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三十一章 想左

作者:想见江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套里,这是什么意思?”

    “你认为咱们的行藏已经露了?”

    “这不可能!咱们可是小心了再小心,就差演地下党了,怎么可能被发现!”

    刘处长,萧逸才,齐号三人异口同声。

    慕雪妃道,“是不是的,我只是怀疑,这个先压下来的。可是同志们,难道你们不觉得最近几日的情况有些反常么。总共三天时间,头两天,咱们转了十三家工厂,除了第一天的头三家,咱们费尽心机,都没打开局面。从第一天的下午开始,便是一连串的顺风顺水,即便是稍有挫折,咱们轻轻努力,最后便将实际资料纳入掌中,顺利得一踏糊涂。而到了今天,情况又转变了,无论咱们怎么努力,好像都是打在空气上,且所到之处,那里的工人就像吃了火药,动不动就提枪拿棒,放肆得不像话,这正常么?”

    慕雪妃此话一出,三人齐齐变了脸色。

    都是聪明人,不挑则已,一挑便亮。

    仔细回溯,真实情况可不就如慕处长所言。

    再稍加深究,整件事那就有意思了,人为控制得痕迹实在太明显了。

    第一天的头三家,四人费尽心机毫无所得,这很正常,巡视组遍巡华东的消息,此刻已然天下皆知,华东方面做出严密防范,乃是理所当然。

    可是从第一天下午开始,巡视就变得轻松且容易了,虽然谈不上一帆风顺,可稍稍动些脑筋,想些办法,总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材料。

    此前看来,慕雪妃还觉得是自己领导有方,策略得当,可现在想来,放佛都像别人安排好了似的,或许自己得到的那些资料,不过是人家想让自己得到的。

    一念至此,心高气傲的她,出离愤怒了。

    萧逸才最先回过神来,说道,“仔细一想,慕处长的话果真有几分道理,可我想说的是,这只是猜测,还不敢定论。有几大疑问需要解决。首先,咱们到底是怎么露馅的,这个问题很重要,我以为咱们已经够深藏不露了,露行藏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到底是怎么被发现的。或者说,是否只是咱们的猜测。其次,对方既然发现了咱们的身份,且故意安排咱们得到了他们想给咱们的材料,缘何今天又整顿了这么一出,所到之处,对咱们穷追猛打,这是要给咱们好看么?”

    原来,这几日,慕雪妃带领着三名组员,扮作各种商人,以此身份为掩护,撷取着自己所要的资料。

    故此,萧逸才才有“深藏不漏”一说。

    慕雪妃道,“我来回答这两个问题。第一,萧处长说咱们深藏不漏,我看深藏可能,不露未必。当时不觉得,现在想来咱们是小看地方上的同志了,毕竟咱们都没经商的经验,贸然扮作商人,如何会像。我还记得去红星三机时,那位大鼻子厂长看似不经意地问了几个机电行业的问题,虽然勉强遮拦过了,现在想来,怕是人家故意相试。所以说,再对方有防备的情况下,去扮演咱们并不熟悉的商人,暴露的可能性实在太高。这是我的责任,事先未思量清楚,就贸然行动。”

    “第二,至于萧处所说的今天的几家工厂态度恶劣,对咱们穷追猛打,恐怕是要给咱们好看。我想有这方面的因素,但内因绝不会这么简单,试想,若是对方发现了咱们的身份,按照正常的逻辑思维,地方官遭遇下来视察的京官,会是什么反应。相信大家都有随行下地方的经历,不用我赘言。对方敢这么干,反常之余,未尝不是有恃无恐。”

    “好胆!他们想干什么!想干什么!就没遇到过这么嚣张的!”

    刘处长重重一巴掌拍在桌上,气得浑身发抖。

    作京官多年,他本身便有一种若有若无的优越感,以往下地方,地方无不是超规格接待,今次可好,被地方上的人戏弄了,若说那帮家伙不知道自己身份也就罢了,知道了,还敢摆这等阵仗,岂非要造反!

    萧逸才面色凝重地道,“慕处长,按你的分析,对方想要干什么?这些年,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地方干部。”

    齐号道,“这不难分析,对方摆明了是有恃无恐,遛咱们玩呢,先故意配合咱们演戏,弄些水分足的东西,让咱们先高兴高兴,稍后又摆出关门放狗的姿态,要咱们好看,这不就是训野猴子么,先给点甜头,再给点苦头,人家这是在告诉咱们,在人家的地头上,他想拿咱们怎么着都行!”

