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21章 大结局

作者:呆萌爱上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个月后,秦玖璃跟着蒙浅还有秦御去了东南亚,秦雨彤因为舍不得叶天宇,考上了叶天宇所在的小学,做了叶天宇的学妹。

    距离童海离开也有一个多月了,除了那次在儿童乐园说了几句话之外,她并没有多看那个孩子一眼。许是因为太过于紧张,担心小九,所以才忘记了问小海,为什么要带着面具,为什么明明还活着,却不来找她。

    童乐乐发现她有很多的问题要去等着小海解答的时候,那人却在救了小九之后,再一次从自己的世界里消失了。

    “哎呦乐乐,念童都尿了,你在发什么呆。”

    秦妈妈急忙从童乐乐的手里把最小的孙子接到了怀里,童乐乐感觉到怀里空了,才猛地回了神。

    “妈,你怎么来了。”

    秦妈妈嗔怪的白了童乐乐一眼:“瞧你这孩子,还不是秦楚出国前说你一个人在家太无聊,让妈来喊你回老宅吃饭。”

    是啊,秦楚昨天一大早就出国了,刘姐有事也请假了,家里就剩下她和最小的儿子两人。

    “行了,别发呆了,赶紧走吧,家里一大堆人都等着你们娘俩吃饭呢。”

    “那,妈你等我上去换件衣服。”

    等童乐乐跟着秦妈妈赶到老宅的时候,才发现客厅里居然都是人。

    “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们怎么都来了。”

    “哎呦,孙媳妇来了,快过来坐,就等你了。”

    童乐乐抱着念童进了客厅,疑惑的碰了碰秦可儿的胳膊。

    “哎,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这么多人。”

    “哦,忘了告诉你,今天啊,是爷爷和奶奶结婚六十周年的纪念日。”

    “呀,你们怎么都没有人告诉我,我都准备礼物。”

    秦可儿呵呵的笑了起来:“你放心,我二哥早就准备好了。”

    “可是,你二哥不是出国了吗?”

    “是啊。不过谁说的出国了就不能回来的。”

    秦可儿的话音刚落,院子里就响起来了汽车的刹车声。

    “还不快去,有惊喜呦!”

    在秦可儿的催促下,童乐乐有些紧张的站了起来。

    刚打开玄关处的门,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就扑到了童乐乐的怀里。

    “妈咪,我好想你!”

    “妈咪,芮芮也好想你!”

    “你,你们……”

    童乐乐的双眸微闪,有惊喜的眼泪眼眶里溢出。

    “傻瓜,这么大的惊喜,你哭什么?”

    秦楚站在不远处,手里还牵着彤彤的手,满目的神情深情。

    “你不是出国了吗?怎么会把小九还有芮芮接回来。”

    “谁告诉你,我出国就不能把他们接回来了。今天可不止我回来了,所有人都回来了。”

    童乐乐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你真坏,为什么这么大的日子,你不告诉我,害得我什么都不知道,连礼物都没有准备。”

    秦楚宠溺的捏了捏童乐乐有些圆润的小脸。

    “不需要礼物的,这四个孩子就是最好的礼物。你瞧瞧有谁家的孩子,比我们多的!”

    “哈哈哈,赶快进来吧,开饭了!”

    秦爷爷和秦奶奶相携,站在距离玄关处不远的位置,把秦楚和童乐乐的话听的一清二楚。

    “乐乐啊,儿孙满堂,就是你们送给我们最好的礼物了。”

    “爷爷奶奶,谢谢你们!”

    “走吧老婆大人,我们也进去吃饭吧。”

    原来幸福很简单!故事仍在进行,幸福不会结束……

    ps:正文到了这里就算是结束了,后续会有配角的番外。还有几个孩子的番外,这本书的成绩不是很好,虽然不是很舍得完结,但是男女主的故事就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支持。

