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89.原来是这个人

作者:肥妈向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过完年这几天,外面人来人往很热闹,李薇薇就此呆在家里不出门。小姑乔钰这两天却是出去了,说是去和同学聚会。乔爷爷对此没有什么猜疑。却是李挚微,本来放在乔爷爷这边帮着带着的,现在是不用了,据说李康君那边有人在带孩子了。

    乔爷爷对此很满意地点点头,俨然这老人家早也洞察出了这其中的来龙去脉。

    李薇薇接到了一封信,这是一封没有具名的信件,里面塞满了几张纸。在这个年代,写信变成了一件很稀罕的事情,因为大家都习惯用互联网通信,有多少人照旧写信呢。

    那封信由邮局直接送到李薇薇这里,寄件人是清楚李薇薇的近期状况的,所以才能很快地把信寄到了乔爷爷这。

    李薇薇拆开信封,掏出那几张信纸,发现是上面写的是一个故事。她坐在窗户边上,借着日光细细地浏览起来。

    这个故事讲的是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互相积怨多年。而且这种积怨不止一世,是包揽了前世后生。听起来类似那神话小说,恩恩怨怨几辈子都化解不了的那种。

    终究,有一天这个男人受不了这种轮回的折腾,非要把这个女人干掉,因此,问神怎么办。神告诉他,可以通过一对类似他们这种情况的怨偶,帮助其中一方达成心愿,来改变自己的宿命。这个男人一听,就开始找这样一对符合要求的怨偶。结果真被他找到了。

    这个女的,发现了这个男的要干的事情,肯定不会让那个男人遂愿,因此决定去帮助这对男人挑中的怨偶中的另一方。

    李薇薇的手指头紧捏着这张纸,所有的谜题在这几张纸中已经一览无遗。此事究竟是真是假,倘若是真,也难怪那个某人非要帮着张子聪和钟其仲他们了。同样的,她李薇薇本人的重生,如果这个故事为真,明摆着是有人跟着在后面使劲地帮她。

    故事里面,后面的尾声写着,一切恩恩怨怨即将结束。貌似这个女的灵魂,准备和这个男的同归于尽,这样的话将不再有什么恩怨了。

    手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李薇薇眯着眼看着那个响铃的手机,过了会儿拿了起来。

    对面,一个沙哑的声音发自那天从维也纳跟着消失后许久不见的张子聪。

    “我收到了一封信。”张子聪在手机对面说,“我相信你也收到了。”

    “然后呢?”李薇薇的表情很冷静。

    “如果那张纸里说的故事是真的话。以前我承认是我误解了你和你父亲。就此,我爷爷也已经付出了代价。”

    “那是他应得的惩罚。”

    “我知道。我只想问你一件事,以前,你是不是和我在一起了?你以前是喜欢我的,对不对?要不是我之后做的事情伤害了你,你会选择我也不会选择他。”

    “你想多了。这一辈子我爱的男人只有他。”

    张子聪在对面显然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有好一阵都在喃喃自语地说:“不,我不相信。”

    “你相信不相信都好。”李薇薇说,“事实如此。”

    说罢,她准备挂掉电话。想着那人也将此事告诉给张子聪,肯定是个很正直的人,所以选择把真相告诉所有当事人。相比之下,故事里那个兴风作浪的坏男人,应该是个很坏很坏的人无疑了。

    现在,那女人决定和对方来个你死我活的最终对决,究竟结果会怎样。李薇薇不免对于那人的情况有一丝隐隐的担忧。

    张子聪那边并没有就此放弃电话,道:“我们见个面吧。”

    李薇薇当然拒绝了。

    之后,李薇薇开始踌躇着是不是该把这件事告诉给乔大爷。只是,不知道上哪里才能和乔大爷联系上。最终考虑之下,李薇薇感觉这个事情不简单,不能怠慢。因此,她穿上了外套棉鞋,走了出门,决定到段家找段启。段启总有办法联系上他们的。电话里说不清楚,直接面对面说比较好。

    段家离乔家并不远。可是,段启不在乔家,据说是上他工作的那间诊所去了。

    李薇薇知道那家诊所在哪里,因此打了辆出租车过去段启的牙科诊所。半路,她接到了小姑乔钰的电话。

    乔钰在电话里兴奋地对她说:“嫂子,我找到我哥要给你的传家宝了!”

