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4章 金枝玉叶(五)

作者:小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简宁甫没有说话, 客厅里的空气骤然沉闷了下来, 只有那位姑娘强自压抑的啜泣声。

    简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小心翼翼地抱住了简宁甫的胳膊,想让父亲的脸色不再那么难看, 然而她惯常的小动作却再也没有让简宁甫的情绪放松下来, 看向她的眼神挣扎。

    “爸,到底出了什么事了?”简路急了。

    旁边的那个姑娘泪眼朦胧地看着她, 起身朝她走了几步, 半跪在了她的面前握住了她的手,轻声问:“你叫简路吗?我叫言菡,你……长得真好……”

    “言姐姐你好。”简路呐呐地招呼着。

    这个小姐姐看起来很温柔, 这样被拉着手,感觉温暖而亲切, 好像很久以前她就曾经被这样无数遍握住过一样, 让她心里欢喜得很……可是,她不喜欢他们让简宁甫不开心。

    言菡看向了简宁甫,声音微微颤抖:“简教授……你真有福气, 有这么好的一个……女儿……我特别特别地感激你, 真的,要是没有你,我这辈子最后一个念想可能就永远都实现不了了……”

    她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眼中充满了难以言表的哀恳。

    宁则然心疼了, 沉声道, “简教授, 很遗憾,我不得不坦诚地告诉你,根据法律规定——”

    言菡回头恳求地看了他一眼,宁则然不吭声了。

    简宁甫的目光落在了握着的那两双手上,神情晦涩。

    简路心头猛地一跳,好像明白了什么,猛然甩开了言菡的手,很凶地挡在了简宁甫的面前:“你们俩个是不是那个方敏找来的?我才不会信呢,你们怎么演戏我都不会信的,快走吧,我们家不欢迎你们!”

    “你说什么?方敏是谁?”言菡愕然。

    “方敏又找过你了?她和你说什么了?”简宁甫勃然大怒。

    简路有点害怕了:“爸,你别生气,她和我胡言乱语,说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不过,我不会信她的,还把她骂走了。”

    简宁甫惊愕地看着她,半晌,颓然倒在了沙发上。

    他和陈莨苦心隐瞒了十多年的秘密,居然已经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就被戳穿了!

    “爸,爸你怎么了?”简路急急地扑了上去,声音里带着哭腔。

    “简教授!”言菡也惊呼了一声。

    简宁甫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半支起身子,摆了摆手,示意他没事。简路又惊又惧,上前去撵人:“你走吧,别再来了,我是我爸的亲生女儿,你们别再到处骗人了!”

    言菡被她拽着也不挣扎,只是反复叫着一个名字,泪流满面:“菲菲……我是姐姐啊……你怎么就把我给忘了……”

    宁则然沉下脸来发火了:“你怎么不知好歹?你姐姐找了你十多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你就这样对待她?真不像话!还有,简教授,实话告诉你,你的行为实际上已经牵涉到买卖被拐卖儿童,你的收养手续是不合法的,要是再阻止被拐儿童认亲回家,是要受到法律制裁的,你作为一个教授,应该是个懂法的人,不会不明白吧?”

    简宁甫站了起来,冷冷地道:“宁先生说得真好。那我想请问一声,小路当年高烧四十度,被人贩子卖掉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她被送进医院急诊,我妻子昼夜守护着她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她的脑部积水,脑袋肿得都快变形的时候,你们又在哪里?身为她的家人,没有尽好看护的责任,不知道自己的孩子病得那么重,又让她被拐走,遭受了这么多的苦难,你们有脸在这个时候和我说阻止她认亲回家?你们自己摸着良心说说,到底谁是小路的家人?”

    宁则然哑口无言。

    “爸……”简路惊呆了。

    纸终究包不住火。

    天下没有永远的秘密。

    简宁甫轻叹了一声,像往常一样揉了揉她的头发,语声却抑制不住地带着哽咽:“小路,我的确不是你的亲生父亲,当年你六岁,他们把你带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我和你妈一眼就喜欢上了你。”

    当年陈莨想尽办法也无法生育,老家子嗣传承的风气很重,简家的老人逼着他们俩离婚,简宁甫坚决不同意,挣扎到了最后,两人不得不起了收养的念头。

    一眼看中了简路后,他们俩其实还是犹豫了很久,当时简路发着高烧,看上去越发得傻呵呵的,他们有点担心会不会有其他毛病。是简路怯生生地抓住了陈莨的衣袖,那湿漉漉的眼神最后让两人下定了决心。

    为了替简路治病,陈莨特意请了两个月的假,不眠不休地照顾,她所有被压抑的母爱,都在那时爆发,将简路当成了亲生女儿疼爱;而简路病愈后,小时候的那点记忆也消失殆尽,把他们当成了亲生父母一样黏。

    听着简宁甫讲述往事,言菡泣不成声:“我们也不想的,那时候我们家里很穷,我爸偷渡出国,很多年了一直杳无音信,爷爷奶奶一直骂我们三个都是丧门星,我妈走投无路想死了算了,幸好被人救了,你就是在那一天丢的,我们一直想找到你,报了警找了十多年,我都快绝望了……”

