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76章 顾知

作者:疯狂小马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重新回到道尔实验室,小林哥意识到一个问题,无论是徐自成还是道尔实验室的高层们都是一些自高自大的家伙。

    明明被人摸清了底牌,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们还依然掩耳盗铃,忘乎所以的以为天老大,他们老二。

    都被人家端了老窝了,竟然也不换个地方,甚至门卫还是那些门卫,防御也没有变化,人力加上科技,AK47加上电子眼,就构成了道尔实验室的所谓的立体防御措施。

    人啊,失败后还不知道痛的,那是鸡,只记得吃不记得打,一帮蠢货。

    “就送到这里了,我不送了。”进入道尔实验室的生活区,徐自成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文雅的说道,只是他不冷不热的语气能让人感觉到他如今不太舒畅的内心。

    “要不要下来喝一杯呢?”林北凡像个老朋友一样对待徐自成,热情洋溢的说。

    “不了。”徐自成拒绝了,并且玩味的提议道,“我也你也没时间给我泡咖啡,去解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吧。”

    “这个不劳您操心。”林北凡虽然心里没底,嘴上可不会落了下风,一个优良的神棍,怎么会让对手看清楚心中的虚实呢。

    “你还有半个月的时间,祝你成功。”说完,徐自成就施施然的离开了。

    半个月的逍遥吗?

    重新回到道尔实验室的小林哥轻车熟路的来到道尔实验室的核心层,当他回到地底的核心实验室的时候,正看到对着一堆试管忙碌的欧阳雨涵。

    看着她憔悴的神情,疲惫的眼神,这神棍不禁一阵心疼,推开门直接进了核心实验室,驻足良久,专心致志的欧阳雨涵也没有发现他的到来。

    “妈……”实验室里没有人,更早的时候林北凡就确定这里也没有监控设施,所以,他这一声叫出了内心深处最纯洁的声音。

    听到小林哥的声音,欧阳雨涵的身体震了震,呆滞了两三秒钟,然后机械的转过身来,当她确定眼前站着的就是小林哥的时候,她怒了,真的怒了,三步并两步走到小林哥的身前,毫不客气的伸出右手揪住小林哥的耳朵,拧了三百六十度,怒目而视着他,道:“你个死孩子,好不容易出去了,还回来干什么?”

    虽然是在打骂,但谁能忽略欧阳雨涵对儿子的一颗关心呢。

    “耳朵要掉了……”林北凡白眼一翻,就要往欧阳雨涵的怀里倒。

    “给我站好了。”眼睛里透着溺爱的光芒,欧阳雨涵瞪了眼顽皮的小林哥,道,“说,你为什么要回来?”

    “你不是在这里吗。”林北凡的回答很简单,却让欧阳雨涵的眼角湿润了。

    “傻孩子。”欧阳雨涵知道这里就是狼窝虎穴,属于有进无出的地方,好不容易借个机会出去了,他竟然又傻傻的自投罗网,“你是怎么进来的?”

    “光明正大的走进来的。”林北凡讪讪的笑了笑,重新回到这里,他还真是光明正大的走进来的。

    “林北凡?”正当小林哥要讲述其中的惊天动地时,赵艳雅快步来到小林哥的身前,赤热的目光从他身上扫视而过,道,“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感动不?”林北凡嘴角微微上翘着,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突然,一阵香风扑面,林北凡感觉一道湿润的,软软的,红红的……在自己的嘴边,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而他也情不自禁的舔了舔……

    事后,赵艳雅偷瞄了一眼正别过头的欧阳雨涵,她的脸上腾起两朵红霞,吃吃的笑道:“这是奖励你的。”

    有了这个奖励,小林哥在想着是不是要多进出几次。

    “要不要再来一下?”林北凡邪恶的想着,不由自主的说出来。

    “唔……”赵艳雅瞪大眼睛,刚才是她偷袭小林哥,现在反过来了,“你……流氓……”

    半分钟的时间,一对小情侣就当着母亲的面儿……

    “好了,你回来了也好。”欧阳雨涵打断亲热的两个人,道,“正好我们也碰到了问题。”

    三个人说着,道尔实验室的其他人也陆续的知道小林哥回来了。

    不由得,小林哥成了站在街上没有穿衣服的皇帝,每个人的眼睛都瞪的大大的,兀自不敢相信。

    接受着众人礼遇的目光,小林哥与众人寒颤着,说:“在家放心好了,我知道最近的实力太过残暴,但是现在我回来了,情况会有改变的。”

