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1章 番外三

作者:打字机N号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顾徇坐在马车里, 小小的人儿捏紧拳头, 正襟危坐跟个老学究一般, 只是包子脸鼓鼓的,没有他想要的气势,反倒让人忍不住想要朝着他的圆脸蛋多捏几把。

    他真是戍北候世子,顾容苍年仅四岁的嫡长子顾徇。

    “我不怕, 姑父只有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他不是大魔王不会吃孩子,还有姑姑, 爹爹和二叔说了, 姑姑是全天下最好的姑姑,一定会保护好徇儿的。”

    从小就被娇宠长大, 头一次离开家乡和亲人,来到陌生的国都,即便他知道那里还有自己从未见过面的姑姑在等着他, 依旧让他害怕。

    小世子在心里默念着顾家的祖训, 告诉自己要坚强勇敢,顾家的男人什么都可以没有, 就是不能没有胆子。

    可是还是好怕,好想哭。

    小世子嘟着嘴, 红着眼,想家,想爹娘,想祖祖以及祖父祖母, 还想二叔和几个弟弟妹妹,以及二进院看门人养的那只凶狠狠的大黑猫。

    他用手背擦了擦眼泪,屏住抽泣声,他是大哥哥了,弟弟妹妹们都还小,所以祖父和爹爹才会将这件事交给他,让他作为全家人的代表来拜访姑父姑母,顺便见见两个表哥表姐,他被赋予了这样的重任,绝对不能给姑父姑母留下不好的印象。

    就这样,强打着精神,等马车晃晃悠悠进了宫门,然后一路畅通无阻来到后宫之中时,小小的世子爷早就已经迷迷瞪瞪了,坐着半睡了过去。

    “小世子,小世子。”

    奶娘看着掀开帘子看着快睡着了的小世子,心里有些焦急,皇后和太子就等在边上呢,小世子却睡着了,旁人会不会觉得小世子对皇族不尊敬啊。

    心里这么想着,她就忍不住加重了声音,想把小世子从睡梦中惊醒。

    “孩子可是困了。”

    顾如是接到自己的侄子到宫门口的消息时就守在宫殿外了,翘首期盼,不知道长兄的第一个孩子,是什么样的模样。

    卫绍卿待她很好,比她当初期望的还要好上千倍百倍,可是对于家人的思念,依旧是别的感情无法替代的。

    上虞和京畿路途遥远,且顾家身份敏感,这几年里,她只见过爹娘一面,平日里只能靠书信派遣思念,因此对于这个小侄子,她抱有一腔期待。

    她制止了奶娘想要吵醒顾徇的举动,反而自己上前,小心的把小外甥给抱出来。

    顾徇今年只有四岁,早就抱惯了自家小公主的顾如是一点都不觉得费力,一旁的奶娘到是有些担心,可是碍于顾如是的身份,嘴角动了动,眼中闪过一丝担忧,想要伸手接过小世子,可却不敢上前。

    小世子本来就是半睡半醒,被顾如是那么一抱,顿时就完全清醒了。

    他认出来眼前的这个漂亮姨姨就是他素未谋面的姑姑,祖父祖母的房内有姑姑的画像,就挂在最显眼处,画上的女子就和仙女一般漂亮,虽然小世子很喜欢自己的娘亲,可是也不得不承认小姑姑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姨姨。

    每次去祖父祖母的屋里,祖母就会指着画中的漂亮仙女,告诉顾徇那就是他的小姑姑。

    小世子眨了眨眼,看着温柔的抱着他,朝他笑的小姑姑,有点脸红,姑姑比画上还要漂亮,小胖手捂住脸,他觉得脸红的自己肯定很难看,心里有些懊恼,刚刚怎么就睡着了呢,现在他在漂亮姑姑眼里是不是就是一个懒惰的小孩。

    “哇,弟弟,娘亲,小月亮也要抱抱弟弟。”

    卫明月已经听父皇说过了,过几天他就会给她变出一个弟弟过来,小公主日也想夜也盼,每天盯着母后的肚子,想着弟弟哪天能从母后的肚子里蹦出来。

    母后说了,当初自己和太子哥哥就是从她肚子里突然间蹦出来的,那弟弟也该是这样的,但是她没有想到,这个弟弟这么神奇,居然是从马车里出来的。

    她懒得想那么多,看着这个新弟弟模样可爱,白白胖胖的一小团,顿时就激发了一腔姐姐爱,嚷着跳着想要母后把弟弟放下来,给她抱抱。

    顾如是可没如自己那个天魔星闺女的意思,她才多大的人啊,因为母胎不足,个头比她皇兄小了大半个头,看起来和她怀里的小侄子差不多高,就这样还想抱弟弟,到时候不论摔着了哪个,心疼的还是她。

