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82章 请战

作者:疯狂小马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人我有,可我为什么要给你?”徐嫣月撇了一眼徐老大,当年的三兄弟中,虽然他不是主谋,可是也是参与过的,两个人的仇恨可谓是不共戴天。

    至于人,林北凡临走之前确实交待过阿刚、冷雪和络腮胡子,只要寡妇卿和徐嫣月需要,三个人会不遗余力的帮忙的。

    “嫣月……”徐老大上前一步,注视着徐嫣月敌视的目光,吞咽了口吐沫,道,“其实当年的事情是我的一时糊涂,我不期望你原谅我,但有一点你要相信,咱们是有血缘关系的,虽然是同父异母,但有一点你不用怀疑,我确实是你大哥。”

    “徐一凡和徐自成也和我有血缘关系,按你理论,是不是说我也要相信他们?”徐嫣月说得不紧不慢。

    这是摆在眼前的事实,无可抗拒和改变的事实。

    说到这里,徐老大神色一黯,幽幽道:“嫣月,你说错了,咱们四个人中,真正有血缘关系的只有你我而已,至于一凡和自成……”

    凭借着女人的细心,徐嫣月发现一向刚强的徐老大眸子里竟然出现了闪躲的情绪,事出无常必有妖,其中有内幕。

    “他们两个人不是你的弟弟吗?”徐嫣月嗤笑一声,毫不客气的望了徐中正一眼,道,“也是你的好儿子,一个比一个有出息。”

    “嫣月……”徐老大钢牙紧咬,道:“我想有些事实要告诉你,当年我们三个人确实有错在先,我不求你能原谅我,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我对徐家的每一个人都没有恶意,我是华夏最忠诚的战士。”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徐嫣月放下签字笔,终于开始正眼打量眼前腰杆笔直的徐老大,眼中的审视目光毫无掩饰的露出来。

    “嫣月,事到如今,我只能告诉你一件事情。”为取得徐嫣月的信任,徐老大豁出去了,声音低沉,道,“其实在很早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一个事实,一个只有我知道的事实,在徐家里,特别是我们三兄弟里,真正跟徐家有关系的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什么意思?”徐嫣月撇了一眼低着头的徐中正,向徐老大发问道。

    “我说过了,咱们两个人有血缘关系。”徐老大没有将话点透。

    可徐嫣月也是个聪明人,立即想明白这话的延伸意思,不禁问:“你是说徐一凡和徐自成都不是徐家的血脉?”

    虽然这是一个沉重的事实,但徐老大还是承认了。

    徐嫣月却笑了,而且笑得很大声,她嘲讽的看着低着头的徐中正,道:“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一心要寻丁,那个女人却给你戴了绿冒子。”

    “没错,她是给我戴了绿冒子,这回你高兴了?”徐中正缓缓的抬起头,神色中有一丝的不忍。

    “是的,我很高兴。”徐嫣月咧了咧嘴角,道,“老人说了,好人有好报,恶人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你就是时候到了。”

    “她不止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她还有多重身份。”对于徐中正的沉默,徐老大不予理会,兀自的解释道。

    “说说吧,他终究是你的母亲。”徐嫣月也不是不通情理,但他不相信徐老大的会对自己的亲生母亲下手,虽然说徐自成不是他的亲弟弟,但毕竟兄弟这么多年了,即使不是亲的,那也是比亲的还亲了。

    “你母亲的死,我已经查过当年的药方了,并没有问题,是她在药品中添加了砒霜,一点点的加速了她的死亡。”对于这种秘辛,即使是豪爽的徐老大说起来也是十分的吃力,任谁也不希望自己的母亲是个杀人凶手。

    “她是凶手?”徐嫣月眼睛瞪大,声音低沉。

    “是的,他是凶手。”徐老大缓缓的说着,并且接着道,“她不仅是个凶手,而且是一名潜到徐家的间谍。”

    “间谍?”徐嫣月目光冰冷,道,“那徐自成和徐一凡两个人是谁的孩子?”

    “一个叫佟东海的人的。”徐老大缓缓的说。

    “说说他们之间的事情吧。”徐嫣月双手支着下巴,现在看徐中正出丑,她心里没有快感,但她还是愿意撕开这隐隐的痛,不是享受,只是为了痛而痛。

    “就在一个月前,佟东海落网了,我从他的口中知道了原来他的女人就是我的母亲,于是,我用了手段,逼问出一些令人发指的事实。”徐老大简略的说道。

    “做过DNA检查了吗?”对于这样的事实,徐嫣月谨慎对待。

    “这是必须的。”徐老大语气更加沉重了,道,“作为一名间谍,我母亲是很成功的,她很有牺牲精神,而且得到了权势与地位,但是,从个人感情来说,她很不道德,首先她就不配作一个的华夏人。”

