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93.宝宝出生记(下)

作者:肥妈向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抵达机场的时候,是凌晨三点钟了。乔峰想着医院里的人是不是都睡了,不敢打电话,只身一人打了辆出租车前往医院。

    到了医院,果然,大部分家属,在白天守着他太太的人都走了。留下来的只有他岳母。李康君回去看看儿子。乔爷爷要陪着孙女回去睡觉,乔钰第二天得去上学,赶着六月份的高考。段启因为知道他要来,就在医院里等他过来。

    在门口,乔峰见到了段启。

    段启对他说:“你媳妇岳母都睡着了,给他们安排了张陪护床。你来的话,你岳母可以回家去休息。”

    听这个说法,并不如电话里其他家属告诉他的那么严重,乔峰心里稍安,道:“之前并没有听说这样的情况。”

    自己太太产检的情况,乔峰都是知道的。

    “她前两天刚做的一次产检,可能结果没有和你说。医生反映说羊水有点偏少,当然,这不是很大的问题。问题在于,今天突发事件,不知道那孩子在他妈妈肚子里怎么翻滚的,差点让脐带给绕上自己脖子勒死了。”

    听到医生这么说的乔大爷,登时头顶上冒出一大串的乌云。他和太太的这个孩子,早在有胎动开始,已经表现出常人无法想象的活跃性,像是在娘胎里已经患上了多动症似的。具体原因,医生都解释不出来,只能是这是个生性太过活泼的宝宝。现在医生这么一说,儿子差点把自己玩死了。乔大爷心里想的是:该,活该!

    对此,他太太并没有少教育过孩子要乖乖地待在肚子里等出生日子到了再出来,还给这孩子整天放一些舒缓的音乐,比如致爱丽丝什么的。

    结果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听着致爱丽丝都能高兴到翻跟头的孩子,连身为孩子的妈李薇薇都无话可说了。这个孩子究竟有没有遗传一点她娘家的音乐基因?足以打个大大的问号了。正常人听致爱丽丝都不可能高兴到翻跟头的。

    段启帮着把乔大爷手里拎的包接到手里。

    乔峰感谢他这个兄弟,道:“你去睡吧,我自己一个人去看看她和孩子。”

    “没事,我陪你过去,免得你有点什么疑问想找人解答都没人。我不陪你过去不行的,到头来乔钰会说我。”段启道。

    感情对方这么做不是因为是兄弟而是因为他妹妹,乔大爷沉默着也就不客气了。

    两人随之来到了病房门口。由于这里是李树达经营的医院,肯定给李薇薇弄了个单独病房,因而才有家属的陪护床睡。要不然,按照医院管理条例,是不可能给家属在这里过夜的。

    乔峰因为之前工作的关系,一直没有陪老婆来做产检,这算是第一次到李树达的医院里来,看着这个环境算是很不错的一家民营医院了。

    段启对此也说:“他这家医院投了大资本的,效果也很好,进口的大型高端检查仪器,最先进的手术室,一批海归派医生。唯独就是,貌似他申请到的经营面积是小了一些。这里一共只能开设几个科的病房,病床数稍微少了些。”

    “所以,当初,你也赞同她到这家医院来生产。”乔峰提起那个时候家里两派人的协商,到最终没有选择公立医院而是到李树达的医院来,可以说是段启的建议起了决定性作用。

    “应该说他是个比较脚踏实地的人。接触多了发现,他这人,不知道是不是遗传他父母会做生意,感觉,比起当一个外科医生,他做一家医院院长能做的更好。所以他这是量力而为,只申请这一点面积先试营,现在效果好,他们已经在申请扩建的土地了。至于资本,对于他们来说不是问题。”

    段启对他说这些话,乔峰听得出来,实际上对方还是在给他继续宽心。乔峰因此在走进太太的病房之前问:“你给我说实话吧。有什么问题你实话实说。我在我爷爷的电话里听到的,似乎并不是很轻松。”

    “那你应该知道,我昨天带了个专家过来。专家的意见,和这边医生团队的意见不是很一样。当然,我个人认为不好评论这两方,他们都是为产妇好,这是不用质疑的。”

    “专家什么意见?”

    “这个你爷爷应该告诉你了。”

    “这边团队的意见为什么相反?”

    “因为他们一直负责产妇的产检工作,认为自己对产妇的状况更为了解和负责任。同时,可能是因为我带来的专家,是公立医院来的,责任心比较强,风险意识比较强。而这边医院的医生,属于海归派,深信国外的那一套居多。他们也相信自己能应付得了突发状况。”

    “什么突发状况?”

