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五章

作者:薄荷貓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自从燕王兵败的消息传来, 整个行宫顿时戒严, 尤其是茕娘居住的宫殿,防卫更是加重了不少。

    燕王到了行宫之后, 就见到了邵祁, 直接便问道:“皇后呢?”

    “还在宫殿里住着呢。”邵祁眉头一皱, 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恐惧的神色,“王爷, 这是怎么回事?您不是说有七分把握吗?”

    “邵统领这是在责怪本王?”

    “不敢。”邵祁咬咬牙, “属下只是想知道王爷接下来的打算。”

    燕王却只是轻笑一声,哪怕已经成了败军之将,他也没有慌乱, 拿了毛巾擦掉脸上的血迹,才道:“本王早就知道这是一场泼天豪赌, 输了便是输了, 本王认了。”

    邵祁的脸色立刻变得扭曲:“王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燕王眉头一皱:“邵统领听不懂吗?”

    “还请王爷明示。”

    “本王要挟持皇后远避海外,邵统领既是同盟, 本王自然不会忘了你。”

    邵祁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 他所求的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而不是如老鼠一般灰溜溜地离开大晋,去那等还未开化的海外,如果是这样的话, 他当初何必要背叛当今圣上,去追随燕王呢?

    燕王好似没有看到他的脸色,站起来道:“本王有些乏了, 邵统领请吧。”

    邵祁神色一变,却摄于燕王四周虎视眈眈的侍卫,只能将怨愤吞入喉中,拱了拱手:“属下告退。”

    邵祁一走,燕王的幕僚便道:“此人只怕已经有了不臣之心,殿下,要不要……”

    燕王轻蔑一笑:“这等势利小人不是最会反复了吗?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退路了,不用管他。”

    幕僚唯唯应是,见到燕王脸上露出疲态,才带人离开。等人都离开,燕王才卸下脸上的伪装,露出痛苦的神情。他算计谋划了这么多年,赔上了自己的生母、亲弟弟还有自己的婚姻和子女,最终还是输给了赵瑕,这难道就是天命吗?!

    而在重重保护之下的皇后寝宫,却因为刚刚得到的消息陷入了短暂的慌乱之中,好在红缨训斥之后,又恢复了正常,所以根本没有人注意,一个人影趁着这短暂的慌乱之中揉身爬上了游廊的横梁之上,又从开着的窗户跳了进去。

    寝宫之中,茕娘正同昏昏欲睡的寿安在讲故事,却忽然听见一旁传来细微的响动,她神色一动,将寿安哄睡了,才慢慢地朝着发声的地方走去,低声道:“木清,是你吗?”却并没有得到回复。

    就在茕娘准备探身过去看看的时候,却听见门突然被打开,她心中一凛,连忙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对走进来的红缨道:“怎么?终于要对我下手了?”

    红缨低着头道:“燕王殿下请皇后娘娘过去一晤。”

    茕娘心中一惊,她怎么都没想到叛乱的居然是燕王,讽刺一笑:“本宫便是不去,你难道还能强迫我?”

    “娘娘万金之躯,奴婢不敢。”红缨面露难色,“可是寿安郡主就在隔壁,难道娘娘希望他们父女在这种情况之下相见?”

    茕娘一窒,若是换了往常,她肯定就同意了,但眼下她以为木清已经潜入了这间宫室,自然不会离开,便道:“那又如何?燕王自己做了乱臣贼子,难道还想保留脸面?”

    红缨没有办法,只能让人去告诉燕王,没过一会,燕王果然过来了。

    “臣见过皇后娘娘。”

    虽然已经是败军之将,但燕王还是保持着良好的教养,茕娘也不好对他恶言相向,便冷声道:“不知燕王来此有何贵干?”

    “臣自知罪责难逃,唯有借着皇后娘娘才能有生路,还请娘娘相助,待到了安全的地方,自然会让您安全回来,如此也算是两全其美,您说是吗?”

    茕娘却冷笑一声:“我看未必,本宫身为皇后,却为你一个乱臣贼子护航,这让天下人如何看我?又如何看陛下?燕王殿下倒是打的一手好主意。”

    燕王一滞,他的确是有这样的打算,就算没法把赵瑕怎么样,至少也能恶心他,又埋了一根刺,只是被茕娘这般直白地说出来,这就没有用处了。燕王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淡淡道:“看来皇后是想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茕娘却理都没理他,只是对红缨道:“你毕竟伺候我多年,若是及时回头,虽活罪难逃,但我却会保全尔等性命。”

    红缨一脸震惊地看着茕娘,若是茕娘说罪责一笔勾销,她自然是不信的,但茕娘若真能保下他们的性命……

    燕王脸色一冷:“皇后不愧是两世为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也能保持冷静,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