    呆萌的文笔不是很好,故事写的也很不好,但是我在努力,在认真的想剧情,本文以宠稳为主,小虐。

    下本书风格会大变,在这里希望大家可以继续支持。

    番外一:大龄剩男留无邪

    认识留无邪的人,恐怕都不会想到他会是所有朋友里最晚脱离单身的那一个。

    毕竟,在秦楚所有的兄弟朋友当中,留无邪的花心是有目共睹的,虽然中间爱过玉霖铃,但是奈何佳人心不在他这里。最终选择了痛苦的放手,然后回了非洲。

    也许是年轻的时候,做渣男的时间太长了,所以老天爷决定狠狠地惩罚他一下,让他的情路变得异常的不顺,但是却给了他一份最真挚的爱情。

    在非洲待了两年,逃避两年,看着兄弟们一个个都走进了婚姻的殿堂。留无邪终于怒了,他窝在非洲这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别说女朋友了,就连一个白皮肤的女人,都是少有。

    所以留无邪终于想通了,他要回国,他要脱单。

    只是回国后才发现,所有的朋友都结婚了,连晚上那个出来玩的朋友都没有了。

    所以没办法,也许是在非洲一个人习惯了,今晚他依旧是一个人。

    “儿子,今晚是贺家小姐的生日,你要是没事的话,记得去参加。”

    “哦!”

    看着妈妈急匆匆离家的模样,不用想也知道,他老妈去找老爸去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贺家是原本青城的贺家,这几年发展的很快,在青城的地位也直线上升。但是因为生意上有些往来,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留无邪去的时候,时间不早不晚,距离生日宴会还有二十分钟,只是今晚的主角似乎还没有出场。

    但是气氛已经开始慢慢预热,留无邪不喜欢太吵的气氛,恰好他的手机响了。

    于是留无邪拿着手机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还没有接通手机。

    “怎么办?怎么办?好好的裙子怎么会破掉呢?”安静的角落里,传来了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听起来带着一丝婴儿的咛嘤。

    留无邪猜想,应该是谁家的孩子遇到麻烦了,于是留无邪凭着学习雷锋好榜样的精神。

    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过去,却不想那个女孩正好抬起了头,不偏不倚的和留无邪的眼神来了一个四目相对。

    视线交汇的一刹那,留无邪不由得看呆了,这个女孩好像天使。

    虽然这种感觉很离谱,但是眼前的女孩,大约有十七八岁的年纪,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闪着一丝滢滢的泪光,正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大叔,怎么办?我的裙子破了。”

    大,大叔……

    留无邪一口气没有喘上来,险些气晕了过去。

    大叔,他今年才二十八好吗?才二十八!

    不过怎么办?看着这个女孩,留无邪的心情莫名的就好了起来。

    “哪里?”

    女孩指了指身上蓬蓬裙最外层的蕾丝边:“这里。”

    原来只是蕾丝破了,他还以为出了多大的事情呢。

    “你可以把蕾丝扯下来,这样看起来裙子会更加的立体。”

    小天使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疑惑的看着留无邪:“真的可以吗?”

    “嗯,相信我,可以的。”

    可是为毛有种大灰狼,哄骗小红帽的既视感。

    “可是,可是我扯不掉。”女孩有些不好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得,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不就是一层蕾丝吗?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会难到他留无邪。

    嘶啦……一声,破掉的蕾丝边就直接从蓬蓬裙上扯掉了。

    “大叔,你好厉害呦!”

    留无邪:“……”不叫大叔,我会更高兴。

    “咳咳,你叫我留无邪就好,其实我没有很老。”

    “哦好的,我叫贺可心。是今晚生日宴会的主角呦!”

    贺可心?可心很不错的名字。

    留无邪温柔的笑了笑:“生日宴快开始了,你怎么还不进去。”

    “我,我没有找到今晚的舞伴,大姐会骂我的。”

    “可心,宴会开始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番外二:大龄剩男留无邪

    “糟糕,我大姐来了,怎么办?大叔,哦不,留无邪你可以充当我的舞伴吗?”

    贺可心十根修长的手指紧紧地攥在一起,脸色看起来很是焦虑。

    原本留无邪是不打算答应的,但是接下来贺可心的一句话,让留无邪直接来了兴趣。

    “你就答应我吧,我会报答你的。”

    “哦,你准备怎么报答我?”

    “我,我请你吃冰淇淋。很好吃的呦!”贺可心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她做的冰淇淋还没有给男生吃过,所以能给留无邪吃。贺可心觉得即使莫大的荣幸了。

    留无邪的嘴角抽搐了下,只是请他吃冰淇淋吗?

    “好吗好吗?要是让我大姐知道,我二十岁生日没有舞伴的话,她会逼着我找男朋友的。”

    见留无邪不答应,贺可心一股脑,把心里的话都说了。

    “咳咳,你刚才说你多大?”

