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三十五章 指点

作者:想见江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陈老三,这回,你带来的这人挺有意思啊,嘿嘿,琴岛好些年都没见到这么有种的货色了。”

    王丹彤敞开衣襟,手里握着两杯铁胆,跐溜溜转个不停。

    这会儿,陈元甲也想明白了,这位明珠来的过江龙,虽然胆子粗得过分了点儿,却不是粗莽之辈,见王丹彤出言讥讽,心下不快,冷道,“王师兄是有名的虎胆,总不会为这朋友一句话,就吓得立不住脚?我就明白告诉王师兄吧,我这位朋友新在三建招商办下了五千元定金,目标两千头生猪,三千吨稀土,瞧瞧人家这气魄,什么话说不得?既然说到这儿了,我也就挑明了,今次我带我这朋友,就是来探探三建的底儿!”

    听到陈元甲吐出的数字,王丹彤厚重的眼皮瞬间收紧。

    三建是做大生意的不假,可那是溪流汇聚江海,才有了三建如今的场面。

    可像眼前这条过江龙,可是闻所未闻,两千头生猪,三千吨稀土,这可是笔了不得的数字,粗粗估算,也超过了百万元。

    当然了,堂堂三建,别说百万元的生意,就是数千万上亿的生意也都做过。

    可那都是公对公,标猎的大项目,像向问天这种过江龙,动辄就能抛出上百万来跑单帮,在三建还是极为罕见。

    至少,他王某人如今的身家,也远没百万之巨。

    王丹彤的吃惊,陈元甲瞧在眼中,心中很是快意,你王某某不是牛逼么,再牛逼,你拿得出一百万么?看看老子交的这朋友,多大的手笔!

    王丹彤笑道,“朋友好气魄,来来来,坐下说话,现在我对你的那个截三建生辰纲的说法,有些兴趣了。”

    无论谁拿得出百万元,哪怕是仅存在于口头上,都足以惑乱人心。

    薛向抱歉致谢,陈元甲冷哼一声,王丹彤微微一笑,引着二人便在左近的亭子中坐了下来。

    说是亭子,其实就是一个木头架子,上面爬满了爬山虎,和葡萄藤,碧绿葱茏,在这炎炎夏日,极是喜人。

    三人坐定,王丹彤没盘问薛向的根脚,更没问他身家是从何处而来,只道,“不知道向老弟说的劫三建生辰纲,到底是怎么个截法儿?莫不是去绑三建的老总?”

    薛向道,“王老板太幽默了,咱们堂堂正经生意人,无论如何也干不起打家劫舍的勾当。我说劫三建的生辰纲,不过是虚言,乃是想邀王老板一道,搭三建的快车发财!”

    话至此处,王丹彤霍然变色,自觉被薛老三给耍了!

    道理很简单,他王某人本就搭在三建这条顺风船上发财,何须他薛老三废话。

    这就好比,张三本就过着大鱼大肉的生活,李四兴冲冲跑来大呼道,跟我混吧,保管你吃香喝辣。

    张三非一脚把李四踢死不可,老子都大鱼大肉了,还跟你去吃香喝辣,闲的!

    此刻,薛向跟王丹彤讲这个,王丹彤便是这种心理。奈何薛向嘴快,王丹彤的镖还未发出来,他便接茬儿开口了,“当然了,我知道王老板现在正在三建的快车上,钱没少挣,没必要跟我淌这浑水。可话说回来,既然我向某人找上门来,肯定是有桩大富贵送给王老板的。”

    “放他娘的什么狗屁,晕晕绕绕,半天不到正题,小其,去把那孙子给老子踢出去。”

    隔着老式窗纸的中年分头,分外听不懂薛向大放厥词,瞪眼便冲王其下令。

    王其正要动作,便听他老子道,“愿闻其详!”迈开的脚便收了回来。

    薛向道,“王老板,以往你们从三建进的物资,都从哪里出去了?”

    “这怕不是你该问的吧!”

    王丹彤瞬间就沉了脸。

    薛向道,“是我疏忽了!我就挑明了吧,你王老板若是肯交我这个朋友,你的货,我按你出货的价,加一成,全收了!”

    陈元甲对三建所知不多,唯独知道投资商们是怎么从三建发财的,无非是从三建倒腾来计划内的物资,以计划外的价钱在市场上出售,赚起其中差价。

    此刻,薛向和王丹彤不过初见面,他要钓王丹彤,唯一的手段,便是以利诱之。

    王丹彤霍地起身,瞪着薛向,却发不出声来。

    无他,他实在是被薛向的大话震住了,一成的价,看着少,可那加上去的全是利润。

    打个比方,他得的货成本是二十万,往外最多卖二十五万,薛向加一成的价,那可就是多了两万五,他王某人的纯利润就从原来的五万,增加到了七万五。

    按利润增长率算,那可是增加了百分之五十。

    一家伙提高纯利的百分之五十,天底下还有比这更让商人动心的东西么?

