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3章 番外三

作者:秀木成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赵文煊膝下只有一女, 掌上明珠, 爱若珍宝, 要给玥姐儿寻驸马,他其实是很不乐意的。

    自家小闺女这不是还小么?怎么就得找上驸马了呢。

    只是顾云锦说得很有道理, 时下千金闺秀, 普遍是十二三岁就看好对象,两家有了默契,在及笄前定下亲事,过一两年便成婚。

    大家挑女婿, 肯定捡好的选,这么一来,优秀的都被挑了去, 剩下的多为歪瓜裂枣。

    夫妻二人是帝后, 选定几个暗示他们不许定亲,再观察几年慢慢定下不是不行,只是这么一来,就会耽搁其他落选者,毕竟,男子定亲时间本来就大几岁。

    最关键的是, 早选晚选,结果也是一样的。顾云锦认为, 没必要耽搁人家成大龄青年了, 要知道如今普遍早婚。

    玥姐儿都有十四五了,看起来也差不多, 等选中以后留几年,成婚就合适了。

    女儿长大了,终归是要成婚的,赵文煊老大不乐意,不过还是接受了顾云锦的说法,开始给爱女拣选夫婿。

    老丈人看女婿,总是各种不满意,往日觉得颇为优秀的才俊,如今左看不行,右看不合适,不是这个人才家世差了点,就是那个家里环境复杂了些。

    反正皇帝看了一年出头,玥姐儿及笄了,依旧没有选中一个合适的。

    其实不但赵文煊,即便是钰哥儿琛哥儿,也能给这些才俊挑出无数缺点,兄弟二人有志一同,认为这个那个都不配尚主。

    顾云锦很无奈,本来,她以为自己闺女婚事还是不难的,毕竟本朝对驸马没有限制,尚了主依旧能照常当差为官,世家子若尚了主,只会为家族平添荣耀金贵。

    京城世家对尚主很热衷,尤其景安帝只有一女,很多人早早就瞄准玥姐儿了。

    偏就是这样,赵文煊反而不乐意,说这些世家忒功利了些,不配他爱女,统统给否定了。

    不能说世家不功利,只是这些勋贵官宦之家传承多代,家中子弟教育资源丰富,成才率更高,一旦都否定了,驸马选择面便窄小了许多。

    这直接增加了挑驸马的难度,偏赵文煊格外难侍候,顾云锦每每看中一个人选,他考察一番后,最终就给否了,这般循环了一年多,她今天终于忍不住了,横眉怒目道:“一个月内必须有结果。”

    选京外人家赵文煊表示不放心,然而京城就这么大点,颠来倒去就这些适龄子弟,早来回扒拉好几遍了,顾云锦能肯定,再选几年,还是这个结果。

    赵文煊讪讪,只得应了下来,并保证安抚一番,才平息了顾云锦的怒火。

    二人刚开始琢磨几个优秀人选,不想玥姐儿匆匆奔回坤宁宫,一入大门便嚷道:“父皇,母后,那个叫楚风的当驸马就好!”

    她父皇母后大惊失色,玥姐儿却越想越满意,这法子不错,看那姓楚的敢不敢再这般嗤笑她,连正眼也不给她一个。

    至于时下女子对亲事的担忧,玥姐儿完全没有,她的君,驸马是臣,只有她说驸马听着的,下降后公主夫妻住公主府,且驸马也不能纳妾不能有通房。

    赵文煊文治武功,大权在握,玥姐儿是他唯一掌珠,其他诸如主弱臣强,阳奉阴违之类的事完全不用担心。

    她对男女情爱之事未开窍,登时觉得这主意万分好,平生唯一一人敢打她脸,她以后就要压着他一辈子。

    哼!

    玥姐儿觉得自己主意极佳,正得意洋洋,那边赵文煊已板着脸道:“玥儿,这楚风是谁?”

    皇帝咬牙切齿,这姓楚的小子是哪冒出来的,竟敢诱拐他爱女?

    玥姐儿连忙将方才之事说了一遍,她求成心切,连自个儿偷逛胭脂胡同的事也和盘托出。

    “玥儿,母后说过你多少次了?出宫就出宫,不许到处折腾,你怎么就是不听。”

    顾云锦很心累,自家闺女打小胆子大,偏她父皇还宠着惯着,长大后天不怕地不怕,三天两头出新鲜主意,幸亏她老子是皇帝,不然这日子不用过了。

    不过,好在玥姐儿虽折腾,但却没有长歪,她是一个正义善良的好孩子,不然也干不出拔刀相助的事儿来,这也是顾云锦没有狠下心教管的最终原因。

    “这楚风是京营副前锋参领?”

