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87.很亲

作者:肥妈向善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薇薇他们走了以后,乔爷爷这边家里准备开饭。乔钰进厨房里帮爷爷端菜的时候,乔爷爷突然对孙女问了一句话:“你妈和你说你爸的事了?”

    乔钰愣了愣。

    从孙女那个复杂的表情,乔爷爷立即明白到,真是那个白落梅对孩子说的!要说到这么大的事情,段启肯定不能瞒着乔爷爷。事后段启马上告诉了乔爷爷,意思要乔爷爷警惕点。大院里谁都知道乔爷爷对儿媳妇白落梅存了一点软心,难保被白落梅继续利用。这一次,白落梅干出来的事情终究让老人家发火了。

    乔爷爷当场扔了手里的勺子,不锈钢汤勺落在厨灶上发出铿锵有力的响声。

    惊到了在外面帮着摆饭桌的邱曼意和李树达。两个人均齐齐走到厨房门口探进两颗脑袋查看究竟。见惊到了客人,乔爷爷忙捡起灶台上的勺子,道:“没有什么。一时手滑,都到饭桌那坐下吃饭吧。”

    邱曼意感觉有些疑问,但是人家的家里的事情肯定不能问,转身走了回去。李树达的眼珠在乔钰和乔爷爷那儿转了两圈。

    乔爷爷继续忙碌着把菜舀起来放在盘子里端出去。乔钰站在那里没有动,俨然一丝低气压。

    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爷爷生这么大的脾气,早知道,无论那人做什么她都不理不睬即对了。不过终究她还是个学生,对自己死去的老爸又有好奇感,刚好乔爷爷和她哥哥对于她父亲的事情从来不对她详述,这才上了白落梅的当。可以说,白落梅对这个女儿是势在必行当,清楚这是乔爷爷和乔峰的软肋。

    李树达趁乔爷爷在外面和他妈邱曼意说话,走到乔钰旁边,问:“出了什么事情了?”

    乔钰望了他一眼,只记得他是自己嫂子李薇薇的哥,与她并不亲,转过头并不准备回答李树达的问题。

    李树达说:“是不是和你妈妈有关。”

    乔钰转回头,吃惊地扫了他又一眼。

    他怎么知道的?

    这要说到李薇薇,有些事情需要和堂哥商量的时候,于是把白落梅的事情说了出来。主要是她和老公不在的时候,堂哥可以帮着照看乔家。李树达或许没有乔峰他们的力气,但是,怎么说都也是个高材生,脑子有点聪明,有些事情能应付得来。

    看来是这样了。李树达看着乔钰的表情后想。对于这个问题,他个人觉得,只叫乔钰避开不是事儿。乔家的这只小兔子,李树达只要看一眼都知道像乔峰一样不会是那种遇事躲避的性子,让兔子去一昧逃避绝对行不通的。李树达瞅了兔子一眼:“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无用?被她利用,结果大家因为你又遭罪?”

    乔钰以疑虑重重的眼神看着他,他想做什么呢。

    “我妹妹和我说的。当时我就想,我妹妹都不怎么了解你。不要问我怎么知道。我是学医的,听说你也要学医,到时候你会学习心理学,多少看人知道有些门道。”

    “然后呢,你了解我什么?”

    “我想你,现在应该恨不得冲到她家里把她痛打一顿是不是?”

    乔钰想,就凭他这句话,李树达真有些了解她。她现在是恨不得把白落梅痛揍一顿,让白落梅尝尝自己亲生女儿的拳头,谁让白落梅做事太过分了。

    “问题是——”乔钰迟疑道。

    “你爷爷不同意你这么做是吧?你哥也不同意,你身边那个男人也不同意,都觉得这种事应该由他们出手也不该由你。典型的大男人主义。”李树达说。

    乔钰有点儿无语,李树达分析得真有些对,让她哑口无言。

    “但是。”李树达继续说,“偏偏这个事情,只能由你自己来解决。首先,因为她的目标总是找你下手,他人想帮你也是防不胜防。其次,这是你们母女之间的问题,谁插手都不太合适。”

    乔钰犀利的眼神落到李树达的脸上:“你说吧,我得怎么做?”

    “很好。”李树达冲她竖起大拇指,“同我妹妹一样的脾气,难道你们两个能合得来。但是,你比起我妹妹少了一点东西。”

    她比自己嫂子缺了什么。乔钰正好想学习,因为李薇薇向来是她崇拜的女性之一。

    李树达望着她说:“你没有试过对男人撒过娇是吧?无论是对自己的男朋友或是对你哥都没有,是吧?”