    “二十啊,你不是拿着请帖来的吗?你难道没有看上面的内容吗?”

    二十岁,眼前这个穿着洋娃娃一般蓬蓬裙一样的少女,居然已经二十岁了。

    “求求你了,快点答应我吧。”

    “可心,可心,爸妈在喊你!”

    听到大姐的声音,贺可心急的都要哭了。

    那双如水的眸子里划出一丝晶莹剔透的泪水,一下子触动了留无邪的内心。

    “好,我答应你,快别哭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可不能流眼泪呦。”

    “真的答应了?不许反悔,来我们拉钩!”

    ……还要拉钩,这哪里是二十岁成年人会做出来的事情啊。不过看着她这么可爱的份上,拉就拉吧。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那个,我先进去了,你记得去找我。”

    看着贺可心跑开的身影,留无邪突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这种感觉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大约过了十分钟,等留无邪漫不经心的走进会场的时候,就看到贺可心在寻找着什么。

    不过等她的目光看到自己的时候,眼睛里皆是笑意。

    “我就知道你不会不出现的,走吧,我带你去见我大姐。”

    倏地,一双有些微凉的小手,握住了他的大掌,她的手很小,很软,很冰,夏天的时候,握在手心里一定很舒服。

    “那个你可以走慢些吗?你的腿太长,我跟不上。”

    留无邪看着贺可心那张有些委屈的小脸,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腿长也是他的错!

    “好,那我走慢点。”

    两人十指紧扣,莫名的契合,一步步的走到了站在人群中的亮丽女子身边。

    一袭女强人的工作服,穿在她的身上,很合适。气场看起来也很强大,这个女人居然会有这么可爱的妹妹。

    “大姐,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今天的舞伴,留无邪留先生。这是我大姐贺简心。”

    留无邪礼貌的伸出了另外一只手,“你好,我是留无邪,今晚可心的舞伴。”

    贺简心并没有伸出手,而是冷眼扫了一眼他和贺可心握在一起的双手。

    “可心,松手!”

    贺简心的声音很冷,完全不像对妹妹才有的语气。

    却依旧让贺可心娇小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慢慢的挣脱了留无邪的大手。

    “大姐,对不起,我错了!”

    “哦,你错在哪里了。”

    “我不该随便的拉个男人冒充自己的舞伴,可是我不喜欢那些男人看我的眼神,他们并不是真心喜欢我的。”

    他们只是看她长得好看,家世优越,和她在一起就可以少奋斗十几年。

    所有人都觉得她傻好欺负,所以在学校里的时候,她才会被同学欺负……

    贺可心的话,像是一把无形的刀狠狠地刺进了留无邪的心脏。

    到底是经历过什么,才会让一个二十岁的女孩,说出这般令人心疼的话。

    番外三:大龄剩男留无邪

    “大姐没有在生气,好了,今天是你的生日,不要难过,要开心知道吗?”

    看着贺可心点了点头,贺简心才礼貌的喊了一声:“你是帝都留家的留无邪?”

    留无邪摊了摊手:“貌似留这个姓,并不很多。”

    贺简心松了一口气,“那么请你照顾好我妹妹,她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我不希望她受伤。”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照顾好她。难道你不害怕我会伤害她吗?”

    贺简心好笑的摇了摇头:“可心,有严重的自闭症,她很少会主动去握一个男人的手,你是第一个家人以外的男人。”

    贺简心笑着离开之后,留无邪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一种淡淡的苦涩,心疼。

    “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大姐说话为难你了,你等着,我去找我大姐理论去。”

    留无邪慌神中,贺可心把手里拿的抹茶蛋糕递到了他的手里,作势就要去找贺简心。

    “可心,你误会了,你大姐并没有为难我。”

    “真的吗?太好了,我就知道我的眼光不会错的。”

    留无邪看着贺可心嘴角明媚的笑容,不由自主的问了一句:“你为什么会相信我。”

    “因为你的眼神很干净吧,不像其余的男人一样,不是带颜色的眼神,就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所有人都把我当傻子一样,觉得我单纯,好哄,其实我并不傻的,我知道谁是真心对我好的,你别看我大姐对着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其实我大姐人很好的。”

    “嗯,美丽的可心小姐,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贺可心有些局促不安的向后退了一步:“其实吧,我找你只是为了打发我大姐,跳舞的话还是算了吧,我把你女朋友误会,再说了,我不会跳舞。”

    最后一句话,贺可心说的相当的小声,但是留无邪还是听到了。

    “谁告诉你我有女朋友的?”

