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7章 金枝玉叶(八)

作者:小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简路被言菡拉着走, 不时还偷偷看华梓易一眼, 显而易见,魂儿都不在这里了。

    “别心软啊,”言菡在她耳边絮叨着, “咱们俩可说好了, 看他到底是不是真心实意对你的,他要是再花言巧语利用你来对付爸, 或者立马原形毕露去花天酒地, 那就肯定对你一直没安好心。”

    “姐,他刚才说一开始不知道我的身份,”简路小声嘟囔着, “那就更不会是骗我的了。”

    “他说不知道你就信啦?”言菡不信,“他要是真心喜欢你, 就不可能会回安普顿结婚, 再看看,咱们不着急,让他着急上火才好。”

    简路不说话了。

    其实她有点心疼了。

    刚才就看了华梓易两眼, 华梓易的脸色不好。

    她听了那个录音以后也很生气, 对那个素未谋面的亲生父亲她并没有什么感情,可是,这样威胁一个长辈总是不对的, 录音里的华梓易的确太坏了, 就像一个大奸臣。

    可她不相信华梓易从一开始就是骗她的, 这么多日子的朝夕相处, 那疼到骨子里的呵护和宠溺,怎么可能是假的呢?

    可当时言菡泪水涟涟的,急得连话都快说不清楚了,两个人争来争去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只好打了一个赌。

    赌真相被揭穿之后,华梓易会不会原形毕露。

    简宁甫避开,简路和言菡被宁则然保护起来,如果华梓易只是利用简路,那接下来一定会有各种更加卑鄙的手段,也会撕开在简路面前温情脉脉的面纱。

    这些日子她住在宁则然的别墅里,一直偷偷想着华梓易,刚才见到华梓易的时候,她都快忍不住要哭了。

    华梓易不会信以为真,以为她真的不想理他了,一气之下真的跑回安普顿再也不回来了吧?

    简路的情绪直白简单,言菡一眼就看出来了。

    可是不行,简路能心软,她不能心软,那是简路的终身幸福,如果不能确定华梓易的真心,她怎么能让简路羊入虎口?这样一个人物,和宁则然不相伯仲,她稍稍松一松手,只怕简路就会被叼走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她索性拉着简路,远远地避开了华梓易这边,这边刚好有一帮子认识的好友,有当红小鲜肉夏瑾生,有她未来的小叔子兼好友宁霁然,还有好朋友余欢,大家看到简路都很热情地围了上来。

    “小菡,这就是你妹妹啊,妹妹你好,我是你宁哥哥。”

    “妹妹好漂亮,我是你夏哥哥,我们俩站在一起是最萌身高差。”

    “去去,不要脸说的就是你。”

    ……

    几个男人打闹说笑着,简路的注意力被引了过去,没一会儿嘴角就露出了笑容。

    言菡总算稍稍放心了一些,悄悄往华梓易那边又瞧了两眼,见他依然呆在原地气定神闲地喝着酒,心里不免又有些忿然:碰到一点困难就不追过来了,一看就是没诚心的,还骗人说不知道小路的身世,也就是小路会信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言菡的暗中观察,华梓易居然往大门走去,显然是打算离场了。

    言菡气得不打一处来。

    虽然她不喜欢华梓易,却也不希望华梓易就只是玩弄玩弄简路,她的妹妹这么好,应该被每一个人都捧在手心细细呵护。

    更何况,简路还那么全心全意地信任着华梓易。

    简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凑了过来,四下看了看,小声问:“他人呢?跟过来了吗?”

    “没有,”言菡斟酌着词句,小心翼翼地道,“好像已经走了。”

    “噢……”简路有点失望,“这就走了啊……”

    言菡硬起心肠:“我都和你说了,他真的是个特别可怕的人,掌控了爸好多年,骗你跟吃大白菜一样容易,你别再惦记他了。”

    “噢……”简路没精打采地应着。

    “哎呦,这不是小路吗?”有个夸张惊喜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说怎么我出门的时候听见喜鹊喳喳叫,原来是在告诉我,今天要碰到小路了。”

    大冬天的还能听见喜鹊叫,那可真是稀了奇了。

    这浮夸的语气简直不用做第二人想,简路回头一看,果然是弗兰克。她诧异地问:“咦,你不是去建筑工地当小——”

    弗兰克差点扑了上去,幸好,还没碰到简路,理智回到脑海,硬生生地止住了手,急急地在嘴边朝她“嘘”了一声。

    要知道这可是名流荟萃的商界盛会,怎么能这样当面揭他的短呢?

