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八十五章 暗战

作者:权心权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看着谭家人吃惊的摸样,刘敬业在心中摸摸为自己点了个赞。

    在座都是达官显贵,他们自然清楚古董文玩在这个年月的价值,很多位高权重的大人物,早已经对什么金钱豪宅失去了兴趣,他们更喜欢雅一些的东西,古董就成了不少人的心头好。

    通过古玩来巴结领导的人多如蚂蝗,造成了古董市场的火爆,而刘敬业可以量产古董,比印钞机赚钱还容易,自然是贵不可言。

    众人又热烈的讨论起了古董问题,各个都是行家,唯有谭胖子在一旁沉默不语,目光不时扫过刘敬业的脸,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

    刘敬业自然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却处之泰然,不动声色,根本没有任何痕迹可循。

    巴国和伊国是我朝在国际上最重要,也是最坚定的友国,最亲密的伙伴,对我朝内部更是有重大的影响,所以,胖子绞尽脑汁,上下打点,总算获得了见面的机会,却没想到被刘敬业轻易截胡了。

    那俩人都是政客,代表着一个国家的利益而来,就这样牺牲宝贵时间,和未来可能获得的利益,去接见一个落寞皇族?

    胖子不太相信,这一次他要是能与二人见面,达成合作意向,将来在选举中支持谭家,一旦事成,谭家对他们的回报肯定援朝一个落寞皇族的捐赠,作为政客他们应该清楚这一点,可为什么还是拒绝了与自己会面呢?

    这引起了谭胖子极大的怀疑,感觉这个男人好像从天而降一般,一切事情对他来说都非常简单,好像他就是这个世界的核心一般,可世界上哪有这种人啊,还有就是他皇室后裔的身份,更是虚无缥缈。

    “好了,晚饭准备好了,大家边吃边聊吧。”谭亦月的妈妈招呼道,而且还是她亲自下厨:“小朱,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都是些家常菜,希望你别嫌弃。”

    “怎么会呢,我最喜欢家常菜了。”刘敬业说道。

    一家人入座,满桌子都是丰盛的菜肴,尽管是家常菜,没有鸡鸭鱼肉,但却精致且名贵。

    席间大家都喝了点酒,谭亦月更是尽显温柔,在旁边把刘敬业伺候的服服帖帖,最差嘴对嘴的喂他了,搞得刘敬业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长辈们一恋暧昧的看着他们,其实满意谭亦月的这次选择,这次联姻无疑将会给谭家带来更大的利益和帮助。

    “小朱啊,冒昧的问一句,你们家里都有什么人呀?”谭亦月的母亲就像一个寻常人家的丈母娘一样问了起来。

    刘敬业有些沉重的说:“我的父母都已经不在了,家里还有些老人,但也不能算我的长辈,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

    众人明白,以他的身份,家里所谓的老人应该都是仆人,不过还有弟弟妹妹,那就是还有竞争的压力。

    不过谭家看重的是当下,打虎行动如雷霆风暴,他们也是风雨飘摇,最需要强有力的帮手,助他们渡过难关,至于以后,谭家重掌大权,还有什么可怕的。

    席间,谭胖子始终不发一言,貌似在长辈面前轮不到他,其实他在偷偷观察着刘敬业。

    胖子是一个笑面虎,外表邋遢,内心非常敏感且细腻,他与刘敬业有过多次接触,更多次吃吃喝喝,他了解一些刘敬业平时自己都不会注意的小细节。

    比如拿杯的姿势,喝酒时的面部表情,喝完后的特点等等。

    他本身就对刘敬业有所怀疑,刚才一见面,更有种熟悉的感觉,现在开始仔细观察。

    幸好刘敬业惯用的右臂刚做过手术在装残废,喝酒拿杯的动作有所变化,可胖子还是聚精会神的看着,甚至看出了一些端倪。

    刘敬业有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有些微小的习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更不会去注意,而这种场合,他要是一动不动那显得更假,所以他也不免有些担心。

    幸好这次家宴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原本刘敬业准备吃晚饭就告辞,但临别时,谭亦月的母亲眼圈红了,好像女儿今天就要出嫁似得。

    谭亦月立刻停下了脚步,越是眼含泪光,那刘敬业还能说什么,当然要让人母女团聚了,这时,谭胖子站了出来,道:“姐夫,来,她们聊着,我陪你接着喝。”

    刘敬业摇摇头,道:“还是算了吧,等一会我就回去了。”

    “那怎么行?”胖子道:“难得来一趟,当然要好好聊聊了,再说了,你想娶我姐,过了丈母娘那关,小舅子这关也得过呀。”

    “嘿,敢情我这是来公关的。”刘敬业苦笑道。

    胖子面带虚假的笑,紧盯着他的双眼,人的眼睛不管怎么仪容都不会改变的,尽管眼皮眼角都有变化,但眼中蕴含的光彩和神色是不会变的。

    胖子怎么看怎么觉得熟悉,那就更拉着刘敬业不放了,特意开了一瓶白酒,给刘敬业斟满,道:“姐夫,刚才你说,你认识很多朝廷的官老爷,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别开玩笑了。”刘敬业道:“你们谭家才是真正的红色贵族,还用得着我帮忙吗?”