    顾云锦对楚风印象不错,见玥姐儿一个女孩子被人围攻会出手相助,并一再劝诫她回家,显然是个正义之人,就算他说话方式并不怎讨喜,但也不能掩盖一番好意。

    而且,楚风还一直待到事情解决后,才转身离开。

    赵文煊刚要询问玥姐儿一些细节,便听到顾云锦的话,他蹙了蹙眉,“若这人寒门出身,怎配我们的女儿?”

    他一脸不悦,显然对楚风极不满意,不过顾云锦也不以为意,每每提出一个驸马候选人,赵文煊都是这个表情,她都习惯了。

    “他未必就是寒门出身,况且,你不是说不要世家子么?”顾云锦没好气。

    赵文煊噎了噎。

    “我觉得这个楚风不错。”对比起唯唯诺诺的世家子,楚风明显能治玥姐儿一些,顾云锦对这点尤为满意。

    身为一个母亲,其实没人愿意看见女婿压制女儿的,顾云锦当然不例外,只是玥姐儿的情况特殊,她这辈子注定不可能被夫君压制的,这种情况下,驸马态度强硬一些,才会更合适。

    不然,在父皇母后的眼皮子底下尚且如此,出宫当家作主后,这日子还不知该如何鸡飞狗跳。

    最关键的是,顾云锦希望爱女婚姻幸福,琴瑟和鸣,显然一个敬畏公主的驸马,无法做到这些。

    以往那些世家子,顾云锦虽认为不错,但细品下来,还是觉得欠缺了点什么,并非不可替代,所以赵文煊否决时,她才没说什么。

    至于缺了点啥,顾云锦也说不出来,直到楚风出现,她才眼前一亮。

    顾云锦明显很满意楚风,一再催促赵文煊去查个仔细,他只得应了。

    皇帝要查一个京营中等武官,还是很迅速的,当天下午,楚风的详细信息便出来了。

    原来楚风真并非寒门,他是赵文煊心腹楚毅膝下长子。

    楚毅是赵文煊头等心腹,未登基前,他便在大兴效忠主子麾下,与冯勇是同一级别的,只是冯勇进京多年,而楚毅则留守在大兴,驻守边关。

    主臣二人很熟悉,楚毅也进京述职多次,只不过,他儿子却一直留下大兴,赵文煊没见过,一时想不起来。

    这次楚毅调任赴京常驻,举家迁往京城,楚风也一并调任了,目前在京营。

    老子英雄儿好汉,楚风骁勇善战,才智过人,屡屡立下战功,虽年轻便居四品官位,但都是他一到一枪拼杀出来的,绝无半分虚假。

    楚风虽寡言少语些,但为人正直,能力出众,是年轻一辈的翘楚。且最关键的是,他虽今年二十有一了,但因为之前身处军营,一直未有婚配,身边很干净,一个通房俱无。

    楚家不兴这一套,楚夫人最常干的事,也就是催促大儿子回家定个亲罢了,儿子主意正,她也很无奈,不敢随意做主。

    这般调查下来,不但顾云锦心中大动,即便是赵文煊也迟疑了。

    楚家是最亲近的心腹,楚风也相当优秀,过了这个村,再想找个同样的店就难了。

    赵文煊命人前往大兴军营,双管齐下,再次详尽调查楚风为人生平,结果出来后,即便是挑剔老丈人如他,也不过说句,性子冷了些,怕是不懂讨玥姐儿欢心。

    楚风是个很好的驸马人选,而且玥姐儿因后面又偶遇对方两回,再次吃了闷亏,气结之下,一再催促父皇,赵文煊犹豫两日,最终下了决定。

    好吧,便宜那小子了。

    一道圣旨从皇宫发出,宣旨天使直奔楚家,早被皇帝暗示过的楚毅夫妻喜意难掩,而楚风则万分惊愕。

    他片刻后回神,恭恭敬敬接了圣旨。

    圣意难违,过两年,他大约便是名正言顺的驸马爷了,陛下唯一掌珠花落他家,只是楚风并未有欣喜。

    他垂眸,视线落在明黄色的圣旨上,忽地就想起那个热爱女扮男装的俏丽少女。

    胸腔突然闷闷的疼。

    幸福的美好时光极易消逝,一转眼,已是几年过后。

    不提驸马楚风的又惊又喜,以及玥姐儿得意洋洋的婚后生活,赵文煊咬牙切齿嫁了爱女后,他便着手准备禅位之事了。

    他记得从前与顾云锦闲谈时,偶尔提起各方风土人情、瑰丽景色时,她那双美眸闪过的光辉,虽转眼即逝,但他还是记住了。

