    很快,郑毅一行人消失在了黑暗中,刘敬业感觉自己就像在产房门口等待媳妇生孩子一样,紧张焦急,这可是要命的时候。

    其他的战士也格外紧张,但他们仍然信心十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每一步都是在与死神竞赛,忽然,轰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传来,前方火光冲天,整座大山都在摇晃。

    刘敬业大惊失色,刚要冲过去,就听对讲机里传来了郑毅的声音:“不要动,刚才是我们故意引爆了一串连环雷,现在眼前的路开阔了不少,我们要继续推进了,我感觉这次一定能走出去!”

    听到郑毅的话,将士们顿时欢呼雀跃,激动不已。

    可郑毅的话音刚落,又是一声巨大的爆炸传来,那片区域火光冲天,不少大树被炸的飞上了天,沙石漫天飞舞,紧接着,接二连三的爆炸声传来。

    “郑毅,郑毅……”刘敬业意识到了不好,对着对讲机大声的吼叫着,但却只有吱吱啦啦的声响,郑毅的声音消失了。

    “所有人原地待命不许动。”刘敬业心急如焚,但又格外的冷静,他命令所有战士原地待命,自己一摆手,带着侦察一连摸索着向前。

    火光将前路照的通明瓦亮,热浪袭来,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疼,他们亦步亦趋的来到爆炸地带,烟火中混杂着血腥味,他们甚至在地上看到了残肢。

    刘敬业的心顿时沉了下去,他知道出事儿了,不祥的预感成真了。

    他们没有贸然前进,静静的等待着眼前的硝烟渐渐散开,忽然他们睁大了眼睛,看到硝烟后竟然站着一个人,那人身材高大,宛如顶天立地的巨人,在弥漫的硝烟中岿然不动。

    “郑毅!”刘敬业大喊道。

    仔细一看,郑毅满身黢黑,衣衫褴褛,全身到处都有鲜血在涌动,他双手抓着两边的巨石才没有倒下。

    “刘敬业……”郑毅虚弱的开口道:“这里是最大的雷区,到处都是雷,但过了这里就是一片坦途了。”

    “你别说话,我这就过去救你。”刘敬业吼道。

    “别过来!”郑毅喊道:“我脚下就踩着地雷,我身后是一片浩瀚的雷区,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们全部引爆。”

    “我……”

    “你别废话了。”郑毅说道:“我肯定活不了了,我也料到了这一天,所以,我将我的假肢内装满了威力巨大的TNT炸药,一会你对我的假肢开枪,我有信心能将整片雷区夷为平地,别耽搁了,你们快点退出去,找到安全地带,刘敬业,我相信你的枪法,让我亲身见证你打破世界的狙击记录吧。”

    刘敬业明白,如此剧烈的爆炸,安全距离最少要超过四千米以上,郑毅竟然还有心和自己开玩笑,他其实只要一抬脚就可以引爆,可偏偏要让刘敬业对他开枪,这是要享受最后的光荣弹啊。

    “兄弟,别犹豫了,给我最后的荣光吧。”郑毅用他一关温柔的语气说着,一个营的教导员,就像妈妈,就像保姆一样的温柔。

    刘敬业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这是最艰难的选择,但其实又无从选择。看着郑毅含笑的目光,他一咬牙,果断而痛苦的转过身,哽咽道:“好,再见了,兄弟!”

    刘敬业带着人没有再回头,若是再看一眼,他们谁也走不了了。

    刘敬业带着队伍,所有人都流着眼泪,飞快的推到了数千米之外,纷纷找到大石头岩体,唯有刘敬业一个人站在开阔地,手中拿着狙击枪,他根本看不到任何目标,只有一片冲天的火光。

    但在火光中,他隐约看到了郑毅那坚定又温柔的笑脸,他一咬牙,子弹随着热泪一起激射而出。

    “轰……”巨大的爆炸声传来,天崩地裂一般。

    他的枪口冲天,子弹在天际飞翔,这一枪根本就无所谓,只不过是在位郑毅壮行。

    “侦察排和工兵排一起出动,一边扫雷一边灭火,其他人跟着我,让我们踏着战友为我们铺开的道路,前进!”