    ……

    道尔实验室的生活区里,三个人迫不及待的回到欧阳雨涵的房间里。

    “妈,说你们的情况吧。”这一路上,林北凡感觉到的只有恐慌的情绪,这些科学家们甚至失去了往日的执着。

    显然,这些已经失去了应该有的学术气氛,这其中还包括那些自愿进来的科学家,每个人的眸子里有的只有奥悔。

    “你走之后,道尔实验室就变本加厉的进行最强战士的研究,我们被迫也参加了,无奈之下,在最危机的时刻,就把你告诉我的最强战士的一个计划提出来,有了这个计划,才让道尔实验室平和了一段时间,可就在一个月前,这个计划被断定是失败的,于是,接掌道尔实验室大权的徐自成就开始逼着道尔实验室的所有人进行科研,并且重点放在了我和艳雅的身上。”欧阳雨涵语重心长的说道,语气中那种沉重和疲惫让人痛惜。

    “是我害了你们。”林北凡认真的说,如果不是他表现出了非人的实力,徐自成的矛头也不会直指欧阳雨涵和赵艳雅。

    “应该是你救了我们。”赵艳雅纠正小林哥的错误,“如果没有你的方案,说不定咱们现在已经不能相见了。”

    “现在你来了,赶紧拿出一个可行性的方案,先把眼前这一关给度过了。”欧阳雨涵顾全大局,说道。

    “那啥……”林北凡挠挠头,尴尬的说,“你们怎么对我这么有信心?”

    “不是我们,是道尔实验室的所有人都把你当成了救世主,你没看到他们希骥的目光吗,看上帝都没有那么真诚过。”赵艳雅翻了个白眼,如实的说道。

    听到赵艳雅如实的话语,再看看欧阳雨涵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林北凡艰难的吞咽一口吐沫,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们事实的真相。

    “需要什么你就说,如果需要帮手的话,我和艳雅会帮你的,另外,以你在实验室的威望,所有人都会听你号令的。”欧阳雨涵在一旁提醒着。

    “那啥……其实我不需要帮助也不需要助手的。”林北凡断断续续的说,他根本就不会什么最强战士的计划,哪需要人手。

    “嗯,我记得你以前也没有助手的。”欧阳雨涵点点头,把错误的理解当成了正常现象。

    林北凡有点后悔,如果把冷雪也带来就好了,不过这世界上终没有卖后悔药的,他略微犹豫,还是吐露实情,道:“妈……艳雅,我告诉你们一个事实,你们听了后别激动……”

    欧阳雨涵和赵艳雅对视一眼,然后齐齐看向林北凡,异口同声道:“你投靠了道尔实验室?”

    “啥?”林北凡摆了摆手,义正言辞的说,“我这么风流倜傥,仪表不凡,风度翩翩,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男会投靠这种肮脏的实验室吗?”

    “那是……”看小林哥说得一腔正气,两个人疑惑了。

    说完之后,小林哥顿时泄气了,眼睛一转,然后小心奕奕的说:“我告诉你们的事实其实很简单。”说到这里,小林哥一顿,一咬牙,一狠心,道,“其实,我再也拿不出最强战士的计划了。”

    听到这如同平地闷雷的爆炸,欧阳雨涵和赵艳雅面面相觑,然后齐齐的说:“江郎才尽?”

    你说你什么时候才尽不好,偏偏关键时候掉链子。

    林北凡点点头,如实道:“确实没有办法了。”

    “那你还信誓旦旦的向其他人保证,能带着他们找到光明,他们日后的生活包在你身上,你会带他们找到自由?”赵艳雅眼睛瞪大了,死死的盯着稳坐钓鱼台的小林哥,就连她高耸的胸部的起伏弧度都加大了。

    “我这不是看他们生活在焦虑之中,给他们带来一点光明的希望吗,有希望,他们才有活下去的勇气。”林北凡解释道。

    欧阳雨涵叹了口气,略微思考,道:“你这次进来的目的是什么,以及要如何面对现在的窘迫局面?”

