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十六章 真不容易

作者:冬雪晚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杨康愣了一下子,问道:“你说什么?吃了?”

    “是的,吃了。”胡清说道。

    杨康一头雾水,问道:“青玉帝令就是棒棒糖,舔舔就可以吃掉?”

    “青玉帝令自然不是棒棒糖,舔舔就能够吃掉的。”胡清叹气道,“可是,当时小寒就像吃棒棒糖一样,舔舔,把它吃了。”

    杨康抓抓脑袋,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怎么会这样?”杨康问道。

    “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胡清说道,“可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这个事情,包括父亲在内。”

    “那你为什么现在对我说?”杨康说道,“我们算是仇人?”

    “是!”胡清点头道,“我们算是仇人,但是,你会相信我,而父亲……小寒和他,都不会相信我。他们都在四处寻找青玉帝令,我知道帝令的下落,一直都知道。”

    胡清说到这里,手中的香烟已经抽完,他把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面,然后再次点了一根。

    “你为什么不说?”杨康问道,“你说出来,岂不是……至少好一点?”

    “我……我……我怕。”胡清说道,“小寒有些不同于普通孩子,我真的很怕,还有,我怕木秀。”

    “为什么?”杨康问道。

    “你知道的,当初他亲口对我说过,他要把小寒养大,让他集宠爱和荣耀于一声,然后他会想法子让小寒亲手杀死我。”胡清说道。

    “木秀先生不是这样的人。”杨康断然摇头道,他虽然和木秀没有几次交往,但是感觉,木秀行事坦坦荡荡,真不是奸诈小人。

    汤辰也说过,木秀就是一个君子。

    “是的,他的君子。”胡清说道,“小寒也知道一些事情,但是,一切还是照着他当年设定的轨迹在发展,难道不是吗?”

    “小寒失忆了。”杨康说道,“忘掉一切,没什么不好。”

    “记忆如同是一个人的灵魂,你相信小寒会失忆?”胡清呵呵笑道,“阿康,他……就是装而已,而且,他就是报复我——因为当年我装着不认识他,所以,他要报复一下子。”

    “好吧,你今天不会就是想要告诉我,青玉帝令被小寒吃掉了?而木秀养大小寒的目的,就是希望有一天,让小寒杀掉你?”杨康问道。

    “大体就是这样。”胡清说道,“所以,我必须尽快把一切交代清楚,然后,走向属于我的归属。”

    “你的归属?”杨康轻轻的叹气,难道说,他的归属就是死亡吗?

    就是今天?

    “好了,我的时间不多了,我们来说别的。”胡清说道,“当年我并不知道你的存在,我只是一个人,不是神,我也不像某人,能够未卜先知——你的存在是在五年前,娉娉杀了杨炀开始,那个孩子,就是汤辰的养子。但是在派遣人去杀你的时候,出现了意外,小寒突然出现在金陵,那两个杀手,都被小寒杀掉了。”

    胡清说到这里,再次抽了一口烟,吐出烟雾,说道:“那两个杀手自然都是娉娉的亲信,碰到自己家的少主子,自然是没什么说的,致死都没有后悔过。”

    “呵呵!”这一次,杨康只是冷笑,娉娉,那就是小寒的母亲,她要杀他,而小寒却是救了他,这一个家子人,够凌乱的。

    “父亲一直都知道你的存在。”胡清再次说道,“种种原因都导致,小寒事实上不太可能成为继承人了,但是,我们家总需要一个人继承,对吧?”

    “所以,是我?”杨康说道,“就算如此,你们也没有必要杀我父亲吧?”

