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0章 金枝玉叶(一)

作者:小醋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照片有些年份了, 相片黏在了透明塑料片上略略变形, 不过还是能清晰地看到上面的一家三口,母亲年轻清秀,父亲儒雅俊朗, 中间的一个小女孩才六七岁, 长得胖嘟嘟粉糯糯得可爱,中间扎了一个小辫子软软地垂着, 简直像从画报里走出来的洋娃娃一样。

    拿着皮夹, 华梓易的喉结由上而下划过,呼吸停滞了两秒。

    “这……这是谁?”他的口中干涩,每呼吸一下仿佛都带着一股灼人的刺痛。

    简路趴在床头, 心疼地从他手里接过了皮夹:“这是我们一家人啊,我小时候的, 可爱吧?”

    她把照片小心翼翼地取了出来, 不舍地摩挲了两下,随后把脸贴在了华梓易的脸上,得意地把照片在华梓易眼前晃悠着。

    华梓易握住了她晃动的手, 瞳孔死死地盯着中间那个女童。

    的确, 女童的五官几乎就是缩小了的简路,不完全相像却处处相似,尤其是那怯生生的眼神和澄澈的双眼, 和长大成人的简路有八分相同, 而最大的不同, 就是曾经的圆脸变成了现在的鹅蛋脸。

    “可爱, ”华梓易机械地应了一声,哑声道:“不早了,睡吧。”

    简路愕然,有点困惑地看着他。

    刚才两个人意乱情迷的,好像不是要睡觉的样子,怎么捡了个钱包就要睡了?

    而且,华梓易原本就白的皮肤此刻惨白得毫无血色,看上去有些吓人。

    “你怎么了?有没有不舒服?”她担忧地摸了摸他的额头。

    “没有。”华梓易断然否认,将她抱进了被子里,“睡吧,没什么大事,我也有点累了。”

    已经过了十二点,简路的确有点困了,华梓易就在她的身旁,怀抱温暖而安心,没过多久,她便沉沉地睡去。

    窗帘还开着,刚才被烟花点缀得璀璨无比的夜空此刻黑沉沉的,好像一只怪兽蛰伏着。

    旁边轻浅的呼吸声传来,简路就好像一只小奶猫蜷缩在身旁。

    华梓易的脑中纷杂一片。

    他终于想起来了,为什么一开始会觉得简路眼熟。

    照片里的小女孩,他曾经见过。

    很早以前,他就知道,言冠文有一张视若珍宝的老照片,藏在他贴身的皮夹里。后来,他想方设法拿到了这张照片的翻拍。

    五官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女孩,胖嘟嘟粉糯糯,像个小公主一样被言冠文抱在怀里,而他的身旁则是他在北都的妻子和另一个女儿。

    言冠文当时很年轻,笑得十分开怀,和在薇薇安身边那种得体的微笑完全不同。

    这刺痛了他的双眼,让他对这张照片印象深刻。

    六岁时被拐卖,从此杳无音信,而简路六岁多被收养,连时间线都对得上。

    从未有过的寒意席卷全身:难道……简路居然会是言冠文那个失踪了的二女儿?

    华梓易一夜没有合眼,第二天一早把简路送回科大小区后,便借口有事告辞了。

    简路有点奇怪,原本说好了今天要一起回家过新年,然后陪简宁甫去逛逛街买点新年礼物的。

    “对不起,”华梓易心不在焉地道歉,“我继父这两天在北都,我得盯着他点。”

    简路又心疼了,踮起脚尖来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软软地道:“你别太难过了,以后有我和我爸,我们都会照顾你的。”

    华梓易僵住了。

    简路松开了手,慢慢地一步步后退,朝他挥着手。

    新年第一天的阳光很好,穿过路边的香樟树叶,落在了她笑得灿烂的嘴角。

    这样一个天真纯善的女孩,怎么可能会是那个软弱虚荣的男人的女儿?

    绝对不可能,一定只是个巧合。

    华梓易咬了咬牙,斩钉截铁地告诉自己。

    到了公司,华梓易把那个负责调查言冠文二女儿的下属叫了过来。那个下属很羞愧,这阵子他已经用了很多方法,甚至找人牵线去拜会了北都最有名的地下组织请他们协助调查当年的事情,可是依然进展缓慢。

    “那一年的确有女童从北都被贩卖,目的地是中原地区,但具体卖到了哪里已经无法查实了,因为第二年警方布置了一个大型的专项活动,打掉了好多个卖拐窝点,好多人在牢里呆着还没出来,要一个个去里面查证,还需要一点时间。”

    华梓易疲惫地揉了揉眉头,沉默了半晌,打开了抽屉,把里面关于简宁甫的资料拿了出来。

    轻飘飘的几张纸,捏在手中仿佛有千斤重。

    算了,别查下去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脑中甚至冒出了这样一个软弱的念头。

    就让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把资料封存在他的抽屉里,简路依然是简路,和言冠文不可能会有半点交集。

    “华总,你这里是有什么线索了吗?”下属惊喜地问。

    下属惊喜的声音让他骤然清醒,他想要缩回去的手僵了僵,终于还是将资料放在了桌上。

    逃避不是办法,弄清事实采取措施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所在,要不然,这件事情将永远都是一枚定时炸/弹,埋藏在他和简路之间。