    慕雪妃道,“没这么简单!地方上有骄横之辈,却不会集体犯傻,和巡视组对着干,对他们只有坏处,没有好处,这个道理谁都想得明白。”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和咱们巡视组对着干,按道理说,他们骗着咱们走完了流程,他们好交差,于他们而言,这岂非是最好的办法。”

    齐号年不过二十七,官不过正科,且大学毕业,就在部委,根本没有下过地方,哪里知道地方上的勾角。

    刘处长冷笑一声,“这还不简单,地方上弄虚作假,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欺骗巡视组。到他们选择暴力终结的时候,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瞒不住了,咱们再查下去,他们就得漏了。”

    慕雪妃眼睛一亮,对刘处长这官场老油子此言,深以为然。

    此次巡视组下地方,虽打着查验经济状况,捋顺经济秩序的旗号,可巡视组内部人人皆知晓,此次的主要目标是盯住国营大厂,查验拨改贷后,国营企业的资金流,是不是向着民生领域放肆流通,是不是被大幅度转移了发展方向,不用之于改进生产,提高工厂效率,而用之于基础设置建设和金融领域。

    而中枢之所以有这个担心,而派下巡视组来,正是因为地方上某些地方闹得很不像话,民间物价逐渐大幅抬头,利益纠纷日趋严峻。

    既然有了利益纠纷,自然就不会缺是非,有了是非事,自有是非人。

    慕雪妃听明白了刘处长的意思,不是地方上不想糊弄着他们,让他们得了虚假材料,赶紧滚蛋。

    只怕是地方上的情势极为不妙,巡视组再走下去,地方上遮掩都难。

    遮掩不住就得露馅,与其露陷,不如先让巡视组走不下去。

    这才有了今次的所到之处,气势汹汹,三言两语不合,便要喊打喊杀。

    这一切的一切,真正的目的,便是为了阻挠巡视组继续走下去。

    参透了这点,慕雪妃精神一震,笑着道,“多谢刘处长解惑,我想了一路,也不得开豁,看来,还真得向有经验的同志多多请教啊!”

    刘处长得意地摆摆手,“算不得什么,好歹我也前后参加了七八次巡视,地方上的这些鬼蜮,不说烂熟于胸,至少也知晓了个七七八八。”

    齐号心中腹诽,“老小子就吹吧,你若真是千年的狐狸,自己这帮人能这么快就露底?”

    萧逸才道,“我基本赞同慕处长的分析,那么下一步,咱们如何行事?”

    慕雪妃一抹额头,展颜一笑,看得三人一呆,“既然知道了对方的盘算,下一步的方向就好拟订了,主席说得好,敌人越怕,咱们越打,他们不是害怕咱们继续巡视么?咱们偏要巡视下去,且没必要躲躲藏藏,干脆亮明旗号,让那些要反应问题的同志,能找得着咱们,这便是高山上挂红旗,把灯塔点燃了。”

    三人齐道妙计!

    慕雪妃是个风火性子,说干就干,“这次咱们不小打小闹了,直奔建鸿伟业!”

    建鸿伟业是琴岛最大的综合性企业,旗下集船舶、货运,外贸为一体,是名副其实的巨无霸。

    自拨改贷实行以来,建鸿伟业先后从四大行贷了三点七个亿,产生了极大的效益,不仅是琴岛的明星企业,更是鲁东国资委的心头肉。

    巡视组下鲁东,别的地方可以不去,这建鸿伟业,不可能不去。

    原本,慕雪妃打算将建鸿伟业作为此次巡视的终极目的地,如今被刀顶着鼻尖了,她的那股悍野劲儿反而被逼出来了。

    算计已定,四人均觉事有可为,俱是豪情万丈,当即起身,朝人民公园外行去。

    一时间,林风鼓荡,肃穆顿生,若将四人这慨然而行的画面,剪辑下来,绝对比得上港岛电影里的黑社会大哥出场。

    转出凉亭,行过落枫路,攀上遇龙桥,四人全发现不对了。

    整个公园突然肃静了下来,仔细扫描,一个人也不剩了,这可是市中心的人民公园,虽非假日,往来消闲的市民也绝不会少去。

    如今倒好,半个人影儿也不见了。

    怀揣着巨大的疑问,四人朝东大门行去,还未行到近处,便远远瞧见大门口立着不少人,大红横幅顶得老高,上书鎏金大字“热烈欢迎巡视组领导来我市考察、调研”。

    四人住了脚,面面相觑,几要不辨南北,心中齐齐腾出一个巨大的问号,“难道自己想左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