    小公主的声音打断了小世子的害羞,他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看到了正蹦蹦跳跳,看上去极为活泼明媚的小姑娘,她梳着简单的发髻,乌黑的发间簪着几颗明珠,一条桃红色的束胸百褶长裙,衬的她肌肤如雪,白的直晃人眼。

    这就是自己的表姐吗?顾徇忍不住多瞧了几眼,她可真好看。

    卫明月看弟弟眨也不眨的看着她,心里头可高兴了,觉得自己日思夜盼的弟弟也如同她一般,同样盼望着她这个姐姐。

    从来都是被父皇母后以及皇兄保护纵容着的小公主心底涌起豪情万丈,以后这个小弟弟就是她护着的了,她终于不再是最小的那个了。

    从这天起,让宫里上下都松口气的是小公主终于不在打着帮忙的旗帜捅娄子了,反倒将自己那无处安放的精力都放在了刚入宫不久的小世子身上。

    最好的体现就是原先五天要被破坏一次的太子书房,十天被打断一次的朝政会议,以及皇后寝宫里几乎就没有好好存活过的盆栽小景,自从小世子入宫后,就一直保持着原有的样貌。

    好几次卫绍卿批着奏折都有些不适应,时不时往殿门处张望,想着自己那宝贝闺女怎么还不来搞破坏呢。

    而被所有人都念叨着的小公主到底在干什么呢,当然是守着新弟弟,想要完美展现自己作为姐姐的风采。

    “哇,这小兔子真好看。”

    小公主双手托着腮,兴奋地看着弟弟灵活的用枯草编织出来的小动物。

    “我还会编好多好多小动物,都是我爹爹教我的。”顾徇被小表姐夸的有些不好意思,脸红的都能烫鸡蛋了,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胖乎乎的小手指格外灵活,很快一个完整的兔子就完成了,有些粗糙,不过也足够可爱。

    卫明月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个弟弟不是亲弟弟,只是舅舅家的表弟,不过对她而言都是弟弟,没什么差别,现在一听表弟家的爹爹会用草绳编小动物,她的父皇却从来没教过她,小公主嘟着嘴,心里头老不高兴了。

    “你还喜欢什么,我,我都编给你。”顾徇看小仙女表姐不高兴了,鼓着包子脸朝她凑了凑,讨好的问着她。

    “我还想要猫,威风凛凛的大黄猫。”卫明月想到了自己从母妃那儿讨来的爱宠金元宝,可惜金元宝只喜欢母妃,每次只有在母妃面前它才会乖乖让她顺毛,可伤人了。

    “我们家有一只大黑猫,它还会抓老鼠,以后表姐去我家,我给表姐看看。”顾徇想到了二进院的那只大黑猫,觉得自己和表姐又多了一个共同的爱好。

    小公主的眼神闪了闪,可随即她就想起来自己是姐姐,不能老要弟弟的东西,她绞尽脑汁想着自己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手艺,想来想去,刺绣,她从来就没能把绣线从针眼里穿过去过,书法,她爱躲懒,仗着所有人都宠她,总是借着手酸躲过书画课,六岁的人了写的字还是狗爬,古琴笙箫,那更不用说了,她自己知道父皇和皇兄每次听她弹琴,耳朵里都塞着棉花。

    卫明月在心里叹了口气,头一次发现自己怎么就那么没用呢,根本就没法给小弟弟起表率作用啊。

    “等赶明儿春狩,我带你去打猎,上一次我就射到了一只小兔子,烤着吃香喷喷的可好吃了,这次去我把两个大兔腿都给你。”

    卫明月想起了去年春狩,她就凭自己的实力打到了一个小兔子,顿时就有了自信心,美滋滋的觉得自己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她全然不知道,那只可怜的兔子早就被人固定在原地,任凭她射歪了多少箭都跑不了,最后侥幸射到兔子身上的那一箭,力道不够只刺到兔子的表皮,好在底下的人早有准备,那些箭头都抹了足以迷魂小型动物的蒙汗药,那只可怜的到了八辈子血霉的兔子,压根就不是被她射死的,而是在精力了十几制射歪了的箭后不幸的被药昏的。

    射到小兔子是卫明月五岁那一年最骄傲的事,两个兔腿给了母后和皇兄,兔头则是给了父皇,当天全晋朝最尊贵的几个人吃的就是她打来的猎物,她已经想好了,今年她要射山鸡,凭借着她苦练一年又有所精进的剑术,一定能成功的。

