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25章 一生有你(完结篇)

作者:珠灯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相亲相爱的人守在一起,时间过得特别快。

    转眼间,就到了上元节。

    长安城大街,车水马龙,灯火如昼。

    周子瑜心情极佳,哄着章锦婳去观灯:“咱们不上灯楼,就在灯市上看歌舞戏耍,好不好?”

    说起来,两人已经许久没有把臂同游。

    章锦婳只考虑了一个眨眼的功夫就同意了:“好!再不疯狂一把,就老了。”

    周子瑜笑着捏章锦婳的脸:“你才不到二十岁,就敢说老,让人听见会揍你。”

    章锦婳鼓起面颊,弹开周子瑜的手指:“难道不是吗?事情越来越多,什么都要管,做什么都有人盯着呢!”

    要讲学要问诊要写医书要管家,事情多得连坐下来发呆的空闲都没有。

    万一有了小宝宝,就更不要想着说外出了。

    担负的责任越多,意味着越没有任性的机会。

    章锦婳去找外出的衣裳:“还是穿道袍吧。”

    好不好看不重要,关键是显瘦!

    周子瑜摇摇头:“万一遇到同僚,不太好。”

    于是,章锦婳拿了两件时兴的窄袖棉袍出来。

    二人互相为对方挽发髻,为对方在头上插同款包金青玉发簪,再戴同色的折上方巾。

    接着,两人换了同款青色棉袍,周子瑜穿的是圆领棉袍,围了一条狐皮领子,章锦婳穿的是交领棉袍,围了一条兔皮围脖。

    站在一起,一看就是新婚的夫妻俩。

    如今的长安城,有不少番邦胡夷的女子,也不遮面,大大方方的,或做买卖,或以歌舞示人。

    于是,有些胆大的女子,就换上男装,跟着父兄外出,只要能确保安全,倒也乐趣盎然。

    周子瑜问:“要不要骑马?”

    上元节的灯会,已经连续举办了三年,蜚声海内外,每到年关,长安城内就会多了许多陌生的面孔,客栈也常常爆满,价钱比平时贵了好几倍,也有人愿意来凑这个热闹。

    若是骑马,视野会特别好,更不会担心会走散。

    章锦婳摇摇头:“高头大马太惹人注意。”

    她如今有点双下巴,一看就是女子的细致软嫩,娇韵十足,坐在马上太惹眼。

    周子瑜笑笑:“也好,这样我就能随时把你挽在身边。”

    天色刚擦黑,长安城里就已经车马塞路,人潮汹涌。

    章锦婳紧张的挽住周子瑜的胳膊,生怕会被挤挤攘攘的人群冲散。

    这是章锦婳第二次逛灯会,身边人还是那个人,身份却已经从救命恩人变成了丈夫。

    周子瑜一开始还只是伸出一支胳膊挡住拥挤过来的路人,后来索性将章锦婳揽在怀里,让罗怀罗远青梅黄梅分列前后,隔开人潮。

    巨大的花灯轮,形态各异的灯树,将观灯者的各式表情照得一清二楚。

    章锦婳不禁笑道:“瑜兄,看这些人的欢喜样子,比走马灯还要好看呢。”

    经常看到病患的愁眉苦脸,再看到满大街的欢声笑语,恍惚有种踏入天街的错觉。

    “我觉得你最好看。”周子瑜低下头在章锦婳耳边大声说着情话:“你笑起来比那盏花灯还要明亮。”

    前方搭了一座莲花灯,有一层楼高,花瓣开合之间,有头戴莲花花冠,身穿霞帔手舞轻纱的歌女穿梭其中,像极了天池中的莲花仙子。

    章锦婳喜不自禁:“咱们近前去看看。”

    以前总不好意思盯着人家看,只敢看灯看衣裳。

    周子瑜半拢着章锦婳往前走了两步,突然停步:“这是太子府的花灯。”

    他认得太子府上的歌舞伎,太子宴请官员的酒宴上,有几张面孔是经常出来表演歌舞的。

    那就是说,在花灯后面的灯楼上,就是太子了。

    周子瑜不愿在这种时刻与太子府的人碰见,立即带着章锦婳转往他处。

    “子瑜兄,有缘千里来相会呀!”有人大声喊着周子瑜的名字:“想不到在这里遇见你。”

    周子瑜无奈回头:“杜兄!”

