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94.娃儿成长记(上)

作者:肥妈向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说这孩子长得像谁?”

    “像他爸。”

    一群老老少少的吃瓜群众隔着玻璃望着里头的新生儿评头论足。最大的争议从来都是孩子长得像谁。有人说孩子长得像爸爸,有人说孩子长得像妈妈,有的说孩子不像父母反而像哪个老祖宗。最怕就是说孩子哪个都不像。但是,这个问题,在乔大爷和李薇薇的孩子身上,完全是不用争论的。

    看看这个小家伙的小鼻梁,小嘴巴,浓密的一双小眉毛,很少有孩子刚出生这个眉毛长得如丛草一样密集的。

    “这孩子眉毛就是好,和他爸一个模样,像是那梁山好汉。”

    听见有人夸自己是梁山一条好汉,小家伙举起两只小手摆一摆,身体扭一扭,兴奋得像是又是像在娘胎里那样随时翻跟头。只是现在来到世上了,没有妈妈的羊水帮忙了,想翻个跟头没有以前那么容易,于是只能是小嘴哇哇喊了两声。

    一群吃瓜群众听到孩子喊,全部笑开了颜说:“这个哭声多洪亮,中气十足,像他爸。”

    李薇薇在产后的病房里听到这些话时,看了看自己身边在洗奶瓶的老公,心里想着求问乔大爷此刻的心理阴影面积该有多大。

    儿子像极了自己百分百,本来是一件挺令人高兴的事情,问题是,乔大爷心情并不显得那么高兴。相反,已经感觉到这个儿子有些坑爹的倾向。主要是,儿子是五官像了他那百分百,但是那像孙悟空喜欢风风火火翻跟头的性格,和他乔大爷压根一点都不像!

    结果,现在谁看到他儿子的小脸蛋已经认定孩子像爹了,孩子接下来干出来什么事情人们二话不说都是想着,外貌都像爹,干什么都肯定像爹了。你说,这孩子坑不坑爹?

    乔大爷默默地刷洗着儿子的奶瓶,默默地认命,默默地思考着怎么绕过儿子给他设的这些坑。

    李薇薇在旁边是一个字都是不敢吱声。儿子这个性格,按照她爸的说法,是像她小时候,因此,等于说是老公帮她背了这个黑锅。面对乔大爷这张黑脸,她哪还敢说个字,低下脑袋画圈圈就是了。

    不会儿,护士来了来取母奶了。这是由于孩子比预产期提早一个星期出世,说是要在保温箱那边呆几天,因此母奶由李薇薇这边挤出来放进奶瓶,再交给护士。

    李薇薇接过乔大爷喜好的儿子的奶瓶,给儿子装上自己的奶,再给护士。

    护士接过奶水,笑着对他们夫妇俩说:“医生说了,明天,孩子可以送回病房陪母亲了。所以,明天不用把奶水装瓶子里了。”

    这么快出来,这小家伙俨然像乔大爷一样身体棒棒的。李薇薇心头一是松口气,二是能感觉到,儿子回来后,貌似才是真正考验的开始。

    带孩子,谁给你带?医生护士给你带吗?肯定不是,得靠回自己爸妈。

    听到护士这么说的乔大爷同样是踌躇了会儿,本来他是预备这两天他们母子俩都平安以后,他先回部队去了。现在说是儿子回病房,乔大爷开始有点担心,这里没有一个人能hold住他这个专门坑爹坑大人的儿子。

    “我看,明天等他回来病房,我再走。”乔大爷道。

    李薇薇缓慢地点点头,心里似乎猜得到他在想什么。儿子回来第一天和老爹面对面对峙,谁赢谁输,她李薇薇也很好奇。

    为此,乔大爷坐在太太身边,先对太太一番耳提面命:“不需要惯着他,知道吗?”

    “他年纪小。”李薇薇说。管孩子,给孩子立规矩,最少需要孩子大一些再说吧。孩子刚出生,能懂个啥。

    基本上每个父母都是这么想的。但是,乔大爷不这么想,道:“他不是小动物,是个人。有思想,有脑子。从小,从他出生开始不管教,不给他养成好习惯,到后面会影响他整个人生。到时候都是我们做父母的错在先。”

    李薇薇坐正着身体听着老公说话,老公眼下说话的方式明显是像对着他自己的士兵说话那样,很正式很正经,一点都马虎不得。

    乔大爷说到这里,也不想给老婆自己太大压力。老婆前两天生产是那么辛苦。乔大爷就此抓起李薇薇的手亲了下她的指头:“要是我不在,他敢闹你,你都记得,回家来我来给你立规矩。”

    严父在此,似乎是没有得变了。李薇薇忽然觉得自己儿子有点儿可怜。这么小开始要立规矩了。

    “事实上,现在的教育孩子方式,倡导的是刚柔并济。”李薇薇委婉地说给乔大爷听。

    乔大爷一听就懂:“我当黑脸,你唱红脸。”

