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0章 金枝玉叶(十一)

作者:小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事出突然, 电话里也一下子说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华梓竣说,是薇薇安提出来离婚的。事情看来也不算太紧急,和简路刚刚和好了两天, 华梓易不舍得分开, 便征求了简宁甫的意见,想正月初二赶回安普顿, 顺便把简路一起带过去, 让薇薇安和家人看看简路。

    简宁甫同意了。

    初一那天,简宁甫带着两个小辈一起去陈莨那边的亲戚家走了走,陈莨的父母已经不在了, 几个兄弟姐妹人也挺和气,给了简路好多压岁包, 气氛比大年夜那天和谐多了。初二又去简家那边的长辈那里拜了一下年, 随后简宁甫留在了德安,华梓易和简路就飞往了安普顿。

    过来接机的是华梓竣,见到简路, 他十分吃惊。

    虽然华梓易已经在视频里向他介绍过简路了, 但会带到安普顿来就意味着要向家族正式宣布两人的关系,这实在让人意外。

    抛开心头的疑惑,华梓竣问起了北都的一些事情, 这大半年他回不了北都, 只能从网上、电话中知道亲朋好友的只字片语, 不免有点想念。

    华梓易依然和从前一样, 惜字如金,简路却十分热心,华梓竣问一句她往往能地说上一连串。

    旁敲侧击了一番后,华梓竣终于忍不住问起了言菡,华梓易只回答了一句“她很好”,简路则事无巨细都认真地汇报了一遍:“她有一点点胖了,鼻子上冒了两颗痘痘,晚上还忍不住偷偷吃巧克力,还有,她可厉害了,跳舞得了大奖你知道吗?过完年就要去北都歌舞团实习了……咦,你怎么认识她的?我怎么从来没听她提起你啊?”

    华梓竣的脸僵了僵:“可能是你和她认识的时间不长吧。”

    简路有点困惑:“我前几天和她天天在一起啊……”

    “你是她什么人?”华梓竣也纳了闷了,宁则然那个占有欲超强的男人,怎么可能让言菡和别人天天在一起?

    “她是言菡刚找到的妹妹。”华梓易淡淡地道。

    一直到下车,华梓竣还没从这句话里清醒过来。

    言菡的亲妹妹,也就是言冠文的女儿。

    华梓易和言冠文的女儿好上了,就是言冠文的女婿。

    这个世界,可能、也许、大概魔幻了。

    小别墅里,薇薇安他们已经在等着华梓易了,华梓泽和华梓盈照例在沙发上玩游戏玩得开心,一见大哥二哥来了,华梓盈立刻蹿到了沙发的另一头,华梓泽的手僵了僵,被人一枪爆了头。

    华梓易皱了皱眉头,不过也没说什么,把简路介绍给了弟妹。

    简路有点羞怯,不过,她比这两个弟弟妹妹都大,应该努力地找话题。一看电视屏幕,她高兴地问:“你们是在玩吃鸡游戏吗?我们那边也很流行呢。”

    华梓泽瞟了老大一眼,谨慎地道:“空的时候玩一两回而已。”

    “哇,你好有自制力!”简路惊叹道,“我朋友教我玩过了,根本停不下来,那天我们一起玩到凌晨。我朋友很厉害的,把把吃鸡呢,我就不行了,他们都叫我盒子精。”

    华梓泽和华梓盈古怪地看向华梓易。

    不是说了玩物丧志不能沉迷游戏吗?

    小嫂子为啥也玩?

    华梓易轻咳了一声:“什么叫盒子精?”

    “就是总是被人杀掉,”简路赧然道,“蒋宇骁最厉害了,童欣也很牛,就我太笨了。”

    华梓易有点不悦:“杀你?等我有空了玩两把替你报仇。”

    简路将信将疑:“你行不行啊?”

    华梓泽和华梓盈一凛,几乎有些不忍心看这位新鲜刚出炉的小嫂子被训了,居然敢质疑他们老大!

