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1章 金枝玉叶(二)

作者:小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三口两口地快速扒完饭, 不等华梓易来抓, 简路就飞快地逃回了自己的房间。

    脸都快烧得着火了。

    都怪童欣,出的什么馊主意,还说他们家里都是N国人, 肯定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壮阳的, 这是中医中的瑰宝。

    天哪,以后埃尔森、老张他们都该怎么看她啊, 丢死人了。

    把脸埋在了被子里, 好像一只鸵鸟一样掩耳盗铃。

    手机震动了一下,墙壁上“笃笃”地响起。

    简路终于探出头来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拿起手机一看, 华梓易发过来的。

    大奸臣:乖,快开门。

    小枣儿:不开。

    大奸臣:那我从阳台爬进来了。

    大奸臣:吃了一打生蚝, 补得我腿有点软, 不知道会不会摔下去。

    简路哧溜一下爬了起来,乖乖地去开了门。

    “每天在背后怀疑我什么?”华梓易的表情还是阴森森的。

    “对不起,我错了。”简路老老实实地反省着, 顺道出卖了一个战壕里的战友, “童欣说,你可能……身体不太好……要补一补,我们查了好久的百度, 这几样又好吃又……那个, 然后去菜场里买的, 都是挑了最贵最好的, 真的,花了我好多钱。”

    她的表情认真得可爱,想让人狠狠地欺负,最好能让她的眼底浮起泪光,啜泣着叫着他的名字。

    心底的欲念在翻滚,仿佛一团火,灼得他整个人都疼了。

    可是,一想到言冠文,他没办法心无旁骛。他不想伤害简路,更不想让两个人美好的第一次蒙上这样的阴影。

    他不相信会有这么巧的事情,等最后的结果出来,他再来安排一个美好的夜晚。

    咬了咬牙把人拉进了怀里,华梓易装得一脸的云淡风轻:“小傻瓜,别听童欣胡说八道,我的身体好着呢,就是……你还太小了,懂吗?”

    简路似懂非懂,只是乖乖地点了点头。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华梓易如释重负,拿起来一看,不自觉地就松开了抱着简路的手,不动声色地往旁边避了避。

    听筒里传来言冠文的声音:“梓易,你在哪里?”

    “什么事?”他淡淡地道。

    “我过来见你一面,”言冠文忍气吞声地道,“回去的机票已经订好了,你也没什么可以不放心的了吧,总该让我见见我女儿再走。”

    “你不是已经见过言菡了?”华梓易慢条斯理地道,“还有这么好的一个女婿,也该知足了。”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言冠文忍不住提高了声调。

    华梓易看了简路一眼,心里一阵烦躁,没有说话。

    言冠文察觉到了他的不快,立刻压低了声调恳求道:“你是不是在北都的别墅?我马上就到了。梓易,就算我求你了,我这么多年都没见她了,她那么可怜,从小就没了亲生父母,你别再欺负她……”

    华梓易心里“咯噔”了一下,立刻道:“你不用来,这样吧,半个小时后,我在沁源会馆见你。”

    沁园会馆是一家茶馆,以私密幽静而著称。

    这里离别墅不远,大概二十分钟左右,华梓易就到了定好的包间。言冠文已经在了,几个月没见,他看上去老了很多,原本很注重仪表的他,居然忘记染头发了,鬓边的白发清晰可见。

    不过也是,把自己的人生过得这么糟糕,心情能好到哪里去?

    这几天在北都,他的行踪华梓易一清二楚。

    他失踪十多年,已经被法院宣告了死亡;前妻嫁给了他以前的好友,不可能再复合;父母早就以为他死了,对他的妻女刻薄得很,家里一团糟糕……

    言冠文往他身后看了看,见他一个人,眼中的失望难以掩饰:“我女儿呢?”

    “放心,她在某个地方过得很好,”华梓易模棱两可地道,“只要你和我妈好好过日子,她也能好好的。”

    “让我见她一面,我就心甘情愿地回去。”言冠文恳求道。

    华梓易没有说话,只是把玩着手中的茶盏。

    说实话,让他现在从哪里变出个人来给言冠文看?