    “弗兰克你去建筑工地了?这可太神奇了!”一旁的夏瑾生惊愕地问。他也是从国外回来的,也不知道在哪场聚会中认识了弗兰克,一来二去就成了酒肉朋友,今天刚好约着一起来玩。

    “哪有的事,我那是去体验生活了,”弗兰克干笑了一声,“最近表现还特别优异,有望得到升迁。”

    简路有点不敢置信,这位纨绔少爷居然还能在工地表现优异。

    不过,照以往的经验来讲,她碰到弗兰克就没好事。她也不想多说,只是敷衍地应了一句:“真的啊?恭喜你了。”

    弗兰克自来熟地混入他们这群人里说笑了起来,到底是混迹过花丛的高手,弗兰克还是有几把刷子的,变了几个小魔术,说了几个笑话,又聊了一会儿N国的异国风光,把在场的几位女士都逗得哈哈大笑,一下子熟了起来。

    没一会儿,他见没人留意他了,便凑到了言菡身旁,压低声音十分严肃:“小嫂子,刚才我碰到我哥了。”

    简路没出声,闷头绞着手。

    有戏。

    弗兰克心里一热,面上却很沉痛:“他这两天身体特别不好,一直撑着找你,几天几夜都没睡觉了。”

    简路心里“咯噔”了一下,无措地抬起眼来。

    “你知道我哥为什么会来北都吗?”弗兰克指了指自己的身体,“他这里有病,受不得气,特意来这里养身体的,你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了,特别苍白,有一种病你知道吗?天生血就……怎么着来着?叫啥我一下子想不起来了,看我这脑子。”

    “白血病?”简路的脸刷地一下白了。

    糟糕,编得好像太重了。

    弗兰克硬着头皮解释:“不是这个,哎我忘了啥病,反正差不离,反正不能受气,所以你看我哥成天跟那世外高人似的,也就只有你能气得到他。”

    简路心乱如麻,偷偷朝着言菡看了一眼。

    “我哥让我告诉你,他在洗手间正对过去的那个露台等你,晚上外面能有零下十几度吧,让我哥多穿件衣服也不肯,也不知道——”

    简路再也忍不住了,转头就急匆匆地往外走去。

    正在说话的言菡愣了一下:“小路,你去哪里?”

    “她去洗手间。”弗兰克机灵地道,“放心,我陪着她。”

    言菡哪里放心,交代了两句跟了过来。

    这过了十多年才找回来的妹妹,她这些日子恨不得一步都不离开,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这个妹妹,把她捧在手心疼着。

    洗手间在大厅外,这五星级酒店的设施豪华得堪比迷宫,通向洗手间的走廊长长的,还有悬空的墙壁遮挡。

    负责言菡和简路的安保在门口停住了脚步,弗兰克大叫了起来:“哎呦,我的脚扭了一下!”

    正要跟进去的言菡被引得回头看了他一眼。

    女厕里一下子涌出来七八个人,把言菡和简路的身影隔了开来。

    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简路不见了。

    “小路!”言菡惊呼了一声,急得脸都白了,刚要跑出去找人,手臂被人拉住了,正是宁则然。

    “则然,小路不见了,”她急急地道,“快让人去找找!”

    宁则然轻咳了一声道:“不用找了,全天下人有事了,你妹妹也安全得很,有人为她都快着了魔了。”

    “华梓易?”言菡恍然明白了过来,忧心忡忡地道,“则然,你也相信他了吗?可我怎么觉得还是不放心啊,你说他在安普顿会不会有红颜知己?会不会他打算哄我妹妹然后再抛弃她报复我爸?会不会……啊……你干什么……”

    身体被横抱了起来,宁则然一边大步朝着电梯走去一边在她耳边哑声道:“小菡,你好好想一想,这几天你满脑子都是你妹妹,拿正眼看过我没有?”