    赵文煊并非热衷权柄,临死前也得抓住不放的帝王,钰哥儿长大了,已经可以独挡一面了,他便干脆撒手,去干其他向往之事。

    他与爱人还未老迈,正好携手同行,将足迹遍布整个大殷朝。

    景安二十年正月,皇帝禅位于皇太子。

    皇太子赵广策同时继位称帝,尊皇父为太上皇帝,尊母后为太上皇后,并加封了同胞弟妹。

    太上皇放权干脆利落,好在新帝也被他培养好几年了,接手时才没有手忙脚乱。

    无事一身轻,禅位大典次月,赵文煊便携了爱妻离京,畅游天下去了。

    哦,同行还有他们的小儿子。

    琛哥儿聪敏非常,可惜心思不在朝堂大事上,用他的话说,父亲哥哥都很能干,朝臣也不少,他就不凑和了。

    他更喜欢游山玩水,这次之前,便跟随他的义父出过一次远门了,足有半年之久,让哥哥姐姐眼热得不行。

    琛哥儿与玥姐儿见哥哥有义父,他们也要,司先生便乐呵呵地收了,经常来京城看他们。

    “我们再回京城时,大概能抱外孙子了。”顾云锦回头看一眼渐远的京城。

    这次出门,刚出阁一年的玥姐儿本也嚷着要跟,不过驸马爷楚风当时便黑了脸,后来小两口不知如何折腾,总之她虽一脸遗憾不舍,但到底决定留在京城了。

    顾云锦想起女儿女婿,不禁微笑,这小两口明明在意对方,不过却愣是别扭,不过,若是父皇要训斥楚风,玥姐儿总是要出来护着的。

    赵文煊笑道:“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不是常这般对我说吗?”他目光柔和,凝视顾云锦一张依旧美丽的玉颜。

    二人说着说着,顾云锦有些瞌睡,昨夜惦记出行,她兴奋辗转,也没睡好。

    “睡吧。”赵文煊抖开披风,裹住她,搂入怀中。

    顾云锦美眸阖上,陷入沉睡,这胸膛温暖如昔,让她格外安心。

    特制的大马车继续辘辘前行。

    “啊!”

    顾云锦睡了半个时辰,忽就惊醒,她紧紧捂着胸口,一瞬间,额际竟出了密密麻麻的汗。

    她又梦见年少时反复出现的梦境了,那个梦自她出阁后,多年没有出现过,顾云锦本渐渐淡忘,谁知今天再次重来。

    那梦一反少年时的朦胧,格外清晰,梦中她竟也是秦王侧妃,与赵文煊倾心相恋,有了一个孩儿,可惜一家三口惨淡收场,孩儿病逝,她与阵前中箭而亡。

    梦境并未因为“她”死亡而结束,反倒继续下去,“他”阵前吐血,抬回秦王府后,三日后溘然而逝。

    她伤心欲绝,痛彻心扉,方倏地惊醒。

    “锦儿,怎么了?”赵文煊轻拍着她的背,一手替她抹着汗,他见顾云锦脸色惨白,十分惊惶,忙安抚道:“莫慌,不过是梦魇罢了。”

    顾云锦慌忙转头看他,将梦境说了一遍,她强调,那梦很真,自小纠缠她的,二十年后,又再次出现。

    由于顾云锦出阁后没再做这梦,因此赵文煊是头回听说,他呼吸急促一瞬,便缓下来,将她搂入怀里,温声道:“不过是个梦罢了,你慌什么?”

    在他的细心安抚下,顾云锦便将这事当成个普通的梦,甚至觉得不大吉利,刻意抛在脑后不再想。

    赵文煊轻抚她后背动作不变,眸色却深了深。

    今生的幸福美好,已抹平前生绝大部分伤痛。赵文煊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忆过上辈子的事了,原来,他与锦儿有夙世因缘。

    缘定三生,赵文煊忽然很期待。

    他另一只手往下,握住她是小手,大手小手相当有默契,自然十指紧扣。

    车行辘辘,二人静静相拥,春风拂开车帘子,进入车内,吹不去一室温馨。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