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八十章 无心插柳柳成荫

作者:权心权意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突然遇到马永甄,又是怀孕,又是蒙骗谭亦月,这简直就是意外的惊喜,同时也给刘敬业带来了莫大的鼓舞。

    而让刘敬业想不到的是,还有另一个巨大的意外惊喜在等着他。

    他被推到了病房,身上还插着很多管子,有药,有血浆,但意识已经清醒了。

    马永甄把他安顿好之后就走了,还在门口和谭亦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谭亦月走进来,看着病床上的刘敬业,神情有些凝重,刘敬业反倒故作轻松的问:“怎么样,手术很成功吧,问问大夫,为什么我得右手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是麻醉药劲还没过,还是失血过多造成的?”

    谭亦月心里一紧,这感觉就像要向家属传递绝症的消息一样艰难,尤其是这一切是为了救他造成的。

    而且,刘敬业还是皇室后裔,有着伟大的理想,现在他废了一条手臂,会对他的人生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他身后的那些人和势力又会怎么想?

    谭亦月本身就是上位者,她深知上位者的身体有多么重要,即便你有逆天的智商,可你身有残疾,无法抛头露面,总归难成大器。

    就像她那死胖子弟弟,肥猪一样,之所以迟迟不让他接手家主之位,除了还要继续淬炼他之外,减肥也是其中一个要求,实在拿不出手。

    而现在面对刘敬业的问题,谭亦月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勉强挤出笑容,道:“可能是因为麻醉药作用还没消退吧,你别胡思乱想,好好休养吧。”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对了,请你帮忙通知一下我得家人好吗?”刘敬业故意说道。

    谭亦月微微一怔,心中暗想,肯定不能答应他的要求,要是家人来了,肯定会再去询问医生关于他的情况,若知道他废了一条手臂,会怎么对待他,又会如何对待自己?

    也许刘敬业面对的环境同样限额,家族内部也是明争暗斗,他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可一旦手臂被废的消息传出,可能会影响到他的地位。

    谭亦月不敢冒险,她立刻笑靥如花的说:“干什么,我在这里照顾你还不够吗?怎么说也要给我一个报恩的机会嘛。”

    “可以以身相许吗?”看着妩媚又略带撒娇口吻的谭亦月,刘敬业一如既往的说道。

    “等你好了就可以。”谭亦月说道:“不过,现在我可以先给你一些鼓励。”

    说完,她主动俯下身,轻轻在刘敬业脸上亲了一口,这是她第一次主动与刘敬业发声亲密接触,平时也会偶尔走光,可那都是她的手段,而这个吻却是发自内心的。

    刘敬业傻笑起来,谭亦月也抿着嘴甜甜的笑道:“你又一次救了我,这一次更是险些付出生命的代价,只是以身相许我都觉得无以为报了,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刘敬业的回答非常简单:“因为我喜欢你。”

    “只是这样?”谭亦月刨根问底。

    “是的。”刘敬业认真的说:“人们不是常说,喜欢一个人就是要付出嘛,我的付出方式就是生命。”

    谭亦月不是铁石心肠,她也深受感动,甚至有些热泪盈眶,就在她们感情迸发的时候,忽然谭亦月的一个手下出现在门口,一晃而过。

    谭亦月眉头一皱,道:“我出去给你买点必需品,你乖乖等我,有事儿就按铃找护士。”

    她这是刻意在嘱咐刘敬业不要叫他的家人来,刘敬业也没在意,爽快的点点头。

    谭亦月走了出去,没多久就拿着一些手纸,矿泉水之类的东西回来的,不过她脸色铁青,仿佛脸上蕴含着电闪雷鸣。

    刘敬业连忙紧张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医生说我的伤情很严重?”

    谭亦月摇摇头,道:“不,与你无关,你的手术很成功。”

    “那你愁眉苦脸干什么?”刘敬业道。

    “我刚刚遭到了截杀,九死一生,难道我还该笑吗?”谭亦月道:“而且,想杀我的人更让人痛心。”

    “痛心?”刘敬业抓到了事件的关键。

    谭亦月看了看他,特别是他缠绕厚厚绷带,仍然没有知觉的右臂,她觉得刘敬业有权知道真相。

    门口有她的手下把手,但她仍然做到了刘敬业身边,非常的紧身,压低声音道:“我开始以为这是朱静怡的手下对我们谭家人进行的报复,可刚才我得手下从现场回来,他们找到了那颗子弹,就是穿透你手臂的那颗致命子弹。

    根据分析,那是一枚来自改装的狙击枪的大口径子弹,这种大口径子弹非常少见,更很少出现在这里,最近出现,是一个活跃在亚洲地区的一个杀手组织,这子弹可以说是他们的标志。”

    刘敬业皱着眉头听着,其实心里当然清楚这一点,因为‘殇’就是这个组织一手培养起来的王牌,她手里当然有这类武器了。

    可后面一句,让刘敬业又吃惊又欣喜,险些从病床上跳起来。

    谭亦月却痛心疾首的说:“据我所知,目前这个杀手组织与我弟弟走的很近,确立了合作关系!”