    “啊?难道你没有女朋友吗?贺可心满脸错愕的张大了嘴巴,表示自己不相信。

    “是啊,我没有女朋友,没有人愿意喜欢我。”留无邪忍着心里的笑意,故意装的很可怜的样子。

    “不会的,你长得这么帅,应该有很多的女生喜欢你才对的。”贺可心的表情格外的认真。

    “可是,她们也许是看上了我的钱,我的长相,我的家世,并不是喜欢我呢。”

    好家伙,不得不说留无邪反应挺快的,用贺可心的话,去回答贺可心,也是够了。

    “原来你和我一样,不过你放心,你一定会遇到一个只喜欢你的女孩的,我相信你!”

    “那么你喜欢我吗?”留无邪发誓,他真的只是想打趣一下,却没有想到贺可心居然当真了。

    只见贺可心沉默了良久,面红耳赤的看着留无邪:“我,现在还不喜欢你,但是我会试着去喜欢你的。”

    噼里啪啦……留无邪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他不过是开了一个玩笑,谁能想到贺可心会当真。

    “那个,我们去跳舞吧。”

    “可是,我不会啊!”

    “没关系,我教你!”

    舞会的气氛很热闹,贺可心有些胆小的跟在留无邪的身后,唯恐一不小心就撞到了谁。

    “来,美丽的公主,可以把你的手交给我吗?”

    留无邪本身就容貌出众,声音里更是带着一丝蛊惑。贺可心不由自主的伸出了一只纤细的玉手,放到了留无邪的大手里。

    “别紧张,跟着我的步伐动就可以了。”

    留无邪温热呼吸打在贺可心的耳边,让她浑身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颤。

    “唔……”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踩你的脚的。”

    “没关系,等被美丽的公主踩,是我的荣幸。”

    番外四:大龄剩男留无邪

    一场舞会下来,留无邪有些后悔说大话,要教贺可心跳舞了。

    这丫头的舞感差到离谱,他的脚没有被贺可心踩一百次,也差不多有九十次了,简直是舞蹈杀手啊。

    不过还好,也只是跳了那么两首舞曲。

    “那个,你的脚没事吧,我都说了我不会跳舞,真的很对不起。”

    这么可爱的女孩在跟自己道歉,他就算再疼,也要装作没事的样子呀!

    “放心,我皮糙肉厚,不碍事的,倒是你啊,我今天没有给你带生日礼物,你会不会不开心。”

    贺可心恨不得把头要成拨浪鼓:“才不会呢,今天有了你的陪伴,是我这辈子过的最开心的一次生日了,我才要谢谢你呢。”

    “真的吗?那可真是我的荣幸。”

    留无邪又陪着贺可心玩了一会儿,贺可心的小脑袋瓜,就开始不受控制的一点一点的往下栽了。

    “你是困了吗?”

    “是呢,那个对不起啊,我可能要先回去休息了。”

    其实她刚刚就已经困了,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竟不舍的离开。但是已经到了好几个哈欠的贺可心,实在是坚持不住了,很是不好意思的和留无邪开口道了别。

    “没关系,你困得话,就先回去睡吧,正好我也该走了。”

    “今晚,真是谢谢你了。”贺可心很是真诚的九十度鞠了一躬,诚恳的道了一声谢。

    只是当她再次抬头的时候,两双如墨的眼睛再一次直接对上。

    贺可心的眼神微闪,像极了受了惊的小动物,留无邪的眼神却很深邃,像要把她的灵魂吸进去一样。

    两人对视了好几秒,直到留无邪的手机响了起来之后,对视才结束。

    “那个,你要走了啊,对了我要请你吃冰淇淋的话,怎么联系你啊。”

    留无邪没有想到这丫头居然还记得要请自己吃冰淇淋。

    “呐,把你手机号告诉我,或者我把手机号告诉你。”

    “你等下,我拿手机,我不记得自己的手机号。”

    不记得自己的手机号!哦天啊,留无邪有一种不是很好的预感,但是心里却意外的开心。

    “呐,你帮我存进去吧,记得设置快捷键。”

    快捷键?这丫头真没有把自己当外人。

    惊讶归惊讶,留无邪还是乖乖的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存了进去。

    然后拨通了自己的手机,再把她的手机号存到了手机里。

    “那个,你什么时候有空,我给你打电话。”

    “我?随时都可以,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的。”

    “那好吧,你记得等我电话呦,不许爽约。”

    贺可心笑的很开心,一边转身,一边挥手和留无邪道别。

    “再见!”

