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后续

作者:子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辛丑三十六年五月,蓬莱皇南律宣布退位,由南华皇子与南倾皇子二人同时把持朝政,南华主内,南倾主外,是蓬莱国史上唯一出现的双皇。而南倾皇子母妃也由原先的贵妃晋升为蓬莱皇后,与闻人皇后共同打理后宫,蓬莱国史上称为东西皇后。自然,正宫闻人皇后乃是东皇后,后来贵妃晋升的为西皇后。

    同日,慕族与无双公主救驾有功,特封慕大长老慕离摄政王一职,意在全权监督双皇,可拥有随意废除双皇中任意一名皇上的位置。无双公主则封为蓬莱国护国公主,而其子嗣男子可与储君享受同等殊荣,其女子及笄之年可直接继承护国公主名声,享受殊荣与其母相同。

    同日,因司马族与端族合力,在闻人族医师不断提供药物的支援下,终于将在蓬莱国沿海岸边徘徊的大型海盗团伙们全数清理净。蓬莱皇南律为褒奖三大家族,其后各族少主皆享受与皇室储君同等殊荣。并且废除大长老擂台比试之举,以各族族长直接命为下一任大长老。

    同日,司马族小姐认祖归宗,改名司马语婧,司马族与端族解除婚约。

    同日,端族小姐端柔许配给南华皇,司马族小姐司马语婧许配南倾皇子。

    辛丑三十六年七月下旬,无双公主诞下一男婴,蓬莱国举国同庆。

    当日,蓬莱太上皇南律携双后亲临慕族,双皇亦在无双诞下男婴后同来祝贺。

    一个月之后,双皇之一的南倾,趁慕族小小少主满月,拖着慕离拼酒。酒过三巡之后,南倾让慕离将自己皇位废了,结果换来慕离直接敲晕南倾,命人带回宫。

    隔日,当南倾醒来,准备再去找慕离说道说道时,却得知慕离与无双,带着儿子突然消失。

    ……

    转眼,五年已过。

    在一个小镇上,一家挂着‘悬壶济世’地药铺正式开张,震耳欲聋地炮仗声不断地在街上放着,小镇上的居民们基本上都来给这家药铺祝贺,好不热闹。

    因为什么?大家都生病了?还是镇上没有药铺?不不不,都不是。这个镇上有一个大药铺,因为只有一个,所以卖出的药非常昂贵,小小的伤感药,便要一两银子。

    所以,有了竞争地药铺后,药钱也就稍稍下去了些。而且那贵死人的药铺里,只请了一名大夫,还是个只会小病小痛的症状,这家新开的药铺里,据说是一对夫妻开的,女子医术了得。再加上这对夫妻二人的容貌胜似潘安,自然来得人就多了。

    “都别急,都别挤!”清脆地孩童声在闹哄哄地人群中响起,“姐姐们站这边,哥哥们站这边。另外,进门费一人二十文。”

    众人听闻尽皆抬首望着那精致的小男孩,心里一阵纳闷,这进门还要收钱?什么规矩?

    “哥哥!娘亲马上就要出来了哦。”就在众人犹豫不决是否要继续排队进去的时候,又一道清脆的女童声音响起。

    听着那犹如小天使般的孩童声,众人又顺势望了过去。当看到小小人儿的面容时,皆是到抽了一口气。虽然看似才三岁,但是那未长开的面貌已有倾国倾城之势。

    “……”小男孩听到小女孩的话,立马回头跑过去‘搀扶’着小女孩,“呵呵,哥哥那是在开玩笑,开玩笑!你可别告诉娘啊。”谁不知道娘对着药铺的重视,据说这是他曾外祖父的心愿,所以若是让他娘亲知道自己乱收费,还不得狠狠训斥他一顿。他是不怕美人娘的训斥啦,只是凡是惹美人娘生气的人,他的美人爹都会偷摸揍他一顿,亲生儿子也不例外!

    小女孩闻言嘴角一勾,“可以是可以,只不过…哥哥你收的钱要分我一半!”

    “……”小男孩,所以?刚才你并不是要阻止我乱收费,而是想分一杯羹的意思?

