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八十九章 决裂

作者:权心权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刘敬业不明白为什么谭胖子如此肯定的指出自己是卧底,他惊心动魄的看着谭亦月的反应。

    而谭亦月看都没看刘敬业一眼,厉声吼道:“你给我闭嘴,该死的家伙,现在还敢挑拨离间。”

    “不,我说的是真的。”谭胖子急道:“二姐,你想想,一个娇生惯养的皇室后代,怎么有如此彪悍的战斗力,竟然一拳打碎了泰拳王的喉骨,我得姐姐,你想想,他是普通人吗?”

    谭亦月此时处在愤怒的巅峰,险些死在自己亲弟弟的手里,哪里还听得进去他的话,直接愤怒的回击道:“哦,原来那人是泰拳王啊,我亲爱的弟弟,看来你手下网络了不少能人异士啊,我看他不仅是泰拳王,还兼职做煤气管道维修工吧?

    你个畜生,竟然为了争夺家主之位派人来杀我,又是拳王,又是枪手,现在还有脸来挑拨离间,我告诉你死胖子,从现在开始我和你恩断义绝,以后就是生死仇敌,今天你杀不了我,明天就小心自己的性命!”

    “不,二姐,你误会了。”谭胖子喊叫道:“我不是要杀你,是为了试探你身边的朱良耀,他肯定不是什么皇室后裔,没准是朝廷派来的特种兵,你千万不能上当啊。”

    “少废话,是人是鬼我比你清楚。”谭亦月道:“若他是卧底,能三次对我舍命相救吗?若他是特种兵,能被你那修管道的拳王打得遍体鳞伤吗?

    谭亦星,你好歹也是谭家的堂堂男子汉,做了就做了,不用找借口,在你得知长辈有心让我接手族长之位的时候,你就对我起了杀心,没想到你这么沉不住气,竟然当天就动手,我不得不说,你令我很失望,真的不配做家主。”

    “我看你才是被鬼迷心窍了,若是你再一味的相信他,我们家族都将毁在你的手上。”谭胖子狠狠得说道。

    谭亦月怒极反笑,道:“好,那我问你,既然你说他是假冒的,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为什么要派个拳王来,还埋伏两个枪手。”

    “我那是要对付他的。”谭胖子狡辩道。

    “可是枪手对我开了枪,满屋瓦斯的是我的房子,那拳王刚才将我打飞三米多远。”谭亦月一件一件的说道。

    “那是手下没有按照我的命令执行……”

    “行了,闭嘴吧,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谭亦月没好气的说,不过最后她还是软化了一些:“胖子,我们毕竟是亲姐弟,血浓于水,而且目前是多事之秋,家族风雨飘摇,我真的不想和你内讧,我劝你,尽快离开京城,等到家族在我的带领下渡过难关,我再另外安排你。

    这是我最后的底限,也是念在骨肉亲情的份上,你若不领情,那我也没办法。”

    说完,谭亦月不等谭胖子再废话,直接挂断了电话,并且将电话卡扔进了马桶,不给任何人机会,这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挂断电话,谭亦月没有说话,要说谭胖子的话对她一点影响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她转头看着刘敬业,眉骨开裂,没能缝针用厚厚的纱布贴住来止血,脸颊高高肿起,脖子上,衣服上还沾着鲜血,一条右臂垂在身材宛如摆设,背后也引出了血渍,那是上次被狗熊挠的伤痕又裂开了。

    这样一个几次三番对自己舍命相救的人会是卧底,谭亦月真的不信,现在她掌控着谭家大部分资源,若是这几次自己丧命,谭家立刻就会陷入混乱。

    再者说,他如今就在自己身边,完全可以控制住自己,逼自己说出谭家的秘密……

    另外,说他不是皇室后裔,那巴国外长,伊国副防长都一口认定他是,这该如何解释?

    谭亦月越想越觉得不可能。就在这时,刘敬业的电话响了起来,刘敬业自己也是心里一紧,而且来电显示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有些胆战心惊的接通,对方上来说的就是地道的阿拉伯语。

    刘敬业一听就知道是有人要帮自己解围,同时也说明,谭胖子的一举一动已经在监视中了。

    他立刻用阿拉伯语恢复,叽叽喳喳的,好像聊得很开心,看到谭亦月一脸迷茫,知道她不动中亚的语言,聊了一会,刘敬业切换成了英语,但只是简单的:“好,我知道了,我明白该怎么做,谢谢你。”