    “其实,我也没想到局面居然恶化到了这一步。”林北凡无奈的摊了摊手,道,“本来我是想带你们出去的。”

    “那现在呢?”赵艳雅没好气的瞪了小林哥一眼,这种鲁莽的行为她一个女人也不屑为之。

    “现在我也要带你们出去。”林北凡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怎么出去?”赵艳雅不以为然,要想出去,面对加强过的守卫,不被打成筛子那就得烧高香。

    “我想过了,只要你们跟着我,我有能力让你们毫发未损。”八级战士已经很厉害了,小林哥觉得如果修炼到九级战士的程度,出去还是易如反掌的。

    “你会金钟罩、铁布衫?”赵艳雅没好气的说,一只手在小林哥的胸口画着圈圈,然后作枪状,噗的一下,然后炸开了,“你能挡得住子弹吗?”

    “不能。”林北凡毫不犹豫的说了现实,不过他紧接着说,“虽然挡不了子弹,可我觉得我能躲得开子弹。”

    赵艳雅:“……”

    “你真的写不出最强战士的方案了?”欧阳雨涵不死心,自己儿子身上虽然有着众多的与众不同,可现在她也只能看到这一根救命的稻草,如今,这根稻草反倒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让她一时间难以接受。

    “放心好了,我真有能力带你们出去的。”对于自己的实力,林北凡还是有清楚的认识的。

    “有几成把握?”赵艳雅问。

    “一成也没有。”林北凡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

    赵艳雅:“……”

    ……

    DANCE获得自由出入道尔实验室的权力,而他也成为了道尔实验室第一个能自由出外的外人。

    他走在道尔实验室里,有意无意的打量着这里的布局,心中在盘算着,就守这样一个易守难攻的地下城堡就能得到一亿欧元,这笔帐怎么算都是合算的。

    走着走着,他在道尔实验室的生活区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而这个绝对不是KEE的成员。

    这个人正倚在厚厚的混凝土墙上,嘴里叼着一根燃烧了一半的眼,缭绕的烟云让他看起来显得颇为抑郁。

    DANCE看得没错,此时的小林哥很郁闷,他被欧阳雨涵骂了,被赵艳雅推出房间,综合原因是这家伙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前竟然轻身犯险,这让两个十分牵挂他的女人十分不爽。

    DANCE越走越近,当两个人近在指尺的时候,他才不太肯定道:“屠夫?”

    听到屠夫之名,小林哥抬起头来,映入他的眼帘的是一张东方人的面孔,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

    “真的是你……”DANCE的眼睛明亮了几分,张开双臂抱住了小林哥,道,“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林北凡不明所以,也张开双臂抱住了这位名动整个欧洲的DANCE,机械道:“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这样说着的同时,他也在努力的思索着,眼前这个DANCE到底是何方神圣,看他不算热情的模样,两个人似乎很熟悉,而他的脑海里不记得有这样一号人物。

    “你也是被聘请到这里当守卫的?”热情的拥抱过后,DANCE试探性的问道。

    “不是的。”虽然想不起对方是谁,不过林北凡能感受到对方的眼中没有丝毫的敌意,甚至还有几分放松的神态,这是种什么感觉呢。

    嗯,他乡遇知。

    “以你的身手,自然不会在这里当什么保安,况且以你的个性……”说到这里,DANCE自己皱起了眉头,疑惑道,“既然你不是这里保安,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林北凡坦然面对着陌生的DANCE,道:“我确实不是这里的安全人员,其实,我是这里的科研人员。”

    听到这句不似玩笑的话,DANCE认真的打量着小林哥,道:“开什么玩笑,你是这里的科研人员,那我岂不是博士后导师了?”

    对于屠夫,DANCE还是有个清楚的认识的,这个能与自己大战三百回合的人根本就不是个文化人,别说是科学家了,你就是让他背背元素周期表,估计他也分不清水和氧有什么联系。

    他,天生的就是一个军人,天生的就是一个杀手,天生的就是一个杀人不见血的屠夫。

    “我今天的是这里的科研人员。”林北凡又重复了一遍,然后才道,“要不然找个地方坐坐?”

    “我听说这里面有个小酒吧,到那里坐坐吧。”顺着小林哥的意思,DANCE说道。

    “好。”林北凡带着饶有兴趣的DANCE朝着道尔实验室的小酒吧走去。

    进入酒吧之后,这里倒是有了改变,里面的女人们少了一半儿,而且都安静的坐在角落里,小声的交谈着,只是她们看到有人进来后,那一双双灰褐色的眼睛才闪着淫欲的光芒。

    “要喝点什么?”林北凡走进空荡的吧台,问道。

    “啤酒。”DANCE不苟言笑的说。

    开了两灌不知名的黑啤,林北凡轻轻的押了一口,然后道:“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这个天下最搞笑的又最认真的问题,DANCE眼睛微瞪,上下左右的打量着心平气和的小林哥,如果不是小林哥的表情太过淡定,甚至呼吸都很平稳,DANCE认为这是小林哥在有意耍他。