    “原来皇宫里也有春狩吗,在家里,祖祖每年也会带着我们全家去打猎,我爹可厉害了,他打到过黑熊,打到过猎豹,还曾经赤手空拳打死了一头老虎,这趟来我带的一件皮衣就是我爹爹打的黑熊的皮做的,可暖和了。”

    顾徇笑的一脸开心,他也喜欢打猎,作为顾家的儿子,从他记事起就已经开始习武锻炼,他现在还小,打猎的时候只能旁观,不过他相信等自己再大几岁,就能像表姐一样厉害,逮到自己的小野兔了,到时候他也把兔腿给表姐吃。

    卫明月沉默了一刻,转动自己的小脑筋,从她有记忆起父皇每年打猎就只打到过梅花鹿,剩下时候和母后两人不知道跑哪里玩去了,从来就没见父皇打来过黑熊和猎豹,更别提赤手空拳打死老虎的盛举了。

    一直以来都觉得全天下母后最厉害,父皇第二厉害,太子哥哥第三厉害,自己第四厉害的小公主觉得自己的人生观受到了冲击,而卫绍卿也不知道,因为小世子的几句话,他在宝贝公主心底的地位,直降好几等,被他那个粗鲁莽直的大舅哥给暂时取代了一会儿。

    小世子在宫里住了一个月就要回去了,临别时,顾如是依依不舍,不过她知道以后每年这个侄儿都会来京畿陪她小住,这份不舍就减退了许多。

    “你表姐不舍得和你分别,今日送行,她就不来了。”顾如是帮着闺女瞒下了她起不来床躲懒的事实,心里却有些奇怪,这些日子都和侄子形影不离的闺女,今日怎么会因为这个理由不出现呢。

    卫绍卿和卫成祐倒是有些开心,自从戍北候小世子出现,不仅媳妇/娘亲的目光被夺走了,闺女/妹妹也懒得给他们惹麻烦了,这让两个小气的男人如何受得了,都后悔当初答应戍北候将世子送进京来培养感情的主意了。

    此刻见闺女/妹妹没来送行,两个男人心情好了几分,看着小世子的眼神也和善了不少。

    顾徇有点小心虚,不敢和姑姑多说什么,就道别上了马车,身后的车队浩浩荡荡的,装着的都是顾如是给祖父以及爹娘兄长准备的礼物,还有几个没来的小侄子小侄女,他们的份也没拉下。

    她站在台阶高处,看着车队走远了,这才平复精神,牵着夫婿和儿子手,准备回宫。

    “不……不好了……公……公主不见了……”公主宫中的老嬷嬷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满头大汗的跪下说道。

    原本公主赖床不肯起,他们想着现在时候不早了总该起来了吧,可是不成想床上早就没人影了,被窝还是凉的,同时公主的一些衣裳首饰也不见了,屋子里翻得乱糟糟的,那些宫女原本听了公主的命令不敢进去,哪里会想到见到的是这样的场景。

    老嬷嬷递上来一封信,上头歪歪扭扭的写着家书二字,一看就是小公主卫明月的笔迹。

    卫绍卿想也不想就拆开信,看着里头的内容,老父亲的心都快碎了,他说那小子刚刚怎么有点心虚呢,原来是把他的闺女给拐了回去,这种行为,简直令人发指。

    他想现在车队还没走远,赶紧就要派人去把宝贝闺女给找回来。

    她不是喜欢用毛笔在他脸上画画吗,大不了他放下父皇的威严,让她画个痛快,还有她不是喜欢祸害小盆栽吗,御花园里那么多的花花草草,随她摆弄。

    “让庞统领保护好公主,一路护送公主去上虞,等公主拜见过外祖祖,外祖父外祖母,以及几个舅舅舅母,住些时日,赶在陛下寿诞前护送公主回来即可。”

    顾如是抢在卫绍卿开口前下了命令,回想起侄儿和闺女相处的点点滴滴,心里隐隐有了一丝以往从来没有想过的主意。

    如果徇儿和明月真有那缘分,至少顾家还能再平安百年,至少在祐儿掌权的将来,她不用担心皇室和顾家会有什么样不可调节的嫌隙,她的心很小,顾家被她装在心里的也就自己的那些至亲,再往后隔几代,那些子子孙孙会是什么样的造化已经不是她能够放在心上的了,她只想保顾家百年平安。

    这是她的小小私心,不过一切就基于女儿愿意的情况下,有一种感情叫青梅竹马,顾如是想要试一试,或许就真有那样的缘分呢。

    卫明月坐在马车里,就和放飞的雏燕一般,迫不及待想要见见能够拳打老虎脚踹黑熊的大舅舅,却不知道,在冥冥之中,自己的姻缘,已经和她身边的小弟弟连成了一条线。

    不过未来还有种种可能,将来的事,谁说得准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