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二十七章 号码

作者:想见江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薛向驾驭着巨鲸,纵横波涛,一路向西,不知行了几百里,游性顿减,便调转方向,朝着来路返回。

    大海茫茫,不辨南北,薛老三六蕴皆藏,毛孔感风,汗毛动一下,便能辨识方向,倒也不虞在这海上迷失方向。

    东方泛起鱼肚白时,薛老三终于看见了海岸线,再行便是浅海,已然不适合这大家伙容身,轻轻在背脊上拍了两下,送出一道暗劲,惹得大家伙又是一阵打鸣,喷出几道水柱。

    薛老三负着沉睡依旧的小妮子,跳下鲸背,翻身入海。

    不曾想,薛向向前潜行,那巨鲸依旧跟随,薛向挥掌击出巨浪,巨鲸得了回应,又发出长鸣相和。

    薛向停住不行,静待巨鲸靠近,天空依旧昏暗,薛向却是瞧清了这恐怖大家伙的真容,拿手轻轻在它那小房子也是巨头上拍了拍,双脚急蹬,比剑鱼还快的速度朝着海岸前进。

    前方是浅海,已然容不下巨鲸跟行。

    随后,薛向便听见了长达十多分钟的长鸣,直到他上岸,依旧能看见海涛深处,大家伙那翻覆于波涛间的背脊。

    直到天色终于亮起,那巨鲸鼓出一排气浪,才消失在这茫茫沧海。

    一早醒来,吃过薛向的沙滩烤鱼,喝了两杯咖啡,二人便沿着海岸线,徐徐进发,柳莺儿睡得深沉,竟对昨夜之事一无所知,薛向也不去提,便这般静静地缓行于沙滩之上。

    清晨的大海,映着朝阳,蓝汪汪的海水,清凉冷冽,赤脚踩在沙滩上,任由海水满过脚踝,迎着腥咸的海风,对着这碧海蓝天,薛老三心胸陡然展扩,骤然长啸,啸声如林如浪,远处的青山似乎都被震动了,飞出大片的鸟群。

    啸声持续良久,方才止歇,柳莺儿柳眉微皱,“薛向,要我说,你还是别做官了,咱们的盛世发展得这么好,国际上都能翻云覆雨,区区一个盛世下属子公司的负责人出访,所到之处,都是高官接待,你说你何苦把大好青春都放在这沉沦英俊,小人得志的官场!”

    这是她第三次劝谏。

    前两次,是因为薛向官小,她觉得自家男人做那等芝麻官,真的是太委屈了,可自家男人自有抱负,兼之当时的盛世还太过虚弱,她说了两次,便也就不再言语。

    可是如今,盛世集团威威赫赫,旗下几大子集团,无一不具备巨型企业的雏形,未来的发展更是可以登临泰山而远眺。

    薛向要经世济民,如今的盛世完全有能力去办到,论影响力,怕是十个部委司长也比之不过。

    此刻,薛向仰天长啸,虽不曾吐露情绪,可柳莺儿和他心心相印,薛向的情绪,又如何能瞒过她去。

    薛向拉过她的手,说道,“你别多想,我不过是偶遇挫折,算不得什么,话说回来,少了这些磋磨,砥砺,我未必能有什么成就,就好比登山,崎岖小径,往往藏着惊世风景。盛世虽大,已然有你了,何须我再插手。”

    的确,在改委的这些日子,薛老三过的并不如何愉快,虽说几番争斗,都是他最后大获全胜,但这种官场争斗,并不能带给他快感。

    一句话说完,薛老三此人,只能为官,不可为吏,他习惯性地掌握画笔,在一张白纸,不,哪怕是一张草纸上,绘画蓝图,布展雄心。

    可是人生在世,便是往昔帝王,又如何能事事称意呢?何况他薛向。

    近来屈身改委,鸡零狗碎遭遇了不少,薛老三的确情绪不高,兼之兄妹长成,家庭零散,对喜聚不喜散的他而言,无疑是另一种心理担负。

    此刻扬天长啸,排遣郁结,便为此般。

    却远远不到柳莺儿所担心的这般严重,更何况,在薛向眼中,盛世发展得再好,也敌不过他心中的抱负,因为一个企业,便是发展成了超级托拉斯,也不过是个企业,永远代替不了社会功能,更不能掌握改天换地的力量。

    在这个国家,只有组织有这般伟力。

    不说别的,单说后世的三峡水利枢纽等巨型工程,根本就不是哪家企业能够承担的,只有国家力量,才能主导。

    他薛老三千辛万苦,十年磋磨,终于行将就半,无论如何,也不会中道舍弃。

    小妮子知郎君意坚,定是说他不过,难得欢聚,更不愿为这点事,做口舌之争,坏了性质,遂反转话题,规划起了今天一天的行程。

    琴岛的确是个美丽的城市,不仅有优美的海滨,更有绝伦的山水。

    一天的时间看着很长,可真正走下来,却快得像闪动的幻灯片,崂山的清俊高远,五四广场的大气磅礴,八大关的红瓦绿树、碧海蓝天,栈桥的孤帆远影,一帧帧地跳过去,暮色便再度降临了。

    次日一早,薛向从琴岛最大的半山酒店的豪华套房内才醒转过来,视线便落在了枕边的粉色纸笺上,这是柳莺儿留下的。

    不辞而别,是两人别离的传统,没有谁喜欢缠绵,哀婉的难舍难分,悄然而别,是最大的心疼。

    当然,小妮子便是再小心,她的动作也瞒不过薛向的耳目,不过是薛向故作不知罢了。

    打开笺纸,殷殷话语,暖人心窝。

    柳总裁留言,不仅有琐碎的生活关照,更言明这间房,她号了一个月,留给薛向工作辛苦之余,到此放松放松。

    更关键的是,在最后留了个电话号码,让薛向吃过早餐,便给这个号码去电,颇有些碟中谍的味道。

    薛向相信小妮子不是无的放矢,恰好他在琴岛虽然明晰了目标,一时间也难以打开局面,吃罢丰盛的早餐,薛向立刻拨出电话。

    半个小时后,在一间小而雅致的咖啡馆,薛向见到了电话中的陈元甲,一个挺江湖的家伙,板寸头配金项链,花格子衬衫高高挽起,粗大的手臂挂着块外国金表,表带上三个英文单词,有两个是错误的。

    甫一见面,薛向就吃了一惊,倒非是因为此人形象太过诡异,而是实在想不通自家那高端洋气上档次的美女总裁,怎么会和这等江湖人物扯上关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