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八十四章 见家长

作者:权心权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次会面一共耗时一个小时,但对谭亦月来说却像是一辈子那么漫长。

    两个大人物都对她的美丽进行了称赞,平日里呼风唤雨的她感觉到,在这种真正世界级的场合,她唯一值得人关注的也只有美丽了。

    很多强大的女人都不像做花瓶,其实女人永远也摆脱不了花瓶的命运,只不过有些花瓶供大众欣赏,有些花瓶供少数人欣赏,还有些花瓶仅供一人欣赏而已。

    谭亦月感觉自己真的有点想皇朝的皇后,是一个高级陪衬,但这却是世界上所有女人最期望的归宿。

    当然更关键的是,这两位国际友人,是自己那胖弟弟迫切想要会见的,并且上下打点,甚至搬出了家里的老祖宗,人家才勉强答应见面,可现在竟然被刘敬业捷足先登了,而且会面结束后,两位大人物就启程回国了,谭胖子没有机会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坐在车里,谭亦月既兴奋又疑惑,她迫不及待的问道。

    “哦,你说他们呀,都是我的老朋友。”刘敬业说道:“本来不想在这么正式的场合与他们见面,没想到他们却向朝廷提出要求见我,没办法,只能出来跟他们寒暄寒暄,刚才你是不是觉得很无聊,不好意思啊。”

    刘敬业轻描淡写的说着,好像他很不情愿似得。

    谭亦月感觉自己都要抓狂了,如此重大的时间他竟然意兴阑珊,还有些不愿来,真想狠狠捶他两拳,又想狠狠啃他两口。

    只不过前面还有个司机樊磊,她要保持自己雍容华贵的风度。

    两人本想直接回酒店的,但在途中谭亦月接到了电话,是他父母打来的,让她立刻回家,如果肯定,请带着她的男朋友一起回家。

    “形势出现逆转了。”谭亦月挂断电话兴奋地说:“我老爹亲自打电话来让我带你回家,看来他们非常的重视。”

    “啊?去你家,这么快就见家长,不太好吧?”刘敬业装傻道。

    “怎么?你不想去?”谭亦月嗔道。

    “想去,当然想去。”刘敬业连忙道:“只是空着手去不太好吧。”

    “没关系,只要你能去就行。”谭亦月兴奋的说:“这次看那死胖子还拿什么跟我争!”

    高级轿车直接开往某干部楼,谭亦月的父母都是国家的公职人员,享受单位分配住房待遇,虽然楼房显得很老旧,但门口有战士站岗,彰显着特殊的级别和待遇。

    到了楼下,谭亦月更兴奋了,看着门前的汽车到:“我二叔,三叔都来了,还有姑姑和姑父,全家总动员啊。切,死胖子怎么也在?”

    刘敬业看着楼下的汽车,一辆也不认识,只不过这阵仗让他有些紧张,除了袁笑盈的父母,他还没正式见过家长呢,虽然是演戏,也难免有些慌张。

    谭亦月大方的挽着他的手,两人挥别了樊磊,直接朝楼上走去。

    虽然是旧楼,但却都是独栋的公寓,三层小楼还有花园,到了这个级别,住在哪里已经无所谓的,一切物质都已经看淡了。

    家里的保姆打开门,但谭亦月的父母和谭胖子亲自在门口迎接。

    再一次看到谭胖子刘敬业心中感慨万千,不久前两人还在秦海市一起喝酒聊天,谭胖子用酒瓶自残,向自己道歉,额头的上的伤疤还赫然在目,可如今已是生死大敌了。

    其实谭胖子人不错,当朋友来交往也挺好,只不过他功利心太重,又太多疑,猜忌使他容不下人,朱静怡只是一个小小的离间计就让他们反目成仇了,谭胖子未免有些太敏感了。

    当然,身处的环境地位不同,人的行事作风也不同,他眼下拥有的一切,自然要精心保护,不允许有任何的威胁。

    与此同时,谭胖子也在看着他,眉头微皱,感觉好像有些眼熟,仔仔细细打量着他,好像要把他看透似得。

    刘敬业到是很从容,他对殇的化妆技术绝对有信心,一个杀手若化妆被人看出破绽,下场就是送命。

    “胖子,看什么看,快叫人呐。”谭亦月说道,好像姐弟俩亲密无间的样子。

    胖子立刻收回犀利的目光,挠头道:“叫什么?姐夫?”

    “对,就叫姐夫!”谭亦月一口咬定,就这么确定了两人的关系。

    今天刘敬业才是主角,谭亦月也要借她的光,她不介意再次成为附属品。

    胖子笑呵呵的主动伸出手,道:“叫就叫,姐夫你好,给点改口费呗?”

    “去,这孩子,没规矩。”谭亦月的母亲没好气的说。

    刘敬业看着胖子伸出来的手,也立刻做出回应,只不过胖子伸出的是右手,而刘敬业伸出的是左手,拧起了麻花。

    胖子迟疑的看着他,刘敬业略显尴尬,胖子道:“哦,我忘了,您是皇室后裔,握手太不合了,不然我给你磕一个?”