    乔钰的眼珠里愣了有半刻。她以为李树达要她学习李薇薇强势的地方,结果人家要她学撒娇。

    “我嫂子——”

    “哎,你先听我继续说。我知道她性子其实很刚烈的,但是,有一点我特别佩服她,你看她都能把你哥那种人都给降服了,说明,她把刚柔并济这个功夫使得特别的好。”

    “我妈不是男人。”

    “但是她是你妈,是长辈。对待长辈,你一个劲儿地用一种招数能行吗?你说你对你妈强硬有用吗?”

    乔钰的眼珠子一转,明白对方的意思了:“你是要我耍计谋,狡猾一点是吧?偶尔装着与对方甜蜜,实际上是插入对方的大本营里。”

    “你很聪明嘛。”李树达冲她笑笑。

    刚好,乔爷爷再度进了厨房,李树达功成身退退出去了。

    对儿子不太放心的邱曼意抓住走出来的儿子问:“你和她说什么了?人家有男朋友你要知道。”

    “妈。”李树达哭笑不得。他怎会是那种夺人所爱的男人。

    邱曼意疑问地望着儿子:不是那是什么。

    乔爷爷回头对孙女说:“我不是对你生气。”

    “我知道的,爷爷。你放心,我不会再上那个女人的当了。”乔钰道。

    “不要再接近她。她要是再想靠近你,你和我说。”乔爷爷说。

    乔钰对此先装作点头答应。

    “吃饭吧。”乔爷爷的脸上重新展现出笑容,拉着孙女一起出去吃团圆饭。

    这头,李康君他们一行踏入郑家的门,同样是郑家里快要开饭了的趋势。

    大盘的鸡肉鸭鹅,各种从全世界运来的新鲜美食,一一端到了几张饭桌上,飘出来的极致香气,让李家人都要流涎三尺。

    李奶奶因为儿子美食都吃多了,现在看郑家人饭桌上摆的菜肴,照样一半以上叫不出名字来。这家人该是多么的不一般。李奶奶心里头想。越想越觉得可惜,要是自己儿子早点勾引上这家的女儿,也不必把齐婉莹一直供在家里当佛了。

    客人进门,作为主人的郑老爷子和谭老师走上来迎接客人。同时走在谭老师后面的有赵老太太和赵昌盛。今天之所以郑家热闹成这样,无非是因为赵家人一块来凑热闹了。

    “薇薇。”赵昌盛看见外孙女马上激动地喊了一声。

    李薇薇也没有让他失望,低声喊了一声其姥爷。

    李奶奶在旁一听,想这个孙女李薇薇真是够聪明的,怎么不教教自己老爸。瞧吧,她的傻帽儿子李康君在原地傻站着,都不懂马上跟着女儿叫一句岳丈,然后立马攀上了高门。李奶奶就此着急地拉扯着儿子的衣角。

    李康君正抱着儿子,应接不暇。再说突然来的这么多人,他不像女儿之前都见过,很多完全都认不出来,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李薇薇小声告诉父亲:这个男人是郑甘菊的亲爸。

    李康君的眼睛才去到赵昌盛那里,看到那个老丈人身上穿得隆重又正式的,直接把他吓到心头吞着口水。想着她爸一看都很严厉很正经的,哪还能接受他这个二婚的男人。

    “现在孩子有六个月了吧。”谭老师拉着李薇薇的手说,看到未来又有子孙要诞生,作为老人心里是很高兴很兴奋。同样的,赵老太太和闺蜜一起绕着李薇薇团团转,对孕妇是嘘寒问暖,商量着给李薇薇安排到屋里去坐,因为屋里面温暖一点。

    说到郑家赵家里,现在有身孕的不仅仅是李薇薇一个,毕竟赵家郑家的人多。李薇薇进去后,看到有两个女人同样大着肚子,还有一个据说刚怀上三个月,肚子还不太明显的。谭老师给介绍着,哪个是哪个,是和李薇薇算什么亲戚关系。李薇薇小心地记着,同时有点儿担心在外面的父亲,不知道父亲能不能应付得过来。

    关于李康君,貌似郑家人都提前安排好了,由郑老爷子赵昌盛这些男人来招待。郑老爷子同样把李康君和李奶奶招呼进屋里,不过不是李薇薇进去的那间屋。郑家人的老家一共有三间屋,是三间平房。李薇薇进去的那间屋是女眷们吃饭的。李康君进来的这间屋子,是男性家属吃饭的。把李康君接进这个屋里,足以说明郑家人对李康君的重视。

    李康君心里则是更惴惴不安起来,完全不觉得自己合乎对方如此隆重招呼他的气氛。

    “没事,坐吧。”郑老爷子一把将李康君按到自己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接着看了下李康君手里抱着的孩子,道,“一个大男人带孩子不容易。这样,你要是放心,我让个女人帮你先照料下孩子好吗?”

