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92.宝宝出生记(中)

作者:肥妈向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要生了?

    闻声从乔家里跑出来的乔爷爷,和李康君站在一起,围着李薇薇团团转。两人这会儿突然心里一慌,不知道怎么做最好。李康君扶着女儿想把女儿扶回屋里再说,但是,李薇薇动都不敢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乔爷爷打电话找医生。刚好段启不在家在外面,只能在电话里告诉乔爷爷,要不打急救电话吧。乔爷爷捂住话筒问亲家:“你们之前说是联系好了哪家医院?”

    “我侄子的医院。我正好今天就想打电话给他的。现在要怎么办?”李康君紧张到语无伦次。想他两个孩子出生的时候,他都没有在场,都是其他人送到医院去的。现在轮到他自己面对这种情况算是第一次,手足无措。

    乔爷爷面对孕妇生产的事情,同样要十多年前自己儿媳妇生产的时候了,不过那时候的环境和现在完全不一样。那时候的孕妇根本不像现在的矫情,当然李薇薇不算矫情。

    “你当时怎么做的?”李康君询问比起自己算是有点经验的乔爷爷。

    “当时,石头他妈二胎,容易生,在家里自个儿掉的,生完再把孩子母亲送去医院。头胎比较难生,肯定得送去医院。”

    “自个儿生?怎么生?”

    “那时候,邻居也有接生婆。”乔爷爷说的是段奶奶,段奶奶虽然没有当过医生,但是好歹看护过产妇孕妇,产妇匆忙生产来不及上医院叫到她,使得接生小孩有过一两次经历。

    乔爷爷说到这里和李康君对对眼,立马意识到自己该做什么了,立马给段奶奶打了电话。

    段奶奶在家,听到消息,匆匆忙忙连拖鞋都没有换就从自己家里跑出来了。一路跑到乔家门口,先是问乔爷爷:“怎么了?”

    “不知道她是不是要生了。我们问她,她一句话都不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乔爷爷对段奶奶解释道。

    段奶奶听是这么回事,站到李薇薇面前,仔细观察着李薇薇的脸色。

    李薇薇的脸皮像是绷紧了一样,很是紧张,紧张地咬着自己嘴巴,她的额头随之泌出了层细汗。谁问她,她仿佛都听不见,整个人精神上都高度集中在哪个地方去了。

    段奶奶由是判断道:“赶紧送医院去吧。她可能自己觉得孩子有问题。”

    “可她不愿意动。”李康君说。

    “你们不会抱着她抬着她吗?”段奶奶指挥道。

    “不然我叫我侄子派他们医院的救护车过来。”李康君心里还是很担心。

    “等救护车来,黄花菜都凉了。孩子的问题能给你时间耽搁吗?出点什么岔子,医生都没有办法挽救的。”段奶奶几句话这样一说,李康君和乔爷爷的脸色骤然大变。

    这下没有什么话可说的了。段奶奶打开车门,李康君和乔爷爷用尽所有的力气,将李薇薇双脚离地抬进了车里。接下来,几个老人跟着李薇薇上车,李康君一路开车狂飙去侄子的医院。

    路上,李康君给老婆打了个电话,电话里没来得及细说,只说把女儿送到哪个医院去了。

    在家里接到电话的郑甘菊,整个人都跟着怔住了。最怕最怕的无非是突发状况,未想真给突发状况来了。她放下电话就往外跑,跑到家门口听见儿子哇哇大哭,才想到有个儿子,只得折回去抱起儿子。之后一想女儿要是在医院里提早生产了,她一个人肯定顾不上照顾这么多孩子,想来想去,她才给谭老师打了电话。

    于是,这样一来,所有人都知道李薇薇去医院生产了。

    李康君和乔爷爷的电话开始一刻不停地响,问题是他们两个人根本没有空暇接。

    好不容易绕了些远路避开塞车的路段,李康君把车开进了侄子开的医院。

    李树达带着产科的医生已经在门口等着迎接病人了。

    李薇薇被抬上了移动床。

    李树达问她:“感觉怎么样?”