    “你们怎么处理的她?”沉默良久,徐嫣月突然目光炯炯的盯着徐中正,问道。

    “还是我来说吧。”徐老大幽幽的叹了口气,道,“父亲本来念在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要放她一马,最少留条活路,可是我没有同意,我是一名军人,纯粹的军人,而且我还是一个华夏人,自古以来,忠效不能两全……所以……”

    “所以怎么了?”徐嫣月饶有兴趣的问,她很感兴趣这位大哥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

    “所以我杀了她。”说出这句话,仿佛一颗压在心头的大石飞走了,徐老大临了还补充了一句,道,“我亲手杀了她。”

    “你……”事到如今,即使徐嫣月不怎么喜欢徐老大,也得佩服他的这份忠勇。

    “还有一件事情,我来这里找你借人,一方面是因为你有这样的实力,另一方面,也是完成一件未了之事,一直以来,我弟弟,也就是徐自成也是一名间谍……”徐老大很痛苦,脸上的肌肉也在抖动着。

    “你要去杀了徐自成?”徐嫣月问道。

    “给我个机会,我不会放过他。”徐老大说得斩钉截铁。

    “人,我不能借给你。”对于道尔实验室,徐嫣月还是有所了解的,而这些也是通过冷雪的嘴知道的,那是一个危险之地,虽然小林哥也在那里,但对于别人的生命,她还是要负责任的。

    “你信不过我?”徐老大皱了皱眉头。

    “是的。”徐嫣月也不做作,道,“一切都是口说无凭,而且我也不认为你们的品格高尚到可以用来作抵押的程度。”

    “你需要怎么样才能相信?”咬了咬牙,徐老大缓缓的问道。

    “让爷爷来这里,我暂时还相信他是一个纯正的华夏人。”徐嫣月想了想,如是答道。

    “果然如此。”此时,徐中正缓缓的出了口气,说道,“你爷爷早就想到了会是这个结果了,所以,他随我一起来了。”

    “让他进来吧。”徐嫣月秀眉微皱,说道。

    两分钟后,徐家老爷子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徐嫣月的总裁办公室里。

    “想问什么都说吧。”徐老爷子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在两个人之间到底还有多少情份,即使以他一生的阅历也读不出来,甚至站在南市这块土地上,他那无坚不摧的信心也发虚。

    “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徐嫣月问道。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这件事情也有钱的错,我在这里向你道歉。”徐老爷子腰弯了,而且是三秒钟的九十度。

    长辈向晚辈道歉,这不符合华夏的国情,但就事实来说,徐嫣月受得起这样的礼数。

    所以,她坦然的接受了徐老父子的道歉,而且问道:“借人的事情是国家的事还是咱们的私事?”

    “为什么这么问?”这两年,徐嫣月的变化太大了,徐老爷子也摸不准他的脉了。

    “如果是私事,我无能为力,如果是为了国家的事儿,北凡说了,作为一个华夏人理当为国家出钱出力。”徐嫣月避重就轻的说道。

    “为了国家。”徐老爷子沉重的说,作为有一个极具政治智慧的老人,他又嫣能不知道徐嫣月这是在告诉他,让她回到京城的事情就别提了,她生根在南市了,再也不是京城徐家的大小姐了。

    可是,作为一个成熟的军事家和政治家,徐老爷子又知道徐嫣月的重要性,且不说桃花电脑和桃花医院,就单说她所掌握的天网系统,那就是保证徐家百年不衰的护身符,这张牌,必须握在手里。

    “人,我只有三个。”思考万分,徐嫣月还是决定不让龙烟雨参加,毕竟她对国外的形势并不熟悉,而且也是个女的,身体处在劣势。

    “哪三个?”对于南市的武力,徐老爷子寄予厚望,没想到自己孙女有点吝啬。

    “徐鸿,风凌和邓若儿。”徐嫣月道。

    提到这三个人,徐老爷子总算稍微放心,他在来南市之前,已经在中南海见过一二号了,三个人一致认为三个将是三军至宝,必须加以保护,当然,这次行动就是考验三个人成色的一次机会。

    “可以了,那就让老大带着这三个人一起去。”徐老爷子知道三个人的武力和智力都是一流的,也就没有再讨价还价。

    “我的条件还没有说完。”徐嫣月冷着张脸,道,“我姥爷年纪大了,该退居二线了。”

    徐老爷子站着,思考了一会儿,道:“这样,你大舅这些年来进步的有些慢,即使你姥爷退居二线了,加上这次任务成功,他也不可能坐到南市军区的一把手的位置上。”

    “你直说了吧。”徐嫣月没心情在这里打隐喻。

    “需要两年的时间,如果他回来,加我和几个老家伙的保荐,他要两年的时间坐到你姥爷的位置上。”徐老爷子肯定的说。

    话要说到这里,他自然不会有所保留,要知道南市的这位可是自愿的放弃进驻京城的机会,要不然现在他已经住在中南海了。

    “人我给你了。”说完,徐嫣月就站起来,要走。

    “嫣月,我打算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你看……”说到这里,老人的神情一缓,眼神里竟然带着几分渴望,既然她不回去,那他就住在这里好了。

    徐嫣月也是一阵犹豫,道:“院子没有,以前当警察的时候还有一套没怎么装修过的公寓,不大,你住?”