    “比如说产妇产程中,突然再次出现胎儿脐带缠绕问题。这个很有可能是再次发生的。谁让你们的孩子是比普通孩子要活泼很多。我在这里白天跟着他们观察了几次b超,发现孩子在里面一直换位置。”

    说来说去,还是他乔大爷和太太的孩子好动呗。

    乔大爷心里又在说:该,自作孽的孩子!

    话说回来,乔大爷最担心的是:“除了孩子——”

    “你是指母亲的情况吧。薇薇本人挺淡定的,基本上,医生都认为如果要她顺产,她本人有这个意愿要。”

    “我想说的是,如果你们医生觉得不行的话——”

    “我的想法和之前跟你说过的一样,顺产对她本人也好。具体都得看最终有没有突发状况发生。”

    这样说来,段启反而更支持这个医院里医生的想法。难怪他从一开始和乔大爷说李树达这人办事情还是不错的挺可靠的。

    乔峰总体上了解清楚了老婆孩子的情况,医学的东西他不太懂,在这一刻,他同样只能像其他普通老百姓那样,听从医生的话。

    推开病房门进去,陪护床上躺着的郑甘菊已经察觉到门外的动静坐起身,拿了件外套披上后准备下床。

    乔峰连忙喊一声:“妈,不用。”

    “你连夜赶回来的吧。”郑甘菊问他说,给他搬了张椅子。

    乔峰伸手接过岳母手里的椅子,道:“她睡了,我们别吵醒她。”

    看着女婿如此贴心自己家女儿,郑甘菊点了点头,再看到他身后的段启,道:“和医生谈过了?”

    “谈过了。具体什么情况我也大致了解到了。想听妈怎么说。”乔峰道。

    这个女婿就是贴心会做人。不怪老公整天在她面前夸女婿。郑甘菊说着:“她自己想自己生。我们和她说,听医生的,能自己生就自己生。不能就不能勉强。”

    “我和妈一个意思。”乔峰应道。

    “这样的话,他们医生有另一个想法。”说到这里的郑甘菊,想了想,还是拉着女婿到门外继续说,“说她羊水变少,为了孩子的安全起见,可以提前催产。反正,她离预产期只剩下那么几天。孩子足月大了。”

    这个乔峰没有听过,看向段启。

    段启道:“可能是后来,李树达后来找他们商量的,我当时可能不在走开了。”

    “可以吗?”乔峰问。

    “可以是可以的。现在催产的技术手段已经很安全了,不会有什么问题。”

    可以的话,那还有什么问题。乔峰看回丈母娘。

    郑甘菊迟疑地看了下他一眼:“你是来看她一眼就走,还是——”

    “我得和部队领导打个电话。”乔峰道。他确实是想着回来看看情况,如果情况允许的话,他是要马上回单位去的。部队已经给他开了特例让他回来了。

    郑甘菊见状只能站一边等着女婿和工作单位去沟通。

    病房里,李薇薇支吾了一声貌似是醒了。

    郑甘菊闻到响动走进病房里。

    李薇薇睁着朦朦胧胧的睡眼问:“谁来了?有人来了吗?”

    因为不知道女婿是不是马上要走,怕女儿失望,郑甘菊不敢答应。

    李薇薇却从她的表情里读出了什么,心里头那会儿确实有点儿激动了起来。今天下午出现状况以后,她一直像是坐在过山车上,没有安定地能落到地上。医生要家属和她做决定,她才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内心慌乱而无助。

    这个情况,和对着敌人可以你死我活完全不同。

    李薇薇确实想乔大爷了。他要是在,最少他说什么,她听他的就可以了。避免她这么的迷茫。

    乔峰打完电话了,转回身进入病房,说:“我陪她两天。”

    一听到女婿这句话,郑甘菊那张绷紧的脸皮上终于展露出今天的第一个笑容。

    “行,你陪陪她,反正她这会儿醒了,我去外面弄点开水。”郑甘菊给女儿女婿制造单独相处的空间。说完这话不等他们两人答应,直接拎着水壶走出了病房。

    乔峰因而坐在了病床边,对着自己太太。

    李薇薇躺在床上转着脑袋看着他,仔细地看他脸上,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你没有刮胡子。”

    乔峰一愣,手指摸到自己下巴,确实是。这段时间一直在国外进行海外训练和比赛,根本没有时间刮胡子。

    “累吗?坐近一点吧。”李薇薇拍拍床边。

    恪守规则的乔大爷拒绝了:“这是你睡的病床,我不能随便坐。”

    见状,李薇薇只好问他:“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还有多长时间才能回来吗?”