    “什么?”刘敬业大惊失色的吼道,其实心里乐开了花:“你的意思是说,这次截杀可能是你弟弟安排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明明谭亦月还在怀疑,刘敬业却问了一句‘他为什么要这么样’,这是一种心里暗示,认定这就是谭胖子所做的了。

    谭亦月叹了口气,道:“可能是因为家主之位吧……可我觉得我弟弟并不是如此丧心病狂的人,我们可是亲姐弟呀!”

    “你是个姑娘,早晚要嫁人,怎么还会涉及到家主地位之争呢?”刘敬业不解的问:“不会是要找个男的入赘你们谭家吧,姑奶奶,在下做不到啊!?”

    如此紧张又郁闷的时刻,谭亦月还是被刘敬业逗乐了,她苦笑一声,道:“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做家主,只不过家族长辈都在朝廷各部门忙着各自的事业,我大哥在军方事业也是稳中有升,长辈就暂时将家主的工作交到我手中了,等我弟弟淬炼一番再过渡给他。”

    谭亦月坐在刘敬业身边,娓娓道来,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抓住了刘敬业的手,这微小的细节确实真情流露,她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这些,因为谁也不值得她信任,而现在却对刘敬业彻底敞开了心肺。

    刘敬业不动声色的听她说:“其实我弟弟人不错,我们姐弟的关系也很好,他是个胖子,看起来憨憨傻傻的,但每次都能在关键时刻一鸣惊人,是个城府极深的人,也因为这点备受长辈们的青睐。

    可是,最近一段时间,他的几大劲敌都死了,他也有些骄傲了,以往憨憨傻傻的伪装也渐渐撕掉了,野心也不再加以掩饰了。

    不久前,因为朱静怡,他向我要权,想要动用家族的一些势力来对付朱静怡,但被我拒绝了,然后他就搭上了这个杀手组织,到现在还以为是他们干掉的朱静怡。

    没有了敌人的逼迫,他难免会放松警惕,只是我没想到他变得好大喜功,轻浮骄傲,我因为怒其不争,说了一些出格的气话,说家主之位不能交给他这样的人。

    可能就因为我的这些气话,引起了他的猜忌,但我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派人来杀我……”

    谭亦月心情十分沉痛,比被人枪击还要难受和害怕,那可是她的亲弟弟呀。

    “自古君王多薄幸,最无情是帝王家。”刘敬业感同身受的说:“其实我也有几个弟弟,只不过,在我面前,他们没有任何的机会。”

    谭亦月一下愣住了,没想到他竟然也面对残酷的竞争,她立刻抛开了谭老三的烦恼,问道:“怎么,你还有弟弟?他们一定也有继承权了?”

    “那是自然。”刘敬业道:“不过我是第一顺位继承人,现在依然是当家做主的人了,他们对我非常的恭顺。”

    “那要是……”谭亦月停顿一下,想了想,道:“那要是你发声意外,是否会影响到你的地位呢?”

    “哼,除非我死了或者残了,否则那几个小崽子休想觊觎我的宝座。”刘敬业说道。

    听了这话,谭亦月如遭雷击,一下呆住了。

    他可不就是残了吗,一个将要继承宏图霸业,指点江山的人,残废了一条至关重要的右臂,一下从王子变成了杨过,而且还在有其他更好选择的情况下,肯定没有人会在支持他了。

    谭亦月感觉自己的皇后梦要破碎了,看似说着玩,其实她真动心了,不止一次幻想过嫁给刘敬业,虽然不一定能在这辈子完成皇图霸业,但也许她的儿子或者孙子真的能当皇帝呢。

    可现在一切都完了,刘敬业为了救他毁掉一条手臂,必然会影响到地位,而在谭家,她的弟弟为了家主之位竟然和她骨肉相残,也就是说,她可能会变得一无所有。

    “不,我决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谭亦月心里产生了极大的恐惧,一旦她失去现在的权利,又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老公,她无法想象那样的日子,而且很可能会被敌人灭口。

    所以,她心中忽然涌起了一股可怕的杀机,趁现在还没到绝境,她决定要为自己的未来争一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