    “前进!”所有人流着泪大声喊道,声音甚至压过了爆炸声。

    这一次,郑毅的牺牲为他们带来了一条坦途,工兵们轻松的扫掉了残留的地雷,峰顶近在咫尺,他们终于战胜了这片死亡之地,终于……

    “兄弟们,报仇雪恨的机会到了,冲啊!”刘敬业站在山巅,看着下面大片大片盛开的罂粟花,这美丽的话却是一切罪恶之源,花本无罪,却被恶魔利用了,这一次他们就是来屠魔的。

    刘敬业带领着虎狼之势如闪电一般突然出现在小城寨中,这就是传说中的黑三角基地,拥有自己的武装,独立于这三不管地带,守着罂粟荼毒全世界,而今天就是他们的末日。

    刘敬业他们宛如神兵天降,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他即便也遭到了对方的猛烈还击,但战士们带着巨大的仇恨,战意正浓,一鼓作气,以雷霆万钧之势横扫一切敌人。

    战斗持续了整整三个小时,从冲锋战打成了阵地战,然后又变成了冲锋,血与火交织在一起,染红了天机,喊杀声,惨叫声震耳欲聋。

    刘敬业一马当先,如杀神降世,所向披靡,身前没有一合之将,他在全力朝城寨最中间的木屋冲锋,他在那里看到了谭胖子的身影。

    在强大的实力面前,对方即便也是武装组织,却根本不是对手,刘敬业奋勇当先,全身浴血,终于杀到了中心地带,他刚要冲进去,突然听到了房间内传来了一声枪响。

    刘敬业大惊失色,这枪是对谁的?谭老爷子还在里面,难道……

    他不顾一切的冲进了去,端着冲锋枪环顾四周,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手里拿着一把手枪,枪口还有硝烟在飘散,他的身前,一个年轻的胖子倒在了血泊中,一脸的惊骇。

    刘敬业看着那老人,宛如看到了他年轻时的英姿,杀敌无数,只是他肯定想不到,最后的敌人竟然是自己的亲人。

    老人仿佛一下失去了灵魂,瞬间瘫软在地,刘敬业连忙上前,一把将老人扶住,就在刘敬业查看老人情况的时候,一个敌人忽然从黑暗中蹿出,就要对着他的头开枪,这是整个黑三角的领袖。

    只听一声清脆的枪响传来,黑三角的领袖轰然倒地,刘敬业大惊失色,转头一看,门口,阳光斜照,一个身材婀娜丰满的人影站在那里,手握长枪,英姿飒爽。

    “你……”刘敬业又惊又喜,没想到‘殇’竟然一路跟了过来,关键时刻救了自己,美人恩重啊。

    结束了,终于一切都结束了,一场惨烈的战斗,让这三百多人的营级编制又减少了,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刘敬业全身三处中弹,有六处刀伤,一枚单片迸入了腹中,身受重伤,却再一次死里逃生了。

    数天后,一个战士跑进了他养伤的小木屋,立正敬礼,道:“营长,首长的电话。”

    刘敬业拿过电话,只听对面首长道:“谭老爷子已经安全被送回来了,老爷子的精神状态很好,你不用担心,还让我替他问候你,说你是好样的,小六子。”

    刘敬业笑了,随后只听首长道:“你们这次做的太好了,黑三角属于三不管地带,现在我以朝廷兵部的名义命令你,就地驻扎,竖起国旗,将这块争议地带变为我国领土,不允许任何人在不受允许的情况下进入,这将是我国神圣的领土。”

    “啊?”刘敬业大吃一惊,道:“驻扎?多久?”

    “永世镇守!”首长一字一顿的说道。

    “不会吧?”刘敬业吃惊道。

    首长哼了一声,道:“稍后会有援兵,医护人员,农耕人员和管理人员过去,我们要开始建设开发那里,另外还有个小礼物要送给你。”

    “什么礼物?”刘敬业下意识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首长说道:“顺便说一句,那里毕竟是三不管地带,更没有婚姻法……”

    “啊?啥意思?”

    首长没搭理他,直接挂断了电话,就在这时,太空中传来了直升飞机的声音,很快落在空地上。

    刘敬业只听到一群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道:“这是什么鬼地方,带我来这里干什么,你们这是绑架,快放我回去!”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啊?怎么还有绑架呀?

    他站起身,推开门一看,顿时惊呆了,只见几个女人从直升飞机上下来,站在空场中,秀发飞扬,各个容颜绝丽,组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大结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