    陈元甲简直要晕了,他忽然觉得不该鬼迷心窍,带薛向来这个地方。瞧瞧这位大爷,进门这么久,可曾说过半句人话,张嘴都是神言。

    屋内的中年分头和王其,也听得目瞪口呆,中年分头嗤道,“天底下还有这等低劣的骗子!”

    薛向自知自己投下的炸弹,会有如何惊人的效果,自顾自道,“我知道王老板肯定认为我在放卫星,这样吧,只要王老板中标,签下合同,甚至不用王老板的货出库,我的资金立时就到!一句话,先交钱,后取货!不知道王老板以为,这笔生意,可有做头。”

    此刻,王丹彤已经冷静了下来,坐回竹椅,含着紫砂壶的斜嘴儿饮了一口,眯着眼睛道,“这生意自然有得做,可我怎么看怎么像是天上掉馅饼,你知道,我这个人从来不信天上会掉馅饼,这种好事怎么就落我头上了。”

    薛向呵呵一笑,道,“王老板想多了,若不是我初到贵宝地,人生地不熟,恰好就和陈老大投缘,而你王老板和陈老大又是师兄弟,咱们也做不到一块儿不是。当然了,天上自不会掉馅饼,王老板是爽快人,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我在港岛是有些路子,我的货若是走港岛,利润绝对比你们在大陆贩运高上一些。这也是我到青岛掏口食的根由。可我久闻三建大名,却苦无门路,今次卖王老板个人情,就是希望王老板帮着穿针引线。”

    薛向这么一说,王丹彤真的动心了。

    他不信薛向会颠颠寻上门来,送他王某人大饼,可他相信薛向之所以送他王某人大饼,归根结底,也是为他向某人自己的利益,这倒也符合人类行为心理学。

    “我的货太多,我怕你一口吞不下!”王丹彤睁开眼来。

    薛向不怕姓王的提条件,就怕姓王的不提条件,笑着道,“方才却是我说大话了,总不能你王老板拿出一千万的货,也得叫我吞下,那是强人所难,这样吧,我托个底,五十万以内的货,我全权负责接收,按照市场价,上浮一成。”

    “五十万未免太少,一百万,至少一百万!”

    王丹彤真怕薛向狮子大开口,说什么有多少货要多少货。

    因为一旦狮子大开口,毫无疑问地证明了眼前这小子乃是假货。

    他压根儿不信有人能吞下三建那天文数字一般的货物。

    现在好了,眼前这姓向的小子虽然狂妄,到底还识得轻重,五十万的本钱,虽是豪商,倒也寻常,符合他的预期。

    既然薛向过了王丹彤的第一道心理防线,王丹彤便不由自主地站在谈生意的角度,看待和薛向的这次对话,讨价还价起来。

    “一百万不成,王老板太高抬我了,至多六十五万,这是极限,毕竟,我还得留点份额参加此次的投标呢!一句话,王老板吃肉,也得让兄弟们喝喝汤不是?”

    薛向陡然化身为奸诈的生意人,锱铢必较起来。

    “这也吧,还是五十万,不过加一成可不行,至少加一成五!”

    王丹彤不愧是精明的生意人,拐弯的水平一流。

    “王老板这是狮子大开口!至多一成一!”

    “至少一成四!”

    “王老板这是要我第一趟淌水,就空手而回啊!”

    “别这样说,你老弟不就差我这口敲门砖么,若是这条路头一遭走通了,以后留给老弟的可就是金山银山,谁叫咱没有港岛的路子呢。说穿了,我就是吃一回饱的,老弟是吃长远,既然老弟有的远饭吃,总不会跟老哥我抢食吧!”

    “话说到这份儿上,再让也就没意思了,一成三,我退了三步了,若是王老板还不满足,就当这回兄弟没来!”

    “成交!”

    王丹彤端起茶杯冲薛向举了举,薛向笑着端起茶杯,砰的一声,两只茶杯撞在一处,二人一饮而尽。

    谈完正事,气氛陡然轻松了起来,王丹彤拉着薛向扯了会儿琴岛的人文旧事,雪夜风花,却始终不跟陈元甲置一词。

    瞧得陈元甲尴尬,薛向也不愿在此久待,便起身告辞。

    王丹彤忽道,“听说向兄弟以前是明珠青帮战堂的高手,想必身手不错,恰好,犬子自幼喜好舞刀弄棒,难得遇到名师,今日恰逢向兄弟光临寒舍,怎么样,指点犬子几招如何?”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