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7章 爱

作者:零落成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皇帝咳了一声, 抬眼望向陈慧, 嘴角微微勾起个专属于皇帝的大气弧度:“行了,笑话便说到这里。”

    陈慧:“……”

    看到皇帝变脸如此之快, 陈慧都有些懵了, 这皇帝比她还厉害啊!她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 戚盛文要是认识皇帝的话,这两人说不定能成为好基友。

    皇帝板着脸威严地说:“若非看在你造福百姓的份上, 就凭你方才的那些话,朕便能治你的罪!”

    陈慧:“……多谢皇上不杀之恩?”

    皇帝假装没听出来陈慧句末的上扬,又咳了一声才大方地说:“行了,既然你不要赏, 便回吧。跟李有得说,朕放他三日假。”

    陈慧也当做自己没说过那些大逆不道的话, 恭恭敬敬地回道:“谢皇上!民女告退!”

    皇帝扬声让人进去,又让人送陈慧出宫, 见王有才还在门口, 陈慧理也没理他,径直跟宫人向外走。

    她以前一直觉得李有得是伴君如伴虎,如今真跟皇帝接触下来, 她发觉这皇帝其实很有意思。先前李有得出事, 皇帝其实也是重感情不想办了他的,不然她也没办法运作出来。而在她帮他去除心病之后,他对她都宽容了许多,她说了那些话他都没生气。不过, 谁叫这皇帝自己犯贱偏要说什么让她入宫的话呢?

    陈慧仔细想了想刚才的事,一时间也不能确定他是认真的还是说着玩的。要说认真,他偏偏把人都赶走了就剩他们两个,不就是方便说出去的话当放屁一样收回来吗?要说是说着玩的……皇帝这么闲吗?

    她想了好一会儿没想通,便不再多想了,她只知道,至少这件事后,皇帝不管愿意不愿意,从心理上都会跟亲近李有得一些,之后的日子,李有得只要别玩得太大了,出不了什么大事。接下来,她就要回去跟李有得好好地算算了!

    王有才进暖阁时,皇帝盯着桌上的书却没看,似乎在想些什么。

    王有才道:“皇上,这李有得的事……”

    皇帝抬眸扫了眼王有才,笑了笑:“王有才,朕知道你跟李有得不合,这回朕当什么都不知道,你也收敛些。”

    王有才一惊,忙跪下求饶。

    皇帝道:“行了,朕又没说要怎么你,起来吧。”

    “是,皇上。”王有才起身,却是什么都不敢再说了。

    皇帝挥挥手让王有才出去,倒是想起了不久之前的陈慧娘。他已经很久没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过了,想想也挺新鲜。他虽是抱着玩笑的意思说让她入宫,但她若应了,他倒还真不介意收了。他如今什么都有了,做什么事都轻易得让人觉得没劲,挑战下她说的那些,其实说不定也很有意思呢?就是拿大梁的国运来赌不大好。嗯,幸好她拒绝了。

    陈慧被宫里的人送回了李府,此刻李府的包围已经解除了,她也没让门房进去通报,自己悄悄地走了进去。

    只是当陈慧来到菊院时,李有得居然正等在院门口,又是紧张地来回踱步。

    见到陈慧,他一惊,忙跑了过来,到了陈慧面前,却又像是害怕着什么似的,不敢碰她。

    皇帝让人来撤走了锦衣卫,李有得当然知道,可他真想不明白是为什么,宫里有大动作他也知道,但具体的他一个刚被解除拘禁的就没法得知了。虽然他如今大概已算是安全无虞,但他不知慧娘做了什么,又害怕又牵挂,根本无法冷静下来。

    “公公……”陈慧望着李有得,面色淡淡地说,“我都听你说的做了。皇上果真说要收我入宫做昭仪,我这次便是回来跟你道别的,收拾点东西我就走。”

    李有得心猛地一沉,那是他早就想过的结果,可当它真的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却发现自己几乎不能接受。

    “你……是你让皇上饶过了我?”李有得怔怔地问。

    陈慧点点头:“是啊。就当是我还了公公先前的恩情吧。”

    她似是留恋地看了眼李有得,叹息着说道:“公公,我该走了。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

    李有得一震,望着陈慧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陈慧道:“公公,你就不想让我留下吗?”

    他当然想!可……可那是皇上!

    李有得勉强笑了下,望着陈慧的眼里满是不舍,然而说出的话却是在劝她:“当皇上的妃子……是极好的,如今虽只是个昭仪,但以你的本事,要升上去并不难。你别怕,若可以,我也会尽力照应你,不会让你出事的……”

    陈慧心里那叫一个气,皇帝就那么吓人吗?听到皇帝说要让她入宫他就练个不都不敢说了?

