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88.回国

作者:肥妈向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被劝喝了两杯酒后,李康君有些醉醺醺了起来。他平常酒量一般,但不至于容易醉,不清楚今晚是怎么回事,可能是今晚这里的气氛太热闹了,热得他头昏脑胀,分不清东南西北。整个桌子上的男人,无论是老一辈的,或是年轻的郑家赵家的长孙,都是对他那么客气和友好,让他受宠若惊。

    多少年了,他娶了齐婉莹后并没有在齐家受到任何尊重,相反,齐家人整天挖空心思想要他的钱。在李家里,上有长兄,李奶奶又是一个不高兴,他也只有做龟儿子的命。唯独只有今天了,这么多人这么尊重他,简直是他一辈子都唯一的一次。

    原想自己辜负了她那么多,她家人不把他宰掉才怪,没有想到郑家人赵家人均对他如此客气的,真叫他惊讶也纳闷。实在是心口解不开这个疙瘩,李康君借着酒醉这个借口,鼓起勇气对着郑老爷子说:“我,我实在承受不起你们的招待。我对不起她。”

    “你怎对不起她了?是她脾气不好吧。没有关系的。我们这里所有人都知道她脾气有些怪,却是你能把她容忍了,特别的厉害。”郑老爷子对李康君竖起一只大拇指。

    望着郑老爷子的那根大拇指,李康君眼睛直瞪着,感觉自己又在做梦了。回头望了下同样在小啜饮料的岳丈赵昌盛。

    赵昌盛接到他望过来的目光,点点头:“我女儿脾气是不太好,不过,都也是我的错,谁让我脾气更不好。”

    这家人简直是谦虚到过分,过分到任何人想欺负到他家头上都会感到不好意思。李康君现会儿就不好意思到了极点。

    “不不不,是我——”李康君摇头摆手。

    “不用说了,我们都清楚是怎么回事。她没有说一句话就离开你,有了孩子找你也不积极。那时候你不知情况。”郑老爷子把着李康君的肩膀说。

    这些话都是事实,李康君知道。但是,他认为,如果由他来解说,郑甘菊的家人哪里能相信他这个鬼话,不得把他打死。而且不管怎样,当初两人未婚先发生关系,肯定有他的错误在里面。女方家长不因这一点来追究他已经是他天大的幸运了。

    话说回来,郑家人赵家人真的是不准备维护保护自己家的女儿吗?当然不是了。像他们这样的大家族,怎么能让自己的家人在外面受到一点侵害而不做声。想想之前郑家赵家闹了多少年的矛盾都一目了然两家人都是什么脾气。只不过这两家老人都是那种讲理的不像李奶奶瞎闹的老人,而且都是具有大智慧的老人。

    要维护自己家的女儿,也得看看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以事论事,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什么样的人要什么样对付。李康君的事情,他们观察了很久,之前做了很多调查,经过综合分析加上家族内部讨论后才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当年那件事情,说起来,李康君和郑甘菊应该各打一半板子,各有各有的错处。所以,郑家人赵家人不可能说在这件事上全盘只维护自己家的女儿而忘了女儿在这件事上自己造的孽。有了这个为基础,再看李康君此人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相反,他敬孝,对于李奶奶这样不讲道理的老人还能在不触犯原则的情况下努力敬孝,已经是很了不起了。知道自己还没有离婚的情况下根本不敢和郑甘菊接触,足以说明这个男人的人品一级好。

    再看看这两个人,李康君和郑甘菊,两人对彼此当年的情分都还记得,记在心里深处没有忘记,是真爱,又有个现成的女儿,而且两人都要抱外孙了。郑家人和赵家人合议下,与其说找李康君算帐,不如拉拢李康君,让他们家的女儿后半辈子不会孤苦一生,这比什么都重要。于是有了今晚对李家人的热情招待。

    “哎,我喝了酒,等会儿怎么开车回去。今晚除夕夜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代驾。”眼看郑老爷子在自己的酒杯里又添了酒,李康君很是担心地说。他不是一个人,有老母亲,有儿子女儿的。

    郑老爷子冲他眯了眯眼睛,神情里含了一丝意味深长:“这个你放心,肯定有人照顾你们一家回家的。”

    李康君没有恍惚完郑老爷子这个神秘的表情,转回头赵昌盛给他碗里又夹满了菜,李康君的脸就此都红了,拦着赵昌盛说:“这这这,怎么好意思,要夹菜也是我给你们长辈夹——”

    “没关系,我们家吃饭没有规矩。”赵昌盛说,继续给他碗里夹了一个西红柿炒鸡蛋,“我听她说,你喜欢吃这个。”

