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44章人的价值

作者:青青子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哈哈哈,没错,要不是许韵,天网还没那么容易到手,痛快啊,劳资再说一遍,把人赶紧给我送来,否则,我会用刀子,一点一点的磨碎他的脑袋。”

    说完,陈刀把电话甩了,有了之前的答应,他不怕对方不妥协。

    茅延平这个蠢货,他都有些舍不得杀他了。

    ……

    靳定平脸色全青的从坐位上站了起来,多少年他没大动肝火了,丧心病狂的陈刀,居然还敢要许韵。

    “首长!”

    对方看他站起来,立马环视了一眼所有人,挪开红色电话,便主动开口,笃定的道:“不行!姚辉可以解压出来给他,但别的,绝不可能妥协。”

    他一说话,环坐在四周的所有人都正色的点头:“没错,我泱泱大国,岂能受宵小之辈威胁,就算是老容,也不会同意向他们低头。”

    “没错,不能答应交出许韵,让燕子易容,先保证老容的人身安全,这些人凶残无人性,但不管他们逃到那里,我们也必须要,虽远必诛。”

    一人一句下,靳定平沉了脸色,但心却松了口气。

    “逃?开什么玩笑,我会让他们逃出国内吗?做梦!”一名大将火爆的怒吼。

    “好了,大家赶紧先部署,老曹,你先让燕子易容,以防万一。”红色电话的主人,口上虽然没说,但所表露出的态度,却告诉所有人,茅延平可以是个弃子。

    能坐到这里的,全都是人精,对茅延平又怎么可能不了解,国家一直忍让,只因为他是那位的后人,但这次他自己找死,就怪不得他们见死不救。

    相比起一个无作为的茅延平,许韵这样的人材,更加值的他们珍惜,更何况,她还是靳家的小儿媳。

    就说靳翰钦吧,国家培养一个高级军官,还掌管着雷霆小组,这样的人,他们舍得寒心吗?

    说白了,茅延平的价值没有许韵大。

    “老邓,压住所有新闻媒体,这件事半点口风也不能漏,通知季老,还有红盟那边,盯紧网络。”

    靳定平这时才松了口气,等所有人出了会议室,固泽就冲了进来,紧急报告道:“我已经查出,姚辉为什么要见许韵了。”

    “说!”红色电话的主人,扫了眼靳定平,就敲了敲桌。

    这件事情非常严重,但还不需要让靳定平避闲,许韵的成分,所有人都很清楚,而她的价值,在天网上面已经展露了头角,就算以后她不想为国家建设出力,那也是国防的功臣,没有理由连她都护不住。

    “姚辉知道有人会救他,所以借见许韵,告诉外面的人,他就被关在郊外。”绑架是措手不及,郊外那里早已部署好,如果对方敢硬闯,固泽相信,会让他们走着进来,横着出去。

    可惜他们很聪明,没有选择硬碰硬。

    “陈刀认识许韵,他暗中预埋的杀手也认识许韵,一开始我们就不应该轻信他,这件事,是我办砸了。”固泽咬牙,他不该把许韵牵扯进来。

    “好了,现在说这个没用,天网先放一边,眼下这个陈刀,绝不能让他逃出去。”

    就在这时,红色电话再次响起。

    还留在会议室的人,就清晰的听到,电话另一边,战斗民族大使馆的老周说道。

    “一小时前,莫斯科剧院被恐怖袭击,他们挟持了八百多名人质,眼下还没统计出准确的伤亡报告,但初步推算,已经有三百多人质,在营救时被误杀。”

    众人头皮一麻,面面相觑。

    余下的话,不用对方再说,他们也猜到是谁干的了。

    战斗民族的恐怖袭击,一直都是车臣当道,也是这些人,提供大量的武器给东突分子,所以才导致东突越来越猖狂。

    “袭击一事,尽量往下压,但绑架的事情,绝对不能走漏,四小时内把人给我救出来,否则,所有人都准备辞职吧。”

    红色电话的主人,黑着脸拍响了桌子,仅留的人员,全都噤若寒蝉,赶紧去部署营救。

    ……

    四九城捅破了天,处处在风声鹤唳,许韵还在医院昏迷不醒,而此时,靳翰钦带着部队,如天兵天将落到了地上,并且打响了第一枪。

    康苏等人看到正规军杀来,立马抱头鼠窜。

    在抢攻近十分钟后,白小满顶着炮火,冲到了靳翰钦身边,放声吼道:“上面命令你马上回通讯车。”

    “哒哒哒”一梭子弹打在附近,靳翰钦脸色大变的推开白小满,低声咒骂。

    “告诉他们,有什么事等我歼灭了这里再说。”

    白小满狼狈的趴在地上,原地一滚,就扯着嗓子喊道:“等你歼灭了这,那边就晚了,上头命令,这里让我来接手。”

    说话之余,白小满手里的枪,已经连毙了三人,枪枪爆头,凶狠的半点不似女人。

    靳翰钦皱眉,抽身而退,回头紧盯着白小满道:“到底什么事。”

    “陈刀出现在四九城,我就知道这么多了,你赶紧撤。”白小满再次往旁边一闪,躲开了一梭子弹。

    靳翰钦头皮一麻,咒骂了一声,立马撤到了后方通讯车。

    陈刀是姚辉的人他当然知道,下午才跟丫头通了电话,四九城遭到东突自爆小分队的恐怖袭击,把事情窜到一起,不难猜到,肯定还有大事发生。

    电话一接通,对面的刘参就命令他赶紧回营地,准备拦截。

    靳翰钦听完整个过程,脸都黑了一半。

    该死的茅延平,竟然想让丫头去送死,挂完电话,他就立马打给许韵。

    此时他只想确认,丫头是安全。

    匆忙从外地赶回来的靳定珍,看了眼还在昏睡中的许韵,忙不跌的接起电话。

    她只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就猜到,肯定是靳翰钦。

    果不其然,电话一接通,靳翰钦就喊了声丫头。

    “是我,不是你的丫头。”

    “小姑?您回四九城了。”

    “废话,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能不回四九城吗?”

    靳翰钦喘了口气,一把扯掉胸口的衣襟:“爷爷现在怎么样?”

    “伤了腿,但骂人声音还响着呢,你不用担心,这次你家丫头立了大功。”

    靳翰钦脸色很不好看,刚才他已经听刘参说了一下经过,听的他后背全部汗湿。

    他是男人,冲锋陷阵责无旁贷,但数次听闻丫头遇险,心里就已经自责的无法形容。

    如果丫头不是跟了他,而是那些什么小白脸,她又怎会家破人亡,并成为陈刀的眼中钉,肉中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