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97.宝爸坑娃记

作者:肥妈向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爸爸回家了。爸爸回家第一件要事,就是陪他去医院打疫苗。

    乔卫每想起这个事情,总觉得这是老爸坑他的开始。

    “东西。”同老公一块陪孩子去医院前,李薇薇仔细检查着随身要携带的母婴包,谁让孩子满月里头,基本都没有怎么出去过。打针这么大事情,孩子要是哭的稀里哗啦了,还不是得靠玩具奶瓶来哄。

    没办法,宝妈头胎没有什么经验,李薇薇不由有些手忙脚乱。

    乔大爷在旁抱着儿子却显得十分镇定,静静地等着老婆自己拾掇好东西。

    总算收拾完毕了,抬头看到钟,李薇薇又哇的一声:“这么晚了?去到医院岂不是得排队?”

    “你们还没有走吗?”早上都去外面逛了一圈回来的郑甘菊看见女儿女婿还没有出发,都有些惊讶。

    李薇薇急忙带头走出家门,因为都是被她自己给耽搁的。

    到了门外的车上。李薇薇接手过孩子坐在后面。乔大爷负责开车。一家人总算出发朝医院进发了。

    乔卫在爸爸怀里是睡着了,到了妈妈怀里反而是醒了。谁让老爸太镇定,老妈则太紧张。他的小眼珠因此转了转:这要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难道是老妈担心他老爸不爱她了?嗯嗯,老爸本来就应该更爱他这个儿子。

    张开小嘴巴打了打呵欠,顺便瞧瞧老妈那个慌神的模样,乔卫深感惬意。

    到了医院,看到满眼白色的东西,乔卫开始感到哪里有些不对劲了。

    “宝贝来了,准备打针了是吧?”护士姐姐冲着宝爸宝妈笑着打招呼。

    乔卫在妈妈的怀里使劲儿瞪住了漂亮的护士姐姐:她说什么了?要给谁打针?

    担心儿子使劲起来太太抱不住,乔大爷伸手从太太手里接回了儿子。

    乔卫的小眼珠虎视眈眈地继续瞪着意图靠近他的护士姐姐。

    “走吧,先去医生那里看看。好吗,乔卫?”护士姐姐也貌似感觉到了他特别高的警惕性,把他先推送到医生那边。

    来到儿科医生诊室,果然是好多准备体检和打疫苗的小朋友们,被爸爸妈妈抱着在排队。

    乔卫听到了同龄小朋友撕心裂肺的哭声,一张小脸蛋流露出了前所未有的高度紧张,仿佛是看到了世界末日。

    只看儿子这个表情,李薇薇都知道,今天这场硬仗有得打了。就不知道她老公对付这场战役有没有什么妙招。

    乔大爷观察下环境,对太太说:“你在这里排队,我带他先去转转。”

    老公这招忽悠厉害。李薇薇连连点头。

    于是,乔卫呆在爸爸的怀里,先是在医院里散心起来。

    如果李薇薇以为,乔大爷这是带儿子去吃棒棒糖玩玩具缓和紧张的心情,那就大错特错了。不,李薇薇在原地呆了会儿,因为早知道自己老公厉害到绝对不会按理出牌的那种,对于老公怎么哄儿子打疫苗好奇到了极致。忍不住八卦的情况下,李薇薇委托身边的宝妈帮着她占一下位置,跑去看老公儿子到哪里去了。

    乔大爷抱着儿子,直接去往医院里的骨伤科。

    乔卫被爸爸一路抱着,进一步感受到了老爸要坑儿子的节奏。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点乔大爷坚信,只有让儿子看到更惨烈的场面,才能知道打针不过是小意思。

    终于被乔大爷找到了一间门诊治疗室,里头医生正在给一个病人换药。那病人头上缝了针,长长的犹如蜈蚣一样的线条粘在皮肤上,看起来都足以吓死小朋友。更别说,那断了的腿骨做了固定后,是用钢针穿插在了骨头两边。

    乔卫哪止是被吓哭,是小脑袋直接被吓蒙了。

    “害怕吗?”乔大爷问儿子。

    乔卫猛摇头:宝宝害怕不要看!