    “齐儿,棉儿,你们在哪?”就在众人乐呵呵地看着兄妹二人肆无忌惮地贪赃时,药铺内传来一道清冷地女子声音。

    “糟了!”兄妹二人齐齐惊呼一声,随即转过身,哥哥便牵着妹妹往药铺里,那道呼唤他们的声音那跑去。留下一众人站在药铺门前,自觉先前小男孩的指示排着队。

    没过一会儿,药铺里面又有人走了出来。不管是姑娘家还是大娘级人物,在看到男子面貌时,皆是一副痴迷的模样。

    慕离感受到那些视线,眉头狠狠地皱起。真想将这些人全部赶走!再望向另一边全是男子,伸长脖子望着药铺里面,眉头又是紧紧皱起,这些人…想死?!

    “相公,你怎么不让人进来?”伴随着清冷的语调却柔声地语气,只见一妇人妆扮地女子缓步走向男子身边。你们没有看错,她就是无双。在与慕离带着儿子从蓬莱国消失后,夫妻二人便到处游山玩水,最后玩够了便在这处镇上开起了药铺。没办法,这是无双前世爷爷的心愿,他一直都是乐于救人,可惜他…所以,这个心愿便由她来帮着实现。

    众人见到无双露面,尽皆呆愣住。只有少数曾被无双救过的人家,望向无双笑着颔首打招呼。

    慕离看到这一幕,心中又是一阵不爽,眉头皱的更紧。

    “大家需要看病的请排好队随我来,需要抓药的跟着我相公即可。”无双淡漠中掺杂着柔和的声调说道,随后转向身旁一脸铁青的慕离道,“相公…”

    慕离听到无双的唤声,这才面色缓和了一下,不过依旧冷漠地望了眼排队的所有人后,这才转身就往药铺里走。无双见状嘴角轻轻一勾,也是转身往药铺的另一个方向走去。

    ......

    无双的药铺刚开张就人满为患,相反的镇上的另一家药铺就人烟稀少了。再加上无双的药铺里面药材价格都比那家药铺要便宜不少药钱,久而久之的镇上的居民们基本上大小病抓药都会去无双的药铺,而另一家药铺就只有外来路过的人们,偶尔会去他的药铺抓药。这让原本可以赚得金箔满盆的药铺,顿时变得维持日常开销都困难异常。于是.....

    “你们药铺是怎么抓的药!吃了你们药铺的药我爹的病情更重了!”

    “昨天我家老爷子还好好地,吃了你们药铺的药之后,今天就奄奄一息了!”

    “.....”诸如此类的情景,每日不断地上演着。

    只是可惜他们遇到的是无双,只要人还有一口气,她都能将人救回。当然,也有为了那么点钱,真的弄死了人的。只不过这些人多数都是些镇上的混混,为了钱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所以他们的流言影响不到无双店铺半分。

    对于这些人,无双是半点同情心也没有,直接让慕离打了出去,并且直接在药铺门外贴上整个镇子上的人名,根据每个人的用药记录优良,可在药铺里面享受的折扣也是不一样的。至于那些恶意找事的,名单后面都会被记上一过,超过三次就拉黑名单,永不卖药。

    人生在世谁会无病无痛?再加上无双贴出的告示当真是对于镇上的居民一个福音,自然久而久之地就没有人昧着良心去搞无双的药铺。想想也是,打吧,你打不过人家,镇长又因为无双曾经救了他的家人,是站在无双这边的。想要找官差还得翻山越岭到另一个城里.....

    另一家药铺的掌柜,见文的干不过无双,一下子主意就打到了江湖上。正好他在江湖上认识了不少兄弟,于是花了大价钱便请了一个江湖中人前来助他....

    这一日,另一家药铺的掌柜大摇大摆地带着几个打手与那重金聘请过来的江湖人闯进了无双的药铺。

    ‘嘭’地一声,那药铺掌柜重重地踹了一脚无双药铺的门,随后对着药铺里的居民怒吼道,“识相的都给我滚出去,不然一会殃及池鱼后悔你们都来不及!”