    “差不多。”李薇薇没有底气地说着。

    “问题是我常不在家。别人家说他会有顾忌。我认为,其他人都可以唱红脸,唯独你我,必须唱黑脸。”

    李薇薇翻个白眼,彻底败给自己老公了。

    到了第二天,乔大爷都把要走的行李收拾好了。儿子从新生儿室送回到妈妈的房间。

    李薇薇作为妈妈是头一胎,新手,抱孩子不太熟练,不止护士,几个在病房里的长辈一并都在旁边指导她怎么抱小孩。李薇薇有些满头大汗,抱着儿子仿佛抱着史上最重的一块玻璃。明明孩子出生刚好六斤重,不会重也不会太轻,体重适中,不会为难到她,然而被周遭人一说,指指点点的,她反而有些无所适从。

    到了最后,还得她怀里的儿子替着她哇一声大叫,才把身边所有的人吓退了半步。

    “怎么了,他这是——”李康君担心地问。

    “没事,是人太多了,围着他和他妈,他觉得不舒服。”段奶奶道,接着冲其他人都挤挤眼。

    所有人意会到了在那儿正等着和老婆儿子再见的乔大爷,于是全先退出了病房留给空间给

    他们一家三口。

    乔大爷低头严肃地看看表,两条浓眉严峻地挑了下。

    在李薇薇眼里,之前有一段日子因为她怀孕对她稍显出比较温柔表情的老公,因为儿子的出生,反而变得比以前更严肃些了。很显然,乔大爷对于自己当父亲的角色已经有一定的觉悟。

    走到他们母子身边,乔大爷伸出一只手。

    李薇薇二话不说,把儿子递过去给他,一边哄着孩子道:“爸爸抱你了哦。”

    听到要给爸爸抱了,这小家伙貌似有些担心,与乔大爷如出一辙的小脸蛋皱了下,连同那双浓密的小眉毛皱起来的疙瘩都和乔大爷一模一样。

    这孩子抱到外面去,谁说不是他乔大爷的儿子都没人信。

    乔大爷想着这点,把儿子抱到自己手臂里后掂了掂。

    李薇薇一脸担心地看着老公的动作,之后发现,他们儿子被老公抱得挺舒服的。原本同样有些担心的小脸蛋,感觉到爸爸怀里的舒适,小眉头展开,紧接小嘴巴吧哒吧哒,要讨吃的了。

    乔大爷把擦干净的手伸到儿子的小嘴巴上逗了逗。

    小家伙不明就里,跟着爸爸的手指玩,小脑袋随着爸爸的手指转过来转过去的。

    李薇薇在旁边看着他们父子俩的互动,都看呆了。

    本想着老公会怎么训斥儿子,然后儿子哇哇大哭,接下来父子俩上演世界大战。事后证实,她的想法实在太好笑了。不想想老公是什么人,虽然脸相有些粗,但绝对是个足智多谋的男人,能拿不住一个小孩子吗?

    “在家里要听妈妈的话,听爷爷的话,听姥姥姥爷的话。”乔大爷对着儿子说。

    小家伙肯定听不懂现在大人说的语言,小嘴巴吧哒吧哒,还在追随父亲的指头。

    “没事,等你长大,每一天过去,你会明白我对你说的这些话。”乔大爷继续一本正经地对儿子说。

    李薇薇努力地忍住笑,不敢把笑意喷出嘴。

    乔大爷也不管别人怎么看,把儿子摇一摇。小家伙很快在他怀里昏昏入睡。

    “他叫乔卫。卫国的卫。”

    忽听到老公这句声音,李薇薇才缓过神来,原来老公在说他们儿子的大名了。原先,他们儿子叫什么名字,早在孩子出生之前,那些长辈都已经查找了不知道多少本字典,订了很多个预备的给他们挑。

    李薇薇是觉得,孩子的姓名这种事情,既然随父姓,由父亲决定最好不过。她不是那种愚蠢的什么都大女子主义的女人,该把权利给老公的,她是给得很爽的,很高兴当这个甩手掌柜。

    乔大爷明显也很了解太太的性格,见太太笑融融的脸一点意见都没有,不由叹了口气问:“你没有其它想法?”