    幸好,事情在言冠文回国的那几天有了一点点渺茫的希望。

    宁则然了解华梓易的秉性,对他忽然同意言冠文回国起了怀疑,试探了言冠文几句,言冠文终于和盘托出,恳求他在保守秘密的同时暗中查探二女儿的下落。

    其实,宁则然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过言菡的妹妹,他知道家人对于言菡的意义,希望能在某天给言菡一个惊喜,然而,这件事实在太久远了,难度太大。

    而言冠文的话忽然让他灵光一现,他想起了华梓易身边那个觉得眼熟的女孩,那双眼睛和言菡有那么一点相像,再仔细回想一下,岳母蒋湄的五官和那个女孩也有几分相似。

    倒着查上去就轻松了许多,简路的来历和言妹妹的完全对得上,言菡那天在学校门口撞上简路,一来是迫不及待想要看看简路,二来就是为了拿到一些毛发去做亲子检测。

    亲子检测结果,简路和蒋湄的亲权概率为99.99%,是他们失散了十多年的亲人言菲。

    “不,不是的,”简路用力地摇头,紧紧地抓着简宁甫的衣袖,神情镇定,“我不是言菲,我是简路,我是爸爸的女儿,我不会离开我爸爸的,也不会跟你们走的。”

    简宁甫心里一暖,仿佛一间密闭的黑屋中骤然映入一缕阳光,刚刚被搅得有些愤怒沮丧的心情一下子愉悦了起来。

    “宁甫啊,你这女儿,以后可别养得一场空,毕竟不是亲生的。”

    “哥,这可是你亲大侄子,血脉连着的,怎么不比你那个收养的亲?”

    “你也不能太掏心掏肺了,人家亲生父母找上门了,说不准就跟着走了。”

    ……

    多少知情的亲朋好友,都这样半真半假地劝过他,他不信。

    人心都是肉长的,他全心全意对待自己的女儿,怎么可能换来狼心狗肺的背弃?

    幸好,这十多年的心血并没有白费,他的女儿,一如既往得乖巧暖心。

    “小菲……不,小路,”言菡眼里含着泪,定定地看着她,“我知道,我们并没有想把你从简教授身边带走,简教授救了你,不仅是你永远的父亲,也是我们一家人的恩人,我永远会把他当成父亲一样敬仰,而你,小路,你是他的女儿,和你是我的妹妹一点儿也不冲突,以后你不仅有爸爸,还有一个姐姐疼你,不好吗?”

    好像有点道理。

    简路为难地看向简宁甫。

    或者,退一步才能海阔天空。

    秘密大白于天下,好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艰涩,多几个人照顾简路,会让简路更加幸福。

    阿莨,你的在天之灵,也一定会把小路的幸福放在第一位,不愿意见她有那么一点点的挣扎难过。

    简宁甫在心里默念着,目光迷蒙地看着窗外虚无的光点。

    言菡屏息看着他,不自觉地双掌合十,眼中带着无尽的恳求。

    良久,简宁甫收回了目光,从每一个人的身上扫过,最后停留在了简路的脸上。

    他笑了,轻轻点了点头。

    言菡欣喜若狂,轻呼了一声扑了上去,用力地抱住了简路。

    这十多年的等待和寻找,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回报,她忍不住涕泪滂沱。

    滚烫的泪水渗入简路的衣领,让人恍惚。

    那熟悉的亲切感再次袭来,她忍不住回抱住了这个小姐姐,笨拙地安慰着:“你别哭了……你怎么和我一样爱哭啊……姐……”

    宁则然在一旁轻咳了两声,不得不打断了这对姐妹的相认:“小菡,好了别哭了,眼都肿了,还有正事呢,我这两天好不容易把华梓易骗得离开了北都,你再哭下去,他回过味来了就糟了。”

    这个名字一提,言菡的身子显而易见地僵了僵,简路也愣住了。

    “你骗华梓易干什么?”她纳闷地问。

    言菡迅速地一抹眼泪,忧心忡忡地道:“小路,他是不是欺负你了?别怕,有我们在。”

    “没有啊,”简路莫名其妙,安慰道,“他就是看起来凶而已,其实对我很好,不信你问我爸,真的。”

    简宁甫深以为然:“对,梓易对小路很好,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怎么也不可能害小路。”

    宁则然的脸色凝重,徐徐地道:“怎么不可能?伤心伤情是最好的报复和威胁手段,并不一定要伤害小路的身体。显而易见,你们都被他蒙蔽了。他很早就知道小路的亲生父亲就是他继父的女儿,为了控制他的继父,他把小路当做威胁的资本,他从一开始接近你就不怀好意。”

    “骗人,”简路压根儿不信,“华梓易才不会这样呢。”

    宁则然气乐了,他高高在上惯了,从来没人敢这样和他顶过嘴,这位刚刚新鲜出炉的小姨子胆子还真不小。

    “看来你是——”

    言菡看了他一眼。

    他硬生生地转了个弯,把“不见黄河心不死”这几个字吞回了肚子里,放缓了语调:“你是太善良了,不懂人心的可怕,我给你听一段录音,你就会明白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