    他这么一说,红缨也反应过来,就算皇后能当面保下他们的性命,可皇帝却不会容许他们活着,而这世上想让一个人无声无息地死去多的是办法,何况是他们这些原本就生活在暗处的暗卫。

    茕娘心底暗暗叹息,不过她也没有太多失望,而是坦然道:“王爷既然还尊我是皇后,就该给我皇后的体面,本宫就在这宫中住着,等着你们的谈判结果。”

    见了她的态度,燕王也没有办法,却也不放心只让红缨在这边守着,便自己也派了一队军士在外头和红缨等人一起守着。

    等到人都出去了,茕娘心神才放松下来,却腿脚一软,本以为要摔倒在地,却被一只手臂给扶住了。

    “不要声张,我是奉了您三妹的命令,特来救您的。”

    茕娘先是一惊,随后又放下心来,她压低了声音道:“你有什么办法?”

    这个人就是阿尚,他凭借桃蕊画出的图,一路找到了茕娘居住的宫殿,却见外头守卫森严,他只能躲在一旁等候时机,恰好碰上燕王兵败逃过来,他才趁着骚乱钻进了宫殿中,此刻茕娘这么问起,他只是轻声一笑:“您放心。”

    而就在这时,赵瑕不顾大臣的反对,和傅灵均的大军一同也赶到了行宫。

    攻守形势顿转,只是燕王却没法像赵瑕先前那般拼死抵抗,他只是派人带来信息,要与赵瑕谈判,并且他要亲口和赵瑕谈判。

    赵瑕不顾众人的反应同意了,而谈判的地方就在驿道之上。

    俗话说,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更何况是皇帝,即便是傅灵均都跪下来恳请赵瑕不要以身涉险,毕竟燕王已经没有任何筹码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们却担心赵瑕的安全。

    赵瑕却没有半分犹豫,傅灵均没有办法,只能跟在他身后。

    待到晨露未晞,两方都已经打马到了目的地,而两方的军队也两相对峙。

    燕王看着缓缓朝自己走来的赵瑕,脸上神情几变,嫉妒、悔恨,最后归于平淡,不等赵瑕走到近前,他便道:“没想到啊,我与你最后的相见竟会是如此情形。”

    赵瑕冷声道:“我也没想到,本以为皇兄是个君子,我对你信任有加,重权相托,换来的竟是你的背叛。”

    燕王却不为所动:“赵瑕,你说你的命怎么会这么好呢?一个冷宫中长大的皇子,却得了父皇的喜爱,成为太子,即便是挚爱死了,也能重新回到你身边!赵瑕!你的命怎么能这么好!”

    燕王动作大了些,状若癫狂。赵瑕身后的傅灵均立刻举起剑对准了他,双方的护卫都立刻反应过来,场面一时变得剑拔弩张。

    赵瑕神色淡淡:“就因为嫉妒,你不惜反叛,将整个国家拖入泥沼?”

    燕王也慢慢平复下来,却是轻笑一声:“成王败寇,没什么好说的。你有的是办法可以将我的名声抹的臭不可闻,但赵瑕,你要知道,单凭我一个人,是没办法掀起这场叛乱的。”

    赵瑕定定地看着他。

    燕王若有所指地将整个南方都拉入泥潭,心中也是快意万分。他这个人向来是睚眦必报,当初那边说好要拖住淮海卫的脚步,可是傅灵均还是来了,他便知道那边想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如今他输了,那边也别想好过。

    说完这些,燕王才与赵瑕谈条件,虽然他在邵祁面前十分有信心,但到了这个关口,他还是有些没底,好在不管他说什么,赵瑕都同意了,只是不许茕娘涉险。

    燕王也知道这一条没戏,但有了赵瑕的圣旨在手里,便是没有皇后也无妨。他亲眼看着赵瑕写完了圣旨,又拿出玉玺盖在上面。

    燕王的眼光在落在玉玺之上时亮了亮,但很快就移开了。

    赵瑕写好了圣旨,又拿着玉玺退后了几步,燕王才迫不及待地走上前来,拿着那张圣旨,表情明显轻松了不少。

    而就在此时,傅灵均忽然扬手放出了一个信号弹,与此同时,赵瑕从腰间摸出一把小巧精致的弓弩,对准燕王发射。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燕王都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到胸口一痛,一片血红蔓延开来,这让他眼神有一瞬间茫然,但随即就看向赵瑕,艰难地开口:“金……金口……圣言……”