    “不用了,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陈慧瞪了李有得一眼,转身便走。好气啊!不行,她得去那间小院冷静两天,等李有得明白她是在考验他后他来求她回来她再回来!

    李有得没想到陈慧说走就走,只是怔怔地看着陈慧的背影,眼看着她越走越远,他脑子闪过的是自从遇到她以来一个个画面,那些无赖的,娇俏的,妩媚的,蛮横的她……

    李有得忽然快步冲了出去,在陈慧去往梅院的路上追上了她,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道:“慧娘,你别走!”

    陈慧本还在气头上,没想到李有得居然真追来了,心里的火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她极力压下脸上的笑,转过头望着李有得为难道:“可是公公,那是皇上的谕令……”

    李有得面上有一瞬间的僵硬,但他随即说道:“我去求皇上收回成命!皇上后宫佳丽众多,而我……我就只有你一个。”

    他是带着惶恐说这话的,违抗皇命对他来说几乎是不敢想象的事,他即便平日里干再多的坏事,却也极力瞒着皇帝,不敢让他知道。可如今,皇上要的是他的女人……若慧娘乐意便也罢了,可她不愿意去的,他便是拼上一拼,也要去皇上面前力争一回!

    陈慧望着李有得的双眼之中仿佛闪着光,她忍不住问道:“公公,你愿意为了我与皇上争呀?”

    既然已经说出了口,李有得便坚定了许多。有些话他早就想说的,不过是一样样接踵而来的意外让他没能说出口。如今再不说,许就永没有开口的机会了。

    他苦笑道:“我哪有本事同皇上争,只是慧娘……”他忽然紧紧抱住她,“我真不愿你入宫。”

    陈慧任由他抱着,虽然他抱得有些紧,她却觉得心里美滋滋的,便得寸进尺地问道:“那公公,你爱我吗?”

    李有得本是说不出口这样的话的,他也并不认为自己有资格谈情说爱。可一想到这或许便是最后了,他再没有顾虑,声音虽轻,却笃定:“爱。”

    若她愿意,他情愿与她同生共死。她对他的理解与包容,她为他所作的一切,都让他此生难忘,再没有一人能如同她这般洞察到他心底最脆弱的一角,这世上再没有人能让他牵挂珍惜至此。他本没有料到他李有得也有得到这样一人的机会,若说这是上天不慎降下的好处,哪一天想要收回,他虽无能,也愿与天争一争!

    听到李有得的回答,陈慧笑得眉眼都不自觉地弯了起来。

    “公公,我也爱你。”陈慧推开李有得,踮起脚尖在他唇上响亮地吻了一下,随后期期艾艾地说,“但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你必须答应我不能生气。”

    李有得被陈慧的表白和吻弄得有些头脑发热,即便面前是皇上他也不惧了,她还有什么事能让他生气呢?

    因此李有得答得很是随意:“我答应你。”

    陈慧道:“公公,我骗了你。”

    李有得心里一紧。骗了他?莫非……她已决定入宫?

    陈慧道:“皇上没让我入宫。”

    李有得一怔。

    她看他有点傻的样子忍不住笑道:“皇上根本看不上我,我就是去宫里给皇上演示了一回滴血验亲有多不可靠,然后皇上就让我回了,还说给你放三日假。”

    陈慧说完就跑到距离李有得五米远的地方看他。

    李有得花了点时间才明白陈慧说了什么,一会儿是气陈慧居然拿这种事骗他,一会儿又欣喜于这本该是必死之局的破解,一会儿又惊叹她竟能做到那样艰难的事,好几种情绪交织在一块,他愣了许久,这才发觉陈慧居然跑到了那么远的地方。

    “你跑那儿去做什么?”李有得问道。

    陈慧心虚地笑了笑:“怕你打我。”

    李有得顿觉哭笑不得,他今日生生死死,情绪起起伏伏,已经都快麻木了,可看到她娇俏的容颜,整个人又仿佛活过来似的。

    他真的没事了?担忧了十二年的事,竟真的在今日一夕解决?他今后再不用害怕哪一日皇上会突然砍他的脑袋?他的慧娘依然是他的,皇上也并没有横刀夺爱的打算?

    情绪的变化似乎已经跟不上情况的发展,李有得仰头看了看天,再闭了闭眼,最后睁开时见陈慧依然俏生生地站在不远处,这才渐渐回过神来。并非梦境,一切都云开月明了。

    李有得低头捂住自己的脸,无声地呐喊了一回,随后便放下手,盯着不远处的陈慧道:“胆儿倒是肥,竟敢骗到我头上了!”

