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2章 金枝玉叶(三)

作者:小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根据送检样本基因分析, 送检样本一的基因型符合作为送检样本二亲生父系的遗传基因条件, 经计算,*据累积亲权指数(CPI值),亲权概率(RCP)为99.991%。

    那几个九字, 仿佛一根根烙铁, 烫在了华梓易的眼底,斩断了他所有的侥幸的可能。

    而下属刚刚送上来的报告中, 清晰地显示出了简路被简宁甫收养之前的经历。

    从北都被人拐走之后, 简路被有组织地送往了中原地区,原本是要送往山区卖个好价钱的,然而其中不知道出了什么岔子, 简路中途病重,被急于出手, 碰巧撞上简宁甫和陈莨想要收养一个女儿, 在中间人的撮合下,简宁甫以两万元的价格买下了简路,后来托人伪造了身份, 在德安某个福利院中转了一下, 最后正常办理了收养手续。

    这件事情年代久远,要不是因为下属拿到了简路的资料,找到了当时的中间人以重金相诱, 顺藤摸到了已经被抓进监狱的那个拐子证实, 这个秘密可能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拐子对简路还有一点印象, 当时简路在被拐的一群孩子中很不正常, 一直不哭也不闹,长得又十分漂亮,他们是准备要卖大价钱的,然后中途发现这孩子居然高烧不退,整个人都傻呵呵的,这才忍痛留在了半路。

    这一群被拐的孩子大部分已经早在第二、三年就被公安机关解救,而简路因为是半途卖掉的,就此被疏漏了。

    简路就是言冠文的二女儿。

    那个他鄙夷了十多年的男人的女儿。

    是他曾经要拿来威胁言冠文的软肋。

    那么,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最正确最简单的一条路就是和简路彻底了断,按照原计划,让言冠文从此乖乖听话。这样的话,所有的一切都不会被戳破,安普顿那边会继续和和美美,他也不用挣扎痛苦。就像他曾经教训华梓竣的一样,天底下女人多得是,为什么非要喜欢上言冠文的女儿?那种人的女儿能好到哪里去?玩玩就好了……

    然而,无法抑制的,这个念头一起,胸口那处便传过来一阵刺痛。

    那个甜美可人的女孩,彻底退出他的生活,甚至会讨厌他、憎恨他。

    那双清澈透亮的眸子里,将不再有全心全意的仰慕和爱意,取而代之的可能是戒备和陌生。

    而那柔软滑腻的身躯、娇艳甜蜜的红唇,将会落入别的男人的手掌,可能会是陈飞禹,也可能是纪瀚远,还有可能是蒋宇骁……

    光是想一想,他就觉得无可忍受。

    那是他精心呵护了这么多日子的小枣儿,是他在这个纷杂繁芜的世界中唯一想要捧在手心的心肝宝贝,他怎么可能拱手相让给别的男人?

    起身替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华梓易一饮而尽。

    醇美的葡萄酒滑入喉咙,酒精暂时麻痹了一下胸口的痛意,他开始认真思考另一个可能。

    不就是言冠文的女儿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基因显然有了变异,简路一点儿都不像她那个抛妻弃女的亲生父亲。

    俗话说的好,生身父母大于人,养身父母大于天,现在的简路,无论从感情上和法理上,都是简宁甫的女儿,和他言冠文已经没有了半点联系。

    只要他不说,就没人会知道这个秘密。

    华梓易又喝了一杯葡萄酒,反复地思考着这条路,酒精在血液中流窜,带来一阵热意。

    手机震动了一下,有电话进来了,是华梓竣。

    心里莫名起了一阵惺惺相惜的感觉,华梓易接通了电话,

    “哥,你真厉害,”华梓竣的声音带了一点激动,“那个吃软饭的真的乖乖回来了,跟个没事人似的,哄得我妈可开心了。”

    华梓易稍稍放心了些,教育道:“有空了多去看看妈,也别见了弟弟妹妹就没好脸色,记着,你是哥哥,要多关心他们。”

    “我知道。”华梓竣满口答应了,“我的签证怎么样了?宁则然松口了吧?”

    “没问题了。”华梓易有点不放心,“你别再惦记着言菡了,他们俩都好事近了。”

    华梓竣沉默了下来,好一会儿才道:“我知道,我也不会那么不识趣,小菡她真的很好,如果她也喜欢我,那我一定会不顾一切,可她喜欢宁则然,我……愿意尊重她……”

    “你知道就好。”华梓易松了一口气。

    轮到华梓竣纳闷了:“哥,你今天怎么不教训我了?”