    李康君的脑袋一下子想去钻地洞。是想着她莫非把他所有以前的丑事都说给她家里人听了。只感觉今晚他这个脸,是红得好比墙上的那两条红蜡烛,红到要烧起来了。

    父亲喝醉酒的消息传到李薇薇这里时,李薇薇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今晚赵家人郑家人都这般热情对待他们,不把她爸灌醉几分让她爸吐实话就怪了。要不是她是孕妇,少说也得被这里的人劝上几杯酒。因为她发现,这里的人老老少少都会喝上几杯酒。除了要开车的那几个,说好不喝酒的,女眷都会倒上一些著名的法国酒庄葡萄酒品尝。

    看看那个谭老师,赵老太太,眼下往李奶奶的杯子里倒着晶莹透亮的葡萄酒。李奶奶光闻着那上好的酒香都醉过去了,想着:哎呀,这样的亲家如果不能结上,她那个笨儿子,说什么她都得回家拿棍子敲打其脑袋让儿子答应。

    “怎样?再尝一口,从加拿大今早上才运来的北极虾。”谭老师拿起筷子给李奶奶夹一条进口大虾。

    李奶奶猛咽口水。

    赵老太太在另一边,给李奶奶夹着那三文鱼片,沾了沾芥末。

    李奶奶闻到那芥末味本有些害怕,被两边人劝说下吃了一口,惊觉好吃,惊叫道:“我从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

    “好吃多吃一点。”赵老太太继续给李奶奶夹着菜,说,“我们家吃饭没有什么规矩的,谁喜欢吃多吃一点没有坏处。对了,除了吃饭,咱们还得享受享受别的,对不对?”

    还享受什么?李奶奶眨着眼睛。

    谭老师在另一边已经叫了人,对李奶奶道:“听说你喜欢听越剧。”

    “是的。老了年轻人看的电视剧我是看不太明白。”李奶奶说。

    “那就对了。现在的年轻人哪有您老的文化涵养高,电视剧有什么好看的,粤剧那个文化程度高的才能看得懂。”

    谭老师这两句话,直接拍到李奶奶的爽点上了。李奶奶伸手激动地握住谭老师的手:多少年才遇到的知音!

    来之前,那个齐姥姥说的什么人家高门大院,涵养高,肯定瞧不起她儿子和她。呸!现在足以说明了,人家那个涵养高,绝对不是齐姥姥这种人可以评头论足的。

    李奶奶心里很清楚是怎么回事,这样的高素质文化家庭,她要是耍心机闹事情,反而只会显得自己像只小丑,犹如她到了乔家看见乔爷爷时候那样。人家都先给足了她尊重看得起她,她自己犯贱那就是白痴了。

    谭老师叫了自己家的一个学习越剧的外孙女,和一个学习二胡的孙子,一块给李奶奶现场弄了一段李奶奶最喜欢的越剧片段。李奶奶听得是如痴如醉。

    李薇薇望着郑家赵家两个长辈不用两招就把李奶奶弄得服服帖帖的,这样的家人长辈,真是让人打从心底佩服到极点。

    除了她父亲和她奶奶,这些人都也在热情招待她李薇薇。不过都也知道她近期被乔爷爷喂得有些超重,正在遵守医生的命令节食,没敢在她碗里多夹菜。

    谭老师甚至在对面对李薇薇笑侃道:“再不小心点,真得生出只小胖猪来了。”

    李奶奶回了神,突然说道:“她那爷爷,真是宠她!”

    难得李奶奶不违心不冷嘲热讽地夸了别人一句大实话。

    桌子上其他人都乐融融地笑了起来。

    李薇薇微低下脸,不太好意思。

    “上次见到你老公,也是很不错的,只可惜他今天没来。”谭老师突然提起了乔大爷,对乔大爷很是印象深刻。

    “他要忙工作。”李薇薇简短地代替丈夫说,“不过他说了,会再来拜访老师你们的。”

    “好,他要来,随时给我们打电话,近期我们都会在这个地方哪儿都不去。”谭老师如实告诉李薇薇。

    赵老太太也对李薇薇说:“都在这边张罗着买房子了,我们都是准备回老家养老的人。有空你常过来。虽然你是出嫁的人,但是,有了孩子也别忘了娘家。时常回娘家看看。”

    “那是的。她肯定必须这么做的。”李奶奶这会儿居然也跟着应和着要李薇薇经常回娘家。

    “要是你忙,孩子带不了。告诉我们,我们上你家帮你带。反正我们现在老了,身体还硬朗,却是闲着没有什么事干。”谭老师再加一句,给李薇薇完全的后顾无忧。

    李薇薇只看着这屋里坐的一圈子全都是音乐届的名人,要是帮她带孩子,每个带几天,都不得了了。李薇薇立即都可以感受到肚子里的孩子兴奋到又在翻跟头了:好耶,以后天天有明星给我唱儿歌摇篮曲。