    陈慧笑嘻嘻的,一点都没被他吓着。

    李有得原本还打算故意绷着脸,可见陈慧那浑然不惧的模样,他暗叹一声,罢了罢了,反正在她面前,他面子里子都没了,别说她无伤大雅地骗他一回两回了,便是想要骑在他头上作威作福,他还得自个儿爬下,免得她上不来。

    李有得道:“日头不早了,咱们回去吃晚饭吧。”

    陈慧见他不提她故意骗他说出心里话的那茬了,便也背着手慢悠悠走回去,故作关心道:“公公,你在牢里那几日吃得很差吧?我听说都跟猪食似的。”

    李有得瞪她一眼:“骂谁呢!”

    陈慧挽住他的手,与他一道往菊院走,笑容满面。

    李有得心里像含着蜜,又仿佛燃着火,又暖又甜,不自觉地笑了出来。

    晚饭很快便备好了,李有得自然好奇那么大的事陈慧是怎么解决的,陈慧也不隐瞒,绘声绘色地说了她利用当年列文神医告诉她的事说服皇帝的经过。后来皇帝单独召见她说的那些话,她没跟李有得提,既然当时皇帝就没想让人知道,她还是别节外生枝了。

    经过这一场磨难,二人的心仿佛贴近了许多,把人都赶出去之后,陈慧满脸甜蜜的笑,与李有得欢快地吃完了晚饭。

    随后,陈慧让人打来热水,规规矩矩地在浴室里洗了澡,随后又规矩地把李有得赶去洗澡。

    等李有得有些忐忑地出来时,陈慧早爬上了床,背对着门似乎已经睡着了。他松了口气的同时又隐隐觉得失望,灭了烛火爬上床去。

    李有得刚躺好,陈慧便翻了个身面向他,黑暗中她的声音柔和中透着点羞意。

    “公公,今夜我只给你两个选择。”没等李有得开口,陈慧便接了下去,“赶走我,或者睡了我,二选一。”

    李有得的心脏顿时狂跳起来。

    “我数到三,公公你要是不选,我就走了。”陈慧厚着脸皮威胁道,“我的走不是回梅院,是离开李府哦。一,二……”

    黑暗中传来李有得的声音:“……会疼的。”

    都这种时候了,李有得也不愿再跟陈慧玩什么文字游戏。他知道她是什么意思,紧张,害怕,可又有些期待。

    陈慧摸到李有得的胸口,随即整个人趴了上来,在他耳边有那么点害羞地说:“忍忍也就过去了。”

    说完她觉得不太对。啊,她这台词怎么像是渣男哄骗无知少女的呢?

    李有得叹了一声,伸手环上陈慧的腰:“想好了?”

    “早就想好了。”陈慧抱怨道,“要不是公公你推三阻四,哪里等得到今天。若旁人晓得了,只怕要说我如何如何不知廉耻去勾引个宦官了!”

    李有得无言以对,片刻后才有紧绷的声音响起,带着些许苦涩和忐忑:“……那儿,很难看。”

    陈慧微怔,随即亲亲他的下巴,柔声道:“没事,我不看……以后你觉得可以给我看了,我再看。”她说着笑了起来,“反正你今后肯定要给我看的。”

    李有得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好,也不知是在问陈慧还是问自己:“真的……可以吗?”

    他真的可以拥有这样一份珍贵的爱么?

    “当然啊。”陈慧恍惚间听明白了李有得的未尽之语,她拉着他的手往下,郑重地在他耳边说道,“为什么不呢?便是宦官又如何?谁都有爱人与被爱的权利。”

    李有得一震,身子变得僵硬,许久后终于软了下来,慢慢的心底仿佛涌出无穷的力量。

    他抱着陈慧转了个圈,伏在她身上,借着昏暗的光一点点解开她的衣裳,而他的心也随之敞亮起来。

    他贪婪地看着她,在昏暗的光线中想要将她整个人映入心底,忍不住低声唤她:“慧娘……慧娘……”

    他感觉自己的心涨得要炸开了,不知如何排遣这样几乎要满溢出来的情绪,只能一遍遍地亲吻着她,给予她最大的温柔和热情。

    ……

    第二日李有得是在身上的酥.痒中醒来的。

    他一把抓住陈慧的手:“做什么?”

    陈慧靠上来笑眯眯地说:“公公,我就想找找你的敏感带在哪儿……一个晚上还不够啊,就刚够我摸个囫囵。”

    李有得脸色慢慢涨红,黑夜里是一回事,白日又是另一回事,他干巴巴地斥道:“瞎说什么!姑娘家家的,别总把这事儿放嘴边!”

    陈慧道:“公公,不能我一人爽,你说是不是?我不是那么自私的人!”

    李有得蓦地捂住陈慧的嘴:“闭嘴!”