    他深吸了一口气道:“是,你那边去监狱里一个个查证继续进行,而这份资料你和丁部长交接一下,去查清这位简小姐收养的来历,这样倒查上去,尽快给我消息。”

    今年的春节特别早,就在一月下旬,元旦过后,学校里就立刻进入了复习备考阶段了。和上学期不一样,这学期的考试对于简路来说就轻松多了,基础课几乎已经没有了,专业课对于简路来说及格完全没有问题。

    中午的时候童欣和她一起去食堂吃饭,兴致勃勃地聊着跨年夜那场激动人心的电影展和粉丝互动会:“天哪,庄西行真是太有魅力了,我真是爱死他了……”

    “听说他有女朋友了。”简路忧心忡忡地提醒,深怕好友坠入爱河。

    童欣“噗嗤”一声乐了,捏了捏她的脸颊:“小傻瓜,爱豆那都是镜中花水中月,你当我真爱上他了啊。”

    简路这才舒了一口气。

    “好了,不光说我了,”童欣饶有兴味地看着她,“华梓易这么煞费心机地让蒋宇嵂把我骗走,和你在爱莎大酒店看烟火,跨年夜有没有对你下手啊?”

    “啊?”简路有些纳闷。

    童欣不信,去呵她痒痒:“快给我坦白交代,这个大奸臣狡猾大大的,我的头顶一定绿油油的了。”

    简路终于明白过来了,笑得喘不过气来:“别……别挠了……真没有……”

    “卧槽,这样天时地利人和华梓易居然不下手,”童欣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是不是不举啊?”

    简路仔细回想了一下。

    两个人好像的确已经擦枪走火了。

    但是,华梓易在捡了钱包以后,又的确克制住了。

    “不是吧……”她不确定地道。

    这阵子华梓易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以前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华梓易总爱抱着她亲来亲去,现在好像总是心不在焉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事。

    难道真的生病了?

    晚上回到别墅,简路蹑手蹑脚地进了厨房。

    厨师老张在准备晚餐,连忙道:“简小姐你怎么进来了?里面味儿大,要吃什么你说,我帮你拿过来。”

    “我买了点菜,想请你帮着做一下。”简路不好意思地把袋子递了过去。

    “没问题,”老张接了过来翻看了一下,“呦,羊腰子,韭菜,生蚝……你什么时候喜欢吃这些东西了?”

    简路很是心虚,呐呐地道:“我朋友推荐的,说是很好吃,真的,特别好吃!”

    外面传来了一阵动静,华梓易回来了。

    简路顾不得解释这些菜的来源了,兴冲冲地泡了一杯茶端了出去:“华梓易,快来尝尝这个。”

    华梓易脱去了大衣交给了埃尔森,看着这一杯红艳艳的茶不由得愣了一下:“这是什么?”

    “保健茶,这是枸杞子,对身体特别好。”简路殷勤地递到了他嘴边。

    埃尔森笑道:“还是简小姐想得周到,这么冷天,进来喝杯热茶暖暖身子。”

    看着简路期待的眼神,华梓易盛情难却喝了两口,一股子奇怪的味道。

    “等会儿再用热水泡上几遍,最后要把枸杞都吃下去。”简路叮嘱道。

    “又是百度查来的?”华梓易瞟了她一眼。

    简路顾左右而言他:“都说这个好,本草纲目上都有呢,久服坚……筋骨……轻身不老,对,轻身不老!”

    “我很老了吗?”华梓易佯怒。

    “才没有呢,”简路嘟囔着地靠在了他的胸口,轻轻地蹭了蹭,小声道,“我只是看你这两天精神不太好,想给你补补身体。”

    华梓易心里一暖,抱住了她。

    “你在操心什么?不能和我说说嘛?”简路心疼地揉了揉他的眼角,“瞧你都有黑眼圈了。”

    能说什么?

    他爱的女人有可能是他一直厌弃、作对的继父的女儿?

    胸口微微酸涩,华梓易低头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没什么,走,先吃饭吧。”

    心不在焉地坐在餐桌旁,听着简路一如既往地说着学校里的趣事,华梓易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饭。

    埃尔森有些忧心,他熟知华梓易的脾气,在华家伺候了这么多年,他几乎从未见过华梓易这样心神不宁的状态。

    “大少爷,你尝尝,这是简小姐特意买来的。”他只好尝试着给华梓易盛了一小碟菜。

    “这是什么?”华梓易看着那个爆炒过的食材,好像是肉,又不像是肉。

    “爆炒羊腰,你多吃点。”简路热心地介绍。

    “还有这个,也是简小姐买来的,叫……韭菜,对吧?”埃尔森不认识这个,还是老张教他的名字。

    “对对,韭菜炒蛋,我们这里最家常的菜,特别好吃。”简路连连点头。

    华梓易觉得有点不太对劲,枸杞、羊腰子、韭菜……

    厨师老张出来了,捧出一盘生蚝来:“大少爷,趁热吃,我刚刚烤出来的蒜蓉生蚝,简小姐特意买来的。”

    生蚝。

    华梓易恍然大悟,哭笑不得。

    “小路,”他阴森森地道,“你这是给我在壮阳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