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八十八章 彻底翻脸

作者:权心权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谭亦月捂着口鼻,听到了身边传来砰砰的闷响声,还有阵阵劲风拂面,她清楚的知道,那是肌肉碰撞的声音,有人正在激烈的打斗着。

    房间里竟然也有埋伏!

    谭亦月大惊失色,什么人能在这种满是瓦斯的房间里常驻呢。

    答案其实很简单,当然是打开瓦斯的凶手,而且对方带着防毒面具以及夜视镜。

    这点刘敬业非常清楚,他正在于对方激烈的交锋中,在这种环境下,谁也不能动用热武器,一点火星就会引起爆炸,幸好这里是高级公寓,有自然的排风口,让瓦斯的浓度不是特别高。

    尽管如此,仍然让刘敬业陷入了极大的被动,他不敢正常呼吸,还要与对方近身肉搏,激烈的打斗又没有足够的氧气支撑,刘敬业也坚持不了多久。

    更艰难的是,对方是一个难得一见的格斗高手,出手速度极快,落点准确,且力量十足。

    而且,一轮搏斗过后,刘敬业吃惊的发现,对方竟然在主攻他受伤的右臂。

    这说明,敌人知道他受了伤,并且知道他的右臂废了,非但无法进行攻击和防御,反而成为了拖累。

    目前知道他手受伤的之后谭亦月,还有谭胖子!

    以他的能力,若是想从医院查询资料简直轻而易举,而且也知道他知道今天两人的行程。

    该死的胖子,果然够狠!

    刘敬业心思电转,屏住呼吸,这时,对方再一次朝他攻来,目标仍然是他的右侧,虎虎生风的铁拳直奔他的熊口,速度极快,‘残废’的手臂根本无法抵挡。

    幸好这时天上的乌云散开,明亮的月亮露了出来,洒下皎洁的月光,这里又是最高层,采光极好,黑暗的房间瞬间被天灯点亮了。

    “啊……”能够看清事物的谭亦月发出一声下意识的惊呼,被与刘敬业对敌的男人吓了一跳,乍一看好像怪物一般,指引他带着防毒面罩,而且眼罩还有夜视功能,看起来很恐怖。

    他发疯似得朝刘敬业进攻,刘敬业就像一只陀螺转来转去,只有躲闪之力,却无招架之功,更别说反击了。

    而且他还是在无法呼吸的情况下,若在这种情况下呼吸,大量吸入瓦斯,对身体的伤害比闭气还要严重得多。

    而对方来势汹汹,双拳挥舞,虎虎生风,看那架势就像一条发疯的狗,根本就没有规律,完全就是逮住哪就咬哪,刘敬业左躲右闪显得狼狈之极。

    其实在谭亦月看来对方好像没有章法,但实则拳拳到肉,目标明确,就是趁你病要你命,哪里有伤打哪里,这种人,妈妈根本不用担心他和别人打架。

    无法呼吸,没有氧气供给,刘敬业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被动中,体力和速度都在飞快的下降。

    他好不容易避开了对方攻击他伤口的一拳,却无法躲避对方的后手拳,直接打在他的下巴上,这一拳力道极大,刘敬业直接被打翻在地。

    那人乘胜追击,立刻合身扑了上来,墩身又是一拳,直接朝刘敬业的脸上打来,看得出,他最拿手的功夫在一双手上。

    刘敬业一侧头,对方一拳打空,落在身下的地上,谭亦月就在不远处,她惊愕的发现,这一拳竟然把地板砖都打裂了。

    当然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这一拳打碎了地板,他的手也是生疼,让他的动作也顿了一下。

    就在这时,刘敬业忽然伸出手,一把抓住对方脸上的防毒面罩,因为有皮筋箍在脑后,他根本就扯不下来。

    当然刘敬业也没想扯下来,更没想过抓过来让自己呼吸两口,而是将面罩长长的拉开,然后猛地一放手。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面罩重重砸在对方的脸上,宛如被板砖狠狠拍在脸上,那人鼻孔中顿时鲜血迸溅,惨叫一声,仰天而倒。

    这出乎意料的反击展示了刘敬业对战局的把握,和丰富的战斗经验。

    不过对方也相当彪悍,刚刚倒地立刻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又一次压在刘敬业身上,这一次,他那一双拳头如暴雨一般砸下,不再给刘敬业任何喘息的机会。