    李薇薇一句话都没有答上来。

    产科医生见状,示意先不要问了。直接把产妇推进了检查室里检查胎儿的情况。

    所有陪伴来的家属都在外面等待。

    李康君拿出纸巾擦着满头的大汗。乔爷爷想了想,这么重大的事情不能不对孙子说,拿起电话拨打到了部队。这是乔爷爷第一次打电话到部队找孙子。

    部队那边听说了这个消息很重视,很快找到了乔峰让他和家人通上电话。

    “她现在刚送到医院,有医生给她做检查,是什么情况暂时说不清楚。”乔爷爷对孙子说。

    那边乔峰的声音似乎显得很冷静,道:“爷爷你放宽心。那么多医生在那帮着她。现在医学有很发达,不会有事的。”

    “我是被你那段奶奶吓着了。”乔爷爷转过头看着刚才一句话把他吓到没魂了的段奶奶。

    段奶奶对这点可不愿意说谎话说好话,道:“产妇的突发情况多着了。有些东西医生都照样控制不了的。”

    别说,真被段奶奶说中了。医生走了出来,和家属谈话说道:“刚才,似乎胎儿险些被脐带缠绕住了脖子。好在妈妈自己及时发现。所以,虽然预产期在下个星期,为了安全起见,产妇从今天起必须住院进行观察。”

    “看吧,你还说我吓唬你!”段奶奶对着乔爷爷喷,“不想想我孙子是大医生,能骗你吗?”

    乔爷爷没话可说:“是,你孙子是医生,但你不是医生。行了行了,你说得对。”

    李康君的忧心未减,拉着侄子到一边:“你说实话,有没有什么其它问题?”

    “没事。这种突发状况随时都会有的,每个产妇都会面临。现在她住进了医院,有专业人员看护,一旦发生风险我们会马上处理。不过我看她情绪,挺冷静的,这点做的挺好。”李树达说。

    紧接,郑甘菊和半路汇合的谭老师坐车到了,进了医院,同样是对医生一番质询,在得到产妇的孩子暂时都安全的答案后,郑甘菊感觉心口那口气并没有完全舒展开去。

    谭老师望着她的表情,心里很明白很理解,说:“这样,你儿子给我,我帮你带上一个星期。反正,她预产期就在下个星期了,你留在医院里照顾她。”

    郑甘菊缓缓地点点头,回头看看儿子。

    李挚微对着她转回来的脸,哇哇大哭,似乎听懂了他们之间的对话,抗议着:他也想留在这里陪妈妈和姐姐!

    问题是,医院里细菌多,不合适小孩子逗留。否则,郑甘菊会把儿子带在身边照顾女儿的。

    “你们两个专心在这,孩子有我照顾你们尽管放心。我照顾不来的话,家里有一大堆帮手可以帮忙。对了,我喊尤金天天给他拉小提琴。你不是说过他挺喜欢尤金拉的小提琴吗?”谭老师继续说着话给郑甘菊和李康君宽心。

    李康君反正感觉,把孩子交给熟练带孩子的老人绝对比他自己带安全多了,因此,对谭老师的建议是没有任何反对意见的,直接点头:“麻烦您了!”

    “麻烦什么?一家人!我家老头等着你再和他一块喝酒呢。”谭老师笑笑对李康君说。

    李康君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下脑袋。

    郑甘菊送谭老师和儿子到门口坐车,再回来进病房照顾女儿。

    李康君和乔爷爷去医院前台办理李薇薇和孩子的入院手续。

    段奶奶跟随进了病房,和郑甘菊一块走到病床边,看着已经完全平静下来的李薇薇。

    李薇薇张口就对郑甘菊说:“妈,你回去吧,我什么事都没有。”

    “没事。你弟我交给我姥姥了。”郑甘菊回答着边给女儿掖了掖床上的被褥,再起身给女儿倒杯水。

    段奶奶乐呵呵地看着她们母女俩,对于坚持再要争执的李薇薇说:“什么都别想。这里人多着,不会缺人照顾你弟弟。你自己省心点,专注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回头孩子生了出来了,再说别的不迟。”

    李薇薇听一个两个都这么坚持,无奈。

    乔爷爷回来了,进入病房和李薇薇交代:“石头我和他通过电话了,他了解了你的情况,让我和你说,有医生在,不用担心。”

    言外之意,乔大爷想回来陪她生产,到底是有一定的难度。李薇薇却想,刚好,她一个人也能生。就是刚刚,她真被吓着了,才突然想着他要是在该多好。最少,他在,力气大,不像她爸和爷爷那样,要两个人使劲力气来抬起她。

    “先休息休息吧。”段奶奶对李薇薇说。

    李薇薇点点头,闭上眼先缓和刚才那股紧张劲头去了。

    乔钰在学校里紧张学习,放学的时候才听说了自己嫂子发生的意外,于是急匆匆赶去医院。到了医院门口,刚好碰上了一个人。那刹那,乔钰站住在了门口像是变成了根木头一样。

    和自己从美国回来的丈夫一起听说消息过来的白落梅,对于在门口遇上女儿同样也是一言难尽的表情。

    “乔钰。”乔爷爷知道孙女要来,走到门口迎接,结果看见了这一幕。

    “爷爷。”听见老人家声音的乔钰转过头,朝乔爷爷走去,细声对乔爷爷问着,“她怎么来了?”