    “我知道之后,就请示了父亲。”胡清继续说下去,“父亲说,没什么问题,反正小寒不合适,而且……我们都不放心小寒,这孩子……唉……”

    杨康把烟蒂摁灭之后,就这么靠在沙发上,说道:“你继续说下去。”

    “后来没什么了,作为我们家的继承人,你太弱了,父亲说,你自小还算可以,但是这些年你生活得太顺利了,应该磨难磨难。于是,就有了后面的事情。”胡清说道。

    “磨个屁啊!”杨康终于恼怒了,说道,“你们说,让我做你们家的继承人,难道我就必须要做不成,告诉你,老子不干。”

    “很多事情你都已经接手了,不是你说不干就不能够不干的。”胡清说道。

    “就算如此,你也不能够杀我父亲。”杨康气的嗖了一下子就站起来,握拳说道,“胡请,你信不信我今天就先杀了你?然后把你抛尸大海?”

    “杀你父亲,有着一些缘故。”胡清说道,“一来是怕你上位之后,他俨然成了太上皇,第二嘛,你一直都达不到临界点,就像我当年一样,父亲当年已经放弃我了,但是,你知道我是怎么突破的吗?”

    “不知道,老子对你没兴趣。”杨康说道。

    “很简单。”胡清说道,“当年设计想要出掉木秀,但是木秀跑了,林君书负责拦截,结果调用了那么多的高手,折损大半不算,还没有能够杀掉木秀,但就在木秀跑路的时候,娉娉巧妙的设计了一个局,设计了一场车祸,而我就是车祸的主角——车子爆炸了,在生死悬于一线的时候,我突破了,我不但活了下来,而且变得更加强盛。”

    “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杨康愣然。

    “是的,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胡清说道,“如果没有变故,就不会有现在的你。”

    杨康很想一把把胡清拉起来,狠狠的揍他一通老拳。

    “你外出找工作,都我是阻拦的。”胡清继续说道,“老欧虽然有些能耐,但还不至于能够一手遮天。”

    “对,你他妈的可以。”杨康愤然骂道,“这么说,把我关在地下室,也是你的注意了?”

    “自然。”胡清说道,“我让姜岩把你关在地下室,可他胆小,根本没有敢关你多久。”

    “你还想要关我多久?”杨康握拳问道。

    “关到你生死悬于一线,你自然就能够突破了。”胡清说道,“不过,你现在也很好,很是优秀,小寒说,你现在的能够还没有彻底的爆发出来,一旦爆发出来,你会更加强大。”

    “他说的话,你也信?”杨康问道。

    胡清点点头。

    杨康想了想,还是在沙发上坐下来,说道:“你对于小寒……”

    “我很是喜欢小寒,但如果小寒是跟着我长大,我不会像木秀那么宠溺,他……完全就是把孩子惯坏的人。”胡清说道。

    杨康讽刺的笑道:“可惜,你当年不敢认小寒,让他跟着木易过了这么多年。”

    胡清听得杨康这么说,当即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骂道:“我就是胆小怕事,当年我要是敢认了小寒,也许——现在就不是这样了。”

    “胡先生,要我帮忙吗?”杨康笑问道,“我一直很想揍你!”

    “老头子不会教孩子,把那个孩子就弄成了现在这样。”胡清说道,“如果那个孩子接受普通教育,能够是现在这德行?”

    杨康想了想,摇头道:“估计不会,至少,我就不会对着自己的父亲甩一巴掌,哪怕他从来没有尽过一点责任,甚至,他还参与了设计谋杀我养父。”

    “他打我不是一次二次了。”胡清叹气道,“事实上,他虽然没有没有打过木秀,可也一样骂过他。”

    “好了,我们不说这个,说说你为什么约我来这里?”杨康说道。

    “等一下,木秀先生和汤辰都会来,还有邵文墨。”胡清说道,“老头子也会带着小寒来,今晚——一切结束。”

    “你要做什么?”杨康皱眉问道。

    “别问那么多,你很快就会知道。”胡清说道,“你只要准备好接管我的一切就是。”

    “我什么都不懂。”杨康说道。

    “作为领导者,有时候不需要懂的,你只要知道,有那个能力就好。”胡清笑道,“我提前通知你,就是要告诉你一切,你的养父是我谋算杀死,所以,我也需要给你一个交代。”