    此人正是杜淹,周子瑜攻打洛城之时,杜淹以郑国吏部尚书身份降唐,并因为其子侄杜惠之故,引荐给秦王。

    秦王见其做过隋郑两朝要臣,又有自己的部下做保人,便将其一同带返京城。

    谁知,杜淹文采斐然,到了长安城,热心的参与了文学馆的创立,并自荐加入文学馆,成了文学馆的第一批学士。

    周子瑜对杜淹甚是不喜,觉得此人太过奉迎,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在洛城的时候,若在秦王驻处遇见杜淹,也只是点头而过。

    杜淹似乎根本没看出周子瑜的犹疑,兴冲冲的挤到周子瑜的面前,拱手作揖:“子瑜兄,那天匆匆一面,还来不及细聊。今天见到了,那可由不得你!走走走,与我一同去文学馆那边坐坐。”

    不等周子瑜答话,杜淹已经把周子瑜身边的人都扫了一遍,见到章锦婳,觉得眼熟,再定睛一瞧,眼珠子都快掉了:“章国助!这这这……”

    在洛城,章锦婳就是一身男装打扮,在秦王的营帐听令,游走于洛城的大街小巷,为民众施药施诊。

    秦王的幕僚,几乎都见过章锦婳。

    没想到,一年不见,章锦婳生得珠圆玉润,朴素的男装棉袍,依然掩不住粉雕玉琢的娇美面容。

    章锦婳笑着打招呼:“杜参军,好久不见!”

    杜淹最会来事,即刻道:“相请不如偶遇!章国助,一起去文学馆的灯楼坐一坐,大家对章国助仰慕已久,且让我们有个机会替百姓表达对神医圣手的敬仰。”

    周围的人都望过来,好奇的打量着他们。

    眼看着人越来越拥挤,周子瑜只好挥手:“走吧!”

    再不走,不知杜淹还会说出什么话来。

    秦王府的灯楼,在太子府灯楼的不远处,扎了一棵高大的灯树,挂了七八盏五尺见方的走马灯,最稀奇的是,用金线银线编织了一些藤蔓从树上垂下,灯光一照,北风一吹,飘飘摇摇,精光闪烁,艳丽非常。

    灯树的背后,是离地七尺余高的灯楼,也是人来人往,内里谈笑不绝于耳。

    季同正在灯楼的窗前往下看,只等周子瑁他们几个人打马过来,他就下去与之会合。

    长安城的灯会,一年比一年热闹,他却觉得一年比一年更冷清,满大街的红男绿女,丝毫引不起他的兴致。

    季同的目光在大街上随意扫视,不经意间看到了章锦婳。

    使劲眨了眨眼睛,季同发现自己没看错,那个笑盈盈的人儿,正是他日思夜想的小娘子。

    想当年,一见之下,再无美人。

    可是,他出现的太晚,爱慕之人已是他人的妻子。

    周子瑜敏感的抬头,看到眼神直愣愣的季同,手下用力,示意章锦婳往上看:“是季公子。”

    章锦婳看过去,随即露出笑容,轻轻眨眨眼睛,算是打招呼。

    这一年里,她每次在写素问注释的时候,总会不期然的想起季同,想起在杏林馆与季同聊天玩乐打发时光的情景。

    有时候,她也会想,季同在国子监做了助教,应该也定亲了,她若是再与季同来往,总是不便。

    骤然相见,老友记的那种亲昵,很自然就显露出来。

    周子瑜看在眼里,只当未见,只是将章锦婳揽得更紧,走到灯楼下,才松开了手,与杜淹相互让了让,才抓着章锦婳的手腕一起登楼。

    秦王殿下是灯楼里的不二中心,坐在一张大大的书桌后,面前摊了不少墨宝,都是文学馆的诸位学士的乘兴之作。

    周子瑜上前向秦王行礼作揖,章锦婳也跟着双手作揖。

    秦王有些意外:“哈哈,周将军,先前还说没空,原来是为了与佳人相伴。”

    随即为诸人介绍:“这位就是为洛城百姓救治性命的章国助章神医。”

    有认识章锦婳的,知道她是周将军的娘子,即刻上来打招呼,章锦婳也一一回礼。

    有人把季同拉过来:“季国助,见过章神医吗?这可是我朝的女中豪杰啊!周将军一门双杰,伉俪情深,着实让人艳羡。”

    季同扯出一个笑容:“周大郎,大嫂!”