    “我通知她来的。好歹是她儿媳妇和孙子。”乔爷爷实事求是地告诉孙女。

    乔钰站在了乔爷爷背后,望着白落梅的眼睛,落到白落梅的胸口处。三个月前一颗子弹进入了那里,最终还是她未婚夫段启给这个女人做的手术,第一时间把子弹取了出来。不幸中的大幸是,这个伤除了留疤,没有给白落梅落下太大的后遗症。

    但是,伤痕是有的,在里面,子弹那会儿终究是伤害到了白落梅的气管和肺,使得她现在说话的力气没有以前那么的高声洪亮趾高气扬。

    乔钰回想着这些,想着那个时候着这个女人在监护病房的时候,自己出于愧疚守在这个女人身边一个星期。后来,白落梅转危为安,她没有再过去见白落梅了。

    对此,她哥,她爷爷,其他人,均没有对她做出任何要求。

    当然,她并不知道,这是白落梅自己对其他人做出的要求,希望不要有任何人因此去责备她女儿,不要去给乔钰施加压力。

    白落梅一步步,朝乔爷爷走过去,同样是朝女儿的方向走过去。

    乔爷爷对待白落梅的口气十分和气地问:“你的伤怎么样了?”

    “上次你不是刚打电话问过,爸,早就好得七七八八了。其它的,医生说,等里面身体的机能自己恢复调节过来。”白落梅说。

    乔钰讶异地听着她喊自己爷爷“爸”。

    乔爷爷转头看看孙女:“她把你爸的东西都还回来了。”

    “我知道。”乔钰说,“那是我从她那里偷拿回来的。不过那本来都是我们家的东西,她不该私自占有。”

    “是,她都承认她错了。”

    “她真的承认她错了吗?”乔钰之所以后来并没认这个母亲,主要是觉得白落梅之前做的事情都太坏了,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谁知道白落梅是不是真的能改正。

    白落梅对于女儿的这个反应是无话可说的。说真,要不是那时候自己见女儿危险直接跑了出去甚至挨了一枪差点没命,她完全都没有意想到原来自己是这么的爱自己的孩子。

    “她现在要改,为什么改?之前一直都不愿意改。”乔钰发出一连串质疑。

    乔爷爷对孙女这个犟脾气认栽道:“像你哥,也像你爸。总归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爷爷,你别被她骗了。她说不出个所以然,虽然我知道,我欠了她的人情算是一辈子了,谁让我没有的选择,当时被她救了条命。”

    “没有。”白落梅突然插入了话,“你没有欠我,你是我女儿,我为了你付出性命都是应该的。因为我爱你,乔钰。”

    那一刻,时间似乎都静止了。母女两双眼睛互相凝视着观察着。

    乔钰最终转过脸,拧紧了双眉。

    “我不会勉强你和你哥叫回我妈的。”白落梅道。

    “行了。”乔爷爷打和场,对白落梅招招手,“先进去看看你儿媳妇的情况。”

    “嗯。爸。”白落梅应着,拉着自己老公的手,跟在乔爷爷后面去病房。

    乔钰回头看到爷爷和她远去的背影,轻轻跺了跺脚,迟疑了一阵再跟了上去,始终心里是很担心惦记着李薇薇的情况。

    来到病房门口,由于段启之前刚到,带来了自己单位的一个专家,现在这专家和这医院里的产科医生一起,对产妇进行一个会诊。家属因此都站到了门外等待。

    每个人的心情不由的焦灼和不安。新生命的诞生,显然不是一件很简单很轻而易举的事情。

    在经历了很漫长的等待后,医生出来了。专家的意见是和这里的产科医生不太一致的。专家建议是剖腹产。但是李薇薇本人不太愿意。

    “孩子的爸呢?”专家问,既然产妇自己本人意见不太一致,医生想和家属谈谈,特别是作为产妇和孩子最重要多家属孩子的爸。

    段启只好告诉专家:“他在部队,这样,等会儿我让你和他通电话。”

    “也需要由他去劝说自己的老婆。”

    走廊里的家属听着这些情况同样是一团懵的,在于之前这里的医生告诉他们时,还说产妇可以继续待产自己生的。

    乔爷爷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想着这回无论如何要让孙子回来了。

    可是,乔大爷不是不想回来,他现在在国外,赶回来也需要时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