    就在他说话的这会,傅灵均已经趁着对面没有反应过来,带头将人给打翻在地。

    而早已埋伏在茕娘寝宫周边的木清等人在看到信号弹的一瞬间,朝着寝宫冲了过去,红缨等人反应过来,立刻就与木清等人缠斗,而红缨却趁此机会冲进了寝宫中,她知道要活下来,皇后是她唯一的筹码,可当她拿着匕首冲到床边,一把揪起上头睡着的人时,却在看到那人的面孔时瞳孔一缩。

    阿尚修习缩骨功,想要变幻身形自然不难,以至于连日夜伺候皇后的红缨都看错了。

    红缨意识到错了,立刻就要转身逃跑,却被阿尚有心算无心,已经被一把匕首刺中了身体,阿尚一招得手,已经翻过身滚到了床下。

    红缨自知自己没有活路,对这个坏了自己好事的小子恨入骨髓,直接揉身跟了上去,但阿尚身躯灵活,她几击不中,出手越发狠辣。

    阿尚就算会些粗浅功夫,但比起这些自小修习武功的暗卫还是差了老远,虽然尽力躲藏,还是被红缨找到了机会,趁着阿尚格挡,匕首角度刁钻地朝着阿尚的胸口而去。

    在这一瞬间,阿尚突然想起了那个温声对他说“你一定要安全回来”的姑娘,他习惯了交易,但那一刻,他什么都没想,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平安回去,能够再看到她脸上温柔的笑容。

    而在行宫外头,突然的变故自然引得远远看着的两方大军哗然,但燕王的军队已经没有时间去关心这种事情了,因为从他们的四面八方不知何时涌入了大批军队,说军队也不合适,他们身上的服饰各异,看起来就像是家丁一般。

    领头的是傅灵均的父亲傅老将军,有了他老人家的振臂一呼,又有皇帝的圣旨,这些年归隐田园的老将军们纷纷带上了自己的亲卫。因为赵瑕改革武制,虽然让武将的权力下降,却也提高了武将的地位,这其中的改革固然动了不少人的利益,但对于这些老将军们来说,却是看得明白这是为了让他们更加长远,所以对赵瑕很是感激,不然也不会傅老将军一请,便都来了。

    燕王却没有管那些,只是直直地盯着赵瑕,血从他的口中涌了出来,他拼尽最后一丝气力:“为什么?”

    赵瑕脸色淡然:“我从来不把主动权交给别人。你想不明白,所以你当不了皇帝。”

    “你……不怕……”

    “我怕,所以才让你们抓到了把柄,拿这些手段对付她。”赵瑕垂头看了他一眼,“她若不幸,我便同往,如此而已。”

    燕王却像是得到了什么答案一般,即便眼中还残留着悔恨,却慢慢地闭上了。

    而就在这么一会,后面的骚乱也结束了,主将已死,大军压境,这些士兵早就没了胆气对抗下去。

    傅灵均在前头带路,却不想赵瑕根本就等不及,已经冲到了前面,直接闯进了茕娘的宫殿,看到站在宫门口盈盈而立的女子,他只觉得胸口似乎被人重重地击了一拳,又酸又疼。

    直到将这具温软的身体搂在怀中,赵瑕才恍若活过来一般,这几天殚精竭虑、不眠不休,支撑着他的那股气,似乎遇到这个人一下子就散了。

    茕娘环着他的脖子,感觉到他用力却克制的拥抱,心头一酸,眼泪就落了下来。没有人知道此刻劫后余生,对于赵瑕来说,是多大的救赎。

    七年前,他没能救下她,可是七年后,他保护了她。

    这仿佛是一个被打破的魔咒,从此,再也不能束缚他的心。

    茕娘踮起了脚尖,凑到了赵瑕的耳边,低声道:“此身惟愿与君同,生亦同衾死同穴。”

    赵瑕的脸上露出笑容,他闭了闭眼:“吾亦如此。”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已经写完了,剩下的就是番外了,除了包子的番外,大概还写一个番外,不知道大家想看谁的?

    另外,本文到了后期经常卡文导致断更,跟大家说一声对不起。

    不管怎么说,能够写完一本还是觉得特别开心,有缘的话下一本再见啦~

    新文求一下预收,目前打算休息一个月,大概一月底开文,大家喜欢这个题材的话就请收藏支持一下吧,谢谢啦。

    《我在古代写小说》

    文案:

    坐拥万千粉丝的网文大神颜汐墨,穿越成为秀才之女颜惜墨。

    面对家徒四壁,亲爹重病,只能无奈重操旧业,一不小心走上了人生巅峰。

    等等!!

    那个与她成天斗嘴的小侯爷,居然是她的头号粉丝?!

    【小剧场】

    两人在一起后。

    颜惜墨:我这种行为叫什么,你知道吗?

    萧泽:不知道。

    颜惜墨:叫粉丝福利。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

    萧泽:叫什么?

    颜惜墨:人生赢家。

    萧泽:呸。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