    然而很神奇,华梓易没有生气,反倒捏了一把小嫂子的脸颊,凑到她耳边说了一句话。

    小嫂子脸红了。

    偷偷回捏了老大两下,下手还挺重的。

    老大很享受……居然……笑了……

    两兄妹风中凌乱着,一时说不出话来。

    大家一起在客厅里聊着天,也不知怎么了,多了一个热情爱笑又絮叨的简路,就好像多了点润滑剂,兄妹四人不再像从前一样大眼瞪小眼了。

    没一会儿,楼上传来了一阵动静,薇薇安下来了,后面跟着拎着行李箱的言冠文。

    客厅里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华梓易站了起来,沉声问:“到底出了什么事了?”

    薇薇安看起来很平静,只是脸色有点苍白,反倒是言冠文,神情萎靡而颓废、眼神迷茫,那目光无意识在兄妹几个身上一一掠过,最后停在了简路身上,这才骤然亮起。

    言菡已经和他都说过了,找到了妹妹,妹妹生活得很幸福,和华梓易在一起了。

    几乎不用怀疑,眼前的这个女孩长得有点像前妻,那骨子里的血脉仿佛是连通的,言冠文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他紧走几步到了简路跟前,颤声叫道:“菲菲?”

    简路有点紧张,不自觉地往华梓易身后躲了躲,小声道:“叔叔你好,我不是菲菲,我叫简路。”

    “我……我是你爸爸啊!”言冠文有些失态地叫了起来。

    简路摇摇头,歉然道:“不是的,我有爸爸了,他养了我二十年,我以后会孝敬你,但是不能叫你爸爸,对不起。”

    她早就和言菡说好了,血缘亲情她无法割舍,但是,她心目中的爸爸妈妈只有简宁甫和陈莨,没办法改口。

    仿佛被霜打了似的,言冠文神情痛苦,跌坐在了沙发上。

    薇薇安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心,却再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温柔地过去安慰他,而是到了华梓易面前,用力地拥抱了自己的儿子。

    “我没事,对不起,这些年让你们担心了,”她的眼底微微湿润,“我不是一个好女儿,更不是一个好母亲,甚至……也做不了一个好妻子。”

    “谁在你面前胡说八道了?”华梓易沉声道,“你很好,只要你幸福,你和谁在一起都没问题。”

    薇薇安苦笑了一声:“别再骗我了。每个人都有幸福的权利,我的幸福不能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你言叔不爱我,他是自由的,你们都别再逼他了。”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

    言冠文在北都和华梓易见面的录音存在手机里,发给宁则然后没有删除,被薇薇安无意之下听到了。

    两人相识十年,结婚八年,薇薇安像个娇弱的公主,一直被父亲儿子呵护着,以为和言冠文是□□,然而真相大白之后,只余一地苍白。

    她难以置信、痛苦不堪。

    然而,和大家想象的不一样,她并没有崩溃。

    或许,这八年多的幸福生活,曾经击溃她的抑郁症已经渐渐消失了,也潜移默化地让她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渴望。

    她的孩子们这么爱她,除了丈夫和爱情,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值得她珍惜的东西,她希望能看到华梓易的小女朋友,或者还可以期待自己的孙子、孙女,享受儿孙绕膝的快乐。

    离婚的确是她提出来的,财产分割也已经协商好了,两人和平分手。

    这样的结局,言冠文并没有想象中的解脱和兴奋,只有无边无际的茫然。

    华梓易看到薇薇安这样的状态,放心了大半,对言冠文的去留也就不太在意了。唯一的牵扯就是言冠文是简路的生父,为了在简路面前证明他的确已经“不凶不坏”了,他对言冠文也客气得很,并没有为难。

    但言冠文想要像以前一样享受华、乔两家所带来的荣华和尊崇,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了,这是一个现实的社会,离婚的消息很快就会传遍安普顿,以前对他尊称“言先生”的人背后会如何嘲笑,可想而知。