    “再见!”

    她的背影渐渐模糊,留无邪嘴角的弧度却越来越大,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有一点他很清楚,他喜欢这样的感觉。

    “留先生,我可以和你谈一谈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面前的贺简心,一脸认真的看着留无邪。

    “当然可以!”

    两人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角落,留无邪默默的点了一支烟。

    “贺小姐,不介意我抽烟吧。”

    “随意,只是以后不要在可心的面前抽就可以,她有轻微的哮喘。”

    贺简心的话音刚落,留无邪手里的烟就已经落进了烟灰缸内,随之湮灭。

    “可心,十五岁那一年,被同班的几位女同学,锁进了学校的废弃仓库,在里面整整待了两天一夜,才被人找到救了出来。

    也是从那开始,她的性格开始变得有些孤僻,不爱与人交流,怕人,她今天可以和你亲近,我很诧异,也很激动,激动的是我的妹妹终于开始慢慢的恢复,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所以我希望你,如果是真心把她当朋友的话,就不要去伤害她!她承受不了更多的打击了。“

    留无邪没有想到那个可爱的如同天使一般的女孩会有一段这样的经历。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她的。”

    那么可爱的可心,他怎么会忍心去伤害,疼爱她还来不及呢。

    “好,记住你的话,不然哪怕你是留家的少爷,我也一定会替我妹妹,讨回公道。”

    看着贺简心潇洒离开的背影,留无邪才发现自己的额头上,居然全都是虚汗。

    他这是紧张了吗?

    番外五:大龄剩男留无邪

    接到贺可心电话的时候,留无邪还没有起床,电话响了很久,他都没有去接。

    可是,留无邪显然低估了打电话的人的耐心,连续打了好几个,终于把留无邪的瞌睡虫赶跑了。

    “一大早的到底是谁啊,这么有耐心。”

    等留无邪顶着一头凌乱的鸡窝头,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居然是小可爱。

    在看了看外面的太阳,留无邪不禁有些心虚的按了接听键。

    “喂你是在忙吗?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真的很对不起啊。”

    电话那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着急,等了那么久,想来也急了。

    “没有啊,我刚在忙,有事吗?”留无邪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沉声问了句。

    “那个,是这样的,我做好了冰淇淋,就是想打电话,问问你要不要来吃。”

    来吃?去哪吃?她家?

    “咳咳,你让我去哪里吃?”

    “呀,我忘记告诉你了,我在帝都世贸大厦二楼有一家甜品店。”

    留无邪不知道是失望还是松了一口气,“哦,那好吧,我晚上过去好吗?现在有些忙。”

    “好的,拜拜!”

    电话里传来贺可心轻快的声音,她现在应该很开心才对。

    挂断电话后,留无邪轻轻地勾了勾唇,就连被吵醒的起床气,都不翼而飞了。

    晚上八点,留无邪特意换了一套休闲的套装,据说这样看起来他会年轻好几岁。

    驱车赶到世贸大厦二楼的时候,正好隔着拐角处一家甜品店的比玻璃,看到了坐在店里似乎在画什么的贺可心。

    轻声打开了店门,原意是不想打扰她,却不想还是触动了[挂在店门上的风铃。

    一时间铃铃铃的风铃声,惊扰了正在画画的贺可心。

    “哎呀,又画坏了。”

    有些泄气的把画纸揉成了一团,贺可心随手一扔,正好砸到了迎面走来的留无邪身上。

    大手一挥,就把画纸握在了手里。

    “你是在画画吗?真的不好意思,是我打扰你了。”

    猛地听到留无邪的声音,贺可心才急忙抬起来头。

    却不想刚好看到留无邪要拆手里的画纸。吓得贺可心急忙推开凳子跑了过来。

    “不要拆,那个不能看……”

    留无邪身高一米八,而贺可心才一米六。

    看到贺可心要来夺他手里的画纸,留无邪急忙双手一抬。

    “哎呀,你快点还给我,那个你不能看!”