    李薇薇讶异之后,才知道了原来自己堂哥给乔钰使了个什么招。

    乔钰这两天没有去和同学聚会,是粘着缠着白落梅,按照李树达所教的,对白落梅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没有想到,白落梅对她这个改变还挺接受的。对此,乔钰心里是有一点点的愧疚:“她看起来,貌似还真想认回我这个女儿。”

    “那你现在是在哪里?”李薇薇比较担心的是,她的行为被白落梅发现以后,会被白落梅怎样。

    乔钰反问她:“嫂子你在哪?”

    于是李薇薇说了自己正要去段启的牙科诊所。

    乔钰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去牙科诊所,想着她莫非牙痛了。孕妇牙痛最折磨人了。因而乔钰一口在电话说道,要和她在牙科诊所汇合。

    李薇薇坐的出租车到达段启的牙科诊所时,乔钰坐着公交车也赶到了牙科诊所门前,两人见了面。

    乔钰挽着李薇薇的手腕,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的布袋:“大嫂,你要不先看看,里面有好几样——”

    李薇薇忙给她把袋子的口捂住,说:“这个东西,你回家交给你爷爷,知道不?这个是乔家的东西。”

    “但是你是我嫂子,我哥要给你的。我爷爷都已经说好了。”

    “那也得你哥交给我,不是你交给我。”

    乔钰一笑,明白了李薇薇的意思,把布袋先放回了自己的口袋里。

    “她没有察觉吗?”李薇薇始终担心小姑的情况,细声问。

    “她可能察觉了吧。在我从她家里跑出去的时候,我感觉她站在屋里一动不动的。”乔钰挤了下眉头,想到白落梅那个被她举动吓呆了的姿势,有一丝丝的后悔。但是,事后乔钰又想:“谁让她霸占不该属于她的东西,活该!”

    “你这两天怎么讨好她了?”李薇薇疑问的是这个。想着那白落梅同样是个精明人,不容易被人欺骗,乔钰如何办到。

    乔钰道:“这个是简单也不简单。反正,你哥哥说,学习你没有错,撒娇。”

    李薇薇刹那一丝诧异,无语了。原来她在李树达心里面是这样的人。

    “没想到她真吃这招。我要是对她献殷勤,她反而怀疑我。我撒娇,她反而没辙。我撒娇说,要去她住的地方看看。她本犹豫,后来带我去看了。我就此在她家里睡觉吃饭,她感觉我好像把她家里当成自己家,这个戒心对我就降低了。”乔钰回想起来,想到李树达说的,这招最有用的是对付男人。或许,她也该用这招来应付一下那个段大医生。

    说曹操曹操就到。两人进了诊所。才大年初几,诊所里已经很多病人来求诊了,这也是段启毫无办法只能提前开诊的原因。谁让现在的人,一过年更是大吃特吃,使得牙病在这期间同样高发。

    段启正在忙着看一个病人。

    李薇薇心里虽然有些着急,但是,同样不得不和乔钰耐心地一起在外面的大厅里等待。

    乔钰一只手帮着李薇薇护着口袋里的乔家传家宝,另一只手牵着李薇薇的手,问:“嫂子是牙疼了吗?”

    “不是。”李薇薇勉强挤出一丝笑。这个心头,总有些莫名其妙的不安。想着那女人之所以给她来信,她完全可以不给她李薇薇来信,难道是担心自己失败了吗?所以,给李薇薇她先寄了封信提前预警。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问题就大了。

    诊所门口,突然哗的一声。

    一个头戴斗笠的人忽的闪入了牙科诊所里面。

    诊所里的病人,望着这个突然进来奇装异服的男人,都不由感到有些奇怪。

    李薇薇的神经是瞬间绷紧了。这个男人,她记得,很记得,那是她第一次上乔大爷家里时看到那个神秘人,没有错。

    “嫂子?”乔钰感觉到李薇薇把她的手抓得很紧,担心地问。

    李薇薇清楚对方势必是冲着她来的了。这回对方不让她李薇薇死都是不可能的了。

    一瞬间,李薇薇松开了乔钰的手,喊:“走,你快点走!”

    什么?乔钰一愣。

    只看那虚无进了门在大厅里浏览过一圈后,马上锁定到了李薇薇和乔钰身上,他挥下手,从门外又蹿进了两个人,直奔李薇薇和乔钰。

    护士站的护士见状不妙,一边打电话,一边冲过来准备阻拦。

    在诊室里面刚给病人做完治疗的段启突然心头一悸,转头,看到了从门口冲进来的护士对他作出的口型。他哗的从座位上跳起来,冲出诊室外面。

    这一瞬间,他看到了什么?