    不过,这就不是华梓易操心的范围了。

    在安普顿呆了几天,带着简路见了各家长辈,意外的收获是简路和华梓泽、华梓盈很投缘。

    两兄妹原本很怕华梓易,而简路的出现,让华梓易跌落神坛。

    在家里的这几天,两兄妹和简路一起玩游戏、逛街、出海、冲浪,玩得不亦乐乎,倒把华梓易扔在了一边。

    最后一天,华梓易带着简路去了被誉为“多肉圣地”的纳马兰,开着吉普车在那一片荒漠上疾驰。

    如果说安普顿的多肉还带了点城市的优雅,而这里的多肉则充满了野性的粗犷,各种神态各异的多肉植物在岩缝、砂砾、狂野中漫山遍野,生石花、玉露、万象锦……各种珍稀的品种随处可见,原本在花盆中被细心娇养着的多肉,在这里茁壮地生长着,充满了野性美,令人震撼。

    简路是一路惊叹过去的。

    这简直在她面前打开了一扇神奇的窗,让她感受到了和从前截然不同的多肉世界。

    傍晚的时候,车队在荒漠中安营扎寨,周擎领着人扎了帐篷、点了篝火、支了烤架,烧烤的滋滋声响了起来,大家说说笑笑,享受着这一餐独特而美好的晚宴。

    奇形怪状的岩石鬼斧神工,展现着大自然最神奇的馈赠。

    小动物们警惕而好奇地在营地中探头,又忽而消失。

    远处的地平线上,一轮红日开始缓缓下移,将天地万物都染上了一层绯色,而那些多肉仿佛都收敛了白天的野性,带上了一丝几不可察的柔美。

    虽然已经看了一天了,但这黄昏时的美景还是让简路挪不开眼去,不知不觉就走了开去,靠在岩石上眺望着地平线浮想联翩。

    身上一暖,一件风衣披在了她的身上。

    这里的荒漠早晚温差有点大,烤肉的时候不觉得,离得远了被风一吹还真有点凉。

    简路不自觉地依偎了过去,小声道:“你看,那里有马齿苋树。”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砂石缝里一丛高大的多肉灌木落入了华梓易的眼眸。

    这可能是少数几个华梓易看得眼熟的多肉,它的叶片小而翠绿,枝干呈褐色,长得非常高,并不像普通的多肉那么肥大多汁,平铺在地上,看起来郁郁葱葱,展现着蓬勃的生命力。

    “没想到它能有这么高,这都有两米多了呢,我们那里,一般就是十几公分吧……”简路惊叹着。

    华梓易对它并不感兴趣,只是揽着简路的肩膀,轻啄着她的面颊。

    这几株马齿苋树长得很好,刚好挡住了后面那些碍眼的下属们,可以让他对他的小枣儿为所欲为。

    简路专心欣赏着,没有察觉他的小动作:“它还有另一个好听的名字呢,你猜。”

    “猜不出来。”华梓易已经从面颊偷袭到了耳垂,专心致志地玩弄着。

    “金枝玉叶,好听吗?”

    “好听,听起来……特别珍贵。”

    耳垂被整个含住了,简路终于发现,不由得惊喘了一声,机灵地从华梓易的手臂下一钻逃了开去。

    华梓易猝不及防,只来得及抓到她的衣角,不假思索地追了上去。

    两人在旷远的荒漠中追逐了起来,简路的欢笑声响彻在寂寥的半空中。

    天空中的绯色绽放了最后一下光芒,红日落下了天际线,简路终于被华梓易抓住,两个人一起倒在了草从上。

    荒漠的风在岩缝中盘旋,发出了好听的呜呜声。

    两个人对视着,深情而绵长地接了一个吻。

    一生还很漫长,但用爱情浇灌的人生,一定会像这一片蓬勃生长的金枝玉叶一样,在这片贫瘠而荒凉的土地上开出艳丽的花朵。

    而他们,也必将成为彼此一辈子精心呵护着的珍宝。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