    转头向同僚解释:“我与周二郎义结金兰,常过周府。”

    随即又向周子瑜告辞:“周大郎,大嫂,子瑁他们过来了,我与他们相约饮酒,先告辞一步。”

    说完,低头长揖到底又去向秦王告辞,匆匆下楼走了。

    离开了这个让他不能自在的地方。

    出了灯楼,人潮人海中,去哪里都不过如此吧。

    周子瑜看着季同的背影,回头看看章锦婳:“薛参军也在,我过去坐坐,李淳风还托我带了话。你自己随意看看,我等下来找你。”

    章锦婳笑着点点头,自己走到窗口,往外看。

    季同在大街上茫然的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回头去看灯楼,和四处张望的章锦婳的眼神对上。

    灯火辉煌,光影斑斓,佳人巧笑嫣然,美兮。

    季同红了眼眶,灯楼上那人渐渐模糊。

    他飞快的转身,再不回头。

    章锦婳看着季同的影子消失在灯市,顺着灯影树梢,看着比天上明月更闪亮的灯火,满怀赞叹。

    大街上不时有鲜衣少年,骑着高头大马,招摇过市。

    想起周子瑜提议骑马,她不禁笑起来,想象着自己骑马过市的样子。

    周子瑜过来,顺着她的目光往外看:“看到熟人?”

    章锦婳摇摇头:“看骑马的少年。”

    周子瑜故意道:“比你的夫君要年少哦!”

    章锦婳惊讶的抬起头:“你没看出来?那个穿白色锦袍的少年,喝过酒了,缰绳都抓不稳,若不是人多拥挤,他早就跌下马来了。”

    周子瑜闭目,把头拧向一边:“好吧,章神医,你要去救他吗?”

    当着众人吃错干醋,不是周子瑜的风格。

    他拉起章锦婳的胳膊:“咱们去看番邦歌舞,我看那边好像来了没看过的乐器。”

    他们向秦王告辞,找到了刚刚看到的番邦歌舞。

    西洋乐器,配上夷狄的情歌,特别动人,最能表达情人之间的思念和热恋,旁边聚集围观的人也最多。

    章锦婳听不懂歌词,但是看着小伙子陶醉的表情,也被深深地感动了。

    周子瑜居然做出了一个章锦婳没想到的举动,跳进了圈子,打了声呼哨。

    只见那个弹琴的小伙子精神一震,随即转了琴调,深情的歌声,变成了节奏明快而又热烈的欢唱。

    周子瑜随着琴声鼓点,又是跳又是拍掌。

    周围的人群也大声叫好,一齐拍掌,或者吹口哨,给周子瑜喝彩。

    章锦婳大笑起来,也随着人群大力拍掌。

    在一阵急促的鼓点中,琴声戛然而止,周子瑜也结束了舞蹈,立在当场。

    离开了这个让他不能自在的地方。

    出了灯楼,人潮人海中,去哪里都不过如此吧。

    周子瑜看着季同的背影,回头看看章锦婳:“薛参军也在,我过去坐坐,李淳风还托我带了话。你自己随意看看,我等下来找你。”

    章锦婳笑着点点头,自己走到窗口,往外看。

    季同在大街上茫然的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回头去看灯楼,和四处张望的章锦婳的眼神对上。

    灯火辉煌,光影斑斓,佳人巧笑嫣然,美兮。

    季同红了眼眶,灯楼上那人渐渐模糊。

    他飞快的转身,再不回头。

    章锦婳看着季同的影子消失在灯市,顺着灯影树梢,看着比天上明月更闪亮的灯火,满怀赞叹。

    大街上不时有鲜衣少年,骑着高头大马,招摇过市。

    想起周子瑜提议骑马,她不禁笑起来,想象着自己骑马过市的样子。

    周子瑜过来,顺着她的目光往外看:“看到熟人?”

    章锦婳摇摇头:“看骑马的少年。”

    周子瑜故意道:“比你的夫君要年少哦!”

    章锦婳惊讶的抬起头:“你没看出来?那个穿白色锦袍的少年,喝过酒了,缰绳都抓不稳,若不是人多拥挤,他早就跌下马来了。”

    周子瑜闭目,把头拧向一边:“好吧,章神医,你要去救他吗?”

    当着众人吃错干醋,不是周子瑜的风格。

    他拉起章锦婳的胳膊:“咱们去看番邦歌舞,我看那边好像来了没看过的乐器。”

    西洋乐器,配上夷狄的情歌,特别动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