    “挺好听的,小卫,小卫,像你不是吗?”李薇薇两只眼睛都笑眯眯了说。

    乔大爷突然却感觉到太太也像儿子一样坑他了。听听这话,都像他。无奈的乔大爷撇了下眉头,把睡着了的儿子交回到老婆手里:“那就这样吧。我先走了。户口的事情,爷爷和爸会替我们去办好的。”

    “我知道。”比起自己丈夫,李薇薇抱孩子还是显得有些忙手忙脚的,顾不上抬头。

    儿子却已经感觉到老爸要走了,突然眨个眼皮,嘴巴里伸出了一条小舌头。

    这个鬼怪的动作被要走的老爸发现,乔大爷一个虎眼直射到儿子的小脑瓜上。于是小家伙马上两只眼睛闭紧了继续装睡。

    “你注意安全。”李薇薇对着要走的乔大爷道。

    乔大爷冲她点点头:“我说过,你尽可以对我放心的。过段时间,我训练完了,就回来的。”

    老爸这么快回来?乔卫的小眼皮又紧张地眨了眨。

    “你有没有惯着他,我回来就知道。”

    靠!老公这话明摆着是先放了狠话。李薇薇同儿子一块紧张地吞口水。

    乔大爷见他们母子俩和睦相处的样子,露出满意的表情,走出病房拉上门。

    等爸爸走出去不久,本来很安静的乔卫,马上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哇哇大哭。

    李薇薇低头直瞪着儿子那张脸:怎了?认为爸爸不好欺负,妈妈好欺负是吧?难怪你爸说要教训完你再走。

    儿子才不管她瞪眼睛,哇哇,哇哇。

    病房外早等候的一群老人听到孩子哭声,全部冲进了病房里。明显比妈妈熟手的姥姥把孩子从妈妈那里抱了过来,哄一哄。孩子的哭声逐渐停止。

    “没事。多抱几次,多练习几次就熟悉了。”段奶奶对李薇薇安慰地说。

    李薇薇的眼睛却一直看着儿子转悠:好你的!想整妈是吧?认为妈妈比较好糊弄是吧?等会儿,我不给你奶吃,我看你管谁喊妈。

    不用多说,母亲这个心声冷不丁传到了乔卫那里。乔卫不止是不哭不闹了,是会伸着小手,想要回妈妈那里抱了。

    好吧,他错了,错的离谱了。爸爸不好糊弄,妈妈也不好糊弄。小家伙的眼珠开始咕噜咕噜在眼皮底下转,他能糊弄谁?

    说起来,医院里本来床位就紧俏。健康的母子俩李薇薇和乔卫,住了不到一个星期医院就被医生叫回家去了。回到乔家的乔卫,很快熟悉了自己家里的环境。

    和自己妈妈小时候一样,他最喜欢没事寻找着窗外的风景。把小脑袋转到阳光明媚的地方,眯着小眼珠痴痴地望着。

    据说,和他一样像他妈妈的,还有一个小孩子,是他的小舅舅李挚微小朋友。

    为了同时照顾好儿子和女儿外孙,郑甘菊把儿子带到了女儿家里面,连同外孙子一块带。于是,两个不满一岁的娃儿彼此有了伴。

    乔卫每次转回自己的小脑瓜,可以看见小舅舅那个福气相的大鼻子大耳朵,会悄悄地哼一声:鼻子大怎样,耳朵大怎么样,都不如我眉毛像我爸爸一样浓。

    李挚微说是像自己姐姐,但只是眼睛长的像自己姐姐,性格是更像自己父亲温温吞吞斯斯文文甚至有些窝囊的老好人。因此,遇到这个眼神锋利性子犹如孙猴子随时可以大闹天宫的小外甥乔卫,李挚微打从孩子的心理直觉可以得出:这孩子不好惹!

    对上小外甥的眼神,李挚微马上回头找妈妈,要妈妈抱抱。

    郑甘菊哪有时间整天抱两个孩子,在厨房里帮着乔爷爷张罗孩子的食物,产后妈妈的食物,洗孩子衣服,给家具消毒。总之是,看到儿子要抱抱的目光,直接一口拒绝道:“卫卫不是在你身边吗?你们两个玩玩。”

    卫卫。乔大爷给儿子取的这个名气,明着看好像没有顾及到老婆,叫起来才知道,原来是在变相叫自己老婆。卫卫,薇薇,不是几乎一模一样的发声吗?

    李挚微一听,也像是喊自己的名字。因为他的名字里跟着姐姐有个微,因此听着母亲的话发着愣。母亲这是叫他自己陪自己玩是吧?

    妈妈抱,妈妈抱。李挚微张开双手要妈妈。他不要自己和自己玩。

    郑甘菊只得走到儿子身边,指着乔卫介绍道:“他,是卫卫。”

    旁边这个不好惹的孩子是自己?李挚微的小眼珠里露出大惊失色,吓得哇哇大哭,他不要一个这样的自己!

    眼看这个小舅舅轻而易举被自己吓到哇哇大哭,乔卫老乐了,小嘴巴咯咯咯笑着。

    一个哭,一个笑,郑甘菊也搞不明白这两个孩子是怎么了。

    只有等乔爷爷过来,对着小曾孙子默默地射过去一个眼神。

    爷爷和爸爸一样不好糊弄,乔卫才收住了笑声。

    所以,有了那天,乔爷爷对竹爷爷说:我这个曾孙子,被你说中了,齐天大圣转世的。

    竹爷爷: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