    所以说,想要学习格斗,最重要的先练好下盘力量,这是一切的基础,即便攻势时,依靠上肢的攻击动作更多,但力量来源于稳定的双腿和腰腹,下盘才是一切的根源。

    同时,双腿有力量,不至于被对方轻易击倒,一旦被击倒,将会彻底落入下风。

    对方现在骑坐在刘敬业腰腹上,让刘敬业的双腿失去了作用,加上狂风暴雨般的攻击,让他只能全力以赴的防守,没有任何反击的机会。

    再加上严重缺氧的情况下,对方已经稳操胜券,只是时间问题。

    刘敬业现在真的完全再靠意志力支撑,面对对方的猛攻,他只能依靠一条左臂斜着护着头,不断的左右躲闪,尽可能的消耗对方,对方也只不过是一股爆发力,想要迅速制敌而已。

    不过,这样最终也不是办法,不是有拳头落在他脸上,肩上,胸口,他连彻底防御都做不到。

    对方连续击中刘敬业几拳,他的脸颊都肿了起来,还有一拳擦过了眼角,眉骨都裂开了,鲜血横流。

    见了血,对方更疯狂了,不过刘敬业也感觉到,对方的速度慢了下来,完全只注重力量,好像想要将自己一拳打死似得。

    尽管如此,刘敬业也已经到了极限,真的要坚持不住了。

    就在这时,异变发生了,一只躲在一旁的谭亦月忽然站了起来,因为无法呼吸,她也是面红耳赤,表情狰狞。

    但她还是义无返顾的冲了上来,手里拿着自己的高跟鞋,尖锐的鞋跟是女人最好的武器,她咬紧牙关,使出全身的力气,用高跟鞋朝男人的头上砸去。

    男人身体顿时一颤,鞋跟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只不过谭亦月的力量实在有限,虽然砸出了血,但并没有造成真正的伤害。

    反倒男人一记反手拳,直接轮在了谭亦月的腰上,将她整个人都打飞去出去。

    “就是现在!!”刘敬业看着男人打飞了谭亦月,心中顿时发出一声断喝,机不可失,只有一击的机会,但这也足够了。

    刘敬业在整个过程中,始终没有动用自己的右臂,就像摆设一样绵软无力的垂在身侧,而此时此刻,他的意志转化为力量,全部注入到右臂中。

    猛地一拳,石破天惊一般击出,狠狠得打在了对方的喉咙上,只听咔嚓一声,对方的喉骨应声断裂,头顿时成不规则的角度歪到一边,口中发出诡异的声响,似乎有呕吐又吐不出的感觉,双手抓着自己的脖子,顿时歪倒在一旁,在痛苦的挣扎着,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可以想象他在飞快的窒息中,很快就没有声息。

    他就摔倒在刘敬业身边,刘敬业身手抢过他的面罩,后面一双眼睛中满是不敢置信的神情,似乎想要看看刘敬业的右臂。

    整个过程,刘敬业宁愿挨打,也保守着自己右臂的秘密,让他成为了必杀的秘密武器,这是马永甄给他创造出的机会,致使对方情报失误。

    同时还有个原因是因为谭亦月一直在看着,不能在她面前露馅,当然逆转也要感谢谭亦月,关键时刻,小妞勇敢了站了出来帮助自己,若不是她以身转移了对方的注意力,刘敬业也没有必杀的机会。

    刘敬业最喜欢这样关键时刻彪悍的女人,比那些就会哭喊的老娘们强多了。

    刘敬业拿着面罩用力的吸气,对方本来是来制造他们窒息希望的,结果他反倒因为窒息而失去了性命。

    他飞快的恢复了一些体力,连忙站起身,将房间内的窗户全部打开,之后关不了瓦斯的阀门,将谭亦月拖到窗口,夜风徐徐,清新的空气显示着它独一无二的价值。

    刚才那一下把谭亦月也打得不轻,她半晌才缓过劲来,她立刻联系了自己的手下,他们已经击毙了门外的两口枪手,因为闻到了瓦斯味才没有冲进来,目前就在门口待命。

    “谭亦星你个死胖子,我和你不同戴天!”谭亦月宛如一只愤怒的母狮,对着夜空发出怒吼。

    她的手下很快处理了那男人的尸体,在谭亦月的命令下,他们直接将尸体送到了谭胖子的家门口,这是要彻底翻脸了。

    谭亦月的闺房内,她亲手帮刘敬业包扎好了眼角的伤口,并用冰袋敷着肿起来的面颊,这一次真是相当危险,幸好关键时刻逆转了局势。

    今天刘敬业也挨了不少打,成功隐瞒了自己的战斗力,至于最后一击,纯属搏命的巧合,谭亦月也没多想。

    两人刚刚处理好一切,总算松了口气,就在这时,谭亦月的电话响了起来,她一看来电显示,顿时一股杀意弥漫而出。

    “好小子,你竟然还敢给我打电话,是来看看我死了没有吗?”谭亦月压抑着愤怒,冷声说道。

    而谭胖子则大声喊道,连刘敬业都听到了:“二姐,在你身边的人绝不是什么皇室后裔,他可能是来我家的卧底!”

    刘敬业一下愣住了,心跳陡然加速,紧盯着谭亦月,做好了战斗准备……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