    谭亦月满头雾水,本来对刘敬业稍稍有些怀疑,也被他一通外语搞乱了思绪。

    就在这时,谭亦月也接到了一个电话,她一言不发完全就是在倾听,但她的脸色却越发的苍白,神情无比的凝重。

    挂断电话以后,她呆呆的看着刘敬业,许久才说道:“我想知道,你刚才接到的电话,和我接到的电话是否是同一个内容。”

    刘敬业很坦诚的告诉她:“我不知道你电话的内容,但我可以告诉你,前朝一位军方的二号人物落马了,已被朝廷评定为国贼,而他本人已病死在医院,但当初与他有勾结的人士将全部受到法律的审判。”

    谭亦月脸色苍白的点了点头,道:“他是我家最亲近,且强有力的盟友,这次事件使我家必然会受到牵连。”

    随后,谭亦月开始疯狂的打电话,用单线联系他们家的合作伙伴和盟友,只可惜,对方要么就是无法接通,要么就是应付两句就挂断,没有人和她说任何实质性的话题。

    “糟了,糟了。”谭亦月心急如焚:“没想到朝廷竟然会对他动手,他明明已经退居二线了,而且身居高位,怎么说出事儿就出事儿了,朝廷这是要干什么?”

    刘敬业神色不变,心中却冷笑道:“朝廷当然是要改天换日,还老百姓一片朗朗乾坤了。”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谭亦月紧张的说:“对了,你不是在朝廷内部有人脉嘛,能不能帮忙打听一下,朝廷是否要对我家动手,是否掌握了什么证据?”

    “这……”刘敬业故作为难道:“这好像不太好吧,在现在这种风口浪尖上。”

    谭亦月一听,立刻做到刘敬业身边,直接躺进他怀中,轻轻抚摸着他受伤的手臂,道:“怎么,咱们俩现在的关系,这点小忙你都不帮吗?”

    就算傻子也知道这是牵强的美人计,所以刘敬业犹豫道:“不是我不帮,只是现在时机不对。”

    刘敬业话音刚落,谭亦月竟然一反常态,主动一口啃上了刘敬业的嘴唇,把他都吓了一跳,而接下来的事儿,完全不受刘敬业控制,最起码不受他大脑控制,完全是身体自然而然的反应。

    半个小时后,刘敬业看着床单上点点血红色的梅花一阵无语,真的没想到谭亦月也是这样的人,以他丰富的破处经验知道,这肯定不是假的。

    不过,谭亦月这么做,带着很强的目的性,他也能够理解,因为谭亦月不是在和刘敬业亲热,而是在和一位拥有很高地位的皇室后裔在亲热,在他们这种身份的人看来,婚姻就是因为利益的结合。

    结束之后,谭亦月一句话也没说,这已然非常估计刘敬业的感受了,没有逼迫他做什么,完全靠自觉。

    既然大家心知肚明,刘敬业也不装傻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就要给予谭亦月想要的。

    他拿出手机,直接给樊磊打了个电话,最关键是他拨打的这个号码,只有五位数,别人不知道,但谭亦月知道,这是朝廷特殊部门的电话。

    接通之后,首先要拨打着输入密码,刘敬业输入之后,等了一会樊磊才来接电话,刘敬业直学着小孩子急切的口吻说道:“三叔,三叔,我大爷出事儿了,我爸爸联系不上,你知道我爸爸在哪吗?”

    谭亦月忍着破瓜之疼立刻坐起身,耳朵贴在刘敬业手机旁仔细聆听,只听对方说道:“小朋友,你打错电话了,如果你爸爸和你大爷在一起,很可能也会出事儿,请正确联系你的家人。”

    对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这些对话任何人看起来都没有异常,唯有有心人能听出端倪。

    大爷指的是刚落马的前朝军方二把手,爸爸自然指的是谭家,对方说的很明确,如果你爸爸和大爷在一起,肯定会一起出事儿,若是双反方没联系那自然就没事儿。

    军方向来都是我朝最神秘又禁忌的话题,不管地方上如何风云变化,军方始终都是风平浪静,谁也没想到,这位开天辟地的新皇陛下竟然直接朝军方动手了。

    这是绝对实力的表现,当然也是特殊的历史时期,真正在军方有绝对影响力,类似谭家老爷子,随太祖爷开国的一代,这一代老人几乎都作古了,全新的开始,所以才敢大刀阔斧。

    刚才樊磊的话说的很清楚,只要你和这位落马的二号人物有关联,必然要倒霉,但后来樊磊又说了,你电话打错了,想要了解内情,请正确联系你的家人。

    谭亦月知道,这是要让她联系谭家的盟友,尽快疏通关系。

    谭亦月不敢耽搁,立刻拿起手机拨打电话,而旁边的刘敬业神色有些苦涩……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