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6章 金枝玉叶(七)

作者:小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将近, 整座城市都带着一股喜气洋洋的味儿。

    今天的爱莎大酒店尤其热闹, 集团的年会在酒店举行,除了集团的中高层员工,更有北都商界、政界数一数二的人物荟萃于此, 堪称是一年一度的盛会。

    华梓易没有接到请柬。

    两家是深度合作关系, 宁则然却没有邀请他,可见有多不待见他, 不过没关系, 要弄到区区一张请柬不在话下。

    富丽堂皇的大厅里,衣冠楚楚的商界精英们都三五成群攀谈着,这是顶尖的社交场合, 随便碰上一个人可能就是以后业务扩展的良机,更能为自己的社交履历增添一笔金光闪闪的谈资。

    一进大厅, 华梓易和蒋宇嵂就吸引了众多的目光, 一个身姿隽挺、气势迫人,一看就是身居高位已久,再加上他白皙的肌肤和俊朗的五官, 让场内的名媛都暗自猜测, 这是哪位精英人士?而另一个风流倜傥、俊美潇洒,是北都商界有名的蒋家大公子,自然也是让人拥趸的名流。

    华梓易没去留意那些或明或暗的猜测, 也谢绝了迎面而来的各种搭讪, 目光四下梭巡着, 很快就在大厅的左侧看到了两个娇俏的身影。

    言菡身穿一件白色小礼服, 合体的剪裁将她玲珑的身材衬托得淋漓尽致,而简路穿了一件粉色小喇叭连身裙,荷叶边似的裙摆微微翘着,就好像春天第一朵含苞绽放的鲜花,娇嫩美丽。

    华梓易的眼睛没法从简路的身上挪开。

    以前简路总是爱穿方便的运动休闲装,鲜少打扮,而今天她显然盛装打扮过了,头发挽了一个蓬松的发髻,鬓边几绺发丝垂了下来,耳垂上挂着柔润的珍珠耳环,连身裙是低领的,脖颈上的钻石项链服帖地挂在颈窝上,脖子修长、锁骨精致,整个人熠熠生辉,在一群名媛中鲜亮夺目。

    显而易见,欣赏简路的并不止他一个,就在这么一忽儿的功夫,已经有好几位男士过去和两姐妹搭讪了,最后走过去的一位看起来十分有范儿,一双精致的桃花眼,眼神深邃,嘴角勾起来的时候带着一股子魅惑,简直就是少女杀手。

    蒋宇嵂轻咳了一声,压低声音道:“糟糕,梓易,这是大影帝庄西行啊,你家简路不会被他迷走了吧?”

    两姐妹一左一右和庄西行说着话,庄西行不知道说了句什么笑话,简路歪着脑袋吃吃笑了起来,憨态可掬、甜美俏皮。

    一股怒意从华梓易的心底泛起,直冲脑海。

    他不假思索地朝前走了两步,站在简路面前重重地咳嗽了一声。

    简路闻声转过头来,怔怔地看着他。

    言菡立刻握住了简路的手,挡在她的侧前方,警惕地问:“你想干什么?”

    华梓易扯了扯嘴角,阴恻恻地道:“多谢言小姐和宁总在背后的赐教,我永志难忘。”

    言菡有点怕他,却依然不肯后退:“你……你别乱来,这是公共场合,她是我妹妹,我不能眼睁睁看她让你骗。”

    简路从她后背探出头来,嘟着嘴很生气:“华梓易,你总是那么凶,动不动就威胁人,我不想理你了!”

    一旁的蒋宇嵂没忍住,“噗”地笑出声来。

    华梓易僵了僵,努力调整着脸部的表情,让自己看起来温柔一些:“言小姐,我没有凶你的意思,我只想和小路说几句话,还请你高抬贵手,让小路过来一下。”

    庄西行绅士风度十足,上前一步道:“这位先生,两位小姐不想和你说话,你就不要强人所难……”

    “哎呦我的大影帝,过来过来,”蒋宇嵂拖住了他往旁边走,“人家小两口闹个小矛盾,那是情趣,你就别掺和了,对了,我刚好有事请教你……”

    “小路,”华梓易也顾不得言菡还在身边了,赶紧抓紧机会解释,“你亲生父亲的事情,我以前威胁他的时候我压根儿还不知道你的身世,我要是一开始就想拿你当人质,你觉得我会这样对你吗?”

    简路咬住了唇,可怜兮兮地看向言菡。

    言菡有点着急,她从言冠文的口中得知过华梓易是个怎么样的人,一开始就对华梓易心生戒惧,更害怕他花言巧语把单纯的简路再骗走。

    像老母鸡护崽一眼地护着简路,她一步都不肯让:“都有录音为证了你还想狡辩,你太不要脸了!总而言之,小路和你不合适,现在她也没了利用价值,你就别再来纠缠了,去你的安普顿找你的名门闺秀结婚吧。”

    “小路,你也是这样想的吗?你要我回去和别人结婚吗?”华梓易看着简路,眼里的失望难以掩饰。

    简路低着头,脚尖习惯性地在地毯上画着圈。

    好一会儿她才抬起头来,迎向华梓易的目光,有点难过地问:“华梓易,我不理你了,你就要和别人去结婚吗?”