    他不认为简路会是言冠文的女儿,而且,就算简路真的是言冠文的二女儿,他也绝不可能会告诉言冠文。

    言冠文定定地看着他,眼神痛苦:“你知道你们家最让人恶心的是什么吗?就是这样,非得要拿捏住要害来威胁别人。以前你外公用我的过失杀人威胁我,现在你拿我女儿来威胁我。就算薇薇安再好,我也被你们威胁得冷了心,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我女儿?我希望她能有幸福的人生,而不是像我一样,没有自由,整天惶惶不可终日。”

    华梓易笑了笑,忽然站起来走到了他的身旁,随意地拨弄了几下他的头发,啧啧笑道:“言叔,你想得太多了,头发都掉了。回去吧,去安普顿的度假别墅晒晒太阳,开游艇出个海,顺便吃一顿海鲜大餐,你就会觉得,这样的日子比你在矿洞里挣扎好太多了。”

    “你……”言冠文气得说不出话来。

    “走的那天我就不送你了,回去替我向我妈问个好。”华梓易彬彬有礼地告辞往外走去。

    “华梓易!”言冠文在他身后低低地喘息着,仿佛被困的野兽,“你这么卑鄙无耻,用一个懵懂无知的女孩来威胁我,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华梓易的脚步顿了顿,却再也没有回头,大步走出了茶馆。

    外面周擎等着他,见他脸色不好,慌忙迎了上去。

    华梓易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进了车里,他疲惫地靠在了椅背上,良久,终于将手里牢牢抓着的几根头发递给了周擎:“去,明天做个DNA亲子鉴定。”

    马上就放寒假了,学校里人心涣散,好多人忙着抢回家的车票,还要买过年回家的礼品,就连考试都已经阻挡不了同学们对寒假和过年的期盼。

    早上刚考完园林设计,以往红火的自习室已经留不住人了,大伙儿各自抢车票的抢车票,买过年礼品的买礼品,三五成群地一哄而散。

    最后两门考试在下周一,这两天都没什么课,童欣打算回家一趟,简路也就跟着收拾了书包,打算回别墅去复习。

    自从那次乌龙的壮阳事件后,童欣特别怕华梓易,每次和简路走出校门都要左看右看,深怕碰上那个白脸大奸臣被收拾了,今天也不例外,特意站在校门口观察了一番。

    “他不可能来的啦,他这阵子一直很忙,现在肯定还在公司里,不如你跟我回别墅我们一起做个伴。”简路盛情邀请。

    童欣把头摇得跟那拨浪鼓似的:“不不不,才不去呢。”

    简路有点不舍得和童欣分开,她憋了一肚子的话想要找人商量。

    那回乌龙事件之后,华梓易就好了那么一会儿,这两天又变得越来越奇怪了,每天都很晚回来,两个人碰面的时间少之又少,难得碰到了还总不拿正眼看她。

    这些话在大庭广众之下讲好像不太合适,可童欣不愿意去,她也不能勉强。

    好烦恼。

    她皱着眉头想着心事,童欣也没察觉她的异常,有一句没一句地边聊边往外走,不一会儿就出了校门上了人行道。

    简路回头看了两眼,不知怎的,她总觉得好像背后有人在盯着她似的,然而校门口人来人往,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刚要和童欣挥手道别,前面人行道骑过来了一辆小黄车,车上的姑娘不知怎么了,眼睛一直直勾勾地看着简路她们两个,车把手歪了都不知道,快经过两人身边的时候身子失去了平衡,一下子就倒在了简路的身旁。

    简路本能地就冲了上去,半蹲了下来扶住了那位姑娘,急急地问:“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姑娘坐在地上,眼里的泪水哗哗地往下流,看着简路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童欣一下子警惕了起来,自行车的车速并不快,倒下时也没见什么大动静,怎么这姑娘哭得这么厉害?这年头各种新闻里碰瓷的人太多了,不得不防。

    她立刻也跟了过去,戳了戳简路的后背,暗示她小心。

    简路浑然不觉,看着那姑娘哭得泪眼滂沱,她担心极了:“哪里痛呀?要不要帮你叫救护车?”