    陈慧瞪着李有得,被他松了的手往他腰上一掐,李有得便是一抖,忙松开她往后退了退。

    “公公,正好皇上放了你三日假,我们不如好好钻研呗。”陈慧提议道。

    李有得干脆翻身下了床,飞快地穿衣服。

    陈慧拥被坐起,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穿衣裳,半晌慢悠悠地说道:“有本事你就一走了之再也不回来啊。”

    李有得正套衣袖的手一僵,他当然没这个本事!

    陈慧对他招招手:“回床上来。”

    李有得僵持了一会儿,到底没种,认命地把穿上的衣裳又脱了,跟小媳妇似的又坐回了床上。

    陈慧抓着李有得的衣襟瞪他:“我不美吗?”

    “美!”李有得十分笃定地回道。

    “那你跑什么?”陈慧不满地说,“公公,你是不是变心了?得到手了便不打算珍惜了,想要始乱终弃是不是!”

    “你这说到哪去了。”李有得无奈道。

    “不是就证明给我看。”陈慧一副无理取闹的模样。

    李有得看着陈慧与她僵持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败下阵来,拉起被子将二人一裹。

    ……

    二人起来时已是日上三竿,吃过迟来的早饭,陈慧便跟着李有得去了他的书房。皇帝给李有得的这三天假期刚刚好可以当做她和李有得迟来的蜜月,她真喜欢和他腻在一起的感觉。

    李有得在看信时,陈慧便绕着书房转圈,最后她把注意力放在了先前没怎么在意的那道暗门上。

    “公公,里面是什么?”陈慧指着那门问李有得。

    李有得抬头,看到陈慧指的东西,面色微微一变。

    陈慧顿时明白了过来,忙缩回手踱步走回来,不好意思地说:“我不问了。”

    李有得叹道:“无事。你那日拿到的锦袋,就放在里头。”

    “哦。”陈慧走过来摸摸李有得的脸,轻声道,“一定很痛吧?”

    李有得按住陈慧的手,却笑了笑:“都多少年前的事了,哪还想得起来。”

    陈慧沉默片刻,又挤到李有得膝盖上坐好,搂着他脖子道:“忘掉最好。今后有我在,你永远也不会想起来的。”

    李有得搂紧了陈慧的腰,其实他还记得的,那时候有多痛,可他知道,有她在,那些痛他迟早都会忘记的。

    陈慧郑重道:“公公,你放心。过去我曾答应过你的,所以我一定会让你快活似神仙的!”

    李有得:“……”

    他还真是给自己招了个冤家。

    但他这辈子都不会放开的,绝不。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了。其实本来写了一千多字的话,是针对上章评论的,想了想还是算了,反正我的剧情风格就这样了,爱看的就继续看我的其他文,不爱看的注意下回规避再也不见就好。感谢读者一直以来的支持和理解,感谢给我写了将近六十篇长评的读者们(即便是写番外我还是能加更的!你们看我还在锲而不舍地计算着!等我不能更了,剩下的就下篇文还!),其实到前天为之这篇文的差评比率已经低得我都不敢置信了,所以还是感谢读者们对小众题材的爱护,能忍着我的文采看到这儿都是真爱了哈哈,给你们所有人笔芯。顺便再求一发预收,《暴君有病要我治》,点进作者专栏第一个就是,文风是一样的,题材是不同的,毕竟暴君还是有勾勾的。

    明天开始更新番外,你们在上章提的,我有灵感都会写哒~明天开始的第一部分番外算是正文的延续,交代各种后续的,以及你们要的甜,其他番外都可以不看,这部分是建议看的,毕竟有些作者可能是习惯放正文,但我就爱放番外啦。

    大家明天见。

    PS:感谢rainling170童鞋的火箭炮,手榴弹和五个地雷,感谢紫沫卿幽童鞋的火箭炮,感谢DANMO童鞋的手榴弹和地雷,感谢20003127童鞋,龙渊丶墨淇童鞋的手榴弹,感谢不可说童鞋的三个地雷,感谢王者的萌点童鞋的两个地雷,感谢函小格童鞋,@懒洋洋童鞋,顾厉童鞋,Camilla童鞋,卷毛面试雄起童鞋,烦烦童鞋,滚开吧,渣男!童鞋,非题i童鞋,朝無童鞋,winnier童鞋,瘦肉精童鞋,難得糊涂童鞋,痛饮月光者童鞋,柒染童鞋,东北的腐妹纸童鞋,恶魔与觋童鞋,相濡以沫童鞋,望想西瓜的珠童鞋,大美妞儿童鞋,苏悠悠童鞋和数字菌童鞋的地雷,亲亲你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