    上次通电话的时候,他是那样说的,说没有办法给她具体时间表。她想了想不追问他了。

    说到他这次能这么快回来,需要最感谢的人,无非是他那群共同出生入死的兄弟了。包括段安虎子在内,都在帮他申请特殊情况特殊处理。

    “大家都很担心你和孩子。”乔峰对着太太认认真真地说。

    李薇薇心里也知道是这么回事,道:“到时候给孩子认一群干爹吧。”

    没想太太挺大智慧的,乔大爷嘴巴都不禁弯了下嘴角,抓住她的手说:“这个想法,绝对能让他们一群人全给乐到了。”

    “然后,要请这些干爹回来吃我们孩子的满月酒。”

    两双眼睛对视着一刻。

    李薇薇接下来,手摸到肚子上,拧起眉头说:“他又翻跟头了,显然都知道你来了。”

    爸爸来了都不怕的小家伙,真是欠打屁股。乔大爷心里想着。

    “睡吧。他要是再敢踢你,我替你瞪他。”现阶段,乔大爷也只能用眼睛神功来管教孩子。

    李薇薇为此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不管怎样,老公在这里,她这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乔大爷想为老婆再拉拉被子,低头看到老婆紧紧握着他的那只手,眉头一皱。俨然,之前她在电话对他说的那些不需要他回来的话,都是假装的。想想自己也是不太应该,应该早看出来她的不安。

    到了第二天,早上医生过来查房,见到孩子父亲,就叫着乔大爷去医生办公室签署各种医疗同意书了。

    李康君乔爷爷等人也都到了,听到乔峰回来,都猛松口气。但是,接下来让他们提心掉胆的事情来了。

    产妇要被推进产房区进行催产了。在这个时候,只能是允许一个家属进去陪同产妇。

    乔大爷于是全身武装,穿上了隔离服,陪老婆进入产区。

    女儿进去产区前,郑甘菊把待产包等东西,一并交给女婿,仔细交代着什么东西要怎么用。

    李康君听她唠唠叨叨个没完,不能不阻止她说:“这里这么多医生护士在这里,会怕少什么东西没得用吗?”

    郑甘菊因此被李康君一拉,拉到后面,眼睁睁看着女婿陪女儿进去到他们进去不了的地方,一刻间,她双腿有些发软。

    没料到她这种情况的李康君不由有些着慌,把她搀扶着:“不是和你说了吗?没事的,不会有事的。”

    郑甘菊转过头看着他,眼眶有些红:“你怎么知道肯定一定会没事?”

    李康君怔怔地看了她会儿,才明白她是因为想起以前自己误以为女儿死的时候了,于是用手搂紧她:“我说的没事就没事。以前你一个人,现在有我,有很多人。”

    郑甘菊转头,看到了在一起陪着她等待的乔爷爷段奶奶和邱曼意等,方才从久远的记忆中回神过来,情绪随之慢慢缓和了下来。

    话虽这么说,大家在外面只能等待的心情都是很焦灼的。

    段奶奶给乔爷爷等人打预防针:“不会那么快的,头一胎,没有一天生不下来的。”

    知道段奶奶的话没有错,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这里,都在这里等。

    进入产区,李薇薇在打了催产素后,又打了椎管麻醉,叫做无痛分娩。乔大爷扶着她,偶儿在床边走动。

    李树达带着产科大夫过来看她,道:“可以休息多休息,到时候要你用力的时候,不要没有力气了。”

    李薇薇一听这话就张大嘴巴说:“我怕我到时候力气太大了,抓他的手都给抓断了。”说着,她瞧瞧旁边的老公。

    乔大爷一副“凭你本事你能把我的手折断”的样子。

    李薇薇嘴角弯弯,心情很好。

    当然,等到了真正上产床要生的时候,李薇薇就笑不出来了。那会儿,无痛分娩的麻药暂时停了,不然会影响到她最后的产程。所以,生产的疼痛都上来了。痛得她眼泪直奔,想着当时是谁说不要有老公陪着生产的,她自己给自己打脸了。但是,可以再选择的话,她真不太想乔大爷陪她生。因为,当她力气用尽貌似都不行的时候,医生都不敢喝她,也只有乔大爷敢对着她和孩子喝了。

    “快点!听医生的口令,吸气,用力!你们母子俩哪个不听话,以后一辈子都别想吃到我做的饭了。”

    爸爸的这个威胁太奏效了,孩子落到了医生的手里哇的一声哭出来抗议:我很听话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