    “你准备做什么?”杨康问道。

    “你们都说,我这个人不应该存在,那么,我就愉快的消失好了。”胡清叹气道,“免得那孩子活的那么痛苦。”

    “你死了,难道他就会开心?”杨康问道,“就是你们,导致了他这么痛苦。”

    “是的,那个孩子,就是当年木秀在的时候,他过了几年快乐的童年生活,后来,一直过得很辛苦。”胡清说道。

    提到这个,杨康轻轻的叹气,说道:“相比较,我比他幸福。”

    “是啊!”胡清说道。

    “可我的幸福,被你们破坏得支离破碎。”杨康说道,“你说,你给我一个交代,你死了,我父亲能够复活吗?”

    “那你要怎样?”胡清温和的问道。

    “我不想要怎样。”杨康摇头道,“我就希望——别这么纠结了,真的,大家都不痛快。”

    “很快就会结束了!”胡清说道,“就在今天,不要着急。”

    杨康正欲说话,这个时候,外面传来直升机的声音。

    “应该是小寒来了。”胡清站起来,直接向外面走去。

    外面,直升机稳稳的在停机场降落。

    舱门打开,木易在保镖的护持下,先是下了飞机,随即就是小寒。

    胡清迎了上去,伸手扶着小寒的手,说道:“可来了?”

    “呵——”小寒笑得很是温和。

    杨康每一次看到小寒,他就感觉,小寒就是电视剧里面的男主角——每一次的出场,都是众人聚焦的关注点。

    “约我来做什么?”小寒问道,“我对于这个小岛没什么兴趣。”

    “你父亲等下要来。”胡清扶着他,说道,“先到里面坐坐?”

    “好吧!”小寒听得他这么说的,当即点点头,说道,“走吧。”

    然后,小寒和木易都只是惯例和杨康打了一声招呼,再次回到原本的客厅里面,胡清吩咐下人,把零食和水果,糕点等物都拿过来。

    由于东西比较多,排了两大张桌子才算排下了。

    然后,胡清只是客气的招呼了杨康一声。

    杨康只是笑笑,他不饿,也不怎么想要吃,反正他也知道,这些东西都不是给他准备的,胡清和他说了半天闲话,连着茶都没有倒一杯给他,哪里会给他准备水果糕点?

    “我有些不舒服,暂时不想吃东西。”小寒说道,“直升机被汽车还要难受。”

    “那吃颗药?”胡清一边说着,一边摸出一颗药丸,捏破表面的蜡皮,送到小寒嘴边。

    浓浓的药香味扑鼻而来,杨康忍不住抽了一下子鼻子。

    小寒并没有吃,而是退后了一步,看着胡清道:“找我有什么事情?这个药到底是什么药?不像是晕车药,我每次吃了都要睡觉——你先说吧,免得我等下又要睡觉,我已经脑残了,不能够再残了。”

    “我今天本来要去京城。”胡清说道,“知道我行程的人,并不多。”

    “是!”小寒说道。

    “你已经命人在我飞机上做了手脚,对吧?”胡清说道,“只要我照着原本的行程去京城,那么,很快就会有消息说——某某某飞机坠毁不幸身亡。”

    这一次,小寒没有说话,杨康却是有些愣然,小寒竟然设计了一场坠机?想要杀的人,就是胡清?

    “你去年就说过,很多事情,因为我而起,自然也应该因我而终止,对吧?”胡清说道。

    “我脑残了,不记得。”小寒直接说道,“你既然都知道了,那么不去就是。”

    “呵呵……”胡清轻轻的笑着,“你如果已经脑残了,不是应该什么都不知道?既然知道,小寒,你就不要装了。”

    “小寒!”木易有些恼火,说道,“你……”

    “飞机比汽车高档多了,倒也对得起我。”胡清再次说道,“但是我要告诉你,事实上,当年我的车子上也装了炸药,在爆炸中,我并没有死,所以,就算我坐飞机去京城,也未必一定会死,顶多就是飞机坠毁而已。”

    “要杀你,可还真不容易。”小寒突然轻轻的叹气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