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三十四章 生辰纲

作者:想见江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时间恰好赶在饭口,拍了朱红铜门数下,铜门上的了望口打开了,露出颗老苍头来,张嘴就问有什么事儿。

    薛向答说是来拜访的,这位张嘴又问拜帖在哪里。

    这一问,差些没带得薛老三穿梭百年,这都什么年月了,还拜帖呢。

    陈元甲怒道,“规矩还挺多,你告诉王师兄,故人陈元甲来访,看他找不找我要拜帖!”

    老苍头去后,陈元甲冷笑道,“真是涨行市了,连师傅的老一套,他也学去了。老弟,看这架势,今天这一趟凶多吉少哇!”

    薛向道,“不管凶吉,终归得试上一试!”

    陈元甲点点头,“你放心,拼着撕破脸,今儿这事儿也得办成。”

    薛向忙道,“陈老大千万别这么说,要真撕破脸了,这事儿怕就办不成了!”

    两人正说话间,大门被打开了,开门的是个年轻人,颇为精悍,见到陈元甲,便叫“师叔”。此君正是王丹彤长子王其。

    这些年王陈两家来往极少,逢年过节也不过派小辈代为走动,王其代父颇登过几次陈家大门。

    是以,不似那老苍头,对陈元甲还算熟悉。

    却说,王丹彤没亲自出迎,陈元甲心头便有几分不痛快。

    虽说王丹彤今非昔比,可在陈元甲心中念着的,还是当年同门学艺的少年。

    怎么说今天也是他陈某人第一次登王家大门,王丹彤迎都不迎,派个小辈就来了,这算怎么回事儿。

    薛向难得管王、陈两家的江湖恩怨,只为洞悉究竟,生怕陈元甲闹将起来,将事情搞砸,当即抢道,“原来是王公子,久仰久仰,早就听元甲兄说,王师傅膝下有麒麟儿,乃是人中龙凤,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幸会幸会!”

    说着,冲王其抱了抱拳。

    单从进王家大门儿,需要拜帖,薛向表瞧出来了,那位王丹彤纯粹就是慕古慕到了骨头里。

    索性他便学着老式拜门的腔调,唱个肥诺。

    王其不知薛向何方人物,但能跟陈元甲走到一起的,总不至太糟,且看薛向言语,遮摸也是江湖一脉。

    他幼承庭训,学得都是王丹彤幼年的老一套,知晓江湖往来,规矩最重。因为规矩不到,而惹得两家火并,最后甚至弄出人命的案子,数不胜数。

    王其赶忙抱拳道,“过奖了过奖了,都是江湖前辈们的抬爱,兄弟实在当不得,当不得。对了,在下王其,还没请教兄弟台甫?”

    薛向告了假造的姓名,又将先前告知陈元甲的假青帮履历一并搬了出来,王其连道“久仰”不提。

    门前寒暄几句,王其终于迎着陈元甲、薛向入了中庭。

    王家豪富,庭院不凡,虽不似京城的四合院造型,却也是极广的宅第。

    入得其内,杂花间树相绕,夏日浓荫,极见清凉,穿过一片林子,便瞧见一方占地半亩有余的阔院。

    院子基底以青石砖铺就,北面放了石锁,铅球等锻炼体力的器械,最显眼的当初一个兵器架,仔细瞧去,刀枪剑戟斧钺勾叉,十八般兵器几乎都聚齐了,灿艳的金阳下,锋刃之间闪动毫芒,显然是开了刃的真家伙。

    在这个禁动刀兵,民间整肃冷兵器极严的年代,王家能将这一排刀具大大方方摆在明面上,足见实力和底气。

    方进得院来,王丹彤便迎了出来,好一条壮汉,身高一米九,结实雄健,大夏天的穿着一件老式拳师褡裢,露出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极有气势。身后还跟着一位中年分头,摇着白纸扇,眼神阴骘,盯在薛向脸上打着转转。

    陈元甲虽对王丹彤的拿大有所不满,可到底有求于人,也没在王丹彤面前作脸色,抱拳道,“王师兄,久违了!”

    王丹彤哼道,“哪里是久违,琴岛不过巴掌大,你若是有心来见我这个师兄,怎么会寻不到,没这个心罢了,说罢,今次带人登门,到底求我办什么事儿,若是太困难的事儿,我还是请你免开尊口。”

    陈元甲本就对王丹彤的妄自尊大有意见,此刻见他如此言语,肺险些没气炸了。

    薛向手掌轻轻在陈元甲肩上一搭,后者只觉肩上一重,口中有些岔气,到嘴的话便化作了咳嗽。

    薛向轻轻拍他背脊两下,助他顺气,又冲王丹彤抱了抱拳,道,“王老板请了!在下向问天,兄弟初到贵宝地,听闻王老板大名,特来拜会,冒昧打扰,还请赎罪!”

    要打入三建,薛向万不敢用真名,一个有着巨亿资财的超级企业,必定能量惊人,薛向不敢博傻。

    遂以名为姓,联想到《笑傲江湖》那位豪雄盖天的向问天,杜撰的名字便自然而然地出来了。

    王丹彤瞥了薛向一眼,冷道,“既然是拜会,哪有空手的道理,不知道这位向兄弟可曾知礼?”

    薛向没想到这家伙玩这手,好在他机变无双,笑道,“久闻王老板乃江湖豪杰,在下登门,若送俗物,那是瞧不起王老板,今日到此,乃是送王老板一场大富贵!”

    此言一出,满场大哗,便连陈元甲都直瞪眼珠子,只觉这位向老弟实在太不靠谱了,这种噱头也扯得出来。

    “哈哈……”

    王丹彤仰天打了个哈哈,厉声道,“你莫不是水浒传看多了,跑我这儿说疯话来了,来来来,我倒是想听听,要截哪家的生辰纲。”

    “自然是截建鸿伟业的!”

    薛向轻启朱唇,吐出惊雷!

    “大胆!”

    始终沉默的中年分头,猛地一合纸扇,厉声爆喝,“哪里来的兔崽子,好大的胆子,敢在老子面前,口出狂言!”

    薛向面色骤冷,盯着王丹彤道,“王老板,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咱们说话,旁人插哪门子嘴,传出去,江湖上朋友如何议论?”

    薛向算计无双,这番话对别人说,跟废话无异,可偏偏王丹彤最重江湖规矩,他虽瞧不上薛向,可中年分头这番插话,却也落了他王某人的面子。

    王丹彤道,“小其,陪你宋叔到里间喝茶,新发的那壶明前龙井,应该开了!”

    中年分头狠狠瞪了薛向一眼,不待王其招呼出口,便自朝内行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