    “都说你聪明,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乔大爷对儿子说,“你在你妈肚子里就喜欢翻跟头,我现在老实告诉你,你以后有事没事翻跟头,随时就是变成这个样的了。”

    这乔大爷,不止是教儿子乖乖打疫苗,是顺带把以后的教育跟着上了。

    李薇薇在后面跟踪着看到笑不拢嘴,两只手努力捂住自己的嘴巴。

    乔卫的小脸蛋早被老爸吓尿了。

    “要尿尿吗?”乔大爷一贯冷静地问儿子。

    乔卫不敢尿。

    “打完针再尿。不然护士医生会嫌你臭。”

    听到这话,李薇薇都觉得儿子有点儿可怜了,刚想走出来。

    没想乔大爷画风一转,突然搂紧儿子那张被吓得凄凄惨惨的小脸蛋哄着:“都是骗你的。”

    乔卫的小嘴巴吧咋吧咋地舔了两口,那小泪珠差点儿就掉下来了。

    走廊那头,作为院长在视察自己医院的李树达看见了他们一家三口,走过来问:“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带孩子来打疫苗。”李薇薇站了出来说。

    乔卫看到了老妈:哼。老妈坏,偷偷看他出丑。

    “你跟我打个电话,我给你安排好根本不用排队。”李树达疼惜堂妹说道。

    “整天走后门怎么行。”李薇薇不让,说,“不过,现在医院里的病人是越来越多了。”

    “二期扩建工程报批了。”李树达高兴地告诉她。

    这是为民众服务的好事。李薇薇和乔大爷也高兴。

    李树达很久没有看到这个小家伙了,自从这孩子跟着妈妈出院以后。因此,他对着乔大爷手里的小石头伸下手:“来,给舅舅抱抱。当初你出生的时候,是舅舅把你接下来的你知道吗?”

    李薇薇和乔卫同时一惊。李薇薇愣了下:“哥,那时候不是郝医生给我接生吗?”

    郝医生当时是李薇薇的产科医生,一直都是给李薇薇做产检,所以李薇薇理所当然地以为儿子是她接生的。

    “郝医生当时也在产房没有错。问题是那时候,我们说什么话,包括你老公说什么,你和孩子都听不到了。你就在喊疼。哥早就和你说过生孩子是件辛苦的事,你还不信。”回头李树达继续说着妹妹。

    “问题是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我是你哥,陪你进产房很正常。有个意外,我这个专业的家属可以帮你做决定。那会儿孩子都出不来了。一般女医生没有这个力气帮你转胎位,你知道吗?”

    李薇薇不是专业人士,所以真不知道,原来男产科医生之所以存在,就因为力气胜在比女医生大,有些活儿女医生干不来,这时候特别需要男人帮忙。偏偏她这个喜欢翻跟头的儿子,在她最后羊水都破完了准备生的时候,居然在她肚子里又翻跟头了,相当于婴儿本来头向下正常生产的位置,再次有了偏差。

    “你们儿子这是没有水都可以游泳的本事。”李树达事后调侃起了他们两口子和小卫卫。

    李薇薇早就服了儿子,跟着堂哥的话说:“他太爷爷早说他是齐天大圣,没有水可以游泳算什么,小意思,他是没有跟斗云都可以在天上翻跟头。”

    老婆这话,引得乔大爷都要笑起自己儿子。

    乔卫扁起了小嘴巴:妈妈坏,妈妈爱嘲笑他!

    “给舅舅抱一下吧。”李薇薇对儿子耐心解释:那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乔卫才不情不愿地从爸爸怀里到了舅舅怀里。舅舅身上穿着白大褂,有消毒水味,都是宝宝们最怕的。

    李树达掂了掂外甥的重量:“体重十足。和他爸一个样,看起来不胖,但都是肌肉。”

    李薇薇点点头。儿子看起来不是胖小子,但是抱起来确实是很有分量的。

    李树达看回自己堂妹:“你怎样?没有吃燕窝鱼翅吧?”

    “没有。有人拿来我也不敢吃。”李薇薇老实交代着。

    “多重了,现在?”李树达问。

    “上回称过,医生说我恢复的很好,一百一十斤,不多不少。”李薇薇答。

    “还得再减减。这一年,不要去外面吃披萨什么的垃圾食品。”李树达继续仔细地嘱咐着堂妹。

    李薇薇想起孙思雨之前许下的誓言,偷偷带着她出去吃披萨。

    李树达没有察觉她的异样,直接对小外甥说:“你爸不在的时候,监视你老妈这个吃货的重任只能落到你头上了。”

    乔卫听到这话高兴死了,这个舅舅好,合着他一块坑娘。他两只小手因此满是兴奋地挥舞着喊好。

    李薇薇摸摸自己鼻头,对儿子那张幸灾乐祸的小脸蛋瞪一眼过去:等会儿打针,看你还乐!

    或许也是担心小外甥打针的情况,李树达抱着孩子对他们夫妇俩说:“这样,我陪你们过去,看他打完针。”

    噢,买噶!乔卫心头喊。他这个高兴才到半截,马上要给上演泼冷水了。

    到了小孩子体检的地方。医生护士给乔卫宝宝量了身高体长,称了重量,检查了牙齿眼睛等发育情况。乔卫看到医生拿着听诊器给他放在小心脏上听的时候,已经开始怕了。

    乔大爷看着儿子这个模样,却是有点儿像自己妹妹小时候。

    李薇薇告诉他,他们儿子和乔钰最亲。

    到护士给宝宝打疫苗的环节了。乔大爷负责抱孩子,李薇薇拿着拨浪鼓在孩子的眼睛前面吸引孩子的注意力。但是,这孩子明显坑妈的。小眼睛不看妈,妈在哪里,他的小脑袋就转到另一边去,反正不上当。

    “我来吧。”李树达对此都看不下去了,推开自己堂妹。

    李薇薇对着不买账的儿子哼哼:你有种也逃不过去今天要挨针的命。

    万万没想到的是,李树达突然转头对她说:“上回你不是也抽了血化验吗?”