    “教训你什么?”华梓易装傻。

    “说小菡不好之类的,让我少惦记那个人的女儿。”华梓竣诚实地道。

    “这个……”华梓易的嘴角僵了僵,“其实吧,基因不一定会遗传,还有可能突变,我觉得那个人的女儿……有可能的确还不错……”

    华梓竣听不出里面的玄机,以为自家大哥终于对言菡改变了看法,心中欣慰。

    又汇报了一些安普顿的事情,华梓易挂断了电话。

    再次沉思了片刻,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明天开始就把简路的身世线索再次搅浑了,决不能让别人查出来。

    言冠文还好,已经回了安普顿,就算他在北都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就怕宁则然,要是动脑筋想替言菡找妹妹的话,不得不防。

    一看时间,都已经快九点了。

    简路应该早就回来了,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他急急地拉开了门,门口有东西倒了下来。

    简路坐在地上靠着门板,门一开失去了倚靠,脑袋撞到地板发出“咚”的一声。

    “怎么回事?”华梓易听着那响声心就疼了,连忙跪在地上把她抱了起来,“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简路的目光有点直勾勾地看着他。

    华梓易这才发现,她的眼睛红肿着,眼睫上还挂着泪珠,显然刚才哭过了。

    “你哭什么?出什么事了?”华梓易十分生气,“谁欺负你了?”

    埃尔森急匆匆地跑了上来:“大少爷,简小姐担心你,就一直坐在门口,我劝了她好几回,她都不肯离开。”

    “担心我干什么,”华梓易恼火地道,“我就是在想些事情,一会儿就好。”

    胸口一紧,衣襟被紧紧地抓住了。

    简路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眼底含着泪光,好一会儿才轻颤着问:“华梓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你胡说什么?”华梓易的心一紧。

    “你要是不喜欢我了……也不用可怜我,”简路哽咽了起来,“直接告诉我就好了,不用偷偷把自己关起来不理我,我不会缠着你不放的……”

    她絮絮叨叨着,拼命说着一些乱糟糟的话,她需要用说话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要不然她怕忍不住想要嚎啕大哭的本能,“真的,虽然我很喜欢你,可是,没关系的,你不一定也要很喜欢我,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你别骗我,你一定不能骗我,假装还很喜欢我……”

    刚才她坐在门口想了很多。

    她知道自己不聪明,也知道自己爱哭胆小,有很多很多的缺点。

    华梓易可能是喜欢上了更好的女孩,所以才对她慢慢地冷淡。

    她很难过,很舍不得,可就像她从前说的那样,谁都有选择的权利,这段和华梓易在一起的日子,她过得很开心,那就够了……

    华梓易猝然抱紧了她,贪恋地在她脖颈上摩挲着。

    整颗心仿佛被摊开揉碎,再重新拼合起来,难以言表的疼瞬间便袭遍了全身。

    他在房间里犹豫不决的时候,简路坐在这里患得患失,经受了无数的煎熬。

    她虽然不聪明,却天生比普通人敏感,能感受到两个人相处时细微的变化。

    这些日子,他因为简路的身世心神不宁,早已在潜移默化中让简路感受到了惶惑不安,而这道薄薄的木门将简路拒之门外的这几个小时,让这种惶惑不安达到了顶峰。

    这是他想要细心呵护一辈子的小枣儿,却从他这里品尝到了痛苦和悲伤。

    “对不起,”华梓易的吻细细密密地落在了简路的脸上,用滚烫的唇抚慰着简路的冰凉,“是我的错,我不该把你关在门外,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简路傻傻地看着他,脑子一下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华梓易握紧了那双有些颤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小路,你已经在我这里了,不会有人把它从这里赶走。”

    “真的吗……”绷紧的神经骤然放松了下来,简路忽然觉得有点晕眩。

    “当然是真的。”华梓易含住了她的耳垂,那耳垂小巧柔软,慢吮轻咬着,比起唇珠的口感有过之无不及。

    简路低吟了一声,抬起迷蒙的泪眼,怯怯地道:“华梓易,我有点头晕。”

    华梓易亲得情动,心里的症结一旦消失,卷土重来的渴望简直无法压抑。他低声哄道:“乖,让我亲亲你就不晕了……”

    从耳垂一路亲到弧度优美的脖颈,又从脖颈滑向微翘的下巴,最后停留在了娇嫩的双唇……

    华梓易一下子僵住了。

    双唇烫得很,连吐息都带着几分灼热。

    迅速地抬手一摸额头,他又惊又怒:“怎么这么烫?你发烧了?”

    的确,简路在地上坐了几个小时,晚饭也没吃,心焦气躁,再加上这阵子一直在备考,睡得少压力大,这一来一往终于生病了,一量体温还挺高的,将近三十九度。

    家庭医生第一时间赶到了,检查了一下没有什么其他病灶,便建议吃点退烧药、多喝水,让自身的免疫系统来抵抗这类病症。

    简路萎靡地躺在被子里,巴掌大的小脸泛着不正常的潮红,让人心疼。

    “要几天才能好?”

    “感冒病毒在自身免疫系统的清除周期,大概是五到七天吧。”

    华梓易平生头一次尝到了“自作孽不可活”的滋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