    “人老了,有个窝呆着就可以了。”徐老爷子说。

    “这是钥匙。”徐嫣月从办公桌里拿出一串钥匙,递到徐老爷子手里,毅然的转身走了。

    拿到钥匙的徐老子嘴角微微上翘着,感叹道:“血终归是浓于水啊。”

    ……

    来到南市军区的徐老大看到校练场上的阿刚三人,自然而然的来到三个人的身后。

    “不管你是谁,是出于什么目的,请不要站在别人的身后,这会此起不必要的误会的。”络腮胡子嘎嘎的说着,言语甚是轻松。

    “你就是嫣月的哥哥吧。”阿刚转过身来,露着憨厚的笑容。

    “有事直说吧。”冷雪一如既往的不假以辞色。

    “加上我吧。”这时,陈九的声音不大,正快速的朝着这里走来,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听到四个人之间的谈话的。

    “陈九?”徐老大皱了皱眉头,显然没想到这位陈家大小姐也会出现在这里。

    “很意外?”陈九一身黑衣,手里把玩着湛蓝的小刀。

    ……

    无在大海另一边的道尔实验室,三十名最强战士经过了十五天的测试,发现他们的状态趋向稳定,虽然战斗力相较于开始的时候有了不少的下降,但这也足以让实验室的人们惊呼了。

    这是一个奇迹,史无前例的奇迹,而且这个奇迹独属于小林哥一个人的。

    饶是徐自成组织了众多的专家从各个角度进行查找问题,依然一无所获,而他想要得到更多的最强战士,也只有善待小林哥,这让他的心里窝着一口气。

    一天后,他来到道尔的别墅里。

    “道尔先生,最强战士的计较完成了。”徐自成抬头挺胸的说。

    “这些人没用了。”道尔风轻云淡的说道,一句话就决定了小林哥等人的死活,这才是大人物的作风。

    “不不……”徐自成感觉自己有必要解释一番,他道,“最强战士的完成很顺利,而且成功率是百百分,可是……”略微犹豫,他还是道,“掌握这样的技术,只有林北凡一个人而已,而且以我专业的目光,以及众专家的研究,都无法他知晓用了什么办法。”

    “没有报告和研究数据吗?”道尔皱了皱眉头,显然,他对这个结果也十分的不满意,似乎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是的,没有。”徐自成没有叹气,只是对小林哥恨之入骨,他道,“他还说话了,想得到更多的最强战士,就保护好实验室里的人们。”

    “一个有趣的年轻人,很聪明。”道尔不置可否,说,“实验室的安全如何了?”

    这些人是无论如实也不能活着走出道尔实验室的,所以,道尔还是最关心的实验室的安全问题。

    “有了KEE的保护加上之前的卫队,如果这三十名最强战士再次参与的话,这里将是全世界最难攻陷的堡垒。”徐自成自信的说。

    对于这些正常分析出的结果,道尔不认为这是夸奖,更不是献媚,他道:“好好把握,我终有去的一天。”

    “不会的。”徐自成张了张嘴,道,“林北凡好像还能研究出长生之法。”

    “罢了,传说而已……”道尔摇了摇头,示意徐自成可以走了。

    ……

    道尔实验室里,小林哥通过一天时间恢复了体力,此时的身轻如燕的躺在宽大床上,而他的旁边就躺着赵艳雅。

    此时的赵艳雅白晰的皮肤里泛着淡淡的桃红色,如弱仔细观察,她的每一个毛孔里都泛着晶莹的汗珠,而从她轻轻抖动的身体来看,对于这次负距离的接触,她是十分满足的。

    良久之后,她身上淡淡的桃花色依然没有逝去的意思,她娇喘着,惊讶的道:“这就是九级战士的实力?”

    “是的。”林北凡嘿嘿的笑着,翻身上马。

    “不来了,要死了……”赵艳雅大惊,却无力抗拒,心里还隐隐的期盼着。

    “就这一次,这次之后我带你们杀出道尔实验室。”说完,小林哥已经开始动作。

    房间里是浓郁的爱意。

    九级战士,小林哥到底得到的是什么,这让人难以启口,九级,似乎是无穷无尽的体力,是力量,男人女人都渴望的力量。

    像是永中干涸的江海一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不用担心后继无力的问题。

    就拿刚才来说,一战过后,赵艳雅数次飘飘欲仙,而小林哥像是不知疲惫的永动机一样,让人羡慕之余,又让人不得不惊叹。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九级战士得到的当然不只是体力,还有那滔滔的真气。

    赵艳雅是第一个见证九级奇迹的人,事后,当她看着一个被穿孔的玻璃水杯时,她惊讶的盯着小林哥,良久之后才不敢相信道:“六脉神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