    姑娘的泪眼定定地落在她身上,用力地摇着头:“不……不用了……”

    简路挠了挠头,索性把她的手搭在肩膀上要扶她起来,姑娘顺势抱住了她,踉跄着站了起来。

    “你动动手脚看,有没有骨折,要是痛的话,还是去一趟医院吧。”简路一边扶人在花坛上坐下来,一边示意着。

    一旁的童欣仔细打量着这姑娘,只见她约莫二十三四的模样,穿了一身白色的呢子大衣,个子高挑,气质恬淡,五官长得十分精致秀气,一双眼睛弯弯的,眼神分外清澈。

    看起来不像是碰瓷的。

    她稍稍放心了些,又仔细看了这姑娘两眼,越看越觉得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姑娘哭了片刻,激动的情绪这才慢慢平静了下来,就是眼泪还小颗小颗地往下“啪嗒啪嗒”掉:“没关系的……谢谢你……是我自己不小心……”

    “那我们就先走了,你自己小心点。”简路这才放下心来,拉着童欣往前走了。

    童欣还往后看了两眼,嘟囔着道:“这人长得好像那个明星啊……就是在庄西行电影里演那个雨蝶的,特别好看,叫什么来着?言……啥?”

    “明星还能这样骑自行车?”简路不信。

    “可能是长得像吧。”童欣不想了,一路走一路分析着,“她一定是失恋了,所以才哭得这么凶。”

    “小姐姐这么漂亮,谁舍得让她失恋啊。”简路很心疼地回头看了一眼,花坛边的身影依然目送着她们俩,目光有些痴痴的。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再次朝那姑娘挥手作别。

    “真是个泪包,和你一样,”童欣取笑道,“谁要是让我失恋,我肯定让渣男先哭一顿。”

    简路的脚步顿了顿,忽然问道:“为什么有渣男?因为他遇到更好的女孩了,就会不喜欢原来的那个了吗?”

    “对啊,这世界上渣男可多了,单身保平安。”童欣双掌合十,念了一声。

    “可是,就算有个比华梓易更好的男的,我还是会喜欢华梓易的啊。”简路怅然道。

    童欣敏感地嗅到了一丝不对劲:“怎么了?华梓易要变心了?”

    简路有点闷闷不乐地道:“我不知道,他总是很忙,不像以前一样陪我复习了,也不爱抱我亲我了。”

    “不可能,”童欣脱口而出,“这家伙这么爱吃醋,不可能移情别恋的,你放心。”

    “真的吗?”简路很好哄,一下子就信了。

    童欣心里有点打鼓,打算回去以后找那个蒋宇嵂探听一下消息,不过,面上却斩钉截铁地道:“照我童哥哥这二十多年的经验分析,华梓易爱你爱得要死要活的,跑不了。”

    简路喜滋滋地告别了童欣,上了地铁。

    她对童欣有种神奇的信任,却忘了童欣母胎单身二十多年,连个恋爱经验都没有。

    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和在校门口的感觉一样,简路总觉得好像有人在盯着她,这个感觉一直持续到了别墅门口。她心里惴惴,紧走几步进了别墅,这才安心了一点。

    周擎刚刚从客厅里出来,见到她连忙打了声招呼。

    “咦,他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简路纳闷地问。

    “是,”周擎犹豫了一下,迟疑着补充了一句,“大少爷今天心情好像不太好,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

    “我去看看他。”简路的心一紧,急急忙忙地往楼上跑去。

    埃尔森刚刚从书房出来,赶紧拦住了她,“嘘”了一声:“简小姐,别去打扰大少爷。”

    简路呆了呆,一阵伤心,眼底蕴起了一层水光:“连我……我也不能进去吗?”

    埃尔森无奈地摊了摊手:“大少爷说了,谁都不能进去,你也不行。”

    简路定定地站在门口,咬紧了唇。

    门的另一头,华梓易看着桌上的DNA亲子检测报告和下属的调查报告,双目赤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