    贺可心像是小袋鼠一样,贴着留无邪的身子,企图跳起来够到画纸,奈何留无邪不仅个子高,连胳膊都特长。

    贺可心试了几次,都没有够到。不由的有些着急了。

    “你还给我好不好,我求求你了。”

    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可以这样对着留无邪撒娇,换做以前,留无邪早就发火了,但是现在却任由贺可心的一双小手在自己的身上到处撩拨。

    虽然知道她只是在够画纸,但是那种身体的接触感,却像是触电一般,让人心头一颤。

    然后留无邪就感觉,从心头涌出了一股不知名的邪火,正一点点的朝着小腹涌去。

    “咳咳,那个给你,给你,真是的,画了什么居然这么保密!”

    “那个,我还没有画好,等我画好了你在看,对了你等着,我去给你做冰淇淋。”

    番外六:大龄剩男留无邪

    接到贺可心电话的时候,留无邪还没有起床,电话响了很久,他都没有去接。

    可是,留无邪显然低估了打电话的人的耐心,连续打了好几个,终于把留无邪的瞌睡虫赶跑了。

    “一大早的到底是谁啊,这么有耐心。”

    等留无邪顶着一头凌乱的鸡窝头,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居然是小可爱。

    在看了看外面的太阳,留无邪不禁有些心虚的按了接听键。

    “喂你是在忙吗?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真的很对不起啊。”

    电话那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着急,等了那么久,想来也急了。

    “没有啊,我刚在忙,有事吗?”留无邪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沉声问了句。

    “那个,是这样的,我做好了冰淇淋,就是想打电话,问问你要不要来吃。”

    来吃?去哪吃?她家?

    “咳咳,你让我去哪里吃?”

    “呀,我忘记告诉你了,我在帝都世贸大厦二楼有一家甜品店。”

    留无邪不知道是失望还是松了一口气,“哦,那好吧,我晚上过去好吗?现在有些忙。”

    “好的,拜拜!”

    电话里传来贺可心轻快的声音,她现在应该很开心才对。

    挂断电话后,留无邪轻轻地勾了勾唇,就连被吵醒的起床气,都不翼而飞了。

    晚上八点,留无邪特意换了一套休闲的套装,据说这样看起来他会年轻好几岁。

    驱车赶到世贸大厦二楼的时候,正好隔着拐角处一家甜品店的比玻璃,看到了坐在店里似乎在画什么的贺可心。

    轻声打开了店门,原意是不想打扰她,却不想还是触动了[挂在店门上的风铃。

    一时间铃铃铃的风铃声,惊扰了正在画画的贺可心。

    “哎呀,又画坏了。”

    有些泄气的把画纸揉成了一团,贺可心随手一扔,正好砸到了迎面走来的留无邪身上。

    大手一挥,就把画纸握在了手里。

    “你是在画画吗?真的不好意思,是我打扰你了。”

    猛地听到留无邪的声音,贺可心才急忙抬起来头。

    却不想刚好看到留无邪要拆手里的画纸。吓得贺可心急忙推开凳子跑了过来。

    “不要拆,那个不能看……”

    留无邪身高一米八,而贺可心才一米六。

    看到贺可心要来夺他手里的画纸,留无邪急忙双手一抬。

    “哎呀,你快点还给我,那个你不能看!”

    贺可心像是小袋鼠一样,贴着留无邪的身子,企图跳起来够到画纸,奈何留无邪不仅个子高,连胳膊都特长。

    贺可心试了几次,都没有够到。不由的有些着急了。

    “你还给我好不好,我求求你了。”

    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可以这样对着留无邪撒娇,换做以前,留无邪早就发火了,但是现在却任由贺可心的一双小手在自己的身上到处撩拨。

    虽然知道她只是在够画纸,但是那种身体的接触感,却像是触电一般,让人心头一颤。

    然后留无邪就感觉,从心头涌出了一股不知名的邪火,正一点点的朝着小腹涌去。

    “咳咳,那个给你,给你,真是的,画了什么居然这么保密!”

    “那个,我还没有画好,等我画好了你在看,对了你等着,我去给你做冰淇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