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二十八章 元甲

作者:想见江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陈元甲方在位子上坐稳,便双手握拳,双臂相交,右手大拇指和左手小指同时张开,朗声道,“地振高冈,一派溪山千古秀!”

    薛向险些没惊掉下巴,这不是青帮里的接头暗语么,什么时候又传这儿了。

    他瞪圆了眼睛,瞧在陈元甲眼中,却是十分的木讷,双手又迅速变换着,作了个天王盖地虎的造型,冷声道,“船上几个板,板上几个眼,眼中几颗钉,兄弟是坐船舱还是坐甲板?”

    薛向绝倒,万没料到是这种局面,好在他也算是经风雨,见世面地久了,临变不乱,笑着道,“陈老大是吧,兄弟初到贵宝地,混口饭吃而已,还请多多关照,不瞒陈老大,兄弟早些年在明珠跟着火狼龙头混过几天,忝为战堂执法弟子,当然了,这都是好些年前的事儿了,如今下了海,勉强刨些食吃。”

    “啊!”

    陈元甲惊讶得站起身来,连连抱拳,“未曾想兄弟真是同为江湖一脉,失敬失敬,火狼龙头当年好大的声势,我在琴岛也是听过火狼老大的名头的,只可惜太平时节,咱们这种捞偏门的哪里干的过搞大组织的,六扇门的鹰爪孙们势力太大,要是放在二三十年代,不管谁在台上,这上海滩都得挺青帮的,哎,江河日下,我辈堂堂英雄豪杰,也只能叹一句生不逢时!”

    薛老三还真没想到现如今还有人抱着这种想法,听说过叹朝代更迭,兴亡交替的,就从来没遇到过感叹江湖不在,无用武之地的毫客。

    光以穿着论,这陈元甲可谓极不入流品,但这番话却有些发自肺腑的味道,也算是真情流露。

    有真性情的人,薛向从来都不会讨厌,顺着这话引子,引逗着陈元甲放肆开言。

    很多时候,这种捞偏门的地头蛇就是活生生的消息树,应用好了,顶得上他没头苍蝇一般转上多少天。

    原来这陈元甲是当地有名的掮客,不仅倒腾消息,也倒腾各种紧俏物资、外汇,总之,什么来钱,这位就朝哪里钻营。

    三教九流多有来往,便是达官显贵,稍稍使力,其触角也能延伸而至。

    柳总裁出手一贯不凡,今次也没让薛向失望。

    很是白话了一通江湖秘史和琴岛上层秘闻,一壶被陈老大加了快半斤白糖的甜咖啡干光的时候,陈大百事通终于想起了正题,“对了,兄弟来琴岛,打算在哪块儿发财,秦老板和我打过招呼,要我一定好好替兄弟你操操心,秦老板的面子,我是一定要卖的,兄弟你就放心说吧,到底要干什么买卖?”

    确如薛向所想,如今的柳总裁层次高得离谱,她知晓薛向此次来琴岛明为巡视,实为查访,缺的正是地头蛇引路,安排助手查了查盛世在鲁东省内有无开展业务,很快便寻到正在琴岛考察兴建维多利亚五号酒店的考察组,后边的事就简单了,助手按照柳总裁的意图,对考察的负责人陆总言说自己有个亲戚初到琴岛,想做些正经营生,希望陆总能安排个熟人,帮衬着自家亲戚尽快在琴岛落脚。

    盛世庞大无比,陆总虽说分管一摊子,可不过是盛世地产旗下的方面负责人,而助手职位虽不彰,可是跟在盛世女皇的身边,乃是名副其实的女皇近臣,她要求帮个小忙,陆总哪里敢不放在心上,立时便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牵线搭桥。

    很快,在琴岛颇有能量的秦老板的电话,便被柳总裁记在了笺纸上。

    今晨,薛向给那位秦老板去过电话后,秦老板便托了琴岛大百事通陈元甲前来给薛老三指点迷津。

    却说,陈元甲一番话罢,薛老三笑眯眯道,“这年月,自然是什么赚钱,倒腾什么,还望陈老哥不吝赐教啊,咱们江湖中人,向来是有钱一起赚,有命一块儿花,陈老哥可不要私藏啊!”

    陈元甲哈哈一笑,重重一巴掌拍在桌上,“好!我就喜欢老弟你这江湖做派,痛快!要说这赚钱的买卖,可是不少,往西边倒腾古玩,往东边倒腾美子,都是一等一的赚钱买卖,一个月弄上寻常几个月的工资,跟擤鼻涕一般容易。当然了,老弟若是求稳妥,弄个店面,我托托关系,弄上一车的电子手表,录音机啥的,也能稳稳妥妥地吃肥肉喝老酒。”

    陈元甲话罢,薛向只是冷笑不语,陈元甲不怒反笑,“怎么,老弟对我出的这些主意不满意?”

    薛向死死盯着陈元甲,漠然一句道,“看来这琴岛人是真不地道啊!”

    说话儿,一拎挎包,长身而起。

    陈元甲立时起身,伸手阻住,肃然道,“老弟,这是什么意思,莫不是消遣我老陈,嘿嘿,即便是秦老板,也不敢跟我陈某人来这套。”

    薛向冷道,“老陈,都这会儿了,你还跟我装什么江湖字号,真是江湖上的弟兄,你能说出让老子去开个破店的话,青帮现在是倒了,只要老子还在,青帮的威风就不能坠了,你有路子就说,没路子就别跟老子瞎放屁!”

    言辞如刀之际,伸手一撩袖子,露出膀子上狰狞的狼头文身来,两枚锋利的獠牙附近,滴着几滴艳血,整个纹身极为精致,简直栩栩如生,将狼头的凶戾、狠辣一展无疑。

    陈元甲不怒反笑,拉过薛向大手,亲热道,“老弟果然不是寻常人物,佩服佩服,琴岛这地儿,有些年,没见到像你这样的汉子了。”

    说话之际,冲薛向一抱拳道,“方才是老哥我的不是,不该以言相试,还望老弟恕罪!”

    薛向摆摆手,坐了下来,抽出一颗烟弹个陈元甲,自己点燃一支,说道,“无怪无怪,你我兄弟萍水相逢,有这一遭也是情理之中,现在,老哥是不是真得给老弟开解开解了。”

    陈元甲吐出一口烟雾,往咖啡杯里探了探烟灰,一边打扮的极为西式的侍应生终于忍无可忍了,上前一步,正要发话,却被陈元甲狠狠一眼,瞪得缩回墙根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