    只见那两个和虚无同样奇装异服的人,拿着两个大布袋,来到李薇薇和乔钰面前后突然把布袋往她们两个脑袋上罩上去。对此,李薇薇和乔钰根本都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其余现场的人同样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是由于这么一瞬间,虚无和他的同伙,以及被布袋套住的李薇薇和乔钰,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啊!现场有旁观者发出的惊叫,让段启在那瞬间仿佛做噩梦一样的恍惚中醒了过来。

    他奔跑到了刚才乔钰和李薇薇站的地方,仔仔细细检查了几遍,没有,没有人。这是怎么回事?

    “调,调监控!”段启猛一想,回头对愣着的其他人喊话,“同时疏散这里所有的人。”

    底下的人根据他命令行事后,段启赶紧拨打了兄弟段安的电话。

    “你说什么?她们在你面前消失?”段安不可置信地叫了一声。

    负责盯梢李薇薇的人,因为李薇薇进了段启的诊所,于是没有跟进去。因为都知道段启的诊所不是一般的诊所,安全性可靠。谁也没有想到突然发生了这种事情,就在他们眼皮底下,他们自己的地盘上发生的事情。只能说这伙歹徒的胆子大到了极点了。

    话说,几个活生生的人,怎么能在这么多人的视野中消失,虚无是在变魔术吗?

    真不是变魔术。段启叫着人赶紧调监控就是这个原因。哪怕是有人故意耍什么魔术一般的招数,都肯定瞒不住高科技的眼睛。

    监控显示,那伙人把李薇薇和乔钰两人套了布袋以后,是直接当着众人的面走掉了。偏偏当时所有人仿佛被定身术定住了一样,没有能动。仔细观察监控可以发现,虚无踏进诊所以后,口戴特殊面罩,乍看像是在掩盖自己的容貌,实际上是在屏蔽掉气体。他的手里攥着一种特殊的武器,里头散发出无色无味看不见的气体,理应是一种短暂麻醉剂,让人可以产生幻觉甚至不能动弹的麻醉剂。

    “现在他们应该是把人质带上了车,兵分两路。”调取了路面监控录像的段安他们,很快抓住了两辆可疑车辆分别从城市东西两个方向分开逃离。

    被抓上了其中一辆车的李薇薇,心里固然很忐忑,但是,更不安小姑乔钰的情况。单纯从刚才虚无没有看见她直接一枪毙了她,足以说明虚无对于她还在利用当中,不会那么快让她死掉。相反,乔钰应该是作为分散她老公注意力的诱饵存在的,随时都可以撕票。

    李薇薇等罩在自己头顶上的布袋移开,立马对着旁边坐着的虚无说:“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你想利用我把那个女人勾引出来是吧?”

    虚无的眼角在她脸上扫了过去。

    李薇薇道:“像你所想的那样,你是重生的,我也是重生的。”

    “重生?”这个吃惊的声音发自坐在前面副驾座上的董冰玉。

    董冰玉紧接扭过头,一双眼睛扫射着李薇薇和虚无:“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骗你说他会算命。实际上他哪里会算命,不过是因为他重生了,能预知到一些事情。”

    “然后呢?”

    “有人知道他重生要做坏事,把我也重生了。”李薇薇说。

    董冰玉的眼睛在李薇薇的脸上盯一下:“我不信你这个话!”

    如此聪明狡猾狡诈的董家小姐董冰玉,居然在这一刻选择不相信她李薇薇说的话。李薇薇耸耸肩,她真的是实话实说了,结果,好人乔大爷没有把她当疯子,坏人把她当成了疯子。

    “就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一点都不慌张,我就知道你在说谎!”董冰玉自以为是自己抓住李薇薇的错漏指道,“我告诉你,你这回死定了。”

    “那么你就错了。”李薇薇没有忘记在这个时候照旧给她泼一盆冷水,“这男人现在不可能杀我,不信你问问他。”

    董冰玉看向虚无。

    虚无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

    “你不杀她吗?你不是说她是我们董家的天敌吗?你可以帮助我们杀了她,你自己亲口说的!”董冰玉对着虚无指责着。

    虚无或许被她念叨的有些烦了,才出了句声音:“你和你爸都是一无是处,不都得靠我。”

    董冰玉抽了口冷气:“你利用我们!”

    “你们自己不是早知道被这个男人利用吗?”李薇薇说。

    “李薇薇,你不用挑拨离间!”董冰玉尖声喊道。

    “可我说的都是实话。”

    董冰玉的脸色慢慢地发生了变化:“你说他是重生的。”

    “对,所以,他自认可以主宰所有人。你们对他有用的时候就用,不能用的时候,钟其仲的下场你们都知道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