    李薇薇产后同样要定期做体检的。

    “郝医生说你指标有些低,一样需要打个针。”

    听说老妈一样要挨针,乔卫的两只小眼珠子整个放亮了,亮得十足两只小灯泡:太好了!

    李薇薇听了堂哥这话愣了个十足,她之前怎么没听自己的医生说。

    “去吧,到那边去打。”李树达指了下隔壁的白色帘布后面。

    李薇薇只是稍微迟疑,就向那个地方走了过去。

    乔卫一对小眼珠尾随妈咪的身影转,翘首以待着妈咪被打针的模样。趁他这会儿转开了注意力的瞬间,李树达拉下小外甥的尿布,护士在旁一针就打了下去。

    猝不及防,挨了针的乔卫小脸蛋先是傻乎乎的,等反应过来时护士姐姐已经给他打完针了。于是,他极其不满的表情看向那边同样在打针的妈妈:妈妈不痛吗?怎么不叫?

    “哇,卫卫好乖,都不会哭。你看妈妈,都好像要哭了。”旁边的医生和护士姐姐都这么说。

    听说老妈子打针要哭了而自己没有哭,乔卫无比自豪地仰起自己小脑瓜:当然了!

    李薇薇从幕帘后面偷偷看着儿子那张表情:靠,真是专业坑娘的!

    回家的路上,李薇薇和儿子大眼瞪小眼,互相瞪着。

    到了家里面,郑甘菊都感觉到他们母子之间微妙的气氛,问女婿:“发生什么事了吗?对了,卫卫打针,闹了吧?”

    “没哭。”乔大爷说。

    “没哭!?”连乔爷爷都很惊讶,走过来指着孙子说,“你当时打针也哭呢,他都没哭?”

    这个说起来,都是太太牺牲自己名声的功劳。乔大爷对于这点却不好和众人说清楚的。只看,李薇薇已经事后打电话对自己出这个馊主意的堂哥算账了。

    “你让我这个当妈的,以后怎么在他面前做人了。”

    “没事。他这么小,没有什么记忆,记不住的。”

    “但是,以后你们不准——”

    “这个要看情况。他要是觉得,还是得你陪着他一块打针——”

    “没这样的事!”

    李薇薇都嚎了起来。

    哪家孩子像她儿子,专业坑娘的。靠!

    “你想想,他今天,所有打针的小朋友,两岁大的都哭,就他没哭。”李树达开导着堂妹说。

    “问题是,他认为我哭了!”

    李树达听着堂妹要去撞墙的咆哮,也合不拢嘴,赶紧先挂了电话:“我还有事。下次等他下次要打针再说。”

    “李树达!你不能这样合着你外甥坑你妹子!”李薇薇扔下手机,再回头看屋里无论是乔爷爷她妈她爸等,都笑着看见她的目光就躲。李薇薇气不打一出来,走到儿子睡着的小床边。

    乔卫今天出去有些累了,因而回到家马上就睡着了。

    李薇薇深深地呼出口气。

    乔大爷把手搭到她肩头上安慰着:辛苦了。

    李薇薇摇摇头:不辛苦。

    乔卫在睡梦中应该是梦到了好吃的,小嘴巴张大着呜呜。

    乔大爷和李薇薇不由都低下头听儿子说什么。

    刚满月的娃儿发音叫爸爸妈妈都不会,只会哭。没想,这个小家伙,是从哪儿学习来的,居然会发出一句:披萨!

    是英语比较好发音吗?还是说,因为天天听谁念叨。

    乔大爷那双眼睛扫到老婆那儿。

    李薇薇心虚到发汗,举起双手澄清:不是我!

    乔大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回头却对儿子说:“你舅舅今天和你说的话,监视你老妈有没有吃披萨,全靠你了。”

    李薇薇直瞪着乔大爷:不会吧,连老公都——

    “吃一点点也不会死。”李薇薇吐道。

    “真的想吃?”乔大爷问。

    “是。”李薇薇不禁对着乔大爷撒娇说。

    “一年后,他一岁,我带你们去吃。”乔大爷没有妥协。

    如此漫长的一年,儿子真是害得她好坑啊。

    李薇薇眼珠转了转,想起了什么,笑了起来:“今晚上,我给他准备了很多玩具。”

    乔卫哪怕在睡梦中都警觉地马上转过脑袋:老妈子这是准备坑他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