    “这件事儿不能让我家人知道。”谭胖子神神秘秘的说。

    刘敬业皱眉,道:“什么事儿啊?”

    谭胖子看了看没有人注意这里,用杯子挡着嘴唇,低声道:“我有一个仇人,目前被关押在郊县的看守所里,我想姐夫你帮忙打个招呼,给他订个一辈子都出不来的罪。”

    刘敬业大吃一惊,他当然知道胖子在说自己,这分明是在试探他。

    他不动声色的说:“你这个仇人因为什么进去的?”

    谭胖子道:“因为非法持枪被人举报而且抓了个现行。”

    刘敬业想了想,道:“这本身就是一个可大可小的罪名,要看他持有的枪支是否属于军用物资,还要看他藏有多少子弹,是否有过伤人的行为,若都没有,刑期就会较短。

    若是军用枪支,且有大量子弹,并且还有其他枪支,造成过人员伤亡,那判死刑都不为过。”

    “你什么意思?”胖子问道。

    “既然是你的仇人,你一定很了解他。”刘敬业道:“你完全可以给他家里多送一些枪支弹药然后做一个良好市民去报警,等警察搜查之后,他的刑期自然就会增加了。”

    “妙啊!”胖子大喜过望:“这主意真好,兵不血刃,来,我敬你一杯。”

    两人碰了一杯,胖子始终在仔细观察着刘敬业每一个微小细节的变化,随后说道:“这种就能轻松解决他了,剩下我就可以全力对付别的仇人了。”

    “呵呵,你的仇人还真不少。”刘敬业苦笑道。

    “哎,我是老实人,可总有人找我麻烦。”胖子无耻的说道:“这不,前些天我看上一间酒店,老板是个外省人,最近打虎打得酒店生意不好,他想出兑,我本有意接手,却被一个小娘们横插一杠子,害得我在朋友面前丢了脸,你说我能咽下这口气吗?”

    “恶意竞争确实让人生气。”刘敬业平静的说道,心中却又惊又怒,他这明显是要针对林胜男,当初他对付煌朝黄家叔侄的时候,为了防止后院起火,请谭胖子帮忙保护过林胜男,现在却成了他攻击的目标。

    但刘敬业一定要沉住气,任何一个微小的细节都有暴露的可能。

    只听胖子说道:“不过这件事儿就不用麻烦姐夫你帮忙了,一个小小的山里丫头,我轻轻松松就能搞定,我刚才已经派人过去了,他们要是识相就乖乖滚蛋,若是不识相,我就把他们打包送走!”

    刘敬业心头一惊,虽然知道这是谭胖子在试探自己,但对他来说,林胜男真的如蝼蚁一般渺小,若胖子丧心病狂起来,真的对付他们该怎么办?

    刘敬业有些焦急,迫不及待想要通知林胜男,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甚至连通知樊磊他们及时去保护都做不到。

    这就是做卧底最大的痛苦,当敌人抓住了你的战友,对其进行严刑拷打的时候,你心里在滴血,却还要在一旁较好,有时候甚至需要亲自动手,这感觉真是太痛苦了。

    该死的胖子,竟然用如此恶毒的方法来试探自己,刘敬业恨不得捏死他,不过,现在本身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

    可刘敬业真的讨厌这种感觉,他宁愿像先烈那样,被烈火焚身也不暴露战友,也不愿意看着战友被伤害而自己无可奈何。

    面对胖子冷森森的微笑,刘敬业也同样报以微笑,道:“大丈夫有仇必报,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也要得到,才能快意人生嘛。”

    “姐夫你说的太好了。”谭胖子说道:“这一次,我一定要给那娘们点颜色看看。”

    刘敬业无所谓的耸耸肩,拿起酒杯,轻描淡写的品着美酒,心中却快恨疯了,不停得祷告,希望林胜男能有所察觉,或者有人能帮一把。

    不多时,经过长辈们和谭亦月的劝慰,谭妈妈的情绪总算恢复了,感觉好像就这要送女儿出阁了,搞得刘敬业还有些不好意思。

    “好了,你们快去吧,再晚就该过了探视时间了。”谭妈妈嘱咐道:“到了那里和太爷爷好好说,别耽误老人家休息。”

    “我知道了,妈妈,你们也要保重身体,有什么事儿尽管放心交给我们年轻人吧。”谭亦月信誓旦旦的说道。

    一众长辈欣慰的看着他们,还将他们送到了楼下,谭胖子却神情凝重,感觉刚才的母女对话好像另有深意,而且他们竟然要去看老祖宗,这可不是好事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