    按道理来说,两个人对彼此的熟悉胜过了熟悉自己的女人,毕竟是在同一战豪里呆过的兄弟,虽说他们不是一路人,可也是从最恶劣的环境中相互信任,从而活下来的,可以说,他们或许不知道对方身体的某个部位长没有长痣,但绝对知道对方的任何习惯。

    可以说,如果说让DANCE对上一位最不愿意对位的人,那小林哥绝对算是一个了,因为他了解他的一切长处和短处,反之亦然。

    而通过他的记忆,眼前的人就是屠无错,无论是他抽烟的模样,还是喝酒的姿势,两个人表现的如出一折,最关键的,相貌完全吻合。

    “你不记得我了?”DANCE毫不怀疑小林哥的记忆力,要不知道,这是一个即使蒙上眼睛,也能凭借听力来辨别的古怪的家伙,但如今的小林哥好像真的不记得他了。

    林北凡摇了摇头,讪讪的笑了笑,道:“我忘记了很多事情。”

    “也包括我。”DANCE没有失落,反而问道,“那你刚才还表现的和我很亲热的模样?”

    “习惯了。”林北凡说。

    DANCE:“……”

    这不是他认知中的屠夫,那个屠夫是冷漠的,在他的眼睛里只有杀戮而已,简单的杀戮。

    几句的交谈,DANCE已经确定眼前的小林哥真的不记得他了,“那你的身手还在不在?”这是他十分感兴趣的话题,一将难求,对手也以求,站在世界上巅峰,也是一种别样的孤独。

    虽然两个人不是战友,也不是朋友,最少曾经也有惺惺相惜的感觉。

    “应该还在的。”林北凡回忆往惜,确实记不起来了,包括远在京城的陈九,那是一个具有大奉献精神的痴情的女人,她很厉害……

    但他却不记得他了。

    “咱们比试一番。”DANCE随意的说道。

    “你不是我的对手。”林北凡毫不客气的说道。

    DANCE嘿嘿的笑着,道:“屠夫,你似乎忘记了,当年咱们切磋的时候,三百招之后,你是输了我半招的。”

    “那是当年。”林北凡在努力想起一些什么,可明明触手可及,却又像远在天崖海角,不可着磨。

    “现在也一样。”DANCE说得很认真,道,“这几天我可没有闲下来。”

    “要不然打一场吧,说不定我能记起来些什么。”林北凡灵光一闪,他决定试试,或许这真的能给他一点提示也说不定。

    “那就试试吧。”放下手中的黑啤,DANCE站在小酒吧的中心空地上,招了招手,道,“我想故事只会重演而已。”

    林北凡也跟了出来,嘴角扬了扬,然后又变成一条直线,道:“没有相同的故事。”

    “我让你半招,你可以了出手了。”两人这只是点到为止的切磋,不是生死相搏,久别重逢,所以DANCE客气的说。

    林北凡摇了摇头,夸下海口,道:“你攻击吧,我不会还手的,或许,我真的会找回失去的记忆。”

    DANCE皱了皱眉头,看小林哥不像在说谎,他道:“你小心了。”

    随着他话落,整个人便柔身朝着小林哥撞来,没有复杂的招式,只是普通的正冲拳而已,而这只发了三分力的正冲拳竟然带起呼啸的风声。

    “GOOD……”

    ……

    小酒吧里百无聊赖的女人们见有人比试,一个个像是饥渴的恶狼一样盯着两个人,甚至有几个人伸出舌头,舔了舔红润性感的嘴唇,一切都是火辣辣的。

    “噗……”轻微的撞击声只有当事人能听到而已。

    只用了三成力的DANCE被小淋哥轻轻的挡住了。

    “全力吧,这样的力量太弱了。”林北凡笑着说,以他八级的实力来说,DANCE全力击尚且只能给他带来些许的危机感,就别说三分力道了。

    DANCE的表情很严肃,他这一拳只是试探性的,没想到这一拳像是撞到了棉花上,本来想试探一下对方的力量,可没想到,他得到的结果竟然茫然。

    没错,这就是茫然,完全不知所措。

    如果对方很强大,自己的力量像泥入河流,这也可以解释,对方这几年有了长足的进步。

    可他的一拳,力量被古怪的卸掉了,让他有种不知深浅的感觉。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