    李康君被这里的气氛弄得有些糊里糊涂的,既不点头也忘记了摇头。

    郑老爷子不等他应话,已经向门口待命的子孙喊话:“去,把小菊叫过来。”

    不会儿,被老人叫到的郑甘菊从帮着筹备晚餐的厨房那边迈进了门里。

    李康君转头一看,看着她照旧穿着那身朴素的衣物,头上应该是为了遮盖没有长好的头发,戴着那顶毛线帽子,不过是颜色从灰色为了过年而换了个比较鲜艳的颜色。

    从厨房过来的郑甘菊,身上还系着一条做饭用的围裙。

    李奶奶看着郑甘菊同样移不开眼睛,想着这是她孙女李薇薇的亲妈了,怎么乍看起来不太像齐姥姥口里的大明星。只觉得比齐婉莹更加朴素的样子。齐婉莹会梳妆打扮,这女人反而貌似不会化妆。然而,不化妆的郑甘菊照样有一种很美的感觉,那是气质所决定的。

    “怎样,她来照看你的孩子可以吧?”郑老爷子一语双关地冲着李康君微笑。

    李康君那条魂早在看到进门的郑甘菊时飞走了,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都不知道郑老爷子在说的什么。

    郑甘菊看到他人来,轻轻地拧了下眉头。家里过年吃团圆饭,邀请什么客人来,老人家做的主,又不是她能决定的。当然,之前她是有听说他要来的。

    再望到李康君身边的那个老人,是他妈了,应该是。郑甘菊小碎步,走到李康君面前,郑老爷子旁边。

    郑老爷子给她比了个动作:“帮他把孩子抱走。这样,他才能和我们这一帮大老爷们说话喝酒聊天。”

    郑甘菊答:“行。”接着她的手伸过去接孩子。

    一瞬间,李康君有点吓住,问:“你会抱孩子吗?”

    郑甘菊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让他手里把孩子接到自己怀里。孩子在移动的过程中,居然一点颠簸都感觉不到,因此不哭不闹,甚至是睁开条眼缝想看看是谁把自己抱得这么舒服。

    李康君对此更诧异了,一双眼睛直对着郑甘菊那张脸目不转睛。

    李奶奶也想:这女人,抱孩子的动作居然比她更熟练。

    只有李薇薇大概是最不担心的,因为李康君和李奶奶不怎么了解天后的动向。天后经常抱孩子的,什么孩子都抱过,包括非洲生了重病的孩子们。要不然,世人怎么叫天后为天使。

    对于郑甘菊来说,哄一个孩子是太容易不过的事情了。只是,她哄过这么多孩子,偏偏自己的亲生女儿小时候是自己没有抱过哄过的,这肯定是她心里头最大的遗憾了。

    抱起这个孩子,郑甘菊抱着去另一个屋里了。

    李康君一直继续傻傻地看着她的背影,好一阵功夫才想起大事情,那就是,她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这孩子又不是她的。她心里难道不会难受?

    难受吗?郑甘菊没有什么感觉。毕竟,孩子是孩子,和父母的罪恶是没有半点关系的。她做了那么多的善事的女人,怎么会不会明白这种浅显的道理。

    这个孩子身上,是什么错都没有的。郑甘菊抱着这个孩子,走到另一间屋里,打算给孩子换一下尿布。因为刚才那一抱,她马上察觉到了这个孩子尿尿了。俨然李康君完全没有什么带孩子的经验,完全就没有察觉到孩子的不适。对此郑甘菊都叹息了,想这么一个孩子给他一个人带,能行吗?可别苦了孩子又苦了他。

    “要尿布是吗?我记得我爸车上有带。”李薇薇站起来说。

    “别忙。你车里有,我们这里也有。”屋里其她女眷忙拦住她,把准备好的尿不湿拿出来。

    本来有人想走过去帮郑甘菊,后来发现压根插不上手。郑甘菊给孩子换尿布的动作熟练到了极致。换到半截,那个孩子舒服到打呵欠,全程没有哭一声。简直绝了。

    那些人围观着,笑了起来说:“我看这孩子可以,和你有缘分。”

    郑甘菊也有那么一点觉得。这孩子有些蹊跷,在于当落到她怀里时,竟然和她粘腻了一下。这孩子不是齐婉莹的孩子吗?

    据说,长得不像齐婉莹,不怎么像李康君,偏偏是像她女儿李薇薇的眼睛。而谁不知道,李薇薇那双眼睛,是像了谭老师。

    对此郑家人听说了都是很纳闷的,一个个围着李挚微转。

    给孩子换完尿布,郑甘菊把孩子抱起来,那孩子靠到她怀里就开始睡,睡得可熟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