    “胖子,你少泛贫。”谭亦月嗔怪道:“他右手不舒服,肩周炎犯了,你给我规矩点。”

    胖子苦笑一声,改伸出左手,但眼中却闪过了一丝疑惑。

    随后,谭亦月为他一一引荐了其他人,她的父母,以及谭家其他重要的成员,以谭家的第二代为主,也是谭家目前的中坚力量,都活跃在朝廷各个部门,都是说一不二的大人物,特别是他的姑父,某军区副司令员,而且还是刘敬业刚入伍时的部队,这就等于他的老首长啊。

    他们对刘敬业非常的热情,闲谈几句,了解了一下他与谭亦月的关系,这里都是成熟稳重的大人物,说每一句话都非常小心,他们首先要确定两人的关系到了哪一步。

    谭亦月直言道?:“昨晚我和他在一起!”

    这一句话大家就都明白了,他们对谭亦月完璧之身是非常清楚的,还没有人能配得上谭家的姑娘。

    可刘敬业心知肚明,昨晚他什么也没干,其实这样更好,这毕竟只是一场戏,是一场战斗。

    在场的每个人都非常的热情和蔼,就像寻常百姓家,大年三十,七大姑八大姨聚在一起,聊一聊家长里短,气氛非常热烈。

    可刘敬业深知,他们每个人都在为谭家这个小集体牟利,进而破坏国家和朝廷的利益,就是因为这些打老虎的存在,导致上梁不正下梁歪。

    打老虎收了礼,下面的小苍蝇就更加肆无忌惮了,这是一个可怕的恶性循环,直接危害到了老百姓,一定要彻底根除。

    一家人其乐融融,又有新人加入,气氛极其热烈,而且他们平时也很难聚在一起,刘敬业发现,这并不是什么见家长,感觉有点要订婚的意思。

    不知不觉外面天已经黑了,也不知道是谁打开了电视机,正好是新闻时间,开篇的领导人环节过去之后,竟然又出现了一分钟的刘敬业时段,天朝电视台真是太宠他了。

    “今天下午,巴国外长和伊国副防长,在结束了国事访问之后,特意在大会堂小会厅会见了我国的慈善人士,朱良耀先生。”女主播介绍到,画面是刘敬业与两位大人物握手畅谈的环节:“朱良耀先生曾经多次以个人名义向巴国贫困儿童捐款捐物,今天巴国外长对其表示了衷心的感觉。

    同时,伊国副防长也同样感谢了朱先生,对伊国享受国防平等待遇方面所做的呼吁和支持,而朱先生的善举无疑成为了我国与伊国巴国友谊的桥梁……”

    尽管只有短暂的一分钟,却足可以名动天下。

    谭家的人虽然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但在朝廷新闻上看到还是觉得有些震撼。

    刘敬业反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谭亦月主动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问:“一个国家都感谢你,你到底给巴国捐了什么?”

    既然都是‘一家人’了,刘敬业也不隐瞒:“当然是钱和物资,前后加起来,总价值差不多三十多亿吧?”

    “啊?”所有人都震惊了,还是谭亦月替所有人发问:“你哪来这么多钱啊?”

    “买古董。”刘敬业信口胡诌道:“现在是太平盛世,正是古董行业最旺的时候,动辄就是拍出天价,而我手里最多的就是古董。

    当初我家先祖被乱臣贼子忤逆,被迫退居海外,但尽管如此,仍然有很多忠臣良将追随,其中有武艺卓绝的将军,有提笔安天下的贤臣,更有兵部,工部的能工巧匠,他们带着当时最顶尖的制造技术与我先祖一起漂洋过海。

    在我们暂居的小岛上,有着丰富的物产资源和矿产资源,经过先祖们的开发和建设,除了丰衣足食之外,还可以进行多元化建设。

    在那里,数百年前的技术得以保存,并且世世代代传承了下来,近年来,更是制造了很多市场火爆的明朝古玩,在世人看来,自然是明代真品,投入市场之后,不仅为我们带来了巨大的财富,还因此结交了很多社会贤达,富商巨贾。”

    众人一听顿时恍然大悟,建文皇帝毕竟是皇室正统,在那个尊儒家,守忠义的年代,自然有无数忠臣良将愿意追随皇室正统,而且,他们有充足的时间撤退,自然带走了大量的资源。

    有些东西在这里可视为失传,而在他们那里却得到了保存和继承。

    近年来古董市场火爆得一塌糊涂,而且朝廷有规定,元朝以前的古董不允许买卖,那市场资源自然集中在明清两代,不久前,只是一只明代成化年间的斗彩瓷碗,就拍出了两个多亿的天价。

    而那还仅仅是官窑制品,而刘敬业手里掌握的不仅是官窑而且是御用品,那成色和技术可想而知有多名贵,最关键的是,人家还可以量产,这太气人了,这可比直接印钱更痛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