    华梓易阴沉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居然这么狠心,还真的打算要不理他了?

    言菡一拉简路的手,幸灾乐祸地道:“快去吧,我妹妹已经看穿你的真面目了,真不理你了,你别再枉费心机了。”

    简路被言菡拉着往外走去,频频回头看着华梓易,那双眼里湿漉漉的,好像有着千言万语。

    不能凶、不能威胁人,那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言菡把简路带走了。

    那两个身影重新进了大厅中的社交圈子,再次在衣香鬓影中被围了起来。

    心情极度恶劣,华梓易从旁边走过的服务生手中拿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侧边递过来一杯酒,华梓易拿眼角瞥了一眼,熟视无睹。

    “怎么,梓易你这是在记恨我吗?”宁则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的身旁,目光随着他的视线,落在了中间那对姐妹花身上,欣赏了片刻之后,他慢条斯理地道,“我这未来小姨子挺受欢迎的,已经有好几个青年才俊来向我打听她了。”

    华梓易阴森森地道:“以前我还觉得言小姐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现在看来的确很好,我弟弟的眼光不差,我觉得应该助他一臂之力让言小姐成为我的弟媳。”

    宁则然倏地看了过去,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无形中仿佛有火星四溅。

    华梓易咬了咬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这事情要是深究起来,他的确动过要挟言冠文的脑筋,也付诸于行动了,后来得知真相时,也并没有想着要告诉简路,而是想将一切隐瞒起来。要是有人对他妹妹这样动这样的脑筋,他的手段只会比宁则然的更毒辣。

    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心爱的女人向她的家人低头,也不算丢人。

    接过红酒杯,他扯了扯嘴角:“则然,我也只不过把言菡藏在提米拉斯不到一个月,你左捅我一刀、右捅我一刀,也该够了吧?大家都是一家人,别太过分了。”

    “一家人?”宁则然挑眉看着他。

    华梓易颇有点嫌弃:“言菡的父亲是我的继父,算起来,她是我妹妹,你叫我一声哥也是应该的。”

    宁则然冷笑了一声:“算错了吧?简路是小菡的妹妹,你要是想和简路在一起,这一声姐夫你跑的掉吗?”

    “行,姐夫,”华梓易也不忸怩,索性干脆利落地叫了一声,“你看看我现在这样子,要是我真想利用简路,我能被你们算计成这样?你当我华梓易是什么窝囊废?”

    的确,关心则乱。

    和言菡对华梓易根深蒂固的偏见不同,宁则然毕竟和他合作了些日子,对他还是有几分了解的。

    这几天宁则然一直暗中派人在监视华梓易,一开始得到这个消息时的震惊和本能的防备,经过这些日子的周密排查和下属陆续送上来的报告,让他开始对自己的判断有了几分怀疑。

    如果是阴谋被戳穿,以华梓易以往睚眦必报的作风手段,恼怒之下不可能不反击,宁则然甚至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打算壮士断腕,拼着损失上亿资金将两家的合作彻底斩断。

    而简路失去了利用价值,华梓易也不用再扮演深情款款的模样,乐得可以左拥右抱了。

    然而华梓易却并没有,连去酒吧买醉也洁身自好,拒绝了欢场的艳遇;除了在别墅四周布置了一些监视简路的手段,再无其他。

    难道,这个狡诈如狐的华梓易,真的栽在了未来的小姨子手里?如果是这样,那可真要拍手欢庆了,以前两个人碰面,这人明里暗里嘲笑他被言菡捏在手心,现在总算一报还一报,实在是痛快。

    不过,笑话归笑话,正事还是要弄清楚的,宁则然明白简路对于言菡的意义,不敢轻率,严肃地问:“说老实话,你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简路的身世的?”

    “别猪鼻子里插大葱装象了,你还能查不出来?”华梓易嘲弄地道,“亲子鉴定到我手上的日子,比你早不了几天吧。那个怂蛋的命真好,有这么好的两个女儿。”

    宁则然深以为然。

    他那个未来岳父,真不咋的,软弱没有担当,将两个家庭搅得一塌糊涂。

    “那你还喜欢怂蛋的女儿?”宁则然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也不怕被人嘲笑吗?”

    华梓易的目光追逐着大厅中那粉色的裙角,好一会儿才矜傲地道:“你觉得有人敢在我面前嘲笑我吗?”

    “叮”的一声,酒杯碰在了一起,两人对视了一眼,颇有点惺惺相惜的感觉浮上心头。

    “这两天独守空闺了吧?”华梓易嘴角勾了勾,嘲笑着问。

    想也知道,那两姐妹十多年没见,言菡和简路又都是这么一个绵软重情的性子,这几天一定寸步不离,有说不完的话,早把宁则然抛到脑后了。

    宁则然的表情僵了僵,轻哼了一声:“总比你连人都摸不到强一点。”

    心累。

    华梓易举手投降:“姐夫,咱们就不互挑伤疤了,握手言和?”

    宁则然轻咳了一声,一本正经地道:“这可还不行,小菡认定你是个骗子,打定主意要护着她妹妹,你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突破我的重重防护抢走你的心肝宝贝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