    “快放我下来,开年会呢……”言菡的脸红了,挣扎了起来。

    “我们回房间开,开到明天早上都没问题。”

    ……

    简路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周擎拽着,一路跌跌撞撞到了对面的露台。

    露台是半敞开的,这边是走廊,另一边则是酒店的庭院,一个熟悉的身影靠在露台的栏杆上,手里有一点火星在闪烁。

    轻浅的月光洒下,华梓易略显苍白的脸出现在简路眼前。

    眼底一热,简路疾走了几步,猛然停住了。

    华梓易把烟掐灭在了雕花栏杆上,定定地看着她,哑声道:“小路,过来。”

    简路没动,她拼命忍着眼泪,不知怎么,来之前她觉得一秒都不能忍了,想要马上见到华梓易,可是,一旦人就在面前了,她的心里却惶惑了起来。

    这还是那个疼她宠她把她捧在掌心爱她的男人吗?

    这将近十天的猜疑和分离,会不会把这个男人变成一个她完全不认识的华梓易?

    华梓易的喉咙逸出一连串的音节,却听不清楚在说什么,他大步走了上来,脱下了身上的大衣披在简路的身上。

    一阵暖意袭来,简路这才发现,刚才跑出来太匆忙了,忘了穿上御寒的披肩了。

    整个人连着外套被紧紧抱住了,华梓易贪恋地摩挲着她的脸颊,喃喃地叫着她的名字。

    那熟悉的气息萦绕在身侧,所有的惶惑不安一下子好像消失了。

    简路用力地回抱着他,哽咽着道:“华梓易,你怎么了?我是生你的气了,你太坏了,对我姐姐还有……她爸爸都这么坏,可我没不相信你,你对我这么好,怎么可能会是骗我的呢?”

    悬在空中这么多天的心,一下子落到了实处。

    就知道他的小枣儿不可能被别人蒙蔽,也不可能真的不理他。

    弗兰克这家伙,虽然每天嘴上不把门,这次总算也派上了用场,过两天把他从建筑工地调回来吧。

    噙住了那朝思暮想的红唇,华梓易尽情挥洒着这些日子的思念,这肌肤相触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他恨不得就这样地老天荒。

    不知道过了多久,华梓易终于松开了简路的唇,看着那懵懂氤氲的眼神,心里一阵发热。

    不过,事情得先说清楚,谁知道会冒出什么突然的变故来。

    “没告诉你的身世,是我的错,”他低声解释,“太突然了,我知道的时候也非常意外。还记得那天我把你关在门外吗?我就在那一天得到了确认的消息。”

    简路记起来了,心里一阵欢喜一阵难过。

    欢喜的是,华梓易果然没骗她,可难过的是,她居然才知道那天华梓易不正常的真相,她真是太笨了。

    她闷声道:“我知道,你很讨厌你继父,是不是也连带着讨厌我了?”

    华梓易噎了一下,轻啄了一下她的脸颊,可不能让她知道自己曾经的犹豫,要不然一定要乱想钻牛角尖了。“小傻瓜,怎么可能?我只是在想怎么处理这个意外,本来想着瞒着你的,结果让宁则然钻了空子。”

    “真的吗……”简路高兴了起来,像只小奶猫一样在他胸口蹭了蹭。

    心火燎原。

    这么多日子的思念一发不可收拾。

    可不行,还得要教育一番。

    “为什么这么狠心不接我电话?见了面也对我没好脸色?以后能这样吗?”华梓易捧着她的脸,神情严肃。

    “哎呀呀……”简路想起了什么,轻呼了一声。

    华梓易严肃的神情漏了气,紧张地问:“怎么了?”

    “那是因为我和我姐打了个赌,赌你不是骗我的,还有两天呢,”刚才急急地跑出来,简路把这事都忘了,着急地问,“怎么办?我偷偷见你会不会算我输啊?输了我就得听她的话不理你了,赢了她就相信你,你再忍两天好不好?”

    是可忍孰不可忍。

    华梓易将她横抱了起来,今天就算是天塌下来他也管不了了,以前他就是太笃定自信了,以为一切尽在掌控,要是再这样时不时地横出一杠子,他的心脏都要受不了了。

    “乖,别理你那个姐姐了,我带你去个地方。”

    “不行……我姐会生气的……”简路挣扎着。

    华梓易假意闷哼了一声。

    “你怎么了?”简路想起弗兰克的话,不敢动了。

    华梓易一脸的虚弱:“你不在,我头疼、心疼、浑身都疼……”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