    说到儿歌摇篮曲,真有人在屋里的卧室里轻轻地哼起了摇篮曲。

    李挚微睡着睡着好像终于意识到眼下自己睡的不是乔大爷那张舒适的摇篮床,睡到半途有点儿闹腾,郑甘菊因此顾不上吃饭了,给他哼起了摇篮曲。

    有个天后给自己哼摇篮曲就是不一样,李挚微听着不仅昏昏欲睡,是欲罢不能,努力地想睁开小眼睛看看是谁唱的歌这么的好听。

    夜色逐渐深了,快到新年钟声响的时候,所有人围在电视机旁,等着新年联欢晚会的零点钟声敲响。那一刻,客厅里悬挂的老式摆钟跟着电视机里荡漾着零点的钟声,充斥在客厅中,三间平屋里的人都站起来鼓掌叫好。李奶奶都被这个气氛给渲染到了,拿起手帕擦拭着眼角。谭老师握住她的手在她耳边叮咛些什么。李奶奶听着用力地点着头。

    过完零点,团圆饭到了尾声,人们忙碌着收拾餐桌和屋子。有小孩子的带着小孩子开车先回去了。

    赵二婶到了卧室里,对着哄李挚微的郑甘菊说:“他们一家也要走了。”

    郑甘菊听到回头问:“不是说喝了酒吗?”

    “对,但是,他们今晚不在这里住,要回去。郑老师说了,说是,让你陪同他们回去。一是她爸爸喝了酒,奶奶也喝了酒,都照看不了这个孩子。开车的话,我家赵孟冬帮着他们开车。”赵二婶转述老人家的安排。

    郑甘菊想着老人家这个仔细安排没有大错,就此给孩子再包上一层毯子保暖,仔仔细细的,不让其伤风感冒了,才抱了起来走出卧室外面。

    赵二婶见着说道:“这孩子也怪,粘你。之前都说他粘他姐姐,现在又粘你。”

    是有些怪的。郑甘菊心里一样这么感觉,但是,说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赵孟冬拿了李康君的车钥匙,李康君的车比较大,坐这么多人没有什么问题。赵二婶帮着扶同样有点醉意的李奶奶进入车里。李康君已经先进了车内。郑甘菊只能抱着孩子坐在后面。李薇薇坐在了副驾座上。

    “开去哪?”赵孟冬问。

    眼看这一家醉的醉了这么多人,今晚上谁照料是个大问题。对此,始作俑者的郑家人赵家人长辈们都早有了主意,不然怎么会派出自己家女儿郑甘菊出马照顾。

    李薇薇肯定是要回夫家乔家的,李挚微跟着自己父亲奶奶回李家去。赵孟冬因此先把李薇薇给送回到了乔家。

    等李薇薇一走,郑甘菊才发现自己掉进了坑里去了。可惜那时候已经为时已晚,那晚上,赵孟冬真根据老人们私底下的吩咐,直接把她丢在了李家自己一个人就走了。

    李薇薇不是不知道老人们的安排,她是默认了老人家们的安排。回到乔家,乔爷爷和乔钰都在等着她回来。在这里吃完晚饭的邱曼意和李树达则先回家去了。

    乔钰站起身对李薇薇说:“嫂子,哥来过电话。”

    听到自己丈夫来电,李薇薇马上问:“他说什么了吗?”

    “没有,说是对所有人说新年好。”乔钰道,“哥知道嫂子去了郑家吃饭了。”

    李薇薇那一刻是想拨个电话回话给丈夫。不过,乔大爷那边经常是只能打出来电话不能别人打进去。也不知道他今晚过得怎么样。

    乔大爷在部队里的团圆饭,按照部队的伙食标准,那肯定是这么大的节日里要给官兵们加餐的。大家吃得肯定也是好的。只可惜不能回去陪同家里人过年。吃完饭,过完零点钟声,看完新年联欢晚会,没事的官兵就上床睡觉去了。有事的,像乔大爷,回到会议室,和段安他们在讨论着最新的情报。

    “现在有踪迹显示出,他们或许回国了。”段安拿着最新的线人情报说。

    回国?为什么?海外才是逃犯的天堂,回国岂不是自己找死?这些人为什么要冒着危险回国?

    “肯定是,国内有什么事情处理完,所以必须回国。”乔峰说。

    他这话获得了所有人的赞同。

    是什么事情导致虚无回国?乔峰于是想起了妹妹乔钰在电话里和他说起的蹊跷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