    随着那药铺掌柜的话落下,原本满是人的药铺立马肃清。不过,出去后,他们一部分人还是守在门外担忧着,一部分人则是去找镇长。

    “我说小娘子啊,你看你们药铺就只有你们夫妇外加两个孩子,真要动起手来万一伤到哪里可就不好了是不?”见药铺里再没有不长眼的人之后,那掌柜这才阴笑地走向依旧低首看着记录镇上人名单簿子的无双道,“只要你们关了这药铺,离开这镇子,我就放你们一马如何?”

    无双如未曾闻见般,依旧低着头看着簿子。

    那掌柜眉头一皱,“既然你们不掉棺材不落泪,那么....”说到这,那掌柜顿了下,随后转向自己的手下道,“砸!给我狠狠的砸!”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原本还在药柜后整理药材的慕离,一个闪身来到那掌柜跟前,单手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只要稍稍用劲,那掌柜就会失去生命气息。

    那些原本听命准备砸东西的手下们全部顿住,一脸惊恐地望向那脸色铁青,眼底冰寒地男子。

    “咳咳咳,张...张大侠,救,救我!”那掌柜被慕离这一手吓到了,连忙对着身后自己重金请来的帮手唤道。

    张扬嫌弃地望了一眼那掌柜,如果不是因为欠了一个人的人情,他也不会答应那个人来给这个掌柜撑腰。不过...面前的男子总觉得有那么点熟悉感,难道他们认识有过一面之缘?张扬皱着眉头又陷入了自己深思中。

    那掌柜见张扬迟迟不出手,急了,连忙大喊道,“你这样是有违江湖道义的!我一定要跟金银楼说!”金银楼是江湖上新起之秀,据说只要你有钱,便可以请动江湖人帮你做事。而张扬正好与金银楼里面的某个人有些渊源,所以....

    “闭嘴!再说连你一起杀了!”想到自己欠了人情的人若是知道这件事又要叽歪许久,自己脑袋就是一阵大。张扬望向慕离,虽然他自己能感觉到就凭面前之人的身手,自己不一定是对手,可是不要小看他张扬,他除了怕过邪医身边的那个侍女外,还真没有怕过什么人!至于邪医那侍女与邪医早就没有了踪迹,所以嘛....

    “张....扬?”听到熟悉声音的无双,终于将视线从镇上居民姓名簿子上转向了已经拔剑与慕离对峙上的张扬方向。

    ‘铿锵’一声,张扬手中的剑忽然掉落到地。天爷?这不是在玩他吧?那不就是闻名江湖地邪医吗?!这么说来...

    张扬再次转向面前冷着脸子的慕离,难怪自己觉得熟悉,这人不就是那慕公子吗?当初见到他的时候还是在轮椅上,所以现在看到一个站起来的大活人,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罢了。

    “呵呵,小的有眼无珠,不知这是您的铺子。”张扬哪还管被慕离掐着脖子的掌柜,连忙走向无双方向狗腿的道歉着。

    无双淡漠地看了眼张扬,随后对着药铺后方招了招手,一个小男孩牵着一个小女孩走了出来。

    “既然你很闲,便陪我的儿子女儿玩会吧。”自从开了药铺,很久没有陪兄妹二人玩了,这不正好来了个‘玩具’。

    “......”张扬。

    那日之后,很快另一个药铺的价格回归到了正常价,那掌柜因为慕离的出手,也再不敢打无双药铺什么主意。离得那药铺比较近的镇上居民们,自然也就没有大老远跑到无双的药铺,日子也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过了下去。

    张扬被两个小恶魔折磨了大半个月,终于得以脱身。他从未想过,两个明明才三到五岁的小孩子,怎么那么多整人的法子,而且他们的武功也丝毫不逊色一般成年人,最最重要的是,他们都会毒!这大半个月他都是当着两个小孩子的‘药人’度过的。

    望着兄妹两那倾世的容颜闷闷不乐的样子,张扬心中还有了些许不舍。结果,在收到两个小家伙给他的‘送别礼’,张扬立即马不停蹄头也不回地跑离了镇上,并且发誓再也不踏足这里。

    没过多久,小镇上又来了许多身穿华服的人。男的俊俏女的娇美,而他们基本上都是拖家